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滇津尼瑪仁波切


【摘要】

滇津尼瑪仁波切是直貢噶舉派此生證果的大修行者,傳統上,藏密閉關不見外人,滇津尼瑪仁波切卻在閉生死關時,主動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剪髮皈依,並賜予法號「公處甘滇」,是 滇津尼瑪仁波切唯一一位漢人在家弟子。兩師徒於最後一次見面時, 滇津尼瑪仁波切從身上和關房各處找出五百元人民幣,堅持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下,這個殊勝意涵,在於 根本上師將財富的福報賜予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已足以接受眾生供養,並將負起弘揚教派傳承的重任。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請示他的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仁波切都是轉世的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說:「不是。也有這一世修出來的,如 滇津尼瑪仁波切就是這一世修出來的。」滇津尼瑪仁波切是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的大成就者,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是 滇津尼瑪仁波切唯一的漢人俗家弟子。

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的祖寺——直貢梯寺。滇津尼瑪仁波切長年在此海拔5100公尺高山閉關不見外人。但當從未謀面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初次踏上這片土地時,正在閉生死關的 滇津尼瑪仁波切卻早已預見 仁波切殊勝的學佛因緣,主動為 仁波切剪髮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成為 滇津尼瑪仁波切此生唯一的漢人俗家弟子。

1995年,西藏的交通相當不發達。這一年47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過轉機再搭車,終於來到西藏直貢噶舉派的祖寺——直貢梯寺朝聖,一到達後,主動開口詢問梯寺是否有最老的修行者?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完,滇津尼瑪仁波切的侍者在旁邊聽到,就跟會講漢語的喇嘛說︰「仁波切說今天有一個從外地來的人,他要見,應該就是這一位先生,我帶他上去。」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知道這位最老的長者會是誰?於是,侍者立即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梯寺一路爬到海拔約5,100公尺高的地方,那裡就是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關房。

這個時候的 滇津尼瑪仁波切正在閉生死關,也就是關係到生死存亡的修行關卡,在藏傳佛教閉關的時候,通常是不見任何人的。但是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到達滇津尼瑪仁波切關房外面,侍者敲 滇津尼瑪仁波切窗口的木門,等了幾分鐘之後,滇津尼瑪仁波切從窗口那邊伸出頭來,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頭伸進去,就拿著一把剪刀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撮頭髮剪下來。在藏傳佛教裡,剪頭髮就代表上師接受你的皈依、幫你皈依。剪完頭髮後,滇津尼瑪仁波切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號為「公處甘滇」,還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關房前向他頂禮9次,甚至親自口傳教派「大手印」的傳承,仁欽多吉仁波切自此成為 滇津尼瑪仁波切唯一一位漢人在家修行的弟子。

1999年,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二次拜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其實 滇津尼瑪仁波切不讓任何人進去自己的關房,但 滇津尼瑪仁波切卻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去。通常 滇津尼瑪仁波切除了不太見人之外,也不輕易給人東西,頂多就是笑嘻嘻地給塊冰糖吃。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去關房後,滇津尼瑪仁波切突然問他「你吃不吃酸奶?」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吃。滇津尼瑪仁波切聽到後就開始東翻西找,在他的房間裡找到一個碗,裡面裝了一些酸奶,還有一支湯匙放在酸奶上。滇津尼瑪仁波切當時已經七十多歲了,老一代的西藏人都是不洗澡的,通常一生只洗三次澡(出生、結婚、死亡的時候)。接著,滇津尼瑪仁波切拿起酸奶裡的湯匙起來舔了很久,當他將湯匙舔了很乾淨後,就挖了一湯匙酸奶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手上,仁欽多吉仁波切毫不猶豫立刻吃下去。而在旁的喇嘛看到,也伸手想要吃,但 滇津尼瑪仁波切就不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拜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時,滇津尼瑪仁波切滿臉燦爛笑容,如同見到許久不見的孩子般開心。

