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感恩上師救度執迷不悟的我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護法以及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好,我是第六組的張巧燕,法名慧續卓瑪,在身後的是我子女第六組的賴品達法名公處定青和賴湘昀法名慧得卓瑪,先生是去年底皈依的第三組賴建豪法名公處定豐。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願力,以及如同日陽般對眾生連綿不斷的加持力,我曾經在2011年1月16日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我皈依前加持助我順產,以及皈依後上師加持家人和朋友解脫病苦的經過(分享連結),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何等的慈悲。

今天,我要再一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有機會向大家讚揚上師對我和家人朋友的幫助,並且讓我有機會在上師和大眾面前懺悔。

我和二個孩子分別於2008、2010、2011年皈依。儘管先生當時同意讓孩子們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帶著自己的父母參加每年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但是這10年來,由於我沒有將 仁波切所教的佛法落實在生活中、沒有依教奉行,學佛後讓先生看不到我的改變,導致他雖然很早就見識到大修行者的大悲心、大威德力,卻遲遲不願意參加法會共修或是祈求皈依。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不捨眾生,製造了許多善巧因緣,讓福薄緣淺的我還能累積福報;感恩上師堅持將佛法示現在自己的學佛歷程中。弟子不成材,只能藉由讚揚上師的慈悲德行,讓先生不會因此而排斥佛法或是毀謗大修行者,先生還因為聽聞、見聞許多親友得到 仁波切的幫助,讓他能對 仁波切生起恭敬心。

2008年當時只有我一人皈依,兒子只以信眾的身分隨我參加法會,可是有一次,因為我的疏忽,讓兒子錯失參加法會的機會,必須再次重新向上師祈請應允。同年新春的某日,先生邀請他的朋友到新居聚會,但是我卻執意要在當天求見 仁波切。大家可以想像一個畫面嗎?在一個新居中,女主人缺席,男主人獨自一人面對客廳或餐廳沒有豐盛的餐點可以款待客人,在房裡又有年老的岳父母幫忙照顧襁褓中的幼女。男主人必須同時處理老人家、小嬰兒、客人們的不同需求,畫面中的那位男主人,心裡會是多麼窘迫?

先生獨自一人面對這樣的忙亂與混亂,直到將近晚上10點我才返家。這樣只為滿足自己一時執念的妻子是學佛人嗎?這樣不顧家人、孤注一擲的行為是學佛嗎?當晚深夜裡,我見到先生未曾有過的眼淚,我才發覺自己根本是假學佛之名,行傷害眾生之實,深深傷害了身邊最親密的家人。我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在法座上所作的開示:「學佛學得像神經病,讓身邊的人都對佛法產生了誤解,起了惡念。」更不用說沒有學佛前,我又是造了何其多的惡業,結了何其多的怨念,我在這裡深深的為自己的惡行懺悔。

還好 仁波切不厭其煩的以佛法薰陶我愚昧的心,開設了許多照顧弟子生活需求的事業體。我漸漸覺察到佛法和生活是沒有分別的,不必因為學佛而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像個黃臉婆一樣,不是什麼東西都捨棄、都不要就是有捨離心,另一半看到只會擔心,怎麼會心生喜悅呢?感恩 仁波切時常以自己學佛的故事提點弟子,上師曾經開示過:「現在的福報,都是過去世行了善業而來的,命中若有福報,就自然的接受,重點是在於不起執著、貪求的心。」於是除了遵照 仁波切的教法,努力看著自己的心之外,我也開始稍微注意自己的穿著,到祥髮、美妝店去學習如何妝點自己,不只親友們開始注意到我學佛學得越來越漂亮,在流行業工作的先生也不再反對我參加組聚或是道場的活動。

當我以為自己應該有在修了,開始在過好日子時,深層的傲慢習性與鬆散的心又悄悄浮現出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讓總是衝動行事、做事虎頭蛇尾的我,在2014年接了大禮拜的法之後,由於有上師的加持力,和當時10歲的兒子每天都能專注的拜大禮拜。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後的某天下午,我提早到學校體育館,要把上直排輪課的兒子接回家,但是當我抵達現場,還沒看到兒子之前,就只看到了滿地的鮮血。原來教練下了不清楚的指示,讓一位學生追撞到兒子,兒子重心不穩,正面趴下倒地,造成他3顆門牙恆齒和一顆乳齒的脫落、斷裂,我整個心完全慌了,很是怪責教練和追撞的學生。

但是我一趕到健康中心看到哭泣與缺牙的兒子,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浮現出來:這時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安定住兒子和我的心。於是馬上給兒子看手機裡 仁波切的法照,請兒子觀想上師在他頭頂上不斷的加持。

在前往急診的路上,我一直思索上師的教導以及調整心態。當我觀想 仁波切在我和兒子的頭頂加持時,我接受了!我接受這一定是我們的業報,而且必然是重報輕受,因為斷了3顆門牙的兒子,沒有任何其他的外傷或挫傷,我自己也不太相信,還請醫生再仔細的檢查,口腔內除了牙根的斷裂傷口之外,醫生再怎麼檢查也找不到其他傷口,甚至照了腿部X光,也發現骨頭完整無傷,我深深相信這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巧合的事。

