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9:感恩上師無遠弗屆的慈悲救助兒子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好。我是第四組賀敏華,法名慧度卓瑪,大兒子是第四組黃勤皓,法名公處定功,於2018年2月16日皈依。先生是第七組黃台影,法名公處定林,小兒子是第七組黃渝皓,法名公處定施,於2017年1月15日皈依。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機會讚揚上師,與大家分享皈依因緣及上師幫助家人的經過,並懺悔自己所作的惡行惡業。

小兒子黃渝皓於2016年6月出生,在出生後幾天,做了一些自費的超音波檢查,其中腦部的超音波檢查結果讓我們非常震驚,醫生說渝皓的右腦室有空洞,醫學名稱上叫做「腦室白質軟化」,簡單說就是腦神經有缺陷,可能是神經沒長出來或是神經受到傷害。腦室白質軟化主要會發生在早產兒身上或是生產過程中腦部缺氧所造成,這個先天的缺陷會影響寶寶的肢體發展,造成肌張力太強而無法正常行走。但是以我的情況,渝皓是36週又6天出生,出生時體重2860公克,並未達到所謂早產兒的標準,生產過產也很順利,所以醫生也無法回答我為什麼會這樣。過了幾天,醫生又安排第二次的檢查,要看看腦室有沒有水腫或是其他病兆。檢查檢果還是一樣,右腦室有明顯的空洞,雖然有些洞已經癒合,但還是無法改變對日後的影響。

於是我們又去其他醫院做電腦斷層檢查,結果也是一樣,我們詢問醫生除了腳的發展,還會影響什麼?會不會影響雙手?會不會影響智力?醫生始終都是持保留的態度,只是建議我們趕快安排澡療或是在家裡做一些簡單的按摩,只要可以刺激腦部,減少腳的肌張力的運動都可以。

這樣的結果,對我們夫妻真的是晴天霹靂!我反覆回想,是我在懷孕期間做了什麼傷害寶寶的事嗎?還是我犯了什麼禁忌?心裡很多很多疑問,甚至開始怨天尤人⋯⋯。於是我申請留職停薪,在家裡照顧小兒子,注意他的每一個發展。先生每天下班回家一定都會幫小兒子洗澡,在浴缸裡訓練他的雙腳雙手。兩個月後,先生提到他想要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他的前同事,第三組的沈師兄曾經跟他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度眾事蹟。當時我是有點遲疑的,心想醫生都沒有辦法了,還有誰會有辦法?後來先生又跟我提起,我們就決定報名求見。

2016年9月第一次求見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們什麼事啊?先生回答:兒子檢查出右腦室空洞,以後左腳會不良於行,祈求 仁波切幫忙。仁波切抱著還只有兩個多月大的渝皓,慈悲的在他頭上加持許久。感恩 仁波切,那一剎那我真的痛哭流涕,心裡的害怕和壓力好像突然完全釋放出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兒子加持後,對著我們說:「海鮮很好吃喔?你在懷孕七八個月的時候吃過海鮮。」那時,我和先生面面相覷,還想了一下,我先生才回答我們有去宜蘭泡溫泉、吃龍蝦。

接著,先生請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們要怎麼幫助小孩?仁波切說:「你可以做什麼?」當下我們不發一語,不知道怎麼回答,也真的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接著,仁波切問我們:「可以吃素嗎?」我們馬上點頭回答:「可以。」仁波切開示:「再來求!」

於2016年10月1日我們再度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問:「什麼事啊?」先生回答:「祈求 仁波切加持兒子。」仁波切慈悲的問:「回去有沒有好一點啊?」先生回答:「有。」仁波切說:「這麼現實,有才來啊!」感恩 仁波切再一次慈悲加持兒子,還開示兒子的眼神比上次好多了。感恩 仁波切平等對待一切眾生,對於當時只是信眾的我們,賜予如此殊勝的加持,而且沒有收取一分一毫。

