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0:日本溫泉寺法會分享

(一)定律師分享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日本弘法利生,在京都道場幫助了日本眾生好多年,因緣才在溫泉寺成熟,我聽到 仁波切和溫泉寺住持說是上輩子的因緣。弘法利生是很辛苦的:因為眾生來自不同的國家、民族,有不同的思想、觀念。

佛教是普度眾生的,眾生需要佛法,有眾生就有諸佛菩薩存在,像我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代表諸佛菩薩來教導眾生佛法,在末法時代很辛苦,因為眾生不學習佛法,沒有辦法脫離六道輪迴、超凡入聖以至於成佛。仁波切常常開示眾生皆可成佛,有成佛的本質,但是眾生無始無明,都是迷惑,生活在痛苦、煩惱、貪嗔痴慢疑,對這個境界認假作真、迷惑顛倒、執著。所以如果沒有佛法是很痛苦的,佛法讓我們能甘願的接受一切業報、一切果報,心能如如不動、超越一切境界,去面對境界又超越境界。

佛法在地球是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眾生都需要的;但是眾生不修行,不修行就是六道輪迴。眾生皆有佛性,但是受到貪嗔痴慢疑、很多不好的心蓋住,所以我們才要學佛。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覺悟眾生,這很不容易,一方面也是因緣成熟。仁波切在臺灣時叫我這次到日本做出家眾的班長,我說自己就常丟三落四,怎麼做班長?管理出家眾行為要端正、做表率。日本人很注重個人的言行舉止,所以我們不能散漫。行住坐臥「坐如鐘,行如風,站如松,臥如弓。」這個標準我們都沒有辦法做到,這很難。

前一天早上10點多修前行,大家看到了日暈,如此的瑞相經常發生,那是仁波切發菩提心、大修行的顯現,天龍八部、諸佛菩薩都歡喜。弘法利生、覺悟眾生,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佛法。仁波切說佛法修得好,世間上一切都具足,財富、身心都健康;佛法修不好,通通都不健康。這是重點。

當天聽說有纜車可以搭,我想如果是爬山我就不行啦,我那麼胖,看到山就煩惱。早上8點才開,可是我們7點就要上山了,沒有辦法搭就是要爬,仁波切給我們機會運動一下,也要感恩。

前行那天下午,有一群日本信眾本來就預約參觀佛寺,剛好和 仁波切抵達時間衝突。住持本來要去迎接 仁波切,但是早在事先已經接受預約;但是很奇怪的是那群信眾突然3點多就來了。所以住持非常歡喜,他就可以下山恭迎 仁波切,這也表示他很誠心、恭敬。

法會當天10點開始,正準備開始前卻突然有位當地記者跑來,發生一陣騷動,我們拿著香、法器在門外預備。這並沒有事先安排,就像 仁波切講的不能有做作,隨緣就好。仁波切告訴記者法會時間10點已經到了,沒辦法跟他談。那記者還是不放棄,死纏不放,仁波切慈悲就簡單跟他談了一下,我在門外沒有聽得很清楚。隨即法會就開始了。仁波切很慈悲、不貪名貪利。

法會開始前,有人問堪布:「佛教有藏傳、南傳、北傳,很多人對藏傳佛教的仁波切意義不了解。」所以法會前堪布就說明「仁波切」名號:「仁波切這個稱號,是大寶、珍寶的意思,不是一般人用的。西藏很多寺廟會有,但是不同果位、次第。《經莊嚴論》裡說有六種珍貴:稀有、力量、威力、殊勝、最善、最殊勝。為什麼珍貴呢?因為常常遇不到、聽不到、看不到真正證果的仁波切,為什麼稱呼仁波切?就是修行有慈悲心、有菩提心,這樣一個成就無上的果位才能用這個詞的。」