不過,當時先生對於兒子的意外非常不能接受,因為他受過5年矯正牙齒的苦痛與不便,所以他非常重視孩子們的牙齒發展,於是要求相關單位一定要負責賠償到底。隔天晚上,我們在做大禮拜時,兒子也要求爸爸要跟著拜150下,先生雖未接法,倒也真心誠意的禮佛。好不容易拜完了,他語重心長的對兒子說:「我答應你拜150下了,只求你的牙齒恢復健康,好嗎?」兒子回答:「那你願意拜1000下嗎?」先生沉默了,他說:「一次1000下做不到,分幾次可以嗎?只要你牙齒恢復健康,我都願意!」兒子想了想,對他爸爸說:「那皈依也願意嗎?吃素也願意嗎?」這時先生又長時間沉默了。兒子便說:「那先從吃素做起吧!因為我不想你和我一樣受苦,如果等老了才吃素,就太晚了,仁波切開示過,眾生病痛都是因為殺生吃肉來的。」因為兒子轉述 仁波切的開示,先生也因著這個因緣開始吃素。

與此同時,道場也面臨一個事件,就是有人透過新聞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了汙名的消息。那陣子,弟子們持續每日回道場修阿奇,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指示弟子們不要對事件做任何回應。在先生答應兒子吃素的隔天週日法會,仁波切對於新聞事件做了開示,上師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深深敲在我的心中,我緊緊的牢記並轉述給先生聽。上師是這麼開示:「這次的新聞事件從世間法來看是不好,但從佛法的角度來看卻是好事,正可以檢視修行的分別心、慈悲心、恐懼心以及有沒有智慧來面對及處理事情。」若不是 仁波切的加持和教導,我們怎麼會有福報和智慧能夠讓先生決定吃素,並且從要求肇事者全額賠償到願意放下與對方和解。

經過這個事件,我才了解為何許多上臺分享的師兄,描述亡者往生後,得到上師的超度,家人不會有傷痛的情緒,而且能平靜的看待一切過程。原來上師的加持並不分生者或亡者,一切眾生都在 仁波切慈悲平等的加持中,所以我和家人們才能冷靜的面對和接受這個過去所造的業報。在危難的時刻,我們誰也無法依靠,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諸佛菩薩的佛法教導才能讓我們行走在生命的黑夜,依止著佛法的光明,找到解脫輪迴的方向。

在皈依 仁波切前,我就是個國小代理老師,每年都參加教師甄試,卻每年還是約聘的流浪教師。「約聘」的意思是每年都要去各個學校應考,考過了有書教才有薪水。暑假2個月沒書教,就沒有薪水。過去我總是為此所苦,苦於不得志,教書之餘,還得熬夜K書應付考試;苦於代理的收入短少,無法得到福利和保障,自己一個人煎熬,全家大小也跟著籠罩在我的低落情緒中。

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醫生和老師都是犧牲奉獻的職業。」依照著上師教法正常的過生活,把上師教我的佛法用在教導學生上,教他們做事專注、待人唯善、做事負責⋯⋯,所有上師教我們做人做事的道理,用在教導學生身上,真是受用無窮。10年來,我心想如果用心教學,只要對學生有幫助,不管是正職或代理的都沒有關係,我接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業報。

2016年的教甄筆試,考卷發下來的那一剎那,仁波切分享自己在關房的經驗突然浮現在腦海中,於是在心裡對上師和阿奇佛母祈求:「如果我當老師,能夠真正的幫助到學生,就請上師和護法加持我,讓我通過考試;不論過程和結果如何,我都會欣然接受。」沒想到,在考了10年的教師甄試,沒有一次通過筆試的我,居然以一題驚險通過第一關筆試,順利進入複試,在2016年7月4日考到了新北市正式教師的職務。

而妹妹通過了好幾年的筆試,卻沒有一年考過第二關的複試,在當年也沒有通過第一關筆試。看到姐姐考上,妹妹心裡當然很失落;我媽媽也很為難,大女兒考上了正式教師,待字閨中的二女兒沒考上,心裡肯定是百感交雜。於是我向妹妹分享自己進入考場時,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過程,提醒她一定要發心,不要只為了自己而考試,不論結果如何都是自己的福報,鼓勵她繼續準備其他縣市的考試,仍舊參加2016年7月15日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

