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印度拉達克行弟子分享(二)

(一)定圓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上師、阿奇佛母及諸佛菩薩。

各位師兄大家好,今天要跟大家分享這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約200位弟子前往印度拉達克的8天行程中,我所收穫的心得與感想。

這次印度法會我們一共參加4天,在第四天法會結束後的晚宴上,仁波切指示定律師出來講講這次參加印度法會的感想。隨後又指示我也出來講心得感想,由於事出突然、沒有事先準備,我就以當時因為參加這次印度法會中所産生的歡喜心境直接陳述。當時我説:「自己參加法王傳授的菩提心戒的法會中,感到很殊勝也很喜悅!雖然感覺要落實去做到很困難,但是仍然期勉自己與師兄們應努力去做,最後一定可以做到!」

正當我講完,覺得應該沒有講錯什麼的時候,馬上被 仁波切呵責:「以為自己不用上師教導了,以為聽一聽就能靠自己修出來了嗎?」聽到 仁波切的一陣呵責,心裡感到一陣吃驚,因為本來以為這次參加法會而產生的這種歡喜心境是好的現象,被呵責後才發現原來這種歡喜的心境夾雜了貢高我慢的心態、夾雜了以為靠自己就可以修出來的心態在裡面!如果不是這次被上師給揪出來,自己就會一直自以為是的沉溺在這種夾雜著「我慢」的境界當中。

其次感到驚訝的是,本來以為自己對「修行要依靠上師才能得成就」這件事已經了解了,但這次被上師呵責之後,顯示出單單只是表面上有著這樣的概念是明顯不足的,所以才會在上師突然的考試之下,內心根深蒂固的那種「以為靠自己就能修出來」的心態立刻顯露出來。

仁波切要我回去想10天,這種事情不想不清楚、想久了才會有體會。在修行的過程中會存在著各式各樣的誤區,必須是要有經驗的具德上師才能幫助弟子遠離各種修行的誤區、避免修錯,而凡夫根本沒有能力識別各種修行過程中的誤區,無法識別錯誤,又如何能靠自己修出來呢?修行過程中還要面對自己無始輪迴以來所造的無量無邊的惡業,這些業力會對修行產生種種障礙,這些障礙必須完全依靠上師以各種方便予以遣除,而凡夫連自己有什麼障礙都不知道了,更不要說是遣除自己的障礙。再者,自己生生世世積累的各種習氣、貪嗔痴慢疑,都必須在上師精準的調伏之下才能得以消磨。每一樣都必須在上師的庇護、教導與加持下,才能順利的走在修行的道路上。

經過這樣細細思惟之後,回頭再看看以前那種以為修行就是看看經、打打坐、靠自己就能夠修出來的天真想法,簡直是太無知、太不自量力了。能體會修行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對於上師、三寶就越能產生恭敬心;有了恭敬心,佛法才會出現。

最後在這裡要懺悔自己以往自以為是、自以為行的修行心態。任何佛法都要經過上師的傳授與教導才可以修習,不是自己聽一聽,就以為自己可以開始修了!還要懺悔自己習以為常、只顧自己沒有顧大眾的自私自利習氣。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勝妙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師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三組 釋定圓 恭撰
2019年8月25日


(二)慧蓮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噶舉歷代傳承上師、阿奇佛母、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好。感恩上師賜予我機會跟大家分享,承蒙上師的恩德,讓我能夠跟隨上師參加拉達克殊勝的法會。感恩上師。

7月30日在德里,就在我們出發飛往拉達克的前一晚,晚餐時,仁波切賜予弟子們與上師共餐的機會,並且加持了一大盤的堅果賜予所有的弟子。因為拉達克在高海拔山區,容易有高原反應(高山症),所以 仁波切一再叮嚀我們,到拉達克吃飯吃到7分飽就好,第一天不要洗頭洗澡,到達飯店後就先睡覺然後吃午餐,吃完午餐後再回去睡覺,保持好身體狀態參加法會。仁波切知道大家是金枝玉葉,這次還特別安排24小時的醫療人員照顧我們,讓弟子們感受到 仁波切無微不至的照顧。感恩 仁波切!

