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得遇具德上師、開啟我學習正法之路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歷代傳承上師、諸佛菩薩。感恩上師賜予我機會讚揚上師功德,救度我學習正信佛法並以施身法超度我的父親、幫助我的母親,並代替父母懺悔及懺悔自己的罪行。

各位大德、師兄大家好,我是第六組白淑月,於2012年9月23日皈依。上師賜予法名慧言卓瑪,看到法名後我立定志向以後要更謹慎自己言語。

經由洪師兄介紹我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2005年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仁波切於法會結束後賜予參加者一條金剛結。父親第二次中風時,本來在接近父親身邊時就會感到莫名的恐懼與害怕,後來我將 仁波切賜予的金剛結戴在身上後,恐懼與害怕的感覺就消失了,一直戴到金剛結斷掉才拿下來,當時心中感到金剛結很有保護力,我愚痴竟渾然沒想到金剛結的保護力是來自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力,我在此懺悔對上師的不恭敬。

父親的病情反反覆覆,看醫生拿一週的藥前一兩天吃了有效,再繼續吃就沒有效果,後面幾天的藥就全丟掉,只好再看醫生重新拿藥,家人束手無策。直到有一天洪師兄報名求見 仁波切,建議我可以祈求 仁波切的幫忙。我在下班後趕至寶吉祥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親切問我:「什麼事啊?」我報告了父親中風的病情,仁波切說「父親的病不嚴重,媽媽比較嚴重。」我聽得一頭霧水,原來 仁波切早已看到未來家中即將發生的事情:父親年輕時外遇,對媽媽造成很大的傷害,在父親往生的前三年媽媽性情大變,經常對父親咒罵,有時甚至還動手打父親。

那時我本來對媽媽不諒解而常發生爭吵,但因著 仁波切的教法,我理解了媽媽的心,就不再跟媽媽吵架。但愚痴的我未把握機會及時求 仁波切幫助母親,只想著再求 仁波切幫忙超度我的三伯。仁波切慈悲應允我參加施身法法會,這是我第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心裡存著疑惑:明明自己心裡很清楚 仁波切是很慈悲的,但為什麼心裡是對 仁波切很怕很畏懼呢?直到2012年3月,這一切我才有了答案。

第一次參加施身法法會,一踏進莊嚴的道場,我心中就起了念頭想要參加這施身法法會10次。我也持續參加施身法法會,之後父親的病情很快就穩定下來,省了很多的醫藥費,家人也覺得輕鬆多了,我知道這都是因為 仁波切以自身功德與福報對眾生的加持,父親才得以受到幫助。

2007年冬天,我陪同朋友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二姐當時婚姻出現第三者,我請示 仁波切二姐的問題。仁波切開示:「妳自己的事也給家人擔心過。」我曾經與有婦之夫交往過,當時聽到 仁波切講我的過去,除了感到羞愧也不禁淚流滿面。仁波切接著開示:「要先站在對方的立場,這樣她才會聽進妳的話。」當我們起身要退下時,仁波切對著我說:「妳的身體很不好,以後有困難再來找我。」當時我只記住 仁波切的叮嚀,竟愚痴的沒有把握機會積極的再來求見 仁波切,還是過著自以為是的日子。那時我已在外道的道場待了17年,因為所學的都做不到,也曾想要離開。

2008年我離開外道道場,與朋友皈依其他藏傳佛教仁波切。又過了2年後,2011年8月底,我真如 仁波切所說的生了一場大病,有幾天無法去上班,生病後胃口一直不好。有天早晨忽然很想吃稀飯,於是就到第四組林師兄上班的早餐店吃稀飯,林師兄關心我的身體,並向我讚揚上師功德,鼓勵我一定要再求見 仁波切。

2011年9月我又再度求見 仁波切。當天很多信眾,仁波切一直辛苦接見信眾直到將近晚上11點,並請其餘未能求見的信眾報名,等待第二天法會結束後求見。當天我雖然沒有求見到 仁波切,但在等待求見時只覺得身體熱起來。感恩 仁波切加持,回家後就睡得很安穩,因為我自己的惰性、對 仁波切當時還存在的畏懼,還有身體狀況稍有好轉,所以週日我沒去道場求見。在此懺悔自己輕視三寶、對 仁波切不恭敬,所以一再錯失早日學習正法的機會。

同年10月8日我再度陪同朋友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先問我:「什麼事啊?」我答:「求皈依。」仁波切問:「為什麼現在才來?」我答:「因為我沒有福報⋯⋯」就這樣 仁波切說一句,我就自以為是的解釋一句。仁波切沒有應允我皈依,我又貪心求參加週日共修法會,仁波切沒答應,我最後再求 仁波切讓我可以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波切還是沒答應。我心急了,向 仁波切報告,之前 仁波切曾說我有困難可以再來找 仁波切。仁波切問我:幾年了?我回答:5年前。仁波切慈悲的應允我可以參加施身法法會,並叫我上前接受加持,加持前 仁波切說:「該打。」接著拿著經書重重敲了我的頭。仁波切持咒時我感動得不自覺一直掉眼淚。

