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第八世噶千仁波切


【摘要】

噶千仁波切是直貢噶舉派中非常重要的仁波切,前世曾擔任直貢噶舉派的攝政王,今世亦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上師之一。目前旅居美國,並於世界各地弘法,也肩負著修建藏東青海地區24間寺院的重責大任。

2004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奉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主辦 噶千仁波切主法之大法會以捐助青海偏鄉小學。十幾年來,仁波切不斷的護持供養 噶千仁波切,包括 噶千仁波切美國道場Drikung Dharma Surya Center成立時,仁波切立即護持六萬美金;而當 仁波切聽到 噶千仁波切欲在青海購屋時,亦主動供養四十萬人民幣。

自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 噶千仁波切結緣後,噶千仁波切只要到臺灣,都會與 仁波切見面。仁波切也曾數度邀請 噶千仁波切蒞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辦法會、開示佛法。在過去多場 噶千仁波切主法的海外法會中,老人家總是指定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靠近主法法座的位置,對 仁波切親切愛護、肯定讚許有加。

2019年,時年84歲的 噶千仁波切在準備離臺之前,特別邀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見他。老人家說,這是他最後一次來臺灣了。當天會面時,老人家真切握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彷彿即將遠行的長輩對兒孫依依不捨,同時又寄予厚望。最後叮嚀了一句:「您要長壽。」因為 仁波切能為教派、為 法王做更多的事。

【主辦 噶千仁波切主法之大法會捐助青海偏鄉小學】

在2004年,仁欽多吉仁波切於臺北市立中山女高禮堂主辦由 噶千仁波切主法的「長壽佛灌頂暨金剛薩埵超度大法會」。

噶千仁波切於2000年2月,在西藏青海地區的小村創辦了一所供遊牧民族家庭小孩就讀的噶千國民小學。彼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擔任「中華民國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奉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主辦這場法會。法會所有支出均由寶吉祥佛法中心護持,同時也將參加者1,300餘人的供養金(每人新臺幣1000元),全數供養 噶千仁波切,以協助噶千國民小學增添設備之用。

【蓮花舍利塔開光合影】

2004年2月,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近二百位弟子抵達尼泊爾倫比尼――佛陀出生地,參加 直貢澈贊法王所建立的直貢噶舉派「蓮花舍利塔」之開光大典與十二年一次的猴年大法會。

2004年2月猴年大法會,「蓮花舍利塔」合影。仁欽多吉仁波切(左二)、噶千仁波切(右一)、喇千仁波切(右二)。

【仁欽多吉仁波切領受 噶千仁波切「岩藏八大黑汝噶」灌頂】

2005年5月,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80人,遠赴青海,參加 噶千仁波切主持的「岩藏八大黑汝噶灌頂大法會」。這場法會的舉辦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期護持教派佛寺而起。永噶仁波切曾說: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大福報能夠護持這場大法會。

當時主辦單位在青海的山谷峭壁間懸掛著紅布條,寫著「熱烈歡迎伏藏大師顏上師(即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到神祕的淨土落鑫摩耶寺八大嘿汝噶灌頂大法會」。由於當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還沒有公開授予 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所以寫的是顏伏藏師。

在此法會的前一年(2004年),教派的仁波切想知道為何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修這麼快、這麼好,因而在青海的聖湖修法,而這個聖湖也就是尋找 達賴喇嘛轉世靈童時修法的所在地。修法時天空出現直立彩虹、殊勝瑞相的雲朵,更不可思議的在湖水岩石上面出現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身為伏藏師時的名字。

伏藏師是指具備發現伏藏能力的修行者,這些伏藏是過去由蓮花生大士所埋藏的,主要是經書、佛像和法器。一百位仁波切修行的功德才等於一位鞥阿巴,一百位鞥阿巴修行的功德才等於一位伏藏師。所以這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行的功德等於一萬位仁波切修行的證量。

在佛寺中,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右一)邀 仁欽多吉仁波切(右二)升主法座。

八大嘿汝噶灌頂法會在落鑫摩耶寺旁的帳棚舉行,此殊勝法門在教派中是 噶千仁波切所持有,在教派內已有一百多年未傳了。此次法會只傳給一位出家的仁波切及一位在家的仁波切。在家的仁波切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代表在家行者,接受 噶千仁波切傳法灌頂,代表了此殊勝法門首度傳入漢地。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 噶千仁波切傳法灌頂後,下法座為喇嘛及信眾們灌頂。