第二天當 仁波切的班機抵達列城,走出機場時,恭候在外的喇嘛們便獻上哈達,排列整齊的群眾都非常恭敬的迎接 仁波切,歡迎 仁波切的到來並獻上哈達,仁波切也慈悲的用金剛杵一一的為他們加持。

8月1日到8月4日是連續4天的法會,從飯店到平陽寺車程約半個小時,當到達會場的時候,看到寺方特別為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弟子們安排了一個專屬的座位區,頭頂上面搭著厚實的帳篷,可以阻擋被強烈的陽光晒到,地上鋪著乾淨厚軟的地毯,還有專用的現代化沖水馬桶洗手間,另外寺方還為寶吉祥弟子準備了一間室內休息室。而當地的居民都是一塊布鋪在地上頂著大太陽參加法會,聆聽 法王開示。寶吉祥弟子能夠受到如此的禮遇,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多年來默默不斷的付出,對 法王、對教派、對寺方不遺餘力的護持,我們這些弟子才能夠享用到這一切。感恩 仁波切。

這一次所有的人都被安排住在同一家飯店,是拉達克最大最好的飯店,感恩 仁波切賜予弟子們每天都能與 仁波切共用晚餐的機會,晚餐的時候都有殊勝的教導。

前兩天法會,法王傳菩提心戒。8月1日晚餐時,仁波切呵責弟子們取餐時沒有按照順序排隊,後面的人搞不清楚就跟著排。呵責我們出家弟子說:也沒有想到後面隊伍排得很長,先拿一點就好,沒有出家人的樣子,出家不是只有唸經是出家,出家是每一個動作都是出家。好日子過得太多了嗎?你們可以來參加法會,費用是弟子們付的。出家人就是要沒有自己,只有眾生,吃飯只是無可奈何,不是在享受,一享受福報就沒有了。感恩 仁波切的當頭棒喝,弟子慚愧懺悔,沒有看好自己的心,心隨境轉,忘失了出家人應該遵守食存五觀。沒有顧到後面的師兄還在排隊等著拿餐,自私的心還存在,沒有為眾生著想,弟子懺悔。弟子謹記於心,永不再犯。感恩 仁波切教誨。

第二天法會,因為 仁波切不捨眾生,賜予弟子們機會,所以當 仁波切獻曼達做大供養時,所有寶吉祥的弟子還有領隊,全部都可以上去獻哈達,不但領受 法王經書加持,還得到一條金剛繩。

每天法會當 仁波切抵達時,當地的居民都會很恭敬的在進入平陽寺的大道上恭候 仁波切,法會結束後,當 仁波切離開的時候,當地的居民又會快步上前去低頭合掌祈求 仁波切的加持,非常讓人感動。因為他們知道 仁波切是一位成就的大修行者,是稀有珍寶,所以很真誠懇切的把握難得的機會,希望能夠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被加持到的當地居民,可以看出開心得不得了。

8月3日是頗瓦法及長壽佛法會,參加法會的人非常多,有5萬多人。當天早上前往平陽寺法會會場的道路嚴重大塞車,法會預計10點30分開始,因為 仁波切的車還堵在路上,還沒有到,所以 法王不升座,直到 仁波切抵達會場後,法王才升座賜予頗瓦法教授。也就是說,法王一定等到最重要的弟子到了,法會才開始。仁波切開示:假如曾經參與頗瓦法口傳,只要你記得上師的樣子,記得這個聲音,一定不會下三惡道。

8月4日是 法王的生日及釋迦牟尼佛紀念日,慶祝活動開始前,仁波切安排喇嘛帶我們到平陽寺參觀,喇嘛介紹平陽寺興建於16世紀,是直貢噶舉派在拉達克地區規模最大的寺院。我們參觀了三個佛殿,喇嘛表達對 仁波切的感謝,說第一個喜金剛殿是6年前由 仁波切出資興建的佛殿。

下午 仁波切帶領我們到車程要一個多小時,非常古老的阿奇佛寺參訪,毘盧遮那佛殿非常狹小古老,仁波切催促並多次提醒弟子們坐靠近一點,讓後面的人可以進來,一直等到所有的弟子都進入後,在 仁波切帶領之下,所有弟子跟著 仁波切一起持誦六字大明咒108遍、阿奇護法的咒語108遍,接著跟 仁波切唸迴向。

8月5日晚餐時,我們出家眾再次被 仁波切呵責說:你們身為領眾,只顧自己入座,卻沒有發現後面的弟子們沒有入座,你們4位難道沒有感覺嗎?《寶積經》中說只要有一點慢,所有的功德轉為福德,你們這麼傲慢怎麼修?你們身為領眾,是要告訴眾生怎麼樣恭敬上師,恭敬上師不是表面假裝恭敬,而是要從心裡面恭敬,參加法會的時候,你們也看到了現場的出家眾吃的是什麼?有你們吃的這麼好嗎?你們來這裡的錢都是他們給的,你們都在過好日子,你們4位出家眾就一直這樣站著吃。用餐一段時間後,仁波切開示:出家眾站的時候,你們沒有一個人檢討為什麼會這樣?前半段是出家眾罰站,後半段由你們站,這段時間不准停下來不吃飯、不准不說話,就像剛才一樣,不准轉過來看我。過沒多久 仁波切又揪出連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慣性動作,就是還沒有吃完飯,就用手托著腮,可知在日常生活中自己還有很多錯誤的習氣。感恩 仁波切的霹靂教法,讓弟子知道自己還有不對的心態和行為需要馬上修正修改。