堪布後來又分享:「這兩天法會前後的徵兆瑞相,前一天準備法會看到了日暈,第二天法會結束後看到月暈,這對修行大成就者來說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對我們凡夫來說是很不可思議。因為大修行者已經成就,世間的福報自然而然心想事成,達到我們 仁波切這種果位的不多,很殊勝的。所以每次不管在臺灣或外面辦法會,我參加不少 仁波切的法會,像歐洲、西藏、其他地方,每次都有這種很殊勝的瑞相。這代表我們 仁波切已經來到這個成果、成就,這是要給我們凡夫,就是還沒有不退轉的堅固的信心的凡夫,給我們看到、相信。不是只有一次,每次都有。今天法會不是我們一小群弟子在迎接,這是佛菩薩、天人、眾生迎接 仁波切,聆聽 仁波切的講法說法,顯現一些祥瑞的彩虹、瑞雪等。顯示 仁波切不可思議的修行功德,無量、非常大攝受三界的威力。這邊溫泉寺的住持、全家都是非常恭敬 仁波切,一看到 仁波切這樣修行的面相面容、慈悲威儀,自然而然就會恭敬,不是表面恭敬,起心就是恭敬。所有這些出現的瑞相,就是給我們凡夫看、相信。講到這裡,札西德勒。」

溫泉寺小川住持說:遇見 仁波切得到許多珍貴的開示,今日又收到賜予的許多物品,已經超越他的理解範圍、超越他的夢,今天法會的感動,可以說是 仁波切給予的奇蹟,他想不到一位具有這麼大能力、大能量修行人、活菩薩,居然這麼平易近人、這麼慈悲,他想不到有什麼可以回報。並說 仁波切只是輕輕的碰到他的手,熱流就從腳底一路往上竄,他超級感動、超級溫暖、超級想哭,以他也是在修行密行的出家人做擔保,仁波切所擁有的絕對不是超能力,絕對是修行悟到了高深的境界,所以自然展現的能量。他眼睛泛著淚光,現在還在感動的混亂中,無法順利表達言詞,還沒有冷靜下來。

住持他是比較直接,我們是比較間接。我們是隨喜讚歎 仁波切弘法利生,只有跑腿;住持是直接面對 仁波切的大攝受力、大功德力,他的心境我們沒有辦法體會。
以上分享,謝謝大家。

皈依弟子 第三組 公處定律 恭撰
2019年5月26日

(二)定圓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上師、諸佛菩薩、阿奇佛母,今天要跟各位分享這次去日本法會的見聞。

此次日本法會6天行程,是我個人生平第一次的日本之行。雖然是第一次踏上日本這塊土地,卻是感覺熟悉中帶點陌生。熟悉的是日本人的臉孔,因為走在路上,若彼此都不開口,單從外表上我們也看不出來誰是從哪裡來的;而陌生的是日本人那種嚴謹、禮貌以及有秩序的生活習性,與我們有著很大的不同。

這次去日本城崎溫泉寺,第一天布置法會會場壇城的法務工作時,有師兄喊著天空中出現了日暈,於是就趕緊跑出來看。以前我沒有看過日暈,在想像中日暈與太陽的大小比例,可能就是1元硬幣大小的太陽,配上50元硬幣大小的日暈。但是當天看到的日暈卻是非常壯觀,簡直是佔了視覺內天空的一半,非常的壯闊。雖然很多照片都拍下了日暈,但是照片中的日暈,還是沒辦法還原現場日暈的那種遼闊感。第二天法會結束後,晚上搭車前往京都的路上,也看到了月暈。當晚月亮雖然不比白天的太陽大,然而月暈整個輪廓卻佔滿了天空大部分。這是我第一次親見日暈與月暈的壯闊殊勝瑞相。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是法會圓滿、諸天讚歎,所以有此瑞相。

另外在這邊跟大家分享一小段,南珠堪布跟小川住持在京都法會中午休息用餐時的一段對話內容。當兩位彼此談到東密與藏密的修行傳承現況時,小川住持非常認同當天上午 仁波切在法會開示中提到的,在學習密法之前,必須要有10年以上扎實的顯教基礎。

小川住持表示,日本在以前也是會嚴格審核修行人的修行程度,然後才會給予灌頂授權,但是現在日本沒辦法如此。因為信眾們會來寺廟,是因為寺廟有舉行本尊與護摩的修法,如果住持寺廟的修行人不會修法,就無法維護一間寺廟。所以現在是有人傳授密法,就盡可能讓很多人去學;因為如果懂得的那個人不在了,其他的人以後就學不到了。為了不讓傳承失傳,所以現在都是稍微培養一下顯教基礎,然後就給予最高的授權灌頂,讓他們可以儘速的學習密法部分。