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你能做什麼?」真的,我們真的什麼都不能做,我們吃了無數眾生的肉,能不還嗎?如果沒有兒子渝皓,我們不會和佛法結緣,我們不會遇到具德的大修行者。身為一位母親,當知道自己的小孩有問題,心裡竟然起了憎恨的念頭,心裡有個聲音「我為什麼要生下你?」真的要懺悔自己是如此的自私、不接受因果。當時我甚至害怕這個小孩會拖累我、拖累家人。至今都印象深刻,醫生親口對我說:弟弟以後沒辦法像哥哥一樣跑來跑去,也應該不能去一般的學校上課,建議我去找「融合學校」會比較適合。醫生還勸我,小孩不是要當什麼運動員,至少可以做文書的工作。當我聽到醫生的話,真的不知所措,心裡一直想誰可以幫幫我。那段時間我害怕看見親人,甚至看見當時只有三歲多的大兒子在我身旁跑來跑去、童言童語的,我就會忍不住掉下眼淚,如果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不知道如何走出悲傷。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度我們,讓我們免於恐懼、有所依靠。小兒子渝皓現在已經三歲了,會走路、會講話、可以跟哥哥一起跑步,還喜歡當哥哥的跟屁蟲,也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起上學一起玩樂,我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予的幫助與加持,感恩 仁波切。

一個月後,我們第三度報名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請求 仁波切允許我們參加每週日的共修法會。感恩 仁波切慈悲應允我們夫妻和小兒子以信眾身分一起參加每週日的共修法會。當時我和先生駑鈍,沒有帶大兒子一起來求見 仁波切,因為我們只是抱著求保佑的心態,希望讓小兒子繼續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希望藉由參加法會可以改善他的病兆。在我們參加了三週的共修法會後,決定帶大兒子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請求參加每週日的共修法會,感恩 仁波切慈悲應允。

仁波切曾開示過,參加法會一定要吃素。我懺悔在大兒子以信眾身分參加每週日的法會期間,我還是讓他繼續吃葷食,繼續造惡業。因為我怕麻煩,怕幼兒園沒有辦法提供素食,也擔心兒子無法馬上改變飲食習慣。心裡更是存著僥倖的心態,認為他還小、只是信眾,沒有關係。一直等到皈依後,我才詢問幼兒園是否可以提供素食餐點?學校表示沒有問題,因校內也有其他小朋友茹素。大兒子吃素後,學校老師曾經拿雞排問他要不要吃,他說:「我吃素,不可以吃!」曾經學校洗手間有蟑螂,老師叫我兒子去打蟑螂,他回答老師:「我不能殺生!」感恩 仁波切,讓小小年紀的兒子能有一丁點的慈悲,避免繼續種惡因。

參加半年的週日法會後,先生向我提起想帶小兒子皈依的念頭,當時我沒有贊成也沒有反對。皈依前,宗教對我而言就只是宗教,能撫慰人心,但我不知道宗教是否能改變我們或是幫助我們?我覺得那一切都是信者恆信,不信者不信。外婆是個很虔誠的外道教徒,她每日禱告求平安,但她還是有很多煩惱,放不下對過去的怨恨,也放不下我們這些子子孫孫。我不懂,既然心中已經有了信仰,為什麼還是這樣怨天尤人?皈依後,我才明白如果沒有一位如法的大修行者在前方引領我們,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依舊照自己的意念在過日子,依舊把自己困在世俗的枷鎖,無法真正了解什麼是放下,更無法體會佛法的真正含義,唯有上師才能帶我們脫離輪迴的大海。

父親於2011年往生,在父親過世後,我們幫父親做過兩次超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如果夢到往生者,表示他沒有真的被超度,表示他有事想請我們幫忙。父親臨終前,我沒有見到父親最後一面,心裡有所遺憾,覺得可以在夢裡看見父親很好。直到來參加法會後,才知道原來父親一直還在受苦。皈依後,我再也沒有夢見過父親。我知道這一定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幫助一切眾生,讓眾生不再繼續受苦。

以前時有耳聞坊間所謂的神蹟,那時的我覺得只不過是怪力亂神的新聞或是大家一窩蜂的迷信。感恩上師每週日賜予的珍貴佛法開示,並教導我們要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之中,讓我深切的體認到:原來佛法不是怪力亂神,更不是迷信,是愚昧的我們扭曲、誤解了佛法。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身體力行,教導我們佛法是可以應用且落實在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從小我們被教導要尊師重道,要孝敬父母,要待人和善,但是曾幾何時,我們把這些基本的待人處事拋諸腦後,我們開始為所欲為的過日子,殊不知自己無時無刻都在造惡業。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如同 仁波切開示:我們都以為自己是好人,不會下地獄、不會有果報。成為佛弟子後,才深刻明白不論是什麼樣的惡都會讓我們墮入三惡道。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與幫助,讓我有勇氣重新檢視自己的身口意。