各位師兄,我們何其有幸,能夠皈依到一位成就的大修行者、大菩薩門下學佛。修行沒有跟隨一位具德的上師,是不可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和業習,所以我們一定要對上師具足堅定的信心,要好好珍惜上師、好好的聽話、好好的供養上師,把握今生的因緣福報,跟緊上師用心學佛、依教奉行,落實佛法在日常生活中,團結一心,護持上師的佛法事業及佛寺興建能早日圓滿成功。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辛勞的帶領弟子們前往拉達克參加法會和所有的教導與加持。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佛法事業興盛、佛寺興建順利圓滿、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四組 釋慧蓮 恭撰
2019年8月25日


(三)陳培文師兄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護法、歷代傳承祖師、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我是第五組陳培文,法名慧土卓瑪。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在此分享印度拉達克的所見所聞。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帶領我們這將近200個弟子前往拉達克參加如此殊勝的法會。每一次跟隨 仁波切出國,弟子們都能親眼見到,仁波切是如何受到各國人士的尊崇。世界各地不管是什麼階層的人,見到了 仁波切,都將上師視為此生難值難遇的珍寶。在德里、拉達克,我們看到了 仁波切受到平陽寺喇嘛們、仕紳們的恭敬禮遇;更見到許多當地人或西藏人,不管他們認不認識 仁波切,都因被大修行者所攝受而自然生起無比的恭敬心。甚至弟子們能在平陽寺、在飯店裡受到的所有禮遇接待,都是因為當地人將他們對於 仁波切的恭敬與感恩化為行動,我們才能因為是 仁波切的弟子,而得到些特殊的禮遇。
  
非常感恩 仁波切,想盡各種辦法要將最好的賜予弟子們。這一次在拉達克共參加了4天的法會,頭兩天的法會,法王開示了菩提心、菩提行,並教授了菩提心戒。第三天的法會,上午 法王教授頗瓦法,下午是長壽佛法會。第四天是恭祝 法王壽誕吉祥的法會。這麼密集4天的法會,實在是非常殊勝難得。但問題是,我們有足夠的福報參加這樣殊勝的法會嗎?如果沒有 仁波切不捨眾生,賜予這樣的因緣,身為弟子的我們其實並沒有任何資格可以來到平陽寺。

這4天的法會,法王主要是要傳法給 仁波切以及一些 法王認可的修行者,而我們只是有幸在 仁波切的福德庇蔭下跟著結緣。白天的時候,法王的開示是很簡潔的,就像 仁波切開示過,以前釋迦牟尼佛說法時,對象是大菩薩、大阿羅漢,所以佛陀在經中開示的都很簡潔。但是身為弟子的我們業障深重,所以如果沒有 仁波切不捨眾生,開解佛法的真實義,是無法將我們充滿無明煩惱的心給震開的。因此晚上回到飯店用餐,仁波切為了讓我們這些談不上根器的弟子能夠有福報裝得進佛法,只好以非常手段嚴加呵責整頓我們雜亂荒蕪散漫的心,讓我們的心能提起來,來參加這4天的法會才不會是過眼雲煙。我們就好像骯髒的瓶子,任何好東西裝進去都會被汙染,所以 仁波切只好用盡一切方法刷洗這些骯髒的瓶子,好讓我們能夠在 仁波切的引導下,看到自己起心動念的過失,能夠生起一點懺悔心、起一點福報,才能夠繼續參加明天的法會,承接佛法的甘露。所以,非常慚愧,我們每天晚餐都被呵責!  

仁波切真的很疼弟子,為了要讓我們累積足夠的福報以接受法會裡面的功德與加持,仁波切讓一行200個弟子都能夠步上 法王的壇城敬獻哈達。當我們走近 法王法座時,仁波切站在 法王身旁,伸手輕輕推我們一把,好讓我們上前領受 法王以經書加持。一想到 仁波切每天晚上以恨鐵不成鋼的心情修理我們,一等到有好的機會,又從來都不忘記每一個弟子,伸手提攜,在佛法的路上推弟子們一把,好讓我們前進、走快一點,不要再閒晃在輪迴的迷途之中,這樣的恩德,我們怎麼回報?
 
