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10月12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機會分享皈依的因緣,以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及家人的經過。

2010年的1月30日凌晨,他的母親因為肝癌末期,做引流手術時受到感染,導致敗血症而往生。沒處理過親人後事的他們也不知該做什麼,於是他便照著之前背誦過的往生咒,幫媽媽唸了一個多小時,直到葬儀社人員來,他們就跟著唸佛機唸佛號以及摺紙蓮花。葬儀社還安排了誦經和做七等儀式,但他總覺得那只是做做樣子,對亡者沒有幫助。後來一位鄰居問他們要不要去附近的道場幫媽媽立個牌位超度,他和妹妹想,只要是可以幫媽媽的,他們就盡量做。他們進了道場後就和大家一起誦經,他和妹妹都覺得比葬儀社安排的誦經莊嚴殊勝多了,於是後來就又去參加了幾個顯教道場的法會,為媽媽做七和超度。

回公司上班後,有位同事知道他母親過世了,傳簡訊問候他,並問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他回說還好,這種事誰也幫不上忙。但不知為什麼,他突然加了一句:我想聽聽您的看法。這位同事就是寶吉祥的師兄。當天這位熱心的師兄就跑來找他,了解一下他的狀況,並告訴他:我的上師是一位有大能力的大修行者,有能力可以超度你母親。師兄並分享一些親身經歷,同時贈予他一本《快樂與痛苦》;還告訴他,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週六會接見信眾,如果他覺得有需要可以報名求見,並且一定要具足恭敬心地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媽媽超度。他回家後和家人討論,妹妹看見《快樂與痛苦》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起了歡喜心,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起來很好看、很慈悲。當下兩人決定一起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到了道場,當他們跪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問:什麼事啊?他回答:求 仁波切幫媽媽超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媽媽的姓名、生肖和病因之後,隨即入定了一陣子,然後告訴他們:你媽媽死前很痛苦。接著開示,媽媽小時候很頑皮,曾經玩過佛像的頭,還有,媽媽的殺業很重。那時他還不明瞭,想著媽媽並沒做特別的殺業呀!殊不知為了生活和照顧他們一家大小,媽媽做生意、煮飯燒菜等,不知傷害了多少眾生。

接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你媽媽以前是不是墮過胎?他回答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那是不是有夭折的小孩,他回答有一個弟弟2歲時車禍死了。接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家裡是不是還有其他人沒來?他回答:哥哥說要帶爸爸去另一個道場。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開示,超度是一件很嚴肅、很慎重的事,其中的因緣很複雜。佛經上所說的廣做佛事,並不是到處跑道場叫廣做佛事,「廣」,是指心要很廣大,「事」是要幫助眾生離開輪迴之苦,才是真正的廣做佛事。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我先把你媽媽的神識保護起來,讓她不墮入三惡道,你們可以先去其他道場超度,如果覺得沒做好,還需要幫忙,再和家人一起來求見。要退下之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們家有人為財產爭執,這也會讓亡者不高興。他心想怎會有這種事?他家人口單純,也沒什麼家產可爭。回家一問,原來是爸爸希望哥哥搬回家住,房子就過戶給他,但哥哥有自己的想法,當下他要他們別再談這個了。經過仔細思考,那陣子幫媽媽誦經做七,雖然覺得很殊勝,但卻從來沒有一個道場可以這麼肯定和詳細地把超度的細節說得這麼清楚。隔週他就和妹妹帶著哥哥和爸爸一起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他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我這週帶爸爸和哥哥一起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媽媽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說:我都忘了有這件事了。接著持咒入定後開示說,媽媽擔心的就是妹妹和爸爸的身體,妹妹聽了很感動,因為媽媽住院時就說過,要妹妹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像媽媽一樣得這麼痛苦的病。接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媽媽有參加過法會,才找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超度,並要他們報名參加施身法法會。

他的媽媽火化的日子在他們參加施身法法會之前,火化後,依照葬儀社所說民間的習俗,他拿著媽媽的牌位先回家,所以他特別交代妹妹要看火化後的頭蓋骨,妹妹說有看到頭蓋骨上有2個小圓洞,而且頭蓋骨是粉彩色,就像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中分享的照片一樣。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超度及諸佛菩薩的安排,也感謝師兄的引介,讓像他這樣不懂佛法、沒福報又愚昧無知的凡夫,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遇到一位真正具德、慈悲的大修行者,進而使母親也得到幫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恩德,他永生難以回報。

從小他就常想生命的意義到底在哪?母親死後更覺得人生的無常和輪迴的過患,在參加殊勝的施身法法會,聆聽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深入淺出又精妙的殊勝開示後,他更覺得學習佛法才是人生中最珍貴重要的事。在參加了1年的施身法法會後,師兄告訴他,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近會主持信眾的皈依法會,如果想皈依可以去求。他感謝師兄總是熱心地與他分享上師的功德。當週他馬上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為什麼?他回答:我要學習佛法解脫生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去報名吧!於是他在2011年1月16日正式成為寶吉祥佛法中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弟子。他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肯收他這樣一個愚昧又根器低下的弟子。

接著,他分享去年(2013年)元旦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法殊勝的「地藏王菩薩祈福法會」的經歷。行前,師兄告知會安排他擔任義工,任務是在法會進場及散場時,在道場的山門和道場門口之間的小徑維持秩序和引導參加者順利地進入和離開道場。師兄告訴他,所有人員都只由山門旁的側門進出,山門的大門基本上不開。當天,他跟著師兄們先由側門進入值勤,並引導參加法會的人員入場,但他沒留意到,山門的大門不知在何時已經被打開了,人員也由大門一一進入。法會快要開始時,他趕緊將山門關上並進入道場,歡喜地參加殊勝的「地藏王菩薩祈福法會」。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後,他迅速地跑去開了大門,根本忘了師兄交代的:只由山門旁的側門進出。過了一段時間,參加人員幾乎都已經離場了,天色逐漸昏暗,只剩下一兩位師兄要走了,但是道場裡的燈還亮著,卻沒人再走出來。一開始他心裡還猶豫著,但後來想想,散場的任務應該已經完成,於是就跟著師兄們一起下山搭乘遊覽車。當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蒞臨飯店與弟子們一起用餐,用餐前,一位師兄詢問山門的大門沒關的事。他說:是我負責的,我沒關。當下他還納悶自己錯在哪裡?後來轉念一想,如果是自己家,就算只離開一分鐘,他也不會讓大門這樣敞開著,他懊悔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怎會如此粗心。

回臺後他前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懺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什麼事。他報告了山門的事,並懺悔自己做事不用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原本祥和的臉一瞬間轉為嚴厲,大聲呵責說:你不是不用心,你是不恭敬上師。你就是以為後面有人會關,你知道你的果報是什麼嗎?就是以後沒人幫你關門。他一句話也不敢說,只在心裡想著:不要趕我走,不要趕我走。過了一會兒,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在一旁跪著。當天回家後他反覆思量,自己的確是沒恭敬心,如果有恭敬心,就會站在上師、道場的立場上處理事情,不會只是想著自己做完,要趕著上車了,也不會覺得後面還有其他人會關門。而且他不但是對上師沒恭敬心,對其他人也都沒恭敬心,一直以來,他都是用自己的感覺和好惡在處理事情,自己覺得該做的做了,就算完成了。對師兄也是因為不恭敬,所以聽過的話會忘記,遇到狀況也不會詢問請教,真的是對人都沒用心,只對自己有心。

