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7:印度拉達克行弟子分享(一)

(一)定律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祖師、諸佛菩薩、阿奇佛母。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分享這一次拉達克平陽寺4天法會心得。

7月31日,下飛機抵達拉達克時接到訊息,要跟 仁波切搭同一部車到飯店,心中感到很榮幸,又很害怕。走出機場的時候,已經看到了很多位喇嘛、出家眾與藏族學佛信眾,隊伍中吹起甲鈴和打鼓,排列整齊在迎接 仁波切的到來。仁波切一到機場門口,列隊群眾一一為 仁波切獻上哈達,仁波切慈悲,也賜予大眾加持,我們隨後跟著 仁波切坐上吉普車前往飯店。車子行進路上,很多藏族民眾看到 仁波切的座車經過都恭敬合掌。仁波切這時在車內對我們開示,為什麼他們那麼恭敬 仁波切?因為他們知道 仁波切的尊貴和果位,而我們都不知道 仁波切的果位與尊貴,都沒有恭敬心。

到了飯店後,又看到天空有祥瑞的日暈,彷彿太陽也知道歡迎大修行者——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

第二天到平陽寺約要半個鐘頭,平陽寺比飯店海拔更高,我有一點高山症的反應,缺氧的更厲害。但因為相信在 仁波切加持下,所以一定沒事。感恩 仁波切照護弟子,和祥樂旅行社的安排,飯店有醫生進駐和救護車也到了平陽寺以防萬一。有高山症反應時臉色會很蒼白,當看見師兄臉色越來越慘白,就會要他趕快去看醫生。法會當天就有7、8個師兄有高山症。

到了法會現場,看到有專門為我們寶吉祥佛法中心弟子搭設的厚實、可以阻擋強烈陽光的帳篷和厚厚柔軟的地毯可以坐,還有專人看管的專屬現代化洗手間可以使用。這些優惠的待遇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數十年來不遺餘力的護持,寶吉祥弟子們才能受到如此高的禮遇,感恩 仁波切。看到當地喇嘛出家眾和學佛藏民,頭上卻只有遮蓋的黑網很熱,地面上也都沒有地毯,如果下雨怎麼辦?好在4天都沒有下雨,感恩 法王、仁波切、諸佛菩薩龍天護法護佑。

8月1日至8月2日,法王都在早上傳菩提心戒,下午開示菩提心法,雖然有翻譯成中文,但我只是有聽沒懂,隨喜結緣。仁波切開示,頭兩天 法王傳菩提心戒,菩提心戒是修菩薩道特別法門,法王是很慈悲的修行人,不管你們修不修,先傳再說,你們若不修,以後就欠 法王。仁波切說,這個法本以後在臺灣也會開始修,感恩 仁波切。

8月3日上午9點20分,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參加 法王主法頗瓦法的教授和長壽佛灌頂法法會。往會場路上湧進了大量的車潮造成大塞車。快到會場的路上,許多藏民扶老攜幼,滿心愉悅的準備前往參加12年一次的大法會。會場上任何可以坐的地方都擠滿了人,放眼望去滿山滿谷都是信眾,擠滿了平陽寺四周,共約有5萬人參加這場法會。當天法會 仁波切慈悲,特別安排弟子們向 法王獻曼達,法王也特別以經書加持,大家也領到 法王加持過的金剛繩。仁波切開示,當地和外來出家眾和信眾,所有上去獻曼達的人,法王都沒有用經書加持,只有我們寶吉祥弟子才有,這都是因為 仁波切做了大供養,感恩謝謝 仁波切。

8月4日法會開始前,在 法王的首肯下,仁波切指示弟子們分兩批到平陽寺參觀。一直到1點多,仁波切帶領弟子,到車程一個多小時的阿奇護法佛寺,它是拉達克最古老的佛寺之一,建於11世紀,仁波切開示這裡的佛像有一千多年的歷史,我們這麼多人進來這裡,對裡面的佛像來說是一種傷害。仁波切帶領我們唸108遍六字大明咒,接著唸阿奇護法的咒語108遍。接著大家跟著 仁波切一起迴向。