仁波切每天晚上的教導,說是霹靂,其實是因為我們平常懈怠懶散慣了,很多本來應該做到的事沒做對,耗費 仁波切的時間體力來教導我們。這一次拉達克的法會何其殊勝,法王開示菩提心戒。仁波切開示說,菩提心戒和顯教的菩薩戒不是不一樣,而是儀軌比較複雜。菩提心講的是修菩薩道,我們在家眾沒有法門可以修,只能修菩薩道。出家眾現在也沒有別的法門可以修,也只能修菩薩道,這一生才能解脫生死。感恩 仁波切心心念念掛念著弟子們無法解脫生死,所以打從我們當初來求皈依,跟著 仁波切學佛之初,仁波切就讓我們知道,學佛的目標是今生要解脫生死。但我們的日常言行,卻是離這個目標太遠了。所以 仁波切語重心長的說:「我看你們的表現,一點都不像是修菩薩道。看你們的方法是修不出來的,因為大家都有很多個人的想法。《佛子行三十七頌》大家從來沒有放在心裡面。菩薩道講的是什麼都不要,而你們是什麼都要,這樣怎麼可能修得出來呢?」
  
仁波切在拉達克的晚餐時,提點我們的,就是作為一個佛弟子、作為上師的弟子最基本的幾件事。仁波切教我們,作為一個佛弟子,我們要時時想到眾生,自己不重要。就像是晚上在餐廳用自助餐,仁波切發現弟子們取餐時不為他人著想,因此重重呵責我們,取餐時自己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完全沒有顧慮到後面還有其他人在排隊。其實 仁波切就是透過這件事教我們凡事先想到眾生。告訴我們打菜時為後面的人著想,讓我們去檢視自己,取餐時當我們看到眼前食物的那一刻,是先想到自己喜不喜歡吃,還是想到後面排著很多人,大家都餓了,是不是讓人家也趕快取餐、趕快能吃飯。如果我們連排在後面的金剛師兄都想不到,更何況是想到眾生。正如白天 法王開示菩提心時告訴我們:「諸惡莫作的中心思想是:服從佛所教的戒律。出家眾守出家眾的戒律,在家眾修十善法,簡單的說法就是避免傷害他人。我們所有的作為都必須符合菩提心。例如吃飯時沒有對食物的執著,若有執著,吃飯也變成是一種負面行為。」

同樣的,仁波切透過呵責幾位晚去集合的師兄,告訴我們法會團不是旅遊團,參加法會更要將心提起來,在團體裡面要為團體著想,要將自己個人的想法甚至身體狀況擺在一邊。仁波切在德里最後一個晚上也呵責所有的弟子,不應該有各自為政的心態,仁波切說:「人和人之間分得這麼的清楚,每個人都不管別人,各自為政。在一個團體之中,不可能分得這麼清楚。」弟子慚愧,我們都是在同一位金剛上師座下的同門師兄弟,當初是 仁波切不捨眾生,將我們收為弟子,賜予我們學佛的契機。當初大家來求皈依時,無一不是在身體或心理有許多解決不了的難題,是 仁波切不嫌棄我們,讓我們能夠進寶吉祥門下學習佛法。如今我們身心得到安頓,過起好日子來了,卻讓自己的習氣越加現形。本來我們每個人就來自不同的家庭,有著不同的背景、思惟模式,甚至身體狀況也不一樣,如果我們一直習慣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別人,而不肯彼此協助、互相提醒,我們真的枉費當初上師不嫌棄我們,收我們為弟子。師兄們有過失,我們該檢討自己有沒有幫忙提醒,同時謝謝他們讓我們看到自己的過失。就像 仁波切說:「你們不要以為這6個VIP平常就是這個樣子,他們只是一個借鏡,他們犯的錯你們都會犯,只是你們比較幸運,還有福報、還有時間可以改。」

這幾天 仁波切也教我們,作為弟子要時時頂戴上師,要知道上師開口講話就是佛法,不管嘻笑怒罵皆是佛法。在拉達克第三個晚上,仁波切呵責弟子之後,對我們說:「你們看那位服務生,雖然聽不懂我說的話,但只要我說話,就跪下來聽,因為對他們來說,一位仁波切開口說話就是佛法。」仁波切說:我不會對你和顏悅色,因為你們都業障深重,走的時候業障絕對會擋著你。仁波切對弟子兇,兇才是慈悲,到臨命終時,只要記得上師的樣子,就不會下地獄。到時候只要記得 仁波切兇的樣子,仁波切幫你們擋業障。況且學密的人要對上師完全服從。  

仁波切提醒作為弟子,心裡要時時將上師放在心上,對於上師所交代的事要立刻用心去做,仁波切說:當你們自己真的不清楚時,可以請教別人。不要拿著雞毛當令箭,一點點事以為自己可以當家。你們應該學到在一個團體裡面,不能擅自作主。
  
感恩 仁波切透過怒目金剛相,帶我們去看到自己日常生活中起心動念的種種過失,讓我們看到自己多麼的不堪,進而引出我們一點點的懺悔心,讓我們能起一點點的福報繼續參加法會。所以有一些師兄分享說,在拉達克的時候,一開始因為高原反應很不舒服,本來醫護人員判斷明天應該不能參加法會,結果在 仁波切每天重重呵責之後,大家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好,甚至有人從高血壓病懨懨到後來急了也能跑,完全忘了不久前自己還生病著。這一切都要感恩 仁波切對弟子的加持。但是相對的,仁波切就很辛苦了,呵責完之後又交代,不准不開心、不准不聊天,以免消化不良,明天法會坐一整天會不舒服。