次一週,他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懺悔自己對上師沒有恭敬心,並請求上師懲處,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准許他做大禮拜懺悔。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他心裡還想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何為年紀大的父親累積福德因緣,但卻不敢說。然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在隔天的共修法會裡,仁欽多吉仁波切便開示了如何幫父母累積福德因緣的方法,他十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家後他騎腳踏車出去買東西,騎著騎著突然熱淚盈眶,有一種很特殊的感覺,像是有股暖流,充滿身體和心裡。他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在照顧著弟子,即使弟子犯了錯,即使放在心中從來沒說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而且已經在幫助弟子。他感恩地說,身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實在太幸福了,能有這樣的上師無時無刻在加被著。

由於他的恭敬心生起來了,那幾週法會時就比較能專注地聽法。有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考出家眾師兄時,他心裡突然有個想法:這不就和六祖慧能及廣欽老和尚等肉身菩薩在教化弟子一樣嗎?這個念頭一起,他的恭敬心更增強了。果真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的:視上師如佛就得到佛的加持,視上師如菩薩就得到菩薩的加持,視上師為凡夫就得凡夫的加持。這一切都是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過,有多少恭敬心就得到多少佛法的加持。

今年以來,他的女友、父親和他自己都出現一些狀況,首先是他的女朋友在過年後就有腸胃不舒服及痔瘡的困擾。女友住桃園,平常他和父親住在中和,但假日會去桃園自己的房子住。清明節時,他父親回中國大陸掃墓,4月6日(星期日)共修法會後,他回到中和的家,匆匆地整理了些東西就開車到桃園,並於星期一載女友到臺北上班。星期一晚上載女友返回桃園的路上,她突然說不舒服,要他先開到他桃園的家讓她上廁所,結果女友在上廁所時突然排出血塊並暈厥,他搖醒她後立刻前往醫院掛急診,在去醫院的途中接到中和的鄰居打電話告知,他家的門從白天就一直開著沒關,鄰人往屋內喊,沒人回應,也不敢進去,後來找里長來看,直到晚上才有人進去屋裡確定沒人,因此趕緊打電話通知他。由於當時他必須載女朋友去醫院,無法趕回中和,所以請鄰居幫他把門帶上。他知道這是應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開示道場山門沒關這件事時所說的:以後沒人幫你關門。

經過檢查後,醫生認為女友是因為貧血加上痔瘡流血過多才暈過去,在女友輸完血離開醫院後,他趕緊回中和家。家裡的陳設和先前一模一樣,應該是他前晚離開時沒關門,中和的家是公寓1樓,經過的路人可以輕易地直接闖入,然而經過了一夜一日門戶大開的情況,家依然安好無損,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諸佛菩薩的庇佑,也讓他深刻地體會到眾生所做的每件事都會有因果,當初種的因,在果報成熟的時候一定會現前。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的教法教導愚昧的他。

女友在痔瘡手術後還是很不舒服,於是在6月時做了大腸鏡檢查,檢驗出是大腸癌。7月時父親的糞便檢查有潛血反應,做大腸鏡檢查結果也是大腸癌。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庇護下,他們都平安地完成手術和治療。在檢查和手術的過程中,他常常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女友和父親的頭上加持他們及被他們傷害過的眾生。女友皈依顯教的道場,她說在治療的過程中時常念誦觀世音菩薩聖號,可是卻無法想清楚觀世音菩薩的樣子,倒是腦海裡常常浮現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相。他們都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他的父親是傳統的拜拜教,雖然對祖先和神明的祭拜仍有堅持,但手術後已經願意跟著他和妹妹一起吃素。父親年輕時曾經從市場批發豬肚給餐廳,後來賣蚵仔麵線時,曾將大腸一段段剪下,再加入麵線中賣出,此外和媽媽經營麵攤時,也傷害了許多眾生。在醫療過程中,父親所受的苦就如同當初被傷害的眾生一樣,他要代替父親向被父親傷害過的眾生懺悔。

他自己則有血小板增多症,近年來血液中的血小板數值越來越高,西醫說要開始用藥,如果不吃容易血栓,可能會導致中風甚至骨髓纖維化,進而惡化成白血症等等。他知道會得這樣的病一定有它的因存在,所以他不願意拿藥來對付體內的眾生。於是他到中醫診所看診,黃醫師把脈後問他是否有身體刺痛、或晚上睡不著的情形。他說如果不看數值,他和正常人沒兩樣。黃醫生讚歎地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一問之下他才知道,血小板增多症的病人常有身體刺痛、晚上睡不好的情形。他這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下而不自覺。

他感恩上師無時無刻地照顧著他。最近他的血小板數值已經降到81萬,西醫也不再堅持要他用藥了。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設中醫診所,讓大眾都能得到好的醫療照護,也感謝黃醫生的細心診療。由最近的這些狀況,他深感無常真的隨時在身邊,如果沒有上師和佛法,自己真的不知如何面對世間的種種;更察覺到,如果沒有上師可依止,自己真的什麼都不行,面對親人的苦,更是無能為力。他要懺悔平常沒有時時讚揚上師的功德,以致親人都無法生起信心,自己沒有改好,所以沒有親人親近佛法。

接著他懺悔過往所犯過的種種惡業,他懺悔從小到大為了口腹之慾,讓父母及他人做了數不清的殺業。他懺悔曾經釣魚、釣蝦,釣蝦後殘忍的將竹籤戳入蝦的身體後烤食,之後雖然因此發願不再殺生,但仍愚昧地吃肉吃海鮮,和殺害眾生無異。他懺悔有意無意間傷害了許多眾生。他懺悔小時候曾偷錢、偷文具,工作不認真、沒盡心盡力、上班偷時間,犯了偷盜的戒。他懺悔看色情書刊與影片,心中常意淫他人。他懺悔說話常尖酸刻薄、胡說八道還自以為有趣、有意無意傷人。他懺悔曾對佛法及上師沒恭敬心。

回首未皈依前所造的諸惡業,他真的只有下三惡道的份。他懺悔皈依之後也未能時時看好自己的身口意,常常先想了、說了、做了,才知道錯了,才懊悔不已,是齷齪又最下下等根器的弟子。他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母親超度的因緣,如果不是依止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生他只能隨著業力流轉,無法有一絲一毫解脫生死的機會。他發願今後要看好自己的身口意,勤修五戒十善,深信因果,聽從上師的教導,依教奉行,勤修佛法。進一步解脫生死、利益眾生。他懇求上師繼續教導他,指正他的過錯。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勝妙康、常住在世、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旺、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皈依法會,接受19位信眾皈依,並賜予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有一些從海外來的信眾求皈依,所以在皈依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簡單解說佛法與皈依的意義。在這一代人類的歷史中,釋迦牟尼佛尚未降生之前,人類對自己的未來都是很渺茫,而且很惶恐地過日子。因此,在釋迦牟尼佛尚未降生之前,人類就將自己的未來寄託在鬼神與祖先的保佑之下,而過著很惶恐的日子。一直到釋迦牟尼佛示現在這個世間,佛法才開始產生。