南珠堪布對小川住持說,在西藏,人們從小進入寺院學習顯教,之後要很久、可能十幾二十年,上師才會根據他的修行狀況與根器,來決定是否傳授密法。堪布又說,在藏傳佛教中教授佛法的上師很多,有很多的寺院,甚至教授一間上千人寺院的上師也很多,但是真正修成就的很少,要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高的修行證量與果位的,那就更少了。

聽了這段話後,我們能遇到 仁波切,真的好像撿到了寶一樣,而且還是一個會講國語的寶!所以師兄們,我們真的要珍惜此世得遇上師、跟隨上師修行的因緣。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勝妙康、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皈依弟子 第三組 公處定圓 恭撰
2019年5月26日

(三)慧續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祖母、諸佛菩薩,感恩上師賜予我參與上師救度眾生的功德大海。承蒙上師的恩德讓我很榮幸有機會參加這場溫泉寺的盛會,感恩上師。

溫泉寺的住持小川先生曾經在日本密教的學校學習並且當到助理老師,這次法會他特別注意壇城的擺設和多瑪的製作,看到我們壇城的布置非常莊嚴,多瑪非常的精緻,深覺直貢噶舉派密法浩瀚無邊、不可思議,這在日本是沒有的。

灌頂法會中,仁波切親自下法座一一加持與會大眾,所有的人都非常歡喜。修法完畢,仁波切賜予小川住持四臂觀音佛像、金剛繩、甘露丸及金剛經。其中四臂觀音佛像是這次堪布從雲南帶過來供養 仁波切的。因為這次日本法會的因緣,仁波切請堪布裝藏帶到日本修法後,送給溫泉寺供奉,小川住持非常感動說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得到這樣的恩賜。仁波切說這是他過去世與 仁波切的緣。

法會結束後,日本信眾看到我們列隊恭送上師,也跟著我們一起恭敬的在旁邊排隊。仁波切一一再次加持他們。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世界各地弘法都是自掏腰包、自己付大筆旅費,還不停的布施、不斷的給予利益一切眾生、不求回報,這在佛教界的弘法人當中是相當稀有的。佛菩薩總是會當眾生的不請之友,看到眾生還在著了火的房子裡嘻笑玩鬧,就會用各種巧妙的方便來誘導眾生離開三界火宅。

這次溫泉寺法會的因緣完全是 仁波切讓日本人起了很大的景仰和信心,才成就了這次的因緣,也因此讓 仁波切能為日本和全世界眾生製造救度的因緣。我們寶吉祥弟子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上師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事業,都是我們應該用身心、性命全力去護持的,這樣我們才能共同在上師的功德大海之中。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聖妙康、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永流傳。

皈依弟子 第一組 釋慧續 恭撰
2019年5月26日

(四)慧寶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各位師兄大家好。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次在城崎溫泉寺的修法,真的是 仁波切的大證量和龍天護法的歡喜。本來前一週氣象報告中,指出5月17日是90%的降雨機率,但是到了法會那一週,就是要出門前已經變成20%(詳見下圖)。所以我們到了城崎的時候,天氣是風和日麗,不會冷、但也不會熱,風就是徐徐的吹。尤其當 仁波切修前行或是修法的時候,山谷裡都會傳來陣陣特殊的悅耳鳥叫聲,真的很好聽。可以感覺整個溫泉寺院前後都瀰漫著一種很溫和、很喜悅的氣氛,所以感覺到身心是安靜的、歡喜的。

這一次我個人覺得最大的瑞相應該是日本信眾的改變。法會開始前,因為我跟慧誠師負責倒甘露水,提早8點就在那裡等。結果8點半看到他們上來溫泉寺了,想說他們大概會進大殿吧?結果沒有耶!他們一來全部都去擠在右邊的千手觀音殿,沒有進到十一面觀音殿。我想奇怪他們為什麼這樣?偶爾會有一兩位男眾過來,我們要倒甘露水給他們喝,他們會很驚訝、很拘謹,不太敢喝。他們也不敢進大殿,就在走廊看一下、看一下然後就離開了。所以我們兩個就一直等、等…等到 仁波切要上山了,都沒有看到他們進大殿,也沒有看到他們出來。我猜他們也許是心中真的有很大的不安跟焦慮吧!因為畢竟這樣的法會對他們來說是前所未有的。