拉達克第二天晚餐時,仁波切說,我今天一直覺得很累,原來是因為今天中午只有吃兩道青菜,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因為弟子們沒有福報參加這麼殊勝的法會,所以 仁波切只好幫弟子們承擔。這件事真的是弟子們對不起 仁波切,我們應該坐下來靜靜的懺悔檢討反省,但是 仁波切等到看大家用餐用得差不多了,就找來擔任健身教練的弟子,親自教這位師兄拉弓,接著指導教官武術、扎馬步,提點馬步若扎得穩固,對方是無法撼動的。當時 仁波切示範拳法,拳拳柔韌勁道精準、氣運流暢,弟子們看了讚歎不已,忍不住鼓掌叫好。接著印度教官與臺灣教官過招,仁波切親自示範指點過招的重點。並且 仁波切也關心女弟子們的人身安全,要教官示範女子防身術,同時要兩位女師兄當場練習給大家看。當時現場氣氛一下子變得很熱鬧開心。感恩 仁波切的用心良苦。
  
在拉達克的最後一天,仁波切帶我們到阿奇佛寺做一個圓滿的供養迴向。在阿奇佛寺,仁波切要所有的弟子全部進到小小的佛殿裡,並帶領弟子們念誦108遍六字大明咒、108遍阿奇護法的咒語。接著大家跟著 仁波切一起將持誦功德供養諸佛菩薩、歷代傳承上師、阿奇護法,並且迴向給直貢噶舉一切修行者、直貢弟子修行得成就,願直貢噶舉法脈長流。
  
感恩 仁波切,即使身在印度,都還是掛心著在臺灣、在各地的所有弟子。那天晚上晚餐時 仁波切對我們開示:「正如今天持完咒,迴向時說什麼︰『但願所有直貢噶舉的弟子都可以得成就。』仁波切要我們想想自己有資格是直貢噶舉的弟子嗎?直貢噶舉的傳承是什麼?一代傳一代。如果心裡面沒有上師,如何有資格說是直貢噶舉的弟子?仁波切告誡我們:不要將上師視為凡夫。正如 法王在法會中所開示的:視上師為佛,你就得到佛的加持;視上師為菩薩,你就得到菩薩的加持;視上師為凡夫,你就得到凡夫的加持。

仁波切花這麼多力氣修理我們,是對我們有很深的期許,希望這4天,我們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不是要讓我們覺得洩氣、自暴自棄。就像 仁波切有一晚重重呵責弟子錯誤的心態後,仁波切說:「像這種狀況,你只有兩條路,一個是以後不要再參團,第二就是你就改嘛!」仁波切給了我們最簡單的一個法門,修行的路上,有錯就改,這樣我們的未來才能夠有把握。感恩 仁波切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們:「這次到拉達克,發生了許多事,雖然未必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但都是你們修行的工具,如果覺得這次是來享樂的,那就失去這次出來的意義。」
  
感恩 仁波切賜予的一切殊勝教法,祈願 仁波切法體勝妙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利益一切有情。謝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五組 陳培文 恭譔
2019年8月25日


                        

(四)葉信顯師兄分享

頂禮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諸佛菩薩。我是第八組葉信顯,感恩 仁波切賜予我機會在這裡公開讚揚上師與分享拉達克法會感想。

這次的拉達克法會團讓我見識到什麼叫與生俱來、鑲嵌在DNA裡的恭敬。在飛往拉達克的國內班機上,很自然的又出現了倒映在白雲上的飛機影子與一圈彩虹光,飛機影子忽大忽小,彩虹圈也跟著忽大忽小,但始終非常清晰的存在。抵達拉達克的第一天,大多數的師兄都出現高山症狀況,但在上師的加持下,並無大礙。只有少數幾個人出現較為嚴重的反應。

法會第一天是 法王開示菩提心。法王開示菩提心最基本的就是慈悲心與皈依心。任何事情,只要你的起心動念是對的,所有的事都是正確的,發起正確的心態、行所有的善事。而在對上師的態度上,視上師為佛,就得到佛的加持;視上師為菩薩,就得到菩薩的加持;視上師為凡人,你就得到凡人的加持。這些類似的開示,仁波切多年來以苦口婆心說過多次。