法會進行間,在棚內的參加者,同時感受到好幾次的地動,外頭降冰雹、刮大風、閃電響雷等現象,但法會結束後,走出棚外卻是晴空萬里,法會期間所有一切現象只有棚內的參加者才能感受到,這樣的瑞相代表著金剛護法降臨的徵兆,與會大眾都升起了無比信心,讚歎法會的殊勝。

【直貢澈贊法王向 噶千仁波切肯定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弟子的嚴謹慈悲】

2006年8月1日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生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500位弟子前往印度祝壽。

觀賞祝壽表演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和 噶千仁波切坐在一起,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則坐在兩位大修行者的後面。當時 噶千仁波切左手轉著經輪,右手則親切的牽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兩位老人家微笑聊天,法王說著國語,而 噶千仁波切則用青海國語回應,不用西藏話。

當時 法王對 噶千仁波切說:他(指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很嚴格的,會打罵弟子。噶千仁波切回答說:那他不是修慈悲。法王回答道:不,這才是慈悲。

儘管兩位老人家能以藏文溝通,但這番對話卻特意使用國語講出,就是為了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於佛法事業及修行上,「嚴謹」這個方向是對的。

【噶千仁波切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

自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 噶千仁波切結緣後,噶千仁波切只要到臺灣,都會與 仁波切見面,對 仁波切親切愛護、肯定讚許有加。2006年正月,噶千仁波切應邀蒞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法「白度母」灌頂法會並開示「菩提心」,同時致贈白度母心咒佛卡及《佛子行三十七頌》法本給所有與會者。

2010年5月2日,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邀請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到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賜予佛法的教導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於中心門口大廳,親自迎接 噶千仁波切的來訪。

當時 噶千仁波切已經74歲高齡,為了佛法四處奔走,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位大修行者十分敬重,親自攙扶老人家步入寶吉祥佛法中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與會大眾介紹 噶千仁波切:七十幾歲的 噶千仁波切一生經歷許多人世苦痛,但其對佛法與教派始終抱持很堅定的態度,是值得學佛人學習的。會中 噶千仁波切也開示:能坐在法座上的上師就是已經破執著、修到忍辱的修行者。上師的心,完全是利他而沒有自己,特別肯定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法修行與弘法利眾。

噶千仁波切開示時特別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法修行與弘法利眾,並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邀請。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不懂藏文,卻能在翻譯者還未翻譯時就已知曉 噶千仁波切的意思,立刻轉身向老人家致意,可見兩位大仁波切的心意相通!

法會圓滿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下法座,親自趨前攙扶 噶千仁波切下法座,並一路護送進休息室,隨侍 噶千仁波切直至離開寶吉祥佛法中心。

噶千仁波切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愛護與肯定,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噶千仁波切的敬重與推崇,皆是學佛人的典範,令在場弟子與信眾感動萬分。

【赴印度參加 噶千仁波切主法的喜金剛灌頂法會】

2011年11月12-13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249人前往印度德拉敦強久林,參加直貢噶舉派2011年冬季法會,法會由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主法。

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期護持松贊圖書館、當地佛寺尼院,出資解決佛學院缺水的困境,並贊助法會,因此,法會期間,仁欽多吉仁波切受到主法者、寺方、當地僧尼信眾、以及來自世界各國與會者的崇敬禮遇。其中兩位蘇俄年輕信眾表示雖然他們沒有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他們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他們來到佛寺後就聽說了許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佛寺和這次法會的事蹟,讓他們一群大約四、五十人,來自法國、德國、俄國、澳洲、瑞士等不同國家的信眾,可以很舒適的參加法會。

11月13日上午,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前往強久林寺,參加喜金剛正行大灌頂。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車抵達時,佛寺管家畢立喇嘛及佛寺祕書普卡於寺廟入口處親自獻上哈達恭迎 仁波切。接著,強久林佛寺住持──尊貴的 赤札嘉樂仁波切步下壇城邀請 仁波切上壇城入座。

主法上師——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升座時,特地走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互頂額問候。

在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的要求之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主法上師――噶千仁波切法座左側第2位高座。

不論是法會中場休息或是午餐休息時間,噶千仁波切下法座後,皆邀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休息室共敘。

下午的喜金剛灌頂法會開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被安排在第一位,帶領出家眾及在家弟子,代表一切眾生向主法者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獻曼達及供品。獻曼達進行中,噶千仁波切微笑捧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臉賜予加持。法會中 噶千仁波切禮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灌頂,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謙辭。