到了 仁波切要升法座前,他們才一一進去十一面觀音殿,感覺到他們的態度是有些緊張、有些不安,住持就安排他們的位子,他們坐下來後也不太敢動。沒想到上午法會結束的時候,哇!完全不一樣。看到他們充滿笑容、喜悅,不會緊張了。仁波切下座之後,猜猜看他們在做什麼?在搶著撿 仁波切撒的花瓣跟五色米。好多人都去搶、去撿,把大殿撿得很乾淨,我們都不需要再用吸塵器吸了。他們說這些是就算到西藏都拿不到的好東西,所以他們回去要跟家人、朋友分享,要放在花圃裡面。

下午法會開始前,他們很自動的將自己就定位,而且看到他們會趕緊的找到自己的位置。可以看出他們是很輕鬆的,不再像早上那麼拘謹,態度上完全不一樣。法會結束後,他們在外面等待恭送 仁波切。因為 仁波切送了金剛繩給他們,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戴上,甚至有人請問師兄要怎麼戴,感覺就是很急切的要把 仁波切送的金剛繩戴上去。

他們列隊恭送 仁波切,因為 仁波切出殿時女眾在右邊,所以 仁波切轉出來的時候只看到女眾在右邊,男眾就變成在 仁波切的後面。仁波切就一一的幫女眾加持,看得那些男眾都好羨慕!一直想過來又不太敢過來,後來 仁波切就揮手叫他們過來,他們高興得全部過來讓 仁波切加持,可以看出他們是多麼渴望和期待。

我覺得這是 仁波切的大證量,因為如果沒有 仁波切的大證量怎麼可能度化我們憂慮的心?如果沒有 仁波切的大證量怎麼會讓我們法喜充滿、對佛法升起恭敬心?我們今天會知道一點一滴的佛法都是 仁波切教的、都是 仁波切加持的。如果沒有 仁波切,我們頑固的煩惱是轉不動的。如果沒有 仁波切在這個五濁惡世裡,這麼辛苦的教化眾生、弘揚佛法,我們的生活裡面沒有一念善念,我們有的只是什麼?貪嗔痴;有的是什麼?煩惱;有的是什麼?痛苦、糾結。

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辛苦教化,我們才知道原來要解脫輪迴、原來有菩薩道這條路、原來佛法這麼殊勝。這些都是 仁波切一點一滴的加持我們、教化我們,我們的心中才能萌起這麼一點點善的光明。所以真的很感恩在這五濁世界裡,還有這麼一尊大菩薩教化著眾生,讓佛法在各個地方有光明的顯現,謝謝各位師兄!

皈依弟子 第八組 釋慧寶 恭撰
2019年5月26日

(五)慧誠師分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感恩上師賜予我機會跟大家分享,這次有幸參加日本溫泉寺的觀音灌頂法會,非常的殊勝、非常的感恩。

溫泉寺有1300年歷史,當我們抵達溫泉寺時,法務組師兄已經於前一天布置好了壇城跟法座,溫泉寺的住持小川先生,以非常興奮的心情告訴堪布,他說日本也有真言宗,他在高野山也學過密法,是其中一個阿闍梨的助手。當他看到法會現場布置得這麼莊嚴,他非常感動。他之前就知道藏傳佛教非常的博大精深,但是他不知道確實的藏傳佛教內容是如何。他看到多瑪做得如此的精細,非常的歡喜,因為在日本的真言宗,許多東西都只有一個表象;看到了我們布置的壇城,感覺許多想像的東西都實現了,呈現在他的眼前。