接下來跟大家分享兩點。最後一天是 法王的生日,聽到有一首為 法王慶生的直貢噶舉的歌曲。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從第八意識跑出來的,一聽到、我就一直哭到唱完為止。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哭,打從娘胎出生後就沒有哭到這麼淒慘過,很怕被人看到。學佛後才知道,這是第八意識阿頼耶識種子顯現,不是外來的。所以聽到那歌曲,覺得悲心都跑出來了,也是一種善根的流露吧!有些人聽到顯教有些唱頌也會流淚,這是善根發露。

另一件是晚宴的時候。仁波切賜予弟子們同室用餐,用餐快結束的時候,仁波切要位女弟子找一個聰明的師兄將 仁波切加持過的菜分給大家。仁波切的教法隨時都存在,教導弟子要對自己的毛病對治調伏。當時 仁波切坐在最大桌子那邊,那位女弟子找到的第一位師兄剛好坐在我對面。隨即 仁波切呵責這位師兄時,我都還搞不清楚為什麼罵他,後來 仁波切要那位女弟子再去找另外一位師兄分送。

仁波切叫了我過去,我跪下來:「報告 仁波切有什麼事?」仁波切問我:「你都沒有白頭髮?」我當時嚇了一跳,我說我有很多,但是我都剃得光光的。仁波切問我:「剛剛的陳姓弟子為什麼被罰?你出家30幾年了,如果猜不出來就白修了,給你5分鐘想一下」。我想了5分鐘後,我想:「奇怪,將菜拿下來分,還會有什麼事呢?」仁波切的觀察真是非常細密,弟子們的起心動念,我都沒有想到。

我跟 仁波切報告:「是不是他對上師不恭敬、自私自利,沒有行菩薩道。」仁波切說對一半。仁波切說再去想5分鐘。我就繼續去想,但是我已經不記得我第二次跟第三次跟 仁波切報告了什麼,想了30、40分鐘後,到最後沒有辦法了,我就祈求 仁波切開示。

仁波切說:「君子好逑。」頓時我就知道了是師兄的起心動念。師兄不恭敬 仁波切,仁波切交代的事情一個念頭就好了,不要有很多的念頭。仁波切叫我過去罵他,讓他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我告訴師兄他的起心動念,他看到了女色,耳朵都紅了。這時不恭敬上師、上師交代的事情他都不專注;上師交代做的事情只要一個念頭,沒有第二個念頭。上師的心思真的非常細密,對弟子們的教導更是無所不在,對弟子們的起心動念,更是隨時在調伏弟子們的習氣。
我自己皈依了30幾年,實在很慚愧,完全看不出來。今天先跟大家分享到這邊,感謝大家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三組 釋定律 恭撰
2019年8月18日