釋迦牟尼佛是否這一世做人才成佛?根據佛經記載,釋迦牟尼佛在過去很多世不斷修行、修菩薩道,到這一世才到娑婆世界來度眾。娑婆世界指的是地球的人類,經典中有記載地球的人類是全宇宙中最難度的眾生,佛給地球的人類兩句話:剛強自用(剛強、自以為是的個性)、難調難伏(很難調他的心態,也很難降伏他的心)。釋迦牟尼佛來之前,在彌勒菩薩的淨土兜率天中,很多菩薩都勸釋迦牟尼佛不要來,因為地球人類很難搞,但釋迦牟尼佛表示越難調伏的地方就越要去,因此降生到地球。

根據歷史記載,釋迦牟尼佛降生於印度、靠近尼泊爾的地方,現在稱為尼泊爾。釋迦牟尼佛的父親是國王,釋迦牟尼佛一出生就是太子,國王找了算命的人幫釋迦牟尼佛算命,而算命的告訴國王,釋迦牟尼佛是一位修行者,以後會放棄一切去修行。所以,國王讓釋迦牟尼佛從小就生活在皇城的區域內而不准離開。釋迦牟尼佛有娶妻生子,因此並不是如你們所想像的一出生就是聖人,而是也經過做人的過程。

直到有一天,釋迦牟尼佛20幾歲時偷偷騎馬出去,經過皇城的4個城門,親眼見到每一個門的生、老、病、死,也看到一個女人在生孩子。雖然說現在醫學很發達,很多人認為生孩子很簡單,但還是很痛苦。就好像最近有一位皈依多年的弟子懷孕生子,突然間得了一個孕婦特有的病──妊娠高血壓。當場,一位醫生弟子以醫學專業解釋,妊娠高血壓其實就是妊娠毒血症,會讓孕婦產生高血壓、水腫、腎臟功能的問題,可能會中風等等問題,而小孩在子宮中會有窘迫的現象,嚴重的話可能會抽筋或死亡,生下來可能會有先天不好的狀況。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這位弟子的父親是算命、看風水的。在1997年時,她們兩姊妹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要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們的父親不放心,因為認為坊間有很多所謂宗教騙子,因此他帶了一隊軍隊來檢驗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經營茶藝館,因此有客人來一定要招待。她們的父親帶了一位有神通的人、一位會說藏語的人與一位中醫師,而他自己是算命的、會看相,要來考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時,有神通的人一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敢講話,因為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面有一堆護法。護法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來的,而是修行便會感召護法跟著。會講藏語的人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了一堆藏語,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自己不懂藏語,但是他不懂佛法,於是對方也啞口無言。另外那一位是中醫,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他是要來考試,於是要他幫忙把脈,看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如何。他把完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脈之後,表示自己這一生把過這種脈只有兩個人,一位是廣欽老和尚,另一位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意思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脈不是人的脈。

因此,這位算命師才放心,認為這個人可以,而將女兒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學佛。但是,從他女兒皈依至今,他還是認為自己算命最厲害,還是不服氣。仁欽多吉仁波切最近看到她們的父親時,他雖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輕,但已白髮蒼蒼,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好意思責罵他。所以,那天弟子求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妳爸不是很會算嗎?應該要幫妳算,讓妳沒事啊!

東算西算,不如因果一算。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之後,馬上血壓就正常了。接著,孩子如願生出來了。那天他們帶著孩子來,仁欽多吉仁波切講明不幫這個孩子改名字,因為從古到今的傳統,用算命賺錢的人自己本身會孤寡、窮困(不能留隔夜錢)、殘廢,大家也看到很多是瞎子、跛手跛腳的。現代人不信這個,認為講出來是讓人家趨吉避凶。為什麼算命的人會如此呢?因為每個人有自己本身的業力,業力成熟時他應該要面對,而不是教他去逃避。就算教他去逃避,也是只能避一時,不能避永遠。那些冤親債主生不生氣?本來明天就要他出事,結果算一下讓他延一個月,冤親債主的怨氣出在誰身上?當然就一定出在算命的人身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不幫這個孩子改名,因為有一半基因是從算命來的,因為是用算命賺錢養孩子。結果,孩子也開始出狀況,有黃疸等問題,本來要進加護病房,結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一下,孩子的指數又正常了。他們打電話說父親要來感恩,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不必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弘揚佛法,不是要跟你們交朋友,不需要你們在面前感恩。如果今天要對佛法感恩,就算用1千萬、1億萬、全宇宙的財富都不夠給。真正感恩的人是學佛人,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見他,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絕的。

就好像前幾天政壇上一位很重要的人物,突然間打電話來說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個面。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不會常常想起誰,所以突然間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想求見的,除非是國家大事,要不然一定要預約,沒辦法。為什麼提到這些?因為真正能夠幫助我們改變未來的只有佛法。那位弟子雖然皈依10幾年,還是相信自己父親多於佛法,她們兩姊妹之中另一個就沒事,因為另外一個聽話,這個就不聽話,生孩子要經過痛苦,孩子出生也有麻煩,身為父母親是很苦的。

釋迦牟尼佛見到孕婦生孩子的苦,也看到人生出來的苦。人生出來為什麼會哭?沒有人生出來不哭的。之所以生出來會哭,第一是在母親胎中9個多月很辛苦,根據佛經記載,在母親胎中是很辛苦的,如同坐牢一般。當我們投胎時,也就是神識與父母親有緣而進入子宮之後,意識就已經開始,而不是出生才有意識。孩子出來之後,就算是剖腹生的,孩子的感覺也會像是被兩座山夾著、而硬要被拔出來,所以一生出來會哭,就是覺得慘了,自己又要重新開始受苦。孩子對於生生世世的事情是有記憶的,為什麼會記得?家裡有生過孩子的,都知道孩子剛生出來頭幾年時,頭頂有一塊骨頭是軟的,所以有些孩子對阿飄與其他東西很敏感,因為頭頂還沒有封起來。

孩子生出來會哭,因為在母親肚中很溫暖,一出來接觸到不同的溫度,就會哭,所以就是苦的開始。釋迦牟尼佛到另外一個門,便看到一位老人在那邊,做任何事情都很吃力、做不到,就算有人幫他、送東西過去給他,他還是要靠自己;再到另外一個門,看到一個人生病很痛苦;再到另一個門,便看到有一個人死去,看到他死去之前種種痛苦出現。所以,釋迦牟尼佛回到皇宮後便坐下來想:為什麼人一定要經過生、老、病、死的苦呢?有沒有辦法讓人不要再經過這種苦?