晚上與上師一同用餐時,因為拿取自助餐的動線紊亂,而且取餐速度緩慢,仁波切呵責出家眾,有出家相,也應該有出家心、出家行。吃自助餐可以自由取菜,不需要一直挑菜色,更不需要一次拿好拿滿。為什麼不先拿一點就回到位置上,為什麼不體諒後面排隊的人?我們自己捫心自問,誰吃自助餐時不是東看西看,挑自己喜歡的?誰不是拿到滿意才走?有沒有想到一個空間裡擠滿了人多嘈雜?而上師就坐在位子上看著弟子們沒有規矩。

仁波切再呵責早上集合出發時,有6位弟子仍逗留在餐廳沒有集體行動。既然如此,這6位弟子從今天起就是祥樂的VIP,有自己的專車、而且用餐時必須坐在最靠近 仁波切視線的VIP座位用餐。仁波切再開示,帶那麼多人出來,有多少眼睛在看?為什麼我們沒有把宗教團體的態度與紀律放在心上?

我們再問問自己,誰不驕傲?誰內心深處不想被高規格對待當VIP?誰不想被伺候?誰不是便宜占用團體的時間空間?仁波切呵責的其實是全部人,這些被點名的師兄只是個例子提醒我們自己,不是只有在道場才是弟子,是無時無刻都是弟子;也不是唸經才是修行,是日常生活說出的話、做出的事,就要有個修行人的樣子。

法會第二天 法王接著開示菩提行。兩天的開示中,法王不停強調依止上師及七支供養的重要性。菩提心和菩提行不同的地方在於一個是發心,一個是實際的行動。你想去一個地方是發心,你買機票才是真正的行動。法王都是以藏語開示,再翻成英文跟中文。其中,法王特別以中文說出「一切都是假象」這句話。我們所經歷的不好的感受、病痛,其實都是負面意識的呈現。

這次能上臺獻哈達的人都是大功德主。因為 仁波切過去多年來對 法王、對教派的付出、與大供養,寶吉祥弟子才有機會上臺獻哈達。原本主辦單位只允許10位弟子上臺,但 仁波切堅持,183個人,一個都不能少。承上師福報,我們才有機會獻哈達。上師就站在法王座前兩三步的地方,看著弟子一個個獻哈達,並接受 法王以經書加持。在每個弟子步向 法王時,仁波切以左手輕推每個人的右肩,這個動作不但是加持,也如同把你推向佛菩薩,也如同在學佛之路助你一臂之力。西方有一句話:站在巨人肩膀上,你會看得更遠,這句話講的是在人生路上幫助你的貴人,也是提醒世人要多跟有遠見、有經驗的人請教。對我而言,上師的這一推,有更深遠的含義。我回到座位後,看見上師的手仍停留在半空中,確定每個弟子都走完後,手才放下來。

晚餐時,仁波切呵責負責準備今日法會午膳的弟子,既然知道今天中午 仁波切與 法王一同用膳,為何卻只有兩道青菜跟一小碗白飯?在拉達克這樣的環境裡,因為 仁波切對教派的持續付出,寶吉祥享有寶吉祥專區;祥樂想辦法讓大家在中午能享用小型自助餐。仁波切開示:並不是說要準備得多豐盛,在拉其閉關時,仁波切連吃了3個月開水煮白麵都吞得下,又怎麼在意兩道菜跟白飯?重點在是否用心。

仁波切多麼恭敬 法王,而 仁波切請 法王用餐時竟是這樣的菜色。我們承侍上師時,想的應當是上師的需要,而不是我們的想法或是我們的經驗。這樣的思考也可以用在服務眾生時、在幫人解決問題時,不是我們覺得怎樣就怎樣,我們覺得沒關係就沒關係;重點是對方覺得怎樣,對方覺得有沒有關係。

仁波切幫我們跟累世冤親債主協商時,第一是事情要我們自己懺悔、一直懺悔、不停懺悔,而不是一股腦把冤親債主趕跑,這不能解決問題。仁波切教導我們要把事情處理得圓滿,首先是要把人心安撫好。圓滿指的不是單方面覺得好,而是這事件的關係人物都覺得好。這聽起來蠻難的,需要很多智慧跟經驗,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上師教、上師示範,上師指出哪裡做得不夠好、哪裡可以改進。

法會第三天是 法王傳頗瓦法與長壽佛。通往會場只有一條山路,當天將近有5萬人擠進會場。法會原本預計10點半開始,但因為大塞車,延到11點才開始。聽師兄分享桑滇喇嘛轉述,法王跟侍者說:弟子沒來,法會不開始。弟子是誰?當然不是我們這些人,是 仁波切。我記得 仁波切說過,在10多年前,法王之前傳法時也說:顏弟子不來,我不傳法。我感受到的不只是 仁波切對上師的恭敬,我也感受到 法王對 仁波切的重視。上師與弟子的關係自然不同於一般人,但有一件事我想是一樣的,那就是你怎麼待人,人家自然怎麼待你。你聽話、視上師如父如母,上師也視你如子如女。雖然上師慈悲不變,但也要我們懂得親近。