接著 仁波切問朋友,朋友也像我一樣,仁波切說一句,她解釋一句。仁波切呵責她:「妳再辯啊!」我一聽到 仁波切這麼說時才知道自己錯了。仁波切說什麼就要接受,我不應該跟 仁波切辯解。正當我們準備退下時,仁波切突然對我說:「妳明天來參加法會。」我喜出望外,仁波切接著又警告我:「妳要小心一點!」

我知道自己罪業深重、因為未曾學習慈悲,為滿足自己的欲望隨意傷害眾生,以致累世以來造下無邊無際的罪過,感恩 仁波切慈悲救拔我冥頑不靈的心,開啟我學習正法之路。直到現在每每想起 仁波切慈悲加持我的那一幕,我還是感動得熱淚盈眶。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解釋代表不認錯,總是說自己沒有錯的,那麼懺悔心、恭敬心、信心等通通不存在了,怎麼能夠學習將我慢的心消滅,產生平等的慈悲心,好好學佛呢?」我何其有幸能得遇如此具德的上師。但我來道場參加法會是因為身體不好、怕死、求保佑的,只自私的想著自己;正因心態不正確,對 仁波切未生起恭敬心,自然得不到 仁波切的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還存有惡業,就會聽不懂上師的開示。」我常常法會結束後腦子裡一片空白,記不起 仁波切所開示的一句話,就這樣習慣性的參加法會過了4個月,對自己的問題毫無所察,直到2012年2月我參加法會遲到了,之前向 仁波切祈求參加週日法會、施身法法會、皈依都因為我的不守承諾而取消,我才驚覺自己問題的嚴重性。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再度求見 仁波切,跪在 仁波切面前,仁波切問:「什麼事啊」?義工師兄向 仁波切報告說我上週日法會遲到,仁波切說:「繼續啊。」我趕緊磕頭謝謝 仁波切,接著我又向 仁波切祈求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波切沒答應並開始呵責我。我才知道剛才是我會錯意了,以為 仁波切說繼續是讓我繼續參加共修法會,因為我未累積福德資糧,所以連 仁波切的話都會聽錯,我不但不虛心受教還自以為是的解釋遲到的理由。仁波切呵責說:「妳很忙喔?」並要出家眾給我介紹其他佛寺,我跟 仁波切搖著頭說不要,心裡很慌,接著被趕了下來。心裡悲傷痛哭不已,並下定決心下週六再來求。

為了能再次向 仁波切求得參加共修法會,回到家後我規定自己每天要誦500遍百字明心咒,要看《快樂與痛苦》、《密勒日巴大師傳》,希望能盡快找到答案。沒找到答案前,每天一想起此事時就會忍不住掉淚。感恩上師加持,當我讀到《密勒日巴大師傳》第91頁,馬爾巴上師對著密勒日巴尊者說:「在我面前哭,而不懺悔,是什麼道理!滾出去。」我心裡想,我不正是如此嗎?我在 仁波切面前沒有懺悔心,馬上知道我錯在哪裡了,如果我對週日共修法會很重視就會全力以赴,不致於漫不經心而遲到。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心就定下來而不再哭了,並期待著週六去求見 仁波切。

跪在前面等待求見 仁波切時,我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了,感恩 仁波加持,讓我突然想到求阿奇護法。我對阿奇護法說:「如果 仁波切還是罵我表示我還有錯,我願意接受,希望阿奇護法幫助我。」祈求完畢我就不緊張了,跪在 仁波切面前,仁波切問:「什麼事啊?」我待義工師兄向 仁波切報告完畢後,馬上跟 仁波切說:「我對佛菩薩不恭敬,所以遲到了。」並趕緊再祈求:「請 仁波切再給我一次機會。」仁波切應允我的請求,我順利求得再次參加週日共修法會及施身法,並於2012年4月順利求得皈依。

從這一天起,我原先對 仁波切畏懼的心消失於無形,每每想起 仁波切那種慈悲的力量強烈震撼了我腐朽的心;讓我深深感動在這刻骨銘心的教法中,救拔我冥頑不靈的心,我就非常感恩上師慈悲的救度。仁波切曾開示:「教你們檢討自己錯的根本在哪裡,不是去檢查錯的事情以後不要再犯、不再做同樣的事情,而是要去檢討這個事情背後真正的源頭在哪裡——就是貪嗔痴慢疑,要你們每一天都要檢討自己。」因為有 仁波切這樣霹靂、嚴格的教導我,澈底改變我的內心,讓我日後面對自己的自以為是、傲慢、貪、嗔、痴的惡習,能夠真正從根源、深處去思索自己的問題,依著 仁波切的教法,慢慢修改自己的思想與行為。