因此,釋迦牟尼佛放棄即將繼承的王位與家庭,帶著身邊6位侍者到深山中苦修,希望尋找一個方法,能夠解決全人類生老病死的苦。釋迦牟尼佛在深山中苦修6年,不知道大家是否看過一尊佛像,因為釋迦牟尼佛當時不吃東西只喝水,修到只剩皮包骨的樣子。修了6年之後,釋迦牟尼佛覺得雖然這麼苦在修,還是沒有領悟到方法能夠解決生老病死的苦,所以就離開苦修的地方,從深山走出來。到了河邊時見到一位牧羊女帶著一群羊,牧羊女看到釋迦牟尼佛瘦到皮包骨,就供養釋迦牟尼佛一碗羊奶。釋迦牟尼佛喝了這碗羊奶後,到了一棵菩提樹下,坐在樹下入定。所謂入定是指念頭停止了,沒有任何雜念或妄念,一直到半夜,釋迦牟尼佛看著天空的星星,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人需要受這種苦。

因此,當釋迦牟尼佛開悟的那一剎那,便說道:一切的有情眾生都跟我一樣具備成佛的條件,但眾生執著迷失的方向過日子,因此不能開悟。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第二天便離開菩提樹,之後見到6位侍者。6位侍者見到釋迦牟尼佛不再苦修,本來要轉過身不理會,釋迦牟尼佛過去跟他們開示,也就是第一次轉法輪開示四聖諦法與十二因緣法。6位侍者聽了之後,知道自己誤解了釋迦牟尼佛,就跟隨釋迦牟尼佛開始修、學習佛法,從此佛法在人世間開始弘揚。

經過這2000、3000年,雖然佛教有很多宗派與種種的法門,但不管修哪一個宗派,最終的目的都是在這一生能解脫生死。為了要學佛,一定要舉行皈依的儀式。皈依是什麼意思呢?以你們聽得懂的話來說,要學習某件事情,一定要拜師,就等於讀書一定要先註冊。有人會問如果自己不皈依是否能夠學佛,根據佛經記載,除非是方圓500里內沒有修行者,你才有權利對著佛經、佛像皈依。但是,目前在臺灣沒有這個條件,也就是說,認為自己看電視、在家就能修出來,就違背佛所講的。

皈依最重要的意思,是我們這一生從投胎到死亡,過著什麼生活?不管你有沒有努力、財富、身體健康,都需要經過生老病死的過程,這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偏偏人類的學問至今,甚至到未來都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因此我們需要學習一個方法,讓我們自己與有情眾生離開這種痛苦。為了離開這種痛苦,我們一定要依附佛、佛法與上師的教導,也可以說需要有個依靠。我們人生現在的依靠是什麼?有人認為有學問就是依靠,讀了書能賺到錢就認為自己有了依靠,有人認為有很多錢才安心,有人認為出名才有依靠。這些都是不穩定的,不管你多有錢,還是要生老病死。

皈依的目的,絕對不是求一個平靜的生活、健康的身體,這些都不需要皈依。你要平靜就不要跟人來往,躲在深山也可以平靜一點,但是也不會完全平靜,因為晚上有很多蟲來拜訪你。其實,在宇宙之間沒有平靜這兩個字,你若要身體健康,只要行為不要亂搞,也會健康一點,但是還是要生老病死。我們這一世還沒學佛之前,會放縱自己的心態,去做一些利益自己的事。然而,當我們去做利益自己的事,就會直接地、間接地去傷害有情眾生。因為我們傷害了有情眾生,就種下未來不好的果報。

我們這一生之所以會來這個世界,就是因為過去世有欠眾生或有眾生欠我們,這一世來,不是還債就是討債。債務清了,這一世了了,就到下一世。很多人認為自己沒有下一世,這一世結束就算了,只希望追求這一世的幸福,下一世看不到。在佛經中提到,不相信因果的人皆有邪見。因果不是佛發明的,而是宇宙之間動態的定律,做什麼事一定有什麼果。若認為沒有未來世,這一生我們這麼辛苦做什麼呢?那就不需要讀書、結婚、做事業了。未來世看起來好像是下一個你不了解的時間與空間,但是今天你能了解明天的事嗎?就算你安排得很好,常常還是會有些事變化讓你的安排全部消失。未來世是不是一個我們不了解的時空呢?並非如此。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完這句話,未來就發生了;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完這句話,過去也結束了,未來來了,未來又變成現在了,現在又變成過去了。因此,這是很快速也很複雜的事。如果你認為自己沒有未來世而只有這一世,若認同你的說法,你不相信自己這一世只有24小時的生命吧!就算你認為自己只有24小時,下一個小時是不是未來世?算是啊!我們不一定要活個幾十年才是未來世,也有可能明天就死了。

如果以佛法的觀念來說,我們每一天都是死去再活過來,睡著時就跟死人一樣。以醫學來說,人的細胞每7年會全部淘汰而生新的出來,那是不是就像下一世呢?我們小時候的照片跟現在一樣嗎?如果你不說那是你,人家也絕對不相信也不知道那是你。你的樣子有沒有變?確實是有。那算不算這一世你有很多個未來世,在這一世有很多個下一世,只不過我們將未來世這個理論一直推到無限,如果你不學佛法的話。

因此,佛法是什麼觀念?就是為未來做準備,現在要改,現在要做,現在斷一切惡、行一切善,才有好的未來。我們人類嘗試去操縱控制一切在身邊發生的事,但是有沒有辦法操縱自己的未來?有沒有辦法操縱自己死亡的過程?有沒有辦法操縱自己不要生病?有沒有辦法操縱自己器官的反應,而讓自己為所欲為?不可能的。你肚子餓時能夠要它不餓嗎?想睡覺時能夠叫它不想睡嗎?既然你認為這個身體是你的,應該可以100%操縱它,但是天氣冷了你可以叫它不冷、天氣熱可以叫它不熱嗎?完全沒辦法的,除非是學到佛法。

人類這幾千年的文化所學到的只是如何面對自己的生活,就只是怎麼起床、洗臉、洗澡、穿衣服、賺錢、煮飯、找人聊天,這只是我們的生活,但是對於生命的未來一點都沒有幫助。因為我們很清楚每個人都會面對死亡這件事,但是所學的東西完全沒有方法與觀念告訴自己如何面對這一天,所以這一生之中我們盡量用種種方法去搶奪某種安全感,讓自己感覺很安全,而避免討論死亡這件事。就算不討論、不面對,死亡還是會來的。學佛是不是很消極,要我們面對死亡?並非如此,因為不勇敢的人不會去面對自己的死亡。勇敢的意思是很清楚自己有一天要面對這件事,靠誰都沒幫助,只可以靠佛法給自己幫助。因此,為了讓自己在死亡時不痛苦,你從皈依的那一天開始,就會很積極努力地去改變自己,讓自己有個好的未來。

沒有勇氣的人,對人生很悲觀、消極;逃避責任的人,是很難學佛的。為什麼難?因為他不承認、不面對自己的人生,希望靠種種的人所發明的理論與工具去面對自己死亡的過程。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很多醫生弟子,現在醫學這麼發達,沒有一個醫學理論能夠告訴我們什麼是死亡。醫生弟子回答,因為科學對生死都不是很清楚,更別說能夠抓到重點。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理由何在?」醫生弟子回答:「不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醫生弟子:「你不能說不知道,要不然為何收病人的錢?」醫生弟子回答:「我只是減少一點病人的痛苦,但是對於生命真的所知非常少。」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絕對不會罵你,要講出來滿足他們的好奇心,因為你有證書,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證書。」