我們183個人,在5萬人的大會場裡,顯得非常特別,而這個特別不是因為我們是遠方客人,也不是因為團費,只因為我們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所以有特殊的待遇。可是這樣的待遇,卻讓人感動又慚愧。

會場其實就是一個戶外空地,我們可以有厚布帳篷遮大太陽,當地拉達克居民只有黑蚊帳或是根本沒有;我們有厚毛地毯大位子,他們只有草蓆,然後坐得比週日法會還要擠;我們在壇城前,他們可能必須擠到山坡上、泥地上;我們中午有小型自助餐,他們在座位上吃乾糧,不敢離開,一離開座位馬上被占走;我們可以優先拿取派送的供品跟 法王的壽誕蛋糕,他們要等很久,也不見得拿得到;我們有專用現代化廁所,我不知道他們怎麼解決,我甚至不知道他們花了多久、多大力氣才能見 法王或是 仁波切一面。他們對修行人那種反射動作的恭敬,讓我慚愧。那就是 仁波切說的恭敬心,想都不用想,沒有第二個念頭的恭敬。

晚餐時,仁波切問領隊:為什麼VIP沒有坐在專屬位子上?領隊聽了馬上調整位子。在 仁波切開示時,有一位弟子露出不恭敬的眼神,可能只有0.1秒的時間,而 仁波切注意到了。仁波切馬上呵責這位弟子在上師說話時不恭敬。仁波切的任何言語、動作、眼神都是佛法,無論是否上法座。不要用人世間的思惟邏輯、喜惡與習性,評量 仁波切。如果對於開示,當下聽不懂或是不能完全了解,就好好記著,終有一天會用上。仁波切最後說了一段話:「我度眾的法門跟其他的仁波切不一樣,我不會給你好看的,因為你們都業障深重,走的時候業障絕對會擋著你,到時候只要你記得我兇的樣子,我替你擋業障,你的冤親債主就不敢來找你。」

整個宇宙,我最相信上師,上師比我自己還了解我自己,上師比我還知道什麼對我好、什麼對我不好;上師比我還擔心我的遲疑跟懦弱會影響學佛,上師在前面替我開路,在後面替我擋箭;上師只要求弟子學佛心不退轉、恭敬心不退轉,在最後一刻記得上師的臉。

餐廳的侍者,不管 仁波切說什麼,就是跪著聆聽,他們會輕觸 仁波切的膝蓋表示恭敬。對他們能被稱為仁波切,就已經跳脫「人的位階」不管是否著法衣、上法座,這個人就應該受到仁波切規格的尊敬。

法會第四天 法王壽誕法會。主辦單位安排了很多歌舞來供養 法王、供養諸佛菩薩。下午 仁波切親自帶著弟子參訪超過一千年的阿奇聖地,已經被登錄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開了1.5小時,九彎十八拐的山路沿途什麼都沒有,只有什麼都沒有的自然美。仁波切先帶我們參拜外面第一殿裡的彌勒佛、文殊師利菩薩與觀世音菩薩。並向文殊師利菩薩佛像獻哈達並持咒供養,並指示弟子向文殊師利菩薩祈願「堅定學佛的信心」。再帶領全部弟子進入阿奇佛寺本殿,在裡面持誦六字大明咒與阿奇心咒,並念誦供養文。

晚餐時,仁波切要一位女弟子去找一位最聰明的弟子,將加持過的食物分給大家。當女弟子將食物拿到某位男弟子面前時,那位男弟子並沒有馬上、立刻接下食物,而是耳朵發紅的打量 仁波切派去的中間人,也就是這位女弟子。仁波切呵責這位男弟子的起心動念,今天 仁波切交代一件事,中間是誰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是上師交代的,要馬上做。

上師最後開示了一段話,讓我很感動。仁波切開示:「今天我們來4天法會,所有平陽寺的喇嘛很開心,因為覺得法會辦得很成功,因為我們在,我們是最大的團體。今天堪布親自跟我們講︰『仁波切,這一次你停留久一點。』因為通常我都是兩天或3天就離開了。他們說︰『因為你們離開,場面就空蕩蕩。這一次你們留下來比較久,大家都很開心。』你們試看看,你們花些錢讓這麼多人起歡喜心。這個錢值不值得?你們會想『關我屁事,他們歡喜對我什麼用?』這就是結人緣。修行人不管你修得好不好,沒有人緣,你修不出來。你想度眾生,沒有人緣怎麼度眾生。很多事情都從小地方開始,從一個念頭開始。」