2014年3月父親因感冒身體不適跌倒而開始坐輪椅。我想帶父親去道場求見 仁波切,我就跟父親說我參加施身法,仁波切對他的加持,所以要去道場感恩 仁波切,於是2014年4月5日帶父親求見 仁波切。

仁波切問:「什麼事啊?」我感謝 仁波切對父親的幫助。仁波切又問:「還有什麼事?」我想到過幾天後父親的手術,就報告 仁波切父親要做攝護腺的手術,仁波切加持完父親後,對父親說:如果不吃素,以後不能來見 仁波切,並要我重覆一遍 仁波切剛才所說的話給父親聽,並不收我的供養。弟子懺悔未能時常向父親讚揚上師功德,未能及時用心規勸父親吃素,以為自己有講過了,父親不願吃素就任由他繼續造惡因,甚至帶他去葷食餐廳。直到 仁波切的開示後,我才驚覺自己真的是錯得離譜,因為我自己沒改好,這樣過了三年父親始終不願吃素。

2017年2月22日,父親住院2週。週六時我跟父親說下午 仁波切有接見信眾,我得要去道場。姪兒就說:「姑姑妳怎麼不帶阿公一起去 仁波切那兒?」我回他:「阿公沒吃素不能去見 仁波切。」再勸父親要吃素,躺在病床上的父親依舊不答應,錯失了最後求見的機會,出院在家中休養兩週後,於2017年3月20日下午往生。父親往生那天我報名參加道場晚課,晚課前得知父親往生,我趕緊打電話報名求見 仁波切求超度父親;又打電話給弟妹,請她跟大姐在旁助唸佛號。

晚課時,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下,我知道現在唯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幫助父親,我什麼事也不能做,所以一心祈求 仁波切加持父親。晚課結束後趕至醫院,將甘露丸放入父親微張的嘴巴,並在耳邊告知我會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他,並會孝順媽媽。不一會兒葬儀社的車子來將遺體送回山上家裡,過了好一會兒,父親原本微張的嘴巴閉起來、凹陷的雙頰也豐腴、臉色不再蠟黃、整個臉看起來像是睡著般。我知道這是因為父親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才有此瑞相,感恩上師加持,不然我不知如何面對這樣的痛苦與哀傷。

3月25日,仁波切沒有接見信眾,父親還要再受苦一週。心中感到十分難過,我的福德不具足,等待著下週六的求見,早上回到家聽到照顧父親的外傭說今天清晨有看到父親在哭。我也急了,我在靈堂前燒香告訴父親要等下週六才能有機會去求見 仁波切超度。見父親如此的苦、我卯起全力來,誦《地藏經》、參加道場早晚課、持誦綠度母咒、護持佛寺,努力盡全力追隨上師許予的一切善業,希望能為父親多累積一些福德資糧,得以順利求到到 仁波切佛法的幫助。

4月1日與家人一同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問:「什麼事啊?」我回答:「求 仁波切超度父親。」仁波切問:「什麼時候?」我回答:「3月20日下午5點。」接著義工師兄報告 仁波切,仁波切曾說父親沒吃素不能再來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說:「不聽話!連死的時間都不對,去報名。」感恩 仁波切依然慈悲應允施身法超度父親,在得到 仁波切的答應超度後我如釋重負,連日來的種種已使我瀕臨崩潰了,仁波切不只救度父親,也安撫了我無助的心。

4月15日父親告別式,遺體火化後父親的骨頭呈現五種漂亮的顏色,我的大姐夫拿起頭蓋骨有看到一個很小的洞穿透頭蓋骨,這是 仁波切超度的瑞相,家人都很讚歎。

2018年11月26日清晨,夢見我與姐姐要去求見上師。上師對我說媽媽有一個難關。我的心裡還在想著上師的話,不知怎麼辦時,上師對我說會幫助媽媽⋯⋯。醒來我先將此夢記錄下來,整天心中憂心忡忡,那時媽媽已經被姐姐接到臺中住兩個多月了。上班途中我先繞到銀行以媽媽名義護持佛寺。到了晚上10點多接到姐姐電話,告知媽媽身體不舒服一直想睡覺,腳沒力氣。我想到今日清晨的夢境,哭得很是悽慘,想到上師的開示,我就跪在壇城前祈求:如果媽媽還有壽命就請求 仁波切的加持讓我媽媽早日康復;若媽媽壽緣已盡,祈求 仁波切的加持讓媽媽能夠好走。跟 仁波切祈求完畢後,感恩上師的加持讓我的心安定下來了。等到週三請假去臺中,帶了上師賜予的甘露丸與甘露水給媽媽服下,見她精神狀況慢慢有好些了,我抓緊機會趕快向媽媽讚揚上師功德,並試著勸她要及早吃素。陪了媽媽兩個小時就回臺北,剛好趕上晚課及持咒。想到媽媽的身體有如冬天即將掉落的葉子那麼脆弱,我只有依靠上師,但我的福德資糧像衛生紙這麼薄,所以上師許予的一切善事我更要珍惜之。