醫生弟子表示:事實上,現在在科學上,尤其對於人的科學來說是很困難的,包括對人的身體做研究、取個組織,都要很多層層把關、審核,即使在很多動物身上實驗也不清楚。就好像腫瘤,現在以很多藥物去治療,好像好了,但是隔一段時間,另一個新腫瘤又出現,而且腫瘤細胞更為嚴重。就好像他自己本身是做發炎方面的,治療細菌時有效的藥物,用下去變得不對,好像會讓病人死掉。有的時候,外科開刀切除腫瘤,好像都清除了,但是隔一段時間又長一個腫瘤出來。因此,目前醫學所能給我們的幫助,只是眼前短暫稍微的緩減症狀,常常抓不出根本的原因。連最基本的發炎、細菌感染,都常常講不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因此在佛法中,會教我們很多如何面對自己、面對所有一切的困難、改變自己未來的種種方法。很多人在皈依之前,都怕自己做不好。簡單解釋有這種心態的人,就是很怕自己做錯的事情被人家知道,所以怕做不好,也可以說這個人不準備改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改變自己是全宇宙最困難的工程。我們從小到大,已經習慣為所欲為地過日子,做了很多惡業還不知道,所以這種惡業慢慢累積起來,後面自己就會辛苦。不要推論到下一世這麼遠,看看醫院中沒有人往生前不經過病與死亡的苦。這是不是一定會發生?並非如此,透過佛法修行就不會。為什麼透過佛法修行就不會經過這種苦?因為斷一切惡,沒有惡因就沒有惡果,雖然肉體還是要經過死亡的過程,但是整個神識與心態不會經過。

因此,皈依就是自己要下決心去開創新的人生,但是學了佛之後,是否過著與一般人不一樣的生活?還是一樣的。學了佛之後,並不是稀奇古怪做一些違背法律與道德的事情。我們皈依了,反而對自己應該做的、不應該做的有很清楚的規範,反而讓自己過著真的平靜而不畏懼的生活。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生意這麼多年,幾乎沒有什麼投訴,為什麼?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佛法去做生意,不是為了賺錢,而是要給人家好東西。今年為什麼爆這麼多事情?就是因為為了賺錢就什麼都不管。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年前,就告訴過說自己要做生意的信眾,可以做生意,但要先準備自己賠得起再做,賠不起不要做生意。誰不想賺錢呢?皈依的意義,就是沒辦法透過人學到的東西,來說服自己未來在哪裡。不管你多有錢、多能幹,常常靜下來會想:若這一切突然消失掉,我該怎麼辦?演藝界的人之所以對未來特別恐懼,因為可能突然人家不接受就沒了,可能講錯一句話就沒了。

很多從事演藝界的人可能認為跟著一個活佛,可以讓自己永遠都紅,這是不可能的。為什麼不可能?這一生你有眾生的緣,是因為過去世布施,而且過去世常常讚歎別人、說人家好話,這一生才有人接受你。但是,人都很奇怪,忘了過去世所做的,以為這一生是靠自己的努力。所以,當他有錢了,就開始不認為是眾生給他的,而認為是靠自己。因此,演藝界中能夠從頭到尾都好的沒幾個,並不是他有沒有能力,而是忘了回饋眾生,以為捐很多錢給一位活佛,活佛就會一直保佑他。若是如此,就是汙衊佛法。

修行是不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呢?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不辛苦、不困難。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大家一樣都是在家的,也有自己的事業與孩子,但是這種事情不會影響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只有佛法才能救自己與一切有情眾生的未來。世間的事情,因為過去世欠的,有這個肉體要生活下去,便盡自己的責任、以負責的態度做好該做的事,但是不會擔心好或不好。很多人常來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的生意不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們修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回他們一句話: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10幾家公司,從來沒修過法,請菩薩讓自己生意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先幫自己的生意修,什麼時候輪到幫你們修?仁欽多吉仁波切連自己的生意都不修,為什麼不修?因為認為有生意就有生意,沒生意就沒生意。很多人跑來說修密宗的會修財神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確實會修財神法,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財神法超厲害的,因為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沒有一個餓死,也沒有一個窮死,莫名其妙都可以有工作做,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財神法。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幫自己修財神法?因為法是要利益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法都懂,但很少幫自己修法,除非事情牽涉到教派就會用。

這代表什麼意義?就是皈依學佛並不是為了世間某些事情,是為了要學個方法讓自己離開輪迴的苦,讓自己離開不斷產生生死的苦,進而能夠幫助眾生也能做到。皈依的意思就是到一個很大的學校學習,當皈依之後,就像到學校學習要守校規,就要守規矩,但是這些規矩不是罰你們,也不是你們不應該做。佛法的戒跟其他宗教不一樣,不是建立在懲罰的觀念上,而是你若不再做,未來就會好,意思是給你一個工具與範圍去過生活。你若不做,未來不好是你自己的事;你做的話,未來一定會轉好。所以佛教的戒,並非因為你信佛、上師而不聽話就會被罰,不會罰你,只是告訴你一個規範。

既然你要做佛弟子,身為佛弟子的思想、語言與動作,一定跟一般人有所不一樣。不一樣並不是整天拿著佛珠在唸、稀奇古怪、搖鈴打鼓,而就是一個佛的弟子,自然不會傷害任何眾生。所以,有一個規範給你去做,你若做不到沒關係,只要有一個戒沒做到,因為沒有守到這個戒,這個戒善的力量不出現,你過去世所做的惡業,以後就有很高的機會成熟。很多人怕守戒,其實不用怕,就好像今天生活在臺灣或某些區域,也是要守法。若不守法而要偷雞摸狗,可能過得了一時,但過不了一生。

像現在發生油的事情,已經做了很多年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年初時就說過今年會有很多食品的安全出現問題,也開示過臺灣人沒福報,連吃的東西都有毒,你們沒想到這麼大條吧!為什麼逼每個來求見的人吃素,就是因為吃素的話,吃到這種東西的機會減少很多。現在包括日本也是一樣,很多葷食中都摻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為什麼吃素吃到的機會少一點?很簡單,因為如果有農藥,大家吃下去馬上就知道。如果是油,炸來炸去、調來調去,你是沒辦法吃出來的。

所以,那些不肯吃素而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不幫。道理很簡單,他連吃眾生肉那種狠的心都戒不掉,怎麼可能相信佛教我們的慈悲方法?沒有慈悲就沒有佛法,連最基本的慈悲都沒有,以後絕對會行惡,只是看什麼時候開始而已。吃素的人是不是一定不做壞事?也不一定,牛也會撞死人,我們吃素的觀念是要培養自己的慈悲心,尤其是傳大乘與金剛乘佛法,佛在經典中有記載,吃眾生肉斷慈悲種子。