本來堪布跟他說,參加預備法必須是皈依的弟子,所以他還不能參加,但當 仁波切到的時候非常慈悲的答應讓他參加。仁波切修完預備法後告訴他,帶來許多的金剛繩和300顆甘露丸要送給他。信眾只要有報名參加法會的,都可以分給他一條;這些甘露丸是直貢梯寺每年有250位喇嘛,45天日夜不停,24小時持誦六字大明咒加持的。沒病的人吃了可以去除業障,有病的人吃了病就會減輕或是消除,如果往生的眾生吃了就不會下三惡道。由於這個法會是 仁波切供養的,所以才有這些甘露丸。

仁波切告訴小川住持這些話的時候,我看到小川住持非常感動,做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嘴巴都快闔不起來了。這天法會現場外面的天空出現日暈的瑞相,一直有不知名的小鳥唱著很美的旋律,旋繞在大悲殿外面的天空。

隔天上午 仁波切為40多位溫泉寺信眾、溫泉寺新舊二位住持以及寶吉祥50多位隨行弟子舉行四臂觀音灌頂,下午舉行金剛經口傳法會,法會非常殊勝圓滿。

法會結束後,仁波切將壇城的四臂觀音佛像賜予小川住持,告訴他因為十一面觀音佛像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進去禮拜的,所以這尊四臂觀音可以放在前面的壇城,代替十一面觀音讓信眾可以禮拜。仁波切也賜予小川住持一部明朝的金剛經,並開示目前只剩一部,從頭到尾小川住持都非常感動,非常興奮,一直說他無法回報。

要特別說的是,小川住持雖然他們是日本人,才見過上師兩三次,但是他們全家對 仁波切都非常的恭敬。仁波切交代的事,他都非常謹慎一問再問,他知道不能自己做決定都要請示上師。連師兄在分享時都說自己皈依這麼久都還不如他,真的很汗顏。

法會圓滿結束後,小川住持送 仁波切離開。

住持跟我們分享的內容:
「17日法會結束後,送別 仁波切時,我跟 仁波切說,祈求 仁波切身體健康。仁波切回說,仁波切一直有佛菩薩的加持,所以一直很健康。我馬上就祈求 仁波切賜予我一點力量。然後就看到 仁波切專注的神情,我馬上感到從自己的腳底直衝腦門的一股熱力。緊接著 仁波切問我,感覺得到嗎?然後笑著說BYEBYE。

仁波切實在是很親切,一個具有這麼強能量的修行者,竟然是這麼天然的人,我感到不可思議。而且手並非強力的握住,只是輕輕的碰觸,強力的熱流就從腳底一下衝上來,強烈的力量,我的身體都麻麻的感覺,非常感動。有一點可以說絕不會錯,仁波切的力量絕對不是超能力,而是(指著心)悟道的境界已到很高很高的程度所自然產生的力量。以我是一個日本學習密教的僧侶做保證,絕對不會錯,是開悟自然產生的力量。」

離開城崎已經是晚上了,我們乘著夜色拉車到京都。一路上高掛的月亮呈現漂亮的月暈。仁波切開示說法會前有日暈,法會後有月暈,代表法會非常的圓滿成功,天龍八部歡喜,利益無量的眾生。

本來小川先生沒有預計要來京都參加法會,但是灌頂法會後,他臨時又決定從城崎到京都參加長壽佛法會。法會中午休息的時候,堪布跟小川住持說,灌頂有結緣灌頂和授權灌頂,仁波切傳的是授權灌頂,意思是授權我們可以修持觀音法門,但是一定要皈依一位具德的上師才可以,而且如 仁波切說的要修密教必須要有10年顯教基礎才可以。堪布又問現在日本有像 仁波切一樣的修行人嗎?小川住持回答說沒有。堪布則說現在修行的人很多但是成就的人很少,像 仁波切這樣大成就的人更少。

小川先生雖為一寺的住持,但都沒有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修行人,可以在身邊時時教導、時時監督。我們何其幸運,雖然我們不是什麼大根器的人,卻有上師在我們身邊時時教導、時時提醒,所以我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上師、好好的聽話、好好的供養上師。最後祈請上師貴體聖妙康,祈求尊身壽命極長久,祈求事業旗幟圓滿盛,願得無離上師祈加持,祈願上師法脈永流傳。謝謝大家耐心的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一組 釋慧誠 恭撰
2019年5月26日