(二)慧續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祖師、諸佛菩薩、阿奇佛母。感恩上師賜予弟子分享的機會,我福薄緣淺,承蒙上師的恩德才能前往拉達克參加殊勝的法會。
一到列城機場,平陽寺的喇嘛和當地的居民很虔誠恭敬的恭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以金剛杵一一的加持他們,能夠遇到這樣的大修行者,他們的臉上都露出非常歡喜的表情。
感恩 仁波切賜予弟子共進晚餐的機會。能夠跟大成就者共進晚餐是很難得的,在顯教中,要與住持用餐都是大功德主,幾乎是不可能的。這幾天,每一天 仁波切都賜予我們共用晚餐的機會,而且餐後都會有殊勝的教法。
8月1日晚上用餐時,被上師點醒我們出家眾沒有菩提心,取餐時一次就要拿到夠,沒有顧慮到後面的師兄排很長的隊在等待。仁波切說出家人就是要沒有自己,只有眾生;不能只享受,一享受、福報就沒了。想起我這次能夠參加拉達克法會,是很多師兄們節衣縮食護持道場,才能成就我們出家眾的行程。而我們卻在這些生活細節中都沒有為他人著想,真的很慚愧。
法會前兩天是授菩提心戒。法王開示在藏傳佛教中,必須要完全服從於上師、祈請上師轉法輪,在法會當中 法王法座的左邊是 仁波切,而且都是 仁波切隨侍在 法王身邊。
8月4日是列城12年一次的大法會,早上是傳授頗瓦法,下午是長壽佛灌頂。可是那天來參加的人很多,結果就大塞車。眼看法會要開始了,仁波切還沒有到,結果法王是等到 仁波切到了,才開始升法座。可以看出 仁波切是法王很重要的弟子。而且在法會當中,我們這些弟子是坐在專屬寶吉祥弟子的位置區,坐得很寬、都沒有曬到太陽,很舒服。而當地的居民都是一塊布鋪在地上就坐著,只帶著印度餅,一整天在太陽底下,就這樣曬著參加法會。為了參加這個法會他們就隨便吃。可是我們24小時有專門醫生護士陪著,有狀況就趕快處理,寺方也準備了一個空間讓我們休息。
法會第二天,仁波切向 法王獻曼達做大供養,大會原本預計安排10位寶吉祥弟子代表上臺獻曼達,然而 仁波切不捨任何眾生,因此同行的200名弟子才有機會向 法王獻曼達,法王用經書一一在頭頂加持每位寶吉祥弟子。能夠上去獻哈達真的很不容易,而這些都是因為 仁波切歷年來一直對直貢噶舉盡心盡力護持供養,對 法王完全恭敬、聽話、供養,而我們在上師的庇蔭下,才能享有這些禮遇。
當法會結束,仁波切要離開時,當地的居民蜂擁而上,還有抱著嬰兒高舉呈上去祈求 仁波切的加持,我們看到他們對 仁波切的渴望和對三寶的恭敬。仁波切在當天晚宴開示,當地的居民他們對三寶很恭敬,但是我們都沒有很恭敬三寶。仁波切常常訓斥我們是假裝恭敬,我們都有自己的想法,沒有真正的降伏內心,充滿了貪嗔痴,只是喊口號而已,沒有落實在日常生活中。法會當中 法王也有開示,藏傳佛教如果要修成就,一定要完全的恭敬,而且要絕對的服從上師,祈請上師轉法輪,這是 法王在傳菩提心戒的時候所開示的。尤其在七支供養,七支供養裡面有內供養和外供養。法王開示菩提心戒裡面,要完全對皈依上師服從、降服。在晚宴時 仁波切開示我們是沒有資格受菩提心戒的、只是結個緣而已;這次殊勝法會,法王是為 仁波切和其他仁波切傳的,我們完全沒有做到降伏。