很多人以為藏傳佛教可以吃肉,並非如此,因為法本上沒提過這句話,所以不要亂說。直貢噶舉的祖師 吉天頌恭是吃素的,很多閉關的上師也是吃素的。如果那個區域真的沒辦法、沒有蔬菜,就靠吃青稞粉、酥油;再沒有方法,就曬那種犛牛肉乾,硬到丟過來會讓你的頭流血那種。他們不會殺生的。所以,戒殺生這一條,就是讓我們不再欠眾生債了。你若傷害眾生,就欠他們。現在很多白血病都是因為傷害昆蟲,仁欽多吉仁波切幫過很多這種人,通常都是做園藝、種菜的,因為做這種事的人最常用的就是農藥,一殺就是幾十萬的命,白血球很小、很細、看不到,所以就全部變成血液的毛病。

其實能守在家五戒,對我們的身體健康、未來甚至運氣都有幫助。不殺生,自然眾生停止找你麻煩,當然以前殺的、欠的還是要還,不要以為皈依之後好的會來而不好的不來,如此因果論就消失掉了。皈依之後,是讓你在這一生透過佛法賺夠福報,而還清生生世世所欠的債。過去欠的,這一生要還。就好像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得過皮膚癌,一位醫生弟子很尊重上師,勸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開刀,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開。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非不相信醫生,而是因為自己這一生吃了太多海鮮,都要還的。如果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行不好而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喪命,死了就死了吧!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醫生弟子告訴大家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病情,這位醫生弟子是研究感染的權威,在國際的醫學雜誌有發表論文,大家不要看他整天挨罵,他可是專家。

醫生弟子說明,在將近10多年以前,有一次他跟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邊時,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斑有擴散的感覺,有可能是皮膚的病變,他當時不敢說出是癌症,就說要看看,再變化下去會影響生命。事實上,皮膚癌有很多種,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罹患的是黑色素瘤,因為在擴散、改變。

黑色素瘤是皮膚癌中最惡性的一種,有位師兄的哥哥罹患的就是皮膚癌,開刀割除4、5次,腿上都快割光了,後來到了他任職的醫院一看,都一直吐血,才發現胃裡面也長了這種癌症,因為會從皮膚轉移到胃部、骨頭。因此,他擔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黑色素瘤往外擴展就太可怕了,於是建議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割除或處理,當時有免疫治療法,不見得要開刀。結果,仁欽多吉仁波切笑了笑沒有理會他,他大概提了2、3次,也就不敢再提。隔了幾年,他就發現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皮膚癌顏色沒有了,原來漂亮的皮膚顏色又出現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今天提這件事,並不是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多好,而是告訴大家,假如肯聽上師所教的佛法並如實地用在生活中,任何事情都有轉化。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吃魚的果報出現了,所以得了皮膚癌,但因為自己用心學習佛法,上師所講的全部去做,所以就算果報出現,也是重報輕受。其實醫生弟子剛才沒提到,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黑痣是長大、長高、變硬且變灰黑色。醫生弟子表示確實如此,這是正在擴展且有轉移的傾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不理它,但也不是你們所講的要度它、跟它生活在一起。它的存在,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個很好的修行方向,在密法來說是病為道用,就是當自己有病的時候,才清楚自己生生世世所做惡業的可怕,更加需要努力、很精進地用佛法過日子,更加無所恐懼地去面對自己的未來,因為一切都是自己所做的,有什麼好恐懼的呢?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恐懼了,所以癌細胞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恐懼了,就不搞了,不再弄下去。到了2007年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大雪山閉關,它才全部從頭頂掉下來。

開示這段故事,是告訴大家佛法一定能在每個人身上應驗,但是不是今天來,明天就應驗,這樣太快了。我們讀書都要花十幾二十年,憑什麼學佛1年、2年,就可以馬上都變好?只有一種人可以,就是神經病。除了神經病之外,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見過任何人今天皈依、明天就好、第2年就會通,不可能的。連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真真實實這一生轉世的,都要從5歲開始一直學,學了十幾二十年,你們是什麼貨色,認為自己學個1年、2年就可以搞清楚?為什麼需要上師?因為上師不斷地以自身修行的經驗在監督你。所謂監督你,並不是管你每天做什麼、去哪裡,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懶得問,這不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是要監督你在佛法方面自己有沒有走錯、做錯。

在家五戒第一是不殺生,第二是不喝酒。不喝酒的定義是絕對不能酗酒,但是修密法的行者連酒都不碰,而修禪宗絕對不能喝酒。有些區域因為天氣冷,需要酒作為酒引喝一點,這並不是說可以,而是勉為其難的事。酒戒包括一切麻醉品,如毒品、抽菸,這個戒最重要的是為了你的身體健康。佛經中提到,現在醫學也提到,若父母親常常有酗酒的習慣,生出白痴孩子的機會很高。

醫生弟子表示確實如此,有些小孩子的智能確實比較低,發展與發育比較慢。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這並不是因為父母親的酒精將他醉在胎中,所以生出來才如此。因為佛經中提到,喜歡酗酒的人死後很可能會下糞便地獄。你們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喝酒會下糞便地獄呢?你們若留意喝酒喝得爛醉的人,常常會大小便失禁,因此死亡時大小便也會失禁,這就是下糞便地獄的徵兆。其實要看某個人死後墮入哪一道,死之前就能看得到,不用等到斷了氣再問,已經知道他去哪裡。

在糞便地獄的業報結束後,就會生為猩猩。猩猩的基因跟人類相比,差異只有1%至2%,為什麼有此差異?因為他喝酒,痴就是不信因果,所以會出來做猩猩。做完猩猩,若再有福報來做人,就會來做白痴,會跑到喝酒的家庭,因為跟他們有緣,大家都是酒國英雄,就都一起來。因此,孩子才會變成白痴。如果年輕人喝太多酒,到了老年罹患老人痴呆症的機會是100%。你們可以問問那些有老人痴呆症的人,在年輕的時候幾乎都蠻愛喝酒的。酒戒對於學佛的人,尤其是修禪宗與密宗,一定要守得很好。

跟著是不偷盜,重點在哪裡?為什麼有很多人錢被騙走?別人投資會賺錢,你投資就會賠掉?就好像2008年的金融風暴,就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份,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投資這些東西。這個世間哪有這麼好的事?錢丟下去,人家就幫你賺錢?你不用付出勞力?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相信這套,所以就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有多少銀行的人要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面?甚至到公司拜訪。現在出來的都是帥哥、美女,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概不見,不是怕自己心動,而是因為不想做,何必浪費人家的時間?