2019年3月17日,週日法會結束後下午5點回山上的家。媽媽感冒,洗完澡在浴室昏倒。聽到聲響我立刻進去浴室,看到媽媽倒在地上並拉肚子,弄髒了身體與地上。我與姐姐將媽媽喚醒並清洗身體,扶媽媽躺在床上後她的氣色漸漸蠟黃。我馬上觀想上師加持媽媽,並讓她服下一顆上師賜予的珍貴甘露丸,趕緊載媽媽下山。

在醫院急診檢查及打點滴,確診為A型流感及尿道感染,並等待第二天早上辦理住院手續。在隔離室時媽媽的血壓一直往下降至50,體溫一直升高到39度,媽媽一直嚷著不舒服。她說覺得死了比較舒服,看媽媽奄奄一息的樣子,我心裡也做了最壞的打算。我告訴媽媽;如果妳死了,我會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妳超度,也勸媽媽要吃素,並給她看微信上 仁波切的法照。感恩 仁波切的加持,第二天住進病房到下午後媽媽的情況就好很多了,只有一點點發燒而已,下午就吵著要出院,跟昨日簡直判若兩人。若不是 仁波切的加持,媽媽的病情怎會有這麼不可思議的快速好轉呢?很巧,2年前的3月20日,父親就是在這醫院急診室往生的。想到這我心裡百感交集眼淚就不自主的掉下來,感恩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救護,讓父親、母親的災難能得到 仁波切大慈悲的幫助。上師難遇,是萬古一瞬的因緣,想到上師的恩德、我要更加努力依教奉行。

接下來分享普洱茶對我的幫助: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弟子找到品質最為精良的普洱茶,不但讓弟子們可以以最好的茶來供養諸佛菩薩,而且普洱茶帶給我身體妙用,讓我於更年期後的肥胖消失,可以重新再穿回以前的衣服,省了很多的治裝費。之前提到,我在進入更年期後有段時間日漸發福,以前的衣服幾乎都穿不下。平日我以普洱茶供阿奇護法後的茶渣,會再拿去煮1000cc,第二天帶去公司喝,2018年11月9日早上,因為懶得將普洱茶帶出門,所以一口氣將茶喝完,接著下來我連著數日每天持之以恆早上於90分鐘內喝完1000cc的普洱茶再去上班。不久之後,我身邊的友人都發現我更年期發胖的狀況改善了,而且還持續變瘦,這段時間我的飲食、生活習慣沒有任何改變;唯一不同的,就是我每天早上在90分鐘內飲用1000cc的普洱茶,親友看到我的改變,驚訝不已,紛紛向我探問改變的原因,我也趁機向親友及同事大力推薦普洱茶的妙用,親友聽完後,紛紛託我請購普洱茶,感恩 仁波切賜予我們這樣的寶物。

最後我要在此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露懺悔:
父母親務農、也曾養過豬以殺生為營生,為養育子女而有意無意傷害的眾生,我代替父母向他們所殺所傷害的眾生懺悔。在婦產外科上班時,經常參與人工流產手術的工作,並借錢給同學墮胎,出主意給大嫂墮胎,我自己也墮胎。從小到大吃了無數的雞、鴨、魚、鵝、泥鰍等,犯下滔天的殺業我今懺悔永不再犯。在公司偷時間辦自己私人的事,拿文具回家用,或不告自取犯下偷盜,我今懺悔永不再犯。曾與有婦之夫交往,犯下邪淫我今懺悔永不再犯。口出惡言、兩舌、妄語、綺語;曾經喝酒,犯下五戒我今懺悔永不再犯。自己所犯下的一切貪、嗔、痴、慢、疑、十不善業,諸罪皆懺悔永不再犯。

累劫累世我所造下的惡業太多太多了,祈求上師生生世世加持我,堅固我的菩提心,我自己一定要生生世世緊跟隨著上師努力成就菩提,以報答上師恩、父母恩及眾生恩。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寺興建圓滿、直貢噶舉教派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及師兄們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六組 白淑月 恭撰
2019年5月19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5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