8月3日,法王上午口傳頗瓦法,下午是長壽佛灌頂。仁波切開示,假如曾經參加過頗瓦法口傳,只要記得上師的樣子、記得這個聲音,一定不會墮入三惡道。
8月5日搭飛機回德里,最後一天晚宴。弟子們跟 仁波切共進晚餐,當出家眾喊口號頂禮,頂禮完後就自己坐下,沒有注意到其他師兄還站著。仁波切就呵責出家眾:「你們4個坐得那麼舒服,只顧自己,沒有想到別人還在等口令,這麼傲慢怎麼修行?《寶積經》中有說,只要有一點慢,所有的功德就轉為福德。你們這麼傲慢、怎麼修?你們又是領眾,是要告訴眾生怎麼恭敬上師,恭敬上師不是假裝恭敬,是要從內心恭敬。當地的出家眾吃什麼,我們吃什麼?」仁波切開示說,我們一直在犯同樣的問題,沒有找出真正的問題所在,一直再犯同樣的錯,要出家眾站著吃。過了一段時間後,仁波切呵責其他弟子看到4位出家眾站著吃,沒有人檢討事情的狀況,還很開心的吃飯,所以換其他弟子罰站,出家眾可以坐下。
上師一直在教我們的,就是要一直改變我們的思想,讓我們言行都要是善的,讓我們應用在日常生活當中;如果不運用在生活當中,心就不細,連分個飯菜都不會。其實從以前心都是有逃避依賴的心態,而不是無所畏懼的去承擔。我應該想自己是出家眾,該如何利益一切眾生,下定決心解脫生死。
在拉達克的居民拿著一張照片來求見 仁波切,感恩 仁波切祈求加持。包括廚師、waiter都來求見 仁波切,總共有10多位,仁波切也一一加持。仁波切所到之處都在一直利益眾生,不管身體多麼疲累都為眾生解除困惑,讓他們在未來世結一個善緣。
在第三天晚宴的時候 仁波切有開示,在家只有修菩薩道,現在出家眾也是一樣,只有菩薩道比較快速。法會的第四天,上午向 法王祝壽,下午 仁波切帶我們到11世紀的阿奇佛寺,車程要一個多小時。仁波切不顧身體勞累,還是帶著弟子們去參訪。
到了阿奇主殿,仁波切讓大家趕快進去,一個小小空間的阿奇殿容納將近200位弟子進去。仁波切開示這個地方是不可以讓我們這麼多人進去的。仁波切帶著我們修108 遍的六字大明咒、阿奇心咒,然後迴向供養十方諸佛菩薩、供養吉天頌恭⋯⋯。在晚上晚宴的時候,仁波切開示,我們還沒有具足直貢修行弟子,都沒在修。
拉達克之行讓我體會到 仁波切殊勝的教法很震撼,在顯教是完全沒有的。雖然我身出家,但是心沒有出家,都是在貪嗔痴慢疑裡打轉,都是在煩惱之下,沒有落實《佛子行三十七頌》。仁波切一直在教我們如何做好佛弟子、如何做好出家眾、如何把威儀守好、戒律守好。晚宴上,仁波切讓我們站著吃飯,如此霹靂的教法讓我們去省思,如何去除我們的我執、我慢、驕傲的心。如果沒有這樣殊勝的教法,我是會一直執著下去,而且從不知自己有沒有真正的下定決心要了脫生死,以為在過著好日子而不自知,也不會有菩提心,感恩上師,祈願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感謝大家耐心的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一組 釋慧續 恭撰
2019年8月18日