所以,如果有犯偷盜的戒,就很容易賠錢。人家賠不了,你就會賠,很容易投資錯誤,有人敗你的家等等。偷盜的定義是不要取非你的東西,任何東西不是你透過努力賺回來的,都是非分之財。再講到很細,連路邊的一根草都有主人,因為可能有個鬼附在上面,你卻將他拿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大家,不要學言情小說摘一朵花送給女孩子,還慢步跑過去,這都是犯偷盜的戒,非你的物就不能拿。如果殺生的,就一定身體不好,眷屬不圓滿。

再來就講嘴巴,我們講話很容易開口就講自己心裡所想的事。很多人會辯解自己沒有這個意思,如果沒有這個意思,話就不會講出來,不要整天用這個理由解釋自己不是這個意思。今天就算是要用錄音機播放講話,要講出裡面的內容,也都要按對才會講出來。錄音機是沒有生命的,沒有找對裡面的內容,絕對不會放出這段話。人也是如此,你心裡面沒有這個觀念、想法,嘴巴不會講出這句話,所謂言為心生,這是肯定的。

為什麼我們要修這張嘴?因為你的一句話,可以害了人、殺死人、讓別人做錯事。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大家第一不能兩舌,不要挑撥是非,最重要的是人家情侶與夫婦之間的關係,不要講,就算你是他的母親,覺得這個男的欺負這個女的,都不要講。現在這麼多女的被男的殺死,一定有人在挑撥的。剛開始,不論是做母親或父親,沒有教好兒女,後面再挑撥已經來不及了。很多人認為現在開放,但是現在做父母親的都懶得去提醒。因此兩舌,小的話是一隻狗的命,大的可能會讓一個國家被滅掉,所以要謹慎。

你認為對的事、要幫他的事,不一定是為他好。就好像有些人兩夫婦可能有一方有小三、老三,另一邊可能一直不知道,大家相安無事。有些人好像很見義勇為,看到後跑去講:我看到某人跟他,你小心、謹慎一點。結果,沒事變有事。這一生,不管誰有小三、老三、老四、老五,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勸你們去找三四五六七,只是教你們不要去挑撥別人的事,看到就看到,這是他的事,不是你的事。今天你幫一個人講這種事,不代表是幫這個人。他若福報夠,自然可能慢慢地就沒了,但若你突然去講,本來應該沒的,馬上現在掀開,就打起來了。大家嘴巴要牢一點,兩舌是很嚴重的事。

所以,快要投票了,大家不要講來講去,看這個人的品德好不好,而不是看他傻不傻、有不有錢。大家要注意兩舌的事,有人會想有人問我某人是怎麼樣,講了好像會害某人,而不講可能會害了問的人。來問這個人,一定是擔心這個人做不好這件事,做得對不對?很多女孩子常常拿2、3個名字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幫你挑呢?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你不一定喜歡;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好,可能是你最愛的。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會分析這個男孩子的個性,你自己決定。

就好像有些人會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找某人來做事可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幫他挑,只是幫他分析此人的個性。仁欽多吉仁波切算不夠狠的,你們如果碰到直貢噶舉尊勝的 直貢瓊贊法王才厲害。有一次,一位臺灣信眾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好請尊勝的 直貢瓊贊法王到雲南的直貢噶舉寺廟弘法,這位信眾知道了就跟著去。當時是十幾年前,他一見到 直貢瓊贊法王就供養1萬元人民幣,供養完就雙手亮出名片,請教 直貢瓊贊法王,這兩個人之中哪一個可以做生意?當時,直貢瓊贊法王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快5分鐘,那人一直抬著手說情,但 直貢瓊贊法王還是不講。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旁邊看了不好意思,於是起個頭,告訴他尊勝的 直貢瓊贊法王不會跟他講,因為如果 直貢瓊贊法王說誰好、誰不好,那就犯口業、批評人了,因為你是問誰好。如果你問這個人的個性如何,可能 直貢瓊贊法王還會講一下。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因為你的緣起是問誰好,這個世間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如果在臺灣,供養了10萬元而不講,你們馬上會翻臉,出去就會說宗教斂財、欺騙。所以,現在做仁波切很辛苦,不是好事。因此,如果自己不清楚兩舌,需要上師,上師的用處是分析事情給你聽,但不要將跟眷屬吵架這種事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否則的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完沒了,畢竟清官難審家務事。因為你們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管不著。

所以,口業中包括不綺語,在顯教中指的是不要講一些靡靡之語,不要講一些會讓人起欲望的語言,這種欲望不一定是男女之間的性慾,包括讓對方起貪心、做錯事,有些男追女、女追男時,家裡稍微管一下,他就講一些話讓對方認為家裡不好而跟著他,這都屬於綺語的範圍。意思就是不要讓對方起非分之想。口業這種事也包括惡口,也就是不要咒罵別人,這並不是不講一些難聽的話,而是不講很狠毒的話。有些人得罪過你,你又拿他沒辦法,就心裡面想著對方何時會死,這也是惡口。惡口也會讓人家不相信你這一生中所講的話,口氣出來也不好聞。

除了惡口之外,還有打妄語,妄語分為兩個層次:普通人常常講話欺騙對方,而讓自己得到好處,這就是打妄語。我們是不是每次都要講實實在在的話?在這個商業社會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講的話不會傷害到他,也不會讓自己從這個話中自他身上得到什麼利益,某些話是可以講的。佛法的戒不是這麼死板的,因為在有些場所中,若你都老老實實地講話,可能會壞了事情。所謂不打妄語,重點是沒有學到佛法、沒有證到果位,卻說自己證到了。比如說,現在很多人喜歡教別人唸某個咒語、唸某本佛經,這就是打妄語。為什麼?因為你不是上師,憑什麼教人家佛法呢?你說唸這個很好,但可能對你有用、對他沒有用,因為每個人的業力跟智慧不一樣。很多人好為人師,學了一點就四處跟人說,這就屬於打妄語。如果今天你證到果位,有人求佛法,若他根器對而你不傳,那也是打妄語,這就跟你們無關了。

最後一個是不邪淫,很多人對這個戒有偏見,認為不邪淫就是一夫一妻制,但一夫一妻制是天主教訂的。佛教沒有倡導要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不邪淫的定義主要是告訴男人,不能跟有老公或有認頭的女人(人家每個月對她負責的),有未婚夫有監護人的不可以,在痛苦中的也不可以,好像女的剛分手跑來跟你訴苦,你也不能趁虛而入。最近有個新聞,女的剛分手,馬上找了個男的出來聊天,結果就被砍了,所以你們自己要謹慎一點,不要以為自己是姊妹聽她訴苦,搞不好人家弄錯對象就砍了。佛定的戒都是為我們好,邪淫還包括不能跟動物、母親、姊妹、出家人,也不能讓對方痛苦,像是強姦或迷姦。犯了邪淫戒會如何呢?就是生生世世眷屬都不圓滿,而且很容易得腎臟病。

所有的戒之中,主要就是讓自己未來不要因為做錯事而身體不健康,若身體不健康,想修行也很困難,因為沒有體力與精神去做。如果認為自己能守再上來皈依,如果不能守也沒關係。現在有人提到一個問題,在很多宗教中不接受同性戀,在顯教、密教中,出家人絕對不能是同性戀,但一般的信眾在密宗中沒有分什麼戀,只要你需要佛法就幫助你,你的戀是你的事,戀到某一天一定會不戀的,絕對會有一天戀不動。至於佛菩薩是不是不喜歡有這種行為的人,不會的。我們這一生的性向有些差異性,與過去世所做的事有關;我們這一生是男是女,跟投胎的那一剎那有關,跟過去世所發的願與所做的事情有關。