(六)袁譽潔師兄分享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能參加這次溫泉寺以及京都開光11週年法會,並有機會在這裡讚揚上師功德。

如 仁波切在法座上的開示:「這次寶吉祥道場有殊勝的因緣去日本弘法,並不是去日本比較威風,而是有這個因緣才能跟更多眾生結善緣。眾生沒有跟佛法結善緣,佛法就留不下來。法王與 仁波切都是在做這種事,這一生度不了你,至少在一些地方、人群中留下善緣,這個善緣可以生生世世用,所以佛法才會生生世世利益眾生,這是我們的宗旨,而不是為了要很多信眾或供養。」

我要分享的是溫泉寺小川住持在 仁波切大威德力的攝受及慈悲力加持下的點滴:

5月17日上午法會前,當小川住持得知 仁波切抵達山下時,便以小跑步、坐上電瓶車親自前往迎接,並亦步亦趨隨侍在側。當天法會結束後老住持與小川住持一起恭送 仁波切,仁波切沿路加持恭敬等候的登山客,當 仁波切坐上電瓶車後,以金剛杵加持老住持的頭頂及背部許久,由小川住持親自開車恭送 仁波切離開,顯現十足的恭敬心。

因著 仁波切的福報,中午溫泉寺開放供奉十一面觀音的內壇,讓寶吉祥弟子得以瞻仰觀音佛像。

法會最後 仁波切致贈小川住持一部金剛經,又將勘布從祖寺請來的一尊四臂觀音佛像留給溫泉寺,並賜予參加法會的日本信眾每人一包甘露丸、一條以五色線結了金剛結的金剛繩,同時開示甘露丸及金剛繩的由來是因 仁波切這十幾年來未曾間斷的護持直貢梯寺,每年由250位喇嘛,連續45天不斷,每天24小時持誦六字大明咒的法會而來的,並開示已將甘露丸的用法告訴了小川住持,在座的日本信眾都非常歡喜與感恩。

5月18日第二車依行程的規劃再次來到溫泉寺,當小川住持看到我們時開燈並將大悲殿正門開啟,同時跟寶吉祥弟子分享了以下的事蹟:

1. 溫泉寺的本堂壇城已經恢復成日式的樣子,仁波切有特別交代,四臂觀音佛像要擺在日本信眾可以清楚看到的地方,我們看到佛像就放在壇城的正中央。
2. 小川住持說到,當他請求 仁波切給予他力量,仁波切握住他的手加持時,小川住持表示感到從 仁波切手中有一股暖流從腳到頭頂傳到他的手中再進到心中。小川住持非常感恩 仁波切賜予的加持。
3. 小川住持提到修密宗的行者會將手包起來不讓人看到,很神祕的樣子。5月19日他參加了京都道場的法會,仁波切在法會中開示到這段,不是用布蓋起來偷偷摸摸打手印,感覺很神祕,其實一點也不神祕,並開示了藏傳佛教手印的意義。仁波切無處不在,太厲害了,就佛法的正知正見立即賜予教導。

皈依弟子 第六組 袁譽潔 恭撰
2019年5月26日

(七)洪黎媚師兄分享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有機會參加此次溫泉寺無上殊勝的法會。

魏師兄曾告知 仁波切開示過:藏傳佛教在日本開花結果要10年後,而日本道場成立至今年已是第11年。10年前 仁波切就已知日本今日的因緣。仁波切曾在日本道場開示過日本人很難度,但 仁波切仍不畏艱難一直教化著日本人,走過10個年頭,終於有了回應。
 
5月17日上午 仁波切在溫泉寺修完觀音法門,走下法座替大家灌頂,仁波切踏出大悲殿門外替弟子灌頂時,我在階梯下瞻仰 仁波切,就像一尊巨大無比的菩薩為苦難眾生灌頂,內心升起無比的感動。仁波切深怕漏掉任何一位眾生,慈眼仍不斷尋找沒有被灌頂的眾生。