(三)林恭平師兄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歷代傳承祖師、頂禮阿奇佛母、頂禮諸佛菩薩。

各位師兄、各位大德大家好,我是第七組的林恭平。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賜予弟子有機會可以擔任侍者服侍上師,我今天要來跟大家分享這次印度拉達克法會擔任 仁波切侍者的見聞。

1.仁波切的果位
這次拉達克的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坐的法座,是面對法王主法座的右手邊第一位,也就是最上首的位置;面對法王主法座左手邊上首是赤札仁波切的法座。也就是我們 仁波切跟赤札仁波切是面對面,平起平坐的法座。這個在法的意義上面,就是我們 仁波切是 法王認證在教派中跟我們教派攝政王是平起平坐的果位。

各位師兄要知道:12年一次的豬年大法會,是幾萬人參加的大法會。對教派來說是多麼的慎重且重要的法會,而且 法王之前就一直開口要 仁波切一定要參加。在這場12年一次的大法會中,法王安排 仁波切坐在最上首的法座。我相信意思很清楚,法王在這麼重要的法會中就是昭告天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教派中是大仁波切、大修行者,A咖中的A咖,跟教派中一人之下的攝政王 赤札仁波切平起平坐,這個是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在裡面的!

2. 法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重視
法王對於 仁波切的重視,可以從一點看出來。第三天的法會是傳頗瓦法以及長壽佛的灌頂,當天正好是星期六,所有的人、車通通都往法會現場去。我們一出發就碰上了大塞車,從列城到平陽寺就只有一條主要道路,所有的人都想參加殊勝的法會,所以在主要道路上面塞滿了車子,幾乎寸步難行。

原本半小時就可以到的車程,我們走了將近1個半小時。抵達時間也超過法會預計開始時間。而 法王就是要等到 仁波切到才要升法座。即使法會預計時間到了,法王就是不升座,一定要等到 仁波切抵達寺院,法王才升座。由此可以知道 法王對 仁波切的重視程度。在我個人心裡的認知,這個意義就是這整場法會,有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吉祥圓滿。

3.仁波切對法王的恭敬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是非常的恭敬。法王要升座前,仁波切一定恭敬的在 法王房間門口等候,而迎請的喇嘛也很恭敬的陪著 仁波切等候。法王下法座,仁波切一定很快起身攙扶,並很恭敬的隨侍 法王下法座回休息室休息,其他仁波切、喇嘛都恭敬的禮讓在側。一般只有在教派中最重要的仁波切,才能隨侍在 法王身邊升座下座,不然 法王身邊的喇嘛會擋。各位師兄從這一點也可以了解 仁波切在教派中的地位及修行果位。

4.當地居民對 仁波切的恭敬
當地的居民都非常恭敬的迎接 仁波切。當 仁波切的班機抵達列城的時候,當地居民是盛裝在機場盛大的迎接 仁波切的抵達!那個場景就好像在電視上看到的,男女老少都穿著好的衣服,配戴最好的首飾來迎接 仁波切到達。一路上不停奏樂,一直恭送 仁波切抵達飯店,沿路上也有很多當地居民,一看到 仁波切的車就紛紛從家中跑出來,恭敬的列隊向 仁波切頂禮。

每天法會當 仁波切抵達時,當地居民就都會很恭敬的在進入平陽寺的道路上恭候。每天 仁波切要離開佛寺的時候,當地居民就像潮水般湧上前祈求 仁波切加持,那個情況真的很讓人感動。我的感受是,當地居民久旱逢甘霖,很久沒有見到大修行者,這麼難得的機會,幾乎都是蜂擁而上;只為了祈求 仁波切的加持,連小孩子也都不例外。我們在身邊看著,真的非常感動,被當地居民那種真誠、懇切恭敬祈求大修行者加持的畫面深深的感動。

5.仁波切對弟子的加持
第二天的法會,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200位寶吉祥弟子獻曼達。當 仁波切獻完曼達後,寶吉祥弟子們可以一個接著一個向 法王獻哈達。這時我在 仁波切身邊看到,仁波切他老人家用手一個一個的推著弟子往前。一開始我還無知的以為是弟子動作太慢,仁波切才出手推弟子;但後來才恍然大悟,仁波切是用手親自加持每個弟子。看到這一幕時我真的很感動。

仁波切不顧年邁的身體,用手一個一個的親自加持弟子的背,一共200個弟子沒有一個遺漏。甚至有弟子太緊張、走路太快把地毯翻起一角,仁波切怕弟子絆倒,還親自用腳把地毯鋪平。當我隨侍在側看到這幾幕畫面,這些細節,真的非常感動,尊貴的上師這麼的愛護弟子、照顧弟子、加持弟子,我們做弟子的真的要感恩上師。

6.仁波切不可思議的功德
最後,我再分享一則小故事。最後一天,仁波切帶領所有弟子參訪阿奇佛寺。在阿奇主殿中,仁波切一一的向佛像頂禮獻哈達,其中有一尊是代表智慧的本尊像前面,仁波切獻完哈達後突然入定,並且喉嚨中發出幾聲的金剛吼音。過一會兒,仁波切就交代隨行的平陽寺總管喇嘛,請他找人仔細的檢查佛像的背後,因為 仁波切在入定時看到佛像背後有破損,如果不趕快檢查修繕,可能會傾倒。