2000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弟子第三次赴西藏拜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在關房門口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起大慈悲心與菩提心,代替眾生向關房內的 滇津尼瑪仁波切頂禮,這時天空瞬間飄下瑞雪。當時晴空無雲,飄雪的機會根本是微乎其微,而且這雪竟然只落在關房前的空地上,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瑞相出現,顯現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利益眾生的大願力、大功德,受到諸佛菩薩與龍天護法的讚歎。

當 滇津尼瑪仁波切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非常的開心,十分讚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在弘揚佛法及利益眾生,以額頭碰額頭的方式賜予加持。正當 滇津尼瑪仁波切為 仁波切加持時,仁波切一心想要將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一切加持,通通迴向給眾生。就在這個時候,晴朗的天空飄下許多雪花,滇津尼瑪仁波切感受到 仁波切的慈悲心,開心舉起雙手的大拇指向 仁波切表達讚許。

滇津尼瑪仁波切賜予頂額加持,這是上師對弟子深深的期許,期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事業圓滿,利益廣大有情。

2002年,仁欽多吉仁波切第四次拜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時,歷經長時間舟車勞頓,體力已不堪負荷,但仍一路不斷持咒加持,走在前頭帶領弟子從祖寺爬上顛簸路段到 滇津尼瑪仁波切關房。對於習慣平地生活的人,在空氣稀薄的高山上異常辛苦,何況是走在蜿蜒崎嶇的石子路上?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畏艱辛,展現弟子對上師渴慕之心。而且沿途有老鷹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空盤旋著,直到仁波切抵達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關房。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關房位於海拔約5100公尺高原,高原氧氣稀薄,舉步為艱,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晉見上師,仍不畏自身不適,堅持走上關房。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關房外面後,顧不得身體的疲累,立即在門口頂禮三拜。滇津尼瑪仁波切打開關房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滿臉如陽光般的璀璨笑容,時而撫摸 仁波切的臉龐,時而握著 仁波切的雙手,就像父親對待自己久未見面的兒子般地慈愛。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入關房向 滇津尼瑪仁波切頂禮後,滇津尼瑪仁波切在房間裡翻遍所有衣服口袋和各角落,找出500元人民幣,全部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一開始不敢收,但在 滇津尼瑪仁波切堅持及 直貢瓊贊法王的哥哥勸進下才收受。滇津尼瑪仁波切這位大修行者,不輕易接受眾生供養,晚年連哈達、一塊布都不收,但有收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獻的哈達,並將自己身上錢財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個殊勝意涵在於 滇津尼瑪仁波切將他財富福報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顯現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足以接受眾生供養,並將負起弘揚教派傳承的重任。

滇津尼瑪仁波切(圖中)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圖右)500元人民幣,象徵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接受眾生供養,弘揚教派傳承重任。而 滇津尼瑪仁波切所戴水晶鏡片眼鏡是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第一次晉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時所供養的。(圖左為 直貢瓊贊法王的哥哥)

滇津尼瑪仁波切很開心,一直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大拇指,接著用手比著他戴著 仁波切供養的水晶鏡片眼鏡。這副眼鏡是 仁波切在第一次拜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時候,他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索取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上師許予供養的機會,從不猶豫懷疑,歡喜供養,這恭敬的心即使經過多年,滇津尼瑪仁波切仍讚歎不已。

由於 滇津尼瑪仁波切長年居住在高海拔的關房,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關心上師的健康,特別安排眼科醫師及中醫師弟子為恩師做健康檢查。此行 滇津尼瑪仁波切特地對全體寶吉祥弟子念誦四皈依文,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對弟子開示過:因 滇津尼瑪仁波切看出弟子對上師的心不對,所以才特地對大家念誦四皈依文,這個重要的意義是重新強調上師和弟子的關係,以及上師賦予弟子的恩德是生生世世的,所有弟子絕不可忘記。

滇津尼瑪仁波切特地對全體寶吉祥弟子念誦四皈依文,重新強調上師和弟子的關係,以及上師賦予弟子的恩澤是生生世世的,所有弟子皆需牢記於心。

返回前頁

更新日期:2021 年 2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