媽媽有高血壓、糖尿病,在十多年前因為心肌梗塞動過心臟手術,媽媽常常覺得胸口疼痛,時常跑醫院掛急診,但始終檢查不出原因。心臟科醫生說動過手術的血管沒有問題,最後都只說可能是神經痛。一直到2018年,媽媽又因為胸口不舒服去醫院急診,急診室醫生做了檢查,說媽媽的心臟瓣膜脫垂有點嚴重可能需要開刀,請媽媽再去門診檢查一次。於是我跟媽媽提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在苗栗興建佛寺,問媽媽要不要護持佛寺?媽媽一口答應說好。神奇的事發生了,媽媽的檢查報告出來,醫生說不需要開刀,只需要吃藥控制。

外公高齡92歲,和外婆一起住在榮民之家,去年外公因為感冒肺炎住院,插了鼻胃管,無法正常進食,當下我用外公和外婆名字護持佛寺,感恩 仁波切的慈悲加持,外公之後順利出院而且可以正常進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許予善事,不論是身為弟子的我們,還是我們的眷屬,都有幸蒙受 仁波切的幫助與加持。

此外,大兒子有異位性皮膚炎,手腳常常會發癢發紅,還有支氣管過敏的毛病,以前常常半夜咳到無法好好睡覺,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細心調理下,手腳發癢情況改善許多,皮膚不再粗糙,現在也不會有夜咳的情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們最好的藥材,還讓需要長期調理的病人不需要支付掛號費。

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珍貴機會,讓我和家人有幸於今年4月6日一同參觀寶吉祥佛寺興建。在遊覽車上,導遊和領隊細心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興建佛寺的初衷和理念,佛寺功能單純,為維護生態將不設大香爐、不設廚房,期望活絡當地經濟等等,仁波切的細心和用心真的不是我們這些凡夫可以想像的。當天我們以朝山的方式前往建地,本來擔心小孩體力有限,會耍脾氣不想走路,我還跟先生說萬一兒子走不動,你自己要抱他。沒想到,兩個小朋友一邊走一邊玩,雖然汗流浹背,他們還是走完全程,下山也是一樣自己行走。中午用餐,感謝小農們精心準備的餐點,大兒子平日吃飯總是要三催四請,當天他很開心且迅速的吃完他人生中最大的一碗麵。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參觀佛寺,因為以前的我不相信佛法,不喜歡寺廟裡吵雜的環境,也不喜歡燒香的煙味。仁波切慈悲為我們芸芸眾生挑選了一塊寶地,有一個清淨單純的地方可以禮佛,更讓一切有情眾生得以親近佛法。

我要懺悔從小到大所作的諸多惡業,喜歡跟爸爸媽媽頂嘴,養過蠶寶寶,把一整盒的蠶寶寶壓死。曾經把蚯蚓切斷,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眾生的痛苦上。殺害過無數大大小小的眾生,我懺悔。在公司裡,自以為有正義感,對老闆口出惡言,沒有抱著感恩的心工作,還喜歡對同事冷嘲熱諷。對家人沒有耐心,沒有布施的心,只會抱怨、挑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家庭生活有諸多開示,但是我卻還是重蹈覆轍,上師開示過,一直懺悔是沒有用的,重點是自己有沒有改,而我就是那個只會懺悔卻還是沒有修改自己的人,今後我一定要時時刻刻檢視自己的身口意,如實的修改自己。

仁波切用自己的福報慈悲救度一切眾生,不求任何回報,用淺顯易懂的詞句開示佛法,上師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在幫助我們、都是在拉我們一把,我們何德何能可以遇見如法的大修行者。仁波切曾開示:今生的果是上一世種下的因,我們只是在上一世有因緣接觸佛法,這一世才能有一點點的人間福報在此聽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我們能做的只有聽話,跟隨 仁波切的腳步好好學佛。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佛法事業圓滿、佛寺興建順利、法輪常轉、常住在世,謝謝各位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四組 賀敏華 恭撰
2019年7月7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9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