去過阿奇主殿的師兄就知道,那佛像大約有6米左右,約有2層樓高的大佛像,光從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來有任何異狀,而且現場空間非常狹小,在大佛像面前大概勉強只能站3個人,加上現場光線很暗,要直接由肉眼判斷,看到佛像背後有問題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而 仁波切就像是有X光眼睛一般,馬上就可以點出問題,並請喇嘛們盡速修繕這1100年歷史悠久的佛像。

從這小故事跟師兄們分享,仁波切的修行真的是不可思議、也真的不可思量。我們身為 仁波切的弟子,真的要對上師升起具足的信心,我們要真誠的體認我們皈依的上師是大修行者、大仁波切、大菩薩!千載難逢的機會讓我們皈依到此生修行成就的菩薩。各位師兄,我們真的要珍惜這個機會好好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了脫生死。

在此,我要懺悔這次侍奉上師,在法會中坐在 仁波切身後打瞌睡,被 仁波切呵責加持,這代表往昔以來,我侍奉上師的心不具足,我懺悔。

我懺悔在拉達克侍奉上師的過程中,有因為我的不用心、粗心大意,導致上師有任何的不歡喜,我都要懺悔。

如果這次我侍奉上師有一絲一毫的福報,我都要迴向無上菩提以及法界眾生。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的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七組 林恭平 恭撰
2019年8月18日


(四)田淑君師兄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王、歷代傳承祖師、諸佛菩薩、阿奇佛母,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分享拉達克之旅的殊勝點滴。

這次真的是非常殊勝的旅程。飛到拉達克的前一天,仁波切交代大家,到了當地的第一天一定要好好休息、睡覺、不要洗頭洗澡、吃飯要吃七分飽,不然高山症會讓大家很不舒服,如同慈父般殷殷叮嚀。我們住的是拉達克最大最好的飯店,全部200個人都可以住在同一個飯店,每天晚上都能有機會跟 仁波切一起用餐。各位知道嗎?在西藏要能跟一位 仁波切同室用餐是要有多大的福報,更何況是一位大仁波切?而我們竟然天天都有這樣的機會,真的太感恩了。上次 仁波切來拉達克時住過這家飯店,飯店老闆曾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所以這次很歡喜的接待我們,旅行社還幫我們安排24小時隨隊的醫師。

而在平陽寺,我們也受到了VIP等級的待遇,大家都是在大太陽底下聽聞 法王開示,但是我們寶吉祥擁有一個最舒服的專區,頭上的遮陽棚是最厚的,陽光曬不到我們,坐的墊子是最乾淨的,位置舒適寬敞,而且有專屬於寶吉祥的專用現代化沖水馬桶,專人守護。還有專門的寺方人員在帳篷周圍保衛著我們,不讓任何人進入,保護我們的安全,更有唯一一間專門給寶吉祥弟子用的室內休息室,任何一個團體都不可能享有這樣VIP等級的服務。

而這一切都是 仁波切這麼多年來為 法王、為教派、為寺方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利益了很多人,我們這些弟子後面才能得以享用到,根本不是我們區區繳的那些旅費可以得到的。是因為我們跟隨著 仁波切,在 仁波切的大福報大攝受力下,才能得到。除了這些還有4天殊勝的法會、仁波切還安排喇嘛帶我們參訪平陽寺,最後一天的下午更得以跟著 仁波切到一座古老的阿奇佛寺參訪,在 仁波切的帶領之下,我們所有弟子跟著 仁波切一起持誦六字大明咒及阿奇心咒。

這次法會中,所有其他上去獻曼達的人,沒有一個人有被 法王用經書加持,只有我們寶吉祥的弟子有。當天早上我們工作人員去接洽獻哈達的事情時,喇嘛們原本是說只有10位,說時間不夠又說了好多原因理由。但是最後,因著 仁波切,我們所有寶吉祥弟子包含領隊,全部都可以上去向 法王獻哈達,不但受 法王加持還得到一條金剛繩。弟子們上去的時候,仁波切在 法王的身邊,一個一個推著我們弟子上去接受 法王加持。如同在學佛的路上,仁波切推著我們,希望我們好好學佛都能解脫生死,我們多大的幸福能夠跟隨到這樣的上師。各位知道嗎?現場幾萬人,如果不是供養的大功德主,怎麼可能會有機會上去獻哈達?而我們這些弟子完全是因著 仁波切持續不斷對 法王、教派、寺方多年來所做的一切,才能有這樣的機會,感恩 仁波切!