下午傳《金剛經》,仁波切讓不恭敬三寶的出家眾出去大殿外,令我驚訝不已。仁波切不顧顏面在日本道場斥責弟子,仁波切言行如一,示現真實佛法給眾人看,提醒大家學佛不用顧面子。法會結束後,仁波切恩賜日本信眾珍貴的金剛繩及甘露丸,讓大家得到菩薩護佑及不下三惡道的因緣,並告知大家以後會有因緣在溫泉寺開示《金剛經》。法會結束離去前,仁波切拿法器一一加持日本信眾,仍慈眼巡視大家,不遺漏任何信眾。日本信眾歡天喜地的帶著供果回去搭遊覽車,感恩 仁波切的辛苦及所賜予的一切。

法會結束告別溫泉寺,在車上領隊要大家閉眼舉手選擇:一、明早睡到自然醒;二、到溫泉街走走逛逛;三、再依既定行程回溫泉寺。想想再33年後可能就沒呼吸了,還是去溫泉寺禮敬菩薩好了,沒想到大部分師兄都做了回溫泉寺的選擇。

5月18日早上再回到溫泉寺,小川住持說已讓溫泉寺恢復日式的佛寺,並介紹 仁波切賜予的四臂觀音佛像是依照 仁波切指示所放的位置,並開門讓大家再禮拜十一面觀音。小川住持並分享,昨日法會日本信眾戴翻譯機,雖不能完全了解,卻可感受到 仁波切是一位有大能力的大修行者。仁波切雖未去過溫泉寺,卻在第一次造訪及持咒後就對住持講述佛寺的由來,令他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及讚歎。

有師兄問及為何33年才開放參拜十一面觀音?小川住持回答三要點:

1.佛菩薩時時有人來打擾也很累。
2.提醒人們不要因為見不到佛像就放逸自己,有沒有見到佛像都應好好修行,就像我們有沒有見到 仁波切也都要好好修行,不要懈怠。
3.就像密宗打手印不隨便給人看。

離開溫泉寺前大家在四臂觀音佛像前禮拜,感受到 仁波切已把正信正念的佛法種植在溫泉寺,日後無可限量的因緣一定不斷的湧出,興盛無上的藏傳佛教。

5月19日回到日本京都道場,上午是長壽佛法會。不可思議的是下午 仁波切開示《金剛經》就解說了密宗透過打手印可以知道每尊菩薩不同的願力,不是打手印要蓋起來怕人家看。更沒想到仁波切示範打手印將手蓋起來的樣子,竟然和小川住持5月18日在大殿將手蓋起來的樣子一模一樣。仁波切真的是盡虛空遍法界,無所不知,無所不在。

5月17日當天中午休息時,小川住持對只提供一間老舊的房間作為 仁波切的休息室而向 仁波切道歉。仁波切不以為意並向小川住持說他要維護一間古老的佛寺很辛苦,如同 仁波切現在要興建佛寺也一樣辛苦不容易。

讚歎十一面觀音的晃動留住 仁波切,讓 仁波切正信正念的佛法注入溫泉寺的新生命裡,在溫泉寺種下了生根的種子,這也許是溫泉寺的始祖道智上人的心願,唯有 仁波切的大悲心及大智慧的善巧方便才有這樣的大能力。以日本人對外來宗教很排斥的狀況下,頭一次藏傳佛教的法會在日本寺院舉行,真是讚歎 仁波切無限的厲害,絕不是我們凡夫俗子所能看到的表象。

小川住持凡有機會服侍 仁波切都從內心恭恭敬敬、自自然然的服侍 仁波切。為什麼我們都不相信 仁波切,比小川住持還不如,只要 仁波切要我們做的事,總是找藉口、推三阻四、慢慢吞吞。上師一直提醒我們,只要我們去做,不在意做多做少,若果真 仁波切再來,現在不好好聽話照做,累積福德因緣,將來如何面見 仁波切呢?

仁波切就是觀音菩薩慈眼視眾生,悲體戒雷震;仁波切就是綠度母,讓眾生遠離一切悲傷、恐懼,增長壽命及福報;仁波切就是四臂觀音,演繹最佳「慈悲喜捨」的示現。希望大家團結一心,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上師的佛法事業及佛寺興建能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皈依弟子 第五組 洪黎媚 恭撰
2019年5月26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5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