法會結束前,喇嘛們發放由 噶千仁波切所提供的盧比現金給每一位參加法會者。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每一位弟子將所領到的盧比,全數收齊供養主法上師 噶千仁波切,為弟子們製造累積福報的機會。噶千仁波切隨即慈悲將一大包甘露丸贈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馬上將這一大包甘露丸,全部分給此次來參加法會的弟子們。

【2019年10月24日,噶千仁波切叮囑 仁欽多吉仁波切:您要長壽】

2019年的會面,兩位仁波切欣喜的握著手、頭碰著頭。噶千仁波切說,這是他最後一次來臺灣了。

2019年,當時84歲的 噶千仁波切已是教派中最年長的仁波切了。噶千仁波切在準備離臺之前,特別要其佛法中心的會長打電話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 仁波切過去見他。噶千仁波切說,這是他最後一次來臺灣了。那一天,噶千仁波切帶著所有的喇嘛在門口等待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代表著老人家對 仁波切的看重!當會面時,兩位仁波切互相供養哈達,欣喜的握著手、頭碰著頭,相知相惜的心情溢於言表。

噶千仁波切實實握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彼此的真摯敬重自然流露。

入內時,72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細心牽著84歲的 噶千仁波切;到了屋內,噶千仁波切更是實實的握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噶千仁波切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疼愛和看重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噶千仁波切的敬重,真摯的流露在彼此的互動中,親切而溫馨。

交談時,噶千仁波切總是親切的拉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心靈相通中,語言的隔閡完全不成問題。

儘管 噶千仁波切使用青海國語,仁欽多吉仁波切使用廣東國語,但語言的隔閡並不妨礙兩位大修行者的心靈相通。當時益西喇嘛(右一)協助翻譯,但也只有在 噶千仁波切使用藏文對在場眾人開示時,才需要翻譯。

當天,噶千仁波切致贈 仁欽多吉仁波切藏文版《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肯定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漢人在家仁波切的修行與貢獻。

《六祖壇經》為中國禪宗的重要經典,這本藏文版《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在2019年出版,當初譯者的心願是推動漢藏佛法與文化的交流與理解。而今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將這本翻譯成藏文的漢地經典送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等於是肯定 仁波切的難能可貴,能行稀有難得之事,以漢人身份修學密法、護持教派、廣弘佛法、得大成就。

噶千仁波切致贈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枚木缽,缽在密宗代表甘露器,將缽送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具有傳承法脈之意。

根據常年跟隨 噶千仁波切的喇嘛布尼瑪回憶說:「噶千仁波切自己身無一物,隨身攜帶一個小布包,一個木缽及手刻佛像、經文。」而今,噶千仁波切將木缽送給 仁波切,缽在密宗代表甘露器,將缽送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表示傳承法脈之意。

噶千仁波切致贈一幅珍貴的老唐卡(閻魔敵)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期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普巴金剛法脈傳承下去、守護佛法戒律。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到 噶千仁波切贈與之聖物時,立即置於額頭恭敬頂禮,並小心收妥。

這天,噶千仁波切就像是掏出所有的寶藏傾囊相授。而後,握靠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彷彿即將遠行的長輩對兒孫依依不捨。

總共,噶千仁波切送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許多珍貴的禮物,包括:老唐卡(閻魔敵) 、 舍利塔、木缽、除障香、藏文版《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乘著道歌的翅膀:尊者密勒日巴道歌精選集》、 《密勒日巴道歌》、《佛子行三十七頌》、《普賢如來願文》、《恆河大手印》、《度母七救怙文》。

噶卓瑪佛法中心的精神導師桑珠堪布(KHENPO SAMDUP)在尊貴的 噶千仁波切帶領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面。

拜會結束,就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將離開時,噶千仁波切特別語重心長叮囑說︰「您要長壽。」仁波切微笑回應道:「要長壽幹什麼呢?」噶千仁波切說:「您還要幫教派及 法王做更多的事,眾生需要您。」

等於說 噶千仁波切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的貢獻和修行的果位,若能長壽,必然能利益更多的眾生!

兩位老人家如此相知相惜,也難怪 噶千仁波切在最後離臺前,一定要見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面,可見十多年來二位大修行者的因緣深厚!

返回前頁

更新日期:2021 年 2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