前面幾位師兄已經分享過許多殊勝的教導。在這裡跟各位分享,有一天是傳頗瓦法和長壽佛灌頂法會,那天滿滿人潮擠得水洩不通,大約五萬多人參加,整個佛寺附近全部大塞車。連一早 仁波切的座車都是要由救護車開道,才能有一條通道讓座車前行。所有大團的弟子提早出發,在平陽寺殷殷盼著 仁波切到來,原定10點30分開始的法會,這時候已經10點40分了,法會還沒開始。法王的侍者喇嘛,跑過來篤定的告訴我們說,你們不要擔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到,法王是不會上法座的!一直到 仁波切到了平陽寺,法王才在 仁波切的隨侍下登上法座主法。這時已經是11點了。由此可見,不論幾點,只要 仁波切沒有到,這個法會不會開始、法王不會上法座,法王與 仁波切師徒之間緊密的關係,不言而喻。

在拉達克,晚餐後有許多 仁波切殊勝的教導,下週會有其他師兄分享,這裡我先講一件事情。一天晚餐後 仁波切在大力加持完一位師兄後,仁波切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們:「我度眾的法門跟其他的仁波切不一樣,我不會給你們好臉色看的,因為你們都業障深重,等到你們要走的時候,業障絕對會擋著你,到時候只要你記得我兇的樣子,我幫你擋業障。」

各位師兄,我們何德何能?有這樣一位上師用這麼殊勝慈悲的教法教導我們。仁波切說,只要我們記得 仁波切的樣子,在我們最苦的時候想起他老人家,他老人家幫我們「擋業障」。我們生生世世累積的許多業力,還有這一世所造的諸多惡業,要有多大的慈悲願力才能講出這樣的話,幫我們擋業障。感恩 仁波切,仁波切所賜予我們的太多太多了,是我們生生世世也還不完的。願我們以最懺悔的心及最恭敬的心、最堅定的信心,緊緊追隨 仁波切,依教奉行、如實供養。

前幾個禮拜的週日法會,仁波切不再開示佛法,我們真的很慚愧,這是我們的錯,我們要好好懺悔,是我們的問題,讓我們大家共同祈求,用同樣懇切的心、懺悔的心、恭敬的心,祈求上師再能開示珍貴無比的佛法。

在拉達克,藏人們看到一位 仁波切都知道是寶,都蜂擁上來祈求加持,那種爭先恐後、那種懇切的心,我們卻不知道珍惜,以為這一切都是應該的。在飯店中,當 仁波切開示所有弟子的時候,連聽不懂中文的飯店服務人員,都懂得恭敬跪下來聽。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是 仁波切開口就是佛法,即便聽不懂。

我也在此懺悔自己沒有護持佛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在拉達克就接到組長通知,以後每次的施身法法會,沒有護持佛寺的弟子都要懇切祈求 仁波切,懇求上師能讓我們能參加。我感恩 仁波切每一個殊勝教法。是的,沒有什麼事情是應該的,我們沒有這樣的福報得以參加殊勝施身法法會,佛法是如此珍貴,只有祈求上師憐憫教導,感恩 仁波切。

最後感恩 仁波切帶弟子們前往拉達克一路上的所有教導與加持,祈願上師貴體聖妙康、佛寺興建順利圓滿、法輪常轉利益一切有情、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及各位師兄的聆聽。

皈依弟子 第五組 田淑君 恭撰
2019年8月18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8 月 2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