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傳直貢噶舉寶吉祥佛法中心

543: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頗瓦法超度爺爺

我的爺爺於2012年7月15日晚間大約8時往生,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與遠自世界各地來臺灣的家人齊聚一堂聚餐。並且,隔天還有要事要忙,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舊幫我的爺爺修頗瓦法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頗瓦法之後,我的爺爺頭頂溫熱、梵穴凹陷,家人們都親手碰觸此溫熱的頭頂和凹陷的梵穴,都經驗了這些不可思議的修法圓滿瑞相。

我的姑姑平日唸過很多佛經,姑姑告知家人:「往生後8小時內不可移動大體、最好由家人自己助唸。」這些要求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導的佛法雖然都是一樣的,但是當爺爺往生時,姑姑卻對自己為爺爺助唸能否讓亡者往生淨土沒有把握,而請來了其他助唸團來幫爺爺唸,但是那些助唸團其實也很清楚,他們對於他們自己的助唸並沒有把握。雖然臺灣學佛的人念佛的人很多,大家都唸著一樣的佛經,但是光唸佛經只有理論,沒有方法,也沒有人教他們正確的方法。身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的我們真的非常的幸運,能在此生有因緣皈依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在現在臺灣、或者說是全世界少數有理論又有方法的大修行人,如果這一生不能好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就等於白來了。

我爺爺往生當天深夜,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休息了,但是仍打電話來,問是誰在亡者旁邊助唸?這些助唸的人是誰找來的?並且開示他們,亡者不喜歡旁邊助唸的聲音,要他們不要唸了,因為那些助唸的人並不是真心來幫助亡者唸,而是貪求福報地唸。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亡者的念頭瞭若指掌,告知他們後,家人便趕緊請助唸團停止助唸。此時,她感覺到自己真的很幸運,能皈依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而一般的人,可能用著佛經上念到的理論,一知半解,用自己的理解去做,不僅沒有幫到亡者,可能還做了錯事,讓亡者更痛苦。

當我爺爺往生,我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爺爺修殊勝的頗瓦法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平常不求,現在有事才求!怎麼修!」即便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慈悲地幫我的爺爺修法。我懺悔自己錯了,即便我每週都參加法會,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卻還是沒有把無常放在心上。我早就該想到爺爺年紀大了,可能隨時會走,不只是爺爺,只要是人,無論年長或年幼,都可能隨時走,應該在平時就要累積福報。我懺悔自己沒有及時替爺爺累積福報,讓爺爺有機會來聽聞佛法。還有很多往生後事的問題,都可以平日就多跟他人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佛法,不需忌諱和他人談論死亡的問題。

爺爺生前參加過幾次法會,總共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4次,並領受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加持。有一次求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我的爺爺,他的心臟已有兩條血管阻塞,其中一條血管堵塞的比較嚴重,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他打通,但是他以後不能再吃葷的。我爺爺原本一生信仰道教與一般民間信仰,在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便開始去了解佛教,並告訴家人,佛菩薩是最厲害的,比一般神明高的,也常跟家人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修行果位很高。所以我自己平日有機會就應該要多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多讓家人朋友求見上師,親近上師,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攝受力,對信眾會起很大的加持力量。

7月15日當天中午,參加共修法會前,爺爺還意識清楚,可以和家人聊天,身體狀況也不錯,沒想到在下午的時候,爺爺的病況惡化,醫院發出病危通知,同時積極地進行急救,但這卻讓爺爺受苦。其實,急救都會讓病者很痛的。以前醫生如果遇到真的已經沒有辦法救回的病人,會建議老年人的家屬,減少急救對病人造成的無謂痛苦,但現在醫院為了避免發生醫療糾紛,就算不急救對病人比較好,或是知道就算急救也沒有用,也不會主動向家屬提議,仍然會替病人急救。

在我們參加完共修法會後趕往醫院,醫院已經幫我的爺爺急救過了,雖然我的爺爺還有呼吸與心跳,但是已經陷入昏迷狀態。通常加護病房探病時間只限15分鐘,但當日醫院特別通融讓我們家人輪流進入加護病房,對我們並沒有15分鐘的限制,可見醫院已認定爺爺的時間不多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多次教導我們,急救是對亡者很不好的一件事,也教導過弟子急救過的亡者因為痛苦起的嗔念,會讓亡者種下下地獄的因。

當我與姪兒進入病房探視時,我們拿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讓爺爺看,並對爺爺說要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自己。此時,測量各項生命跡象的儀器突然發出嗶嗶聲,我以為是自己踩到了管線,低頭一看,自己並沒有踩到任何管線;當換我的媽媽與弟媳進入探視時,他們再度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助爺爺、要爺爺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時,可以見到爺爺闔上的眼皮下的眼珠竟然轉動了,且病床旁的儀器再度發出嗶嗶聲。在醫學上已經沒有意識的病人,卻仍舊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有反應,也表示我的爺爺還是聽得到我們所說的話。

所以很多昏迷的病人,醫生或許以為急救對這種病人是不會造成痛苦感覺的,其實不然。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多次舉例跟告誡我們,很多昏迷的人或者是植物人都是有感覺跟意識的。最後爺爺要走時,醫生又告知家人要積極地為我的爺爺做急救,但是我與家人們不願爺爺再受痛苦趕緊跟醫生喊停。

我的爺爺往生後,原本家人都非常的悲慟,但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亡者修完殊勝的頗瓦法之後,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的,家人因為看到了亡者大體的種種瑞相,知道亡者去了好的地方,就不再因為亡者痛苦而感到痛苦,而只剩下懷念的心情,這一切都要感恩大成就者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修法。身為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弟子是非常的幸運,能夠遇到且皈依這麼一位難得的大成就者。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知道如何解脫輪迴的方法的大修行者,若此生錯過修習佛法的機會,以後要再遇到如此的大修行者是極為困難的,若不在此生就下定決心,未來就只有越來越苦。祈願此生聽從上師的教導依教奉行,努力修行,也與大家共勉之。

弟子 陳怡君 恭撰 2012.07.29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9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