有錢買得到歡喜心嗎?也許。買得到好人緣嗎?也許。但,未必是真心。出了社會你就知道,成事在人,人與人之間才是最難處理的。上師播了種子、種了善因,讓我們讓人起歡喜心,讓人看到你就喜歡、想跟你親近、願意聽你說話。我希望這些歡喜心是在我讚揚上師的時候,讓弟子與信眾都能因此對上師起恭敬心、對上師更有信心。

第五天回到德里,在晚餐時領眾師兄帶著大家頂禮,頂禮後忘了要大家坐下就自己先坐了,後面在家弟子等了5秒後才陸續坐下,而這一切,上師都看在眼裡。仁波切立即開示:出家眾這次出來的經費都是後面這些弟子平時護持道場出的,而且還讓眾生等,所以出家眾站著吃飯,其他人坐著吃。

過了大概30分鐘後,仁波切再開示:剛剛4位出家眾站著吃飯,其他人就吃自己的,沒有人想怎麼會這樣,沒有人上前問一句,沒聽到領眾師兄喊坐下,為什麼不派個人去問,別人犯錯好像沒自己的事。所以現在交換,出家眾坐下,換其他人站著吃飯,而且不許不吃、不許面對 仁波切吃、不許不聊天。

我不知道要成為同門師兄弟、法界眷屬要多大的緣分,不過應該不少吧。在一個團體裡,本來就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喜歡你或是你喜歡每一個人,而且來道場學佛是因為 仁波切,並不是為了哪位師兄。但有一點我們應該放在心上,如果連自己的同門師兄弟都不能做到相互體諒、相互提醒、犯錯時關心他、幫助他,又怎麼可能幫助外頭那些根本不認識的眾生?就算你真的很不喜歡某個師兄,跟他無法溝通無法共事,但是都不要忘記他是師兄、是眾生,都不要忘記身為修行人該有的禮貌。

在我還沒有成為弟子前,有幾次機會在三寶地遇見 仁波切。當時的我被名利蒙蔽,在擦身而過或是四目交接裡,都未能醒悟自己的上師就在眼前。當時我曾跟朋友說過:你們 仁波切讓我最佩服的一點是他可以對著一堆我沒辦法溝通的阿嫂、阿嬸、阿嬤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也不管她們懂不懂,就是一直講一直講,希望她們有天可以改,而且照顧弟子如同家人。

後來,皈依後才知道,這叫做「空性的慈悲」。空性的慈悲是菩薩道的極致吧,要修到這樣的境界好難啊,那就從第一步消除自己的分別心做起吧。面對眼前的人,不應以他的外在內在、客觀的主觀的條件而影響自己的心。講直白一點,就好像醫師治病,不要分病人有錢沒錢,就是救人優先;服務業不管客人買不買,做好自己的專業本分,至少贏得客戶信任。

仁波切說會幫有護持佛寺的人超度他們的累世父母跟冤親債主,仁波切說得出做得到。「累世父母跟冤親債主」的數目超出我對數字的理解,當我知道這件事時,我的反應是上師絕對可以扛起一顆地球的六道眾生,而我只能扛起一顆西瓜,還是小顆的那一種。而我們卻是這樣人間至寶掌心中的心肝寶貝。

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沒唸過什麼佛經,也不懂什麼名相,仁波切說什麼是什麼,不管是不是在法座上,仁波切說什麼是什麼。我說不出為什麼相信,我就是相信,遇見越多人、發生越多事之後,我越相信;就像藏民與生俱來、打從基因裡對自己信仰毫不懷疑。

佛經的艱深,沒有上師的開示與講解,我們不能體會,也不知道怎麼用在生活上。仁波切要我們以《佛子行三十七頌》為本,我想是因為《佛子行三十七頌》比較接近人類的語言,《佛子行三十七頌》其實很像進階版的公民與道德或是生活與倫理,並不是要把《佛子行三十七頌》每一條都背出來寫出來,而是用出來。《佛子行三十七頌》把我們可能會遭遇到的人世間種種痛苦、心態都有對治的方法,當境界現前時,要說話或行動時,多想一想《佛子行三十七頌》裡面有沒有類似的,用上師的教法套用一下,想想上師的兇臉或笑臉,也許事情就能轉了。聽上師的話,在這複雜險惡的人世間,把人做好、把事做好。

如果不是上師頂著護著,我哪有福報坐在臺下聽觀世音菩薩轉世的 法王親自說法,還可以獻哈達、還可以被加持。最後,跟各位大德與師兄分享一句話:吃水莫忘鑿井人。我們有源源不絕乾淨的水可以喝可以用時,不要忘記當初辛苦尋找水源、辛苦花費心力時間挖井的人,那個人就是我們的上師。

最後,希望上師平安吉祥、法輪常轉、佛寺興建順利、直貢噶舉教派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師兄們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八組 葉信顯 恭撰
2019年8月25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9 月 0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