在佛經中有一段記載,假如靠女人賺錢的人(也就是開酒廊、舞廳、妓女戶這種人),死了很可能先下地獄,出來絕對是黃門(也就是太監)。全亞洲最多太監的一個國家,有很多所謂的變性人,這種人這一生為了變性,賺的所有錢都花在自己身上,意思就是他前一世從女人賺到的錢,這一世也花在女人身上,會短壽、身體不好,而且會自宮,這個因果就是這樣來的。

不管你這一生的性向如何,佛沒有批評,沒有將你隔開,也不會特別立法。有一天你戀不動了也好,繼續戀下去也好,好在哪裡?就是知道有一天可以靠佛法改變自己。皈依了,在佛面前就是平等的,因為任何有情眾生都具備成佛的條件,正如之前提到佛在開悟時就說了這句話。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成佛?就是只有條件還沒有方法,因此才需要皈依。皈依之後,跟著上師按部就班有次第地學習佛法,做的好與不好不是你要擔心的事,最重要的是你對佛法僧的信心有沒有消失。

很多人為了達不到自己的私欲,就覺得佛不靈、上師不理他,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不準過。十幾年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呵責過一個人,是皈依弟子的父親,當時弟子帶父親來求見,她父親說要做生意,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罵,要他不要做生意害了女兒,他的父親很生氣,不讓他女兒來學佛,他女兒也哭得唏哩嘩啦。後來結了婚,父親管不著了,她也就來了。昨天,她父親來求見,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初所說的,實在太準,她父親賠錢賠到現在還在賠。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行,就是真的不行。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要罵?因為憐憫他,明明不可為而為,就是個貪念。假如他對佛法起恭敬,而不是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算命的,可能就逃過這一劫了。

為什麼整天教你們要恭敬?並不是佛菩薩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你們的恭敬,而是你們恭敬才聽得進這句話。你們回想一下,讀書時碰到不喜歡的老師,講什麼話你都聽不進去。若是稍微喜歡老師,老師講什麼你馬上懂,學佛也是如此。因此,如果你們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無論講什麼,你們都當成耳邊風吹過去。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罵,一定都有理由,是針對你們的弊病去罵,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求名求利的修行人,既然不求還怕你?真的不怕你們,你們不來也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講得這麼白,是因為有些外國人弄不清楚,以為佛法很恐怖。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若不穿法衣,走出去誰知道是一位仁波切?只會以為這個人不錯。學佛是一件很自在,不敢說快樂,但真的是很祥和的事,看你自己的心態。如果你的心態是要佛做到你的欲望,那當然是痛苦了。如果你的心態與動機,是為了解脫生死這件大事情來學佛,那就很舒服了。因為所有世間本來就要發生的事,就讓它發生過就好,沒有什麼大不了,只要很勤快去做好應該做的事。只要很勤快去做事,一定有一天會得到回報,哪一天就不知道。

世間的事情森羅萬象、種種色色,非我們人類能了解,只有佛的智慧能看得清楚。為什麼上師能夠看到?因為上師不動心,就能對你的未來看得比較清楚,今天你們要皈依佛門,如果皈依的動機是正確的,尤其是皈依藏傳佛教密宗的上師,上師生生世世都會照顧你,只要你一天沒成佛,上師都會照顧你,這個願在顯教是沒有發的。皈依的種類有很多,有一種是隨緣皈依,其實皈依講很多次都講不完,今天只是簡單扼要地跟你們講。

我們皈依佛,佛代表覺悟,皈依佛之後兩足尊。我們為什麼要學佛?我們修些什麼?第一,修福報。福報用來做什麼?不是用來發財或讓你健康,這是人世間的福報,會用完的;我們要修出世間的福報,用來解脫生死。只要福報一起來,很多種種的事情就會轉動;福報沒起來,再修再唸也沒用。如何讓你們的福報起來?上師會用種種的方法讓你們起福報,做了你們也不知道,給了你們也不知道,還以為沒有。怎麼會沒有呢?你過得太太平平還說沒有?否則以你們這種人,怎麼可能活到現在呢?還能活到現在,就是有福報讓你們修行了。另外一個就是智慧,當我們福報、智慧具足,人家自然會尊重,因為需要我們給他們幫助。並不是我們需要人家尊重,意思是不會去碰讓人受傷害的事,想都不會想,很自然地。

皈依法,離欲尊。我們皈依佛法,就是皈依佛所教一切成佛的方法,但是因為皈依成佛的方法之後,很多欲望自然會離開。所謂離開不是不吃飯、不賺錢、不結婚,重要的是離開貪生怕死的欲望。我們都希望活久一點,很多人常常會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的父母不要死,這是沒有辦法的。這次若讓他不死,下次他就會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讓他看到兒子結婚,兒子結了婚要讓他看到生孫子,孫子生了要讓他看到孫子結婚,孫子結了婚又要看到結婚,那就沒完沒了,這就是欲望。

我們正常的、所謂人需要的欲望是可以的,因為具備這個軀體,要吃飯、喝水、睡覺、買衣服都是欲望,但這是人過日子的方式。欲望的定義在於貪生怕死,皈依佛法之後,佛教你們面對死亡時,你就會離開這種欲望,很確定這一生是來還債,還清就去阿彌陀佛那邊,所以就不擔心自己的未來會窮等等。

皈依僧,眾中尊。僧這個名詞不是指出家人,如果佛指定要皈依出家人,就會寫比丘。比丘是特別名詞,很多人以為和尚就是比丘,其實不然。比丘要守清淨戒、一切具備、沒有破過一條比丘戒才能稱為比丘,是離開世間種種欲望的修行者。所謂僧,根據佛經中的定義,就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在家男眾)、優婆夷(在家女眾),這四眾為了解脫生死在一起學習、修行佛法,就稱為僧團。不管是出家的或在家的,若學佛是為了名聞利養、世間的事情、如何多捐款、慈善事業,這些都不是僧眾。皈依僧,因為我們沒有福報見到佛,佛也不會跑來教我們。佛法是佛修行的經驗,這是你們沒有的,如果單靠從佛經上的文字解釋,因為沒有這樣的經驗,用自己懂的常識去解釋就會錯,所以需要一位有經驗的修行人來教你,因此皈依僧。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密宗還加一個皈依上師。皈依僧,眾中尊,就是眾人之中人家會看到你不一樣。有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出去不一樣,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特別高,也不是muscle man,為什麼會讓人留意到?因為你學了佛法之後,散發的訊息跟別人不一樣,別人會感覺到,就是所謂的磁場與能量。這種能量怎麼來的?因為當你學了佛法、在修行的人,對自己未來的信心很足,自然沒有畏畏縮縮的那種態度,到任何場所不會嘗試去佔人家便宜,自然對別人沒有攻擊性,人家怎麼不會留意這種人?有些人到一些場所就很霸道,真的一樣,當然人家會怕你,但這是做出來,不是自然流露出來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極為慈悲地為已經報名皈依的19位信眾進行皈依儀軌,新皈依弟子依序排隊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座旁,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眾持咒並進行剪髮儀軌。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10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