妹妹告訴我,她在新北市落榜時,便決定為了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避開與大法會日期衝突的考試學校,只選擇報考新竹市教甄,同時在心裡決定每個月都護持佛寺。而妹妹就在我考上的2個禮拜後,也考上了新竹市的正式教師。當年的教甄錄取率是4.9%,一個家庭中能有2個姐妹同時考上,這樣的機率應該不到1%吧!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我們的福報,若不是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和加持,我們仍然會因為自己的業報而煎熬焦慮,過著無所適從的人生。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願力,不只照顧到我而已,連我教導過的學生都受惠。每次換到新教室,我都會先點除障草潔淨學生學習的空間,同時我也會尊重學生,先表明除障草或是直貢薰香粉的來源和功效,大部分在科任課他們不在教室的時候點,後來還會在學生有需要的時候,幫他們擦寶圓膏或是詢問他們要點除障草嗎?純真的孩子都很識貨,都會來要求我幫他們擦藥或點香。

我記得有一個男同學,向我表示自己連續做了好幾天同樣的夢,夢中有個女生總是走到他們家其中一個房間,然後上吊自殺。這樣的景象不斷重複,讓他非常害怕,他不敢跟家人說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我先用心理學的輔導方法撫慰他的心情,再向他介紹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建議他如果願意,可以對著我電腦桌面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祈求幫助。因為 仁波切的願力就是「只要有人聽聞他的法名、見到他的法相,心生恭敬,就會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於是這位學生二話不說,雙手合掌對著 仁波切的法照祈求。

過沒幾天,他又跑來跟我說他沒有再做同樣的夢了。事隔一段時間之後,我去家訪,旁敲側擊才從學生的阿嬤口中得知,他們住的地方月租只要2500元,因為房東的女兒在那裡自殺租不出去,才租給他們。阿嬤是基督徒也不在意這種事,但是不在意不表示會沒事呀。所以每當我同事說我把班級學生帶得很好時,我都會告訴他們:「真的不是我厲害,我只是把我的上師教我的佛法,應用在教學和指導學生做人做事的方法上。」所以我的學生是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和阿奇護法、諸佛菩薩的照顧。

去年一些親友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的前後,也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和照顧。一位做過2次試管都失敗的同事在報名參加不久後,竟然懷孕了;另一位帶她全家人參加大法會後,愛吃肉的6歲女兒竟主動告訴她:「吃素也不錯,以後還願意吃素。」前陣子,兒子邀請一位同學到家裡玩電腦遊戲,對方來了2次後,回家就不想再吃肉,甚至他們一家人去牛排館吃牛排時,他只願意吃生菜沙拉,他的爸爸見他這個狀況,還掏錢給他說:「你這樣不如去對面餐廳吃素。」那孩子也真的就拿了錢去吃素食。

過去一直不願意皈依的先生,為了激勵我認真考試,也開出只要我考上正職教師,他就來求 仁波切讓他參加法會。也因為這個承諾,先生在我考上的下個月求到了參加施身法法會的機會。親自聆聽 仁波切的開示,和透過我轉述上師的開示畢竟不同,他也在2018年6月17日求得皈依。

近來我們夫妻因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慈悲願力,從上師開示的《寶積經》中,聽到了修菩薩道如何與眷屬應對,對我們兩個實在有很大的幫助。先生先是向我道歉過去他對於阻斷我參加道場的活動,這個月又帶我到珠寶店請了一串項鍊,了了我夢寐以求到珠寶店求珠寶與寶吉祥事業體結緣的心願,這種種的一切都不是我應有的福報,都是因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德,我才有機會領受一點點人天福報。

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加持處處示現無遺。上師不只教導我們佛法,還像父親一般的照顧和教導我們如何生活,從中醫診所、飲食餐廳、女人最需要的美髮美妝都是精選最高品質、最安全的產品,另外包括藝文生活,如Evan的柴燒陶器展、樊洲線之道的水墨畫展、寶吉祥文史研究院的各場講座。只要一到現場,不管是去聽、去看、去感受,都會從這些藝術作品、文史物品中,看到上師教導我們的佛法真理。就像是上週的2場演唱會,從外部硬體設備、活動設計的精彩,到內部歌手演唱的訓練、曲風挑選的安排,都讓我學到 仁波切對佛法、對眾生重視的態度。當歌手演唱「Hero」時,我的腦海浮現出 仁波切的法相,眼淚不自覺就掉了下來,當歌手演唱到「陪我看日出」時,眼淚更是管不住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我生命中的英雄,總是牽著我穿過迷霧、帶領我看到人生黑夜後的日出,讓我有上師可以依止、有佛法可以學習,讓我在遇到任何困頓的時候,一個人依然會微笑。

我在這裡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心懺悔,我沒有做到皈依時的承諾,修改自己的貪嗔痴慢疑,沒有依照上師的教法,老老實實把佛法落實在生活中,傲慢自大、自以為是,讓很多親友失去了接近佛法的機會;我拖拖拉拉、漫不經心的習性讓我沒有把握護持佛寺的機會,失去了緊跟著大修行者的學佛腳步;我懺悔總是把自己的欲望和需求排第一,把上師、佛法和眾生排第二,貪求安逸、習慣怠惰的習性將自己往遠離上師的方向推。我要向先生真心懺悔,沒有做好妻子的本分,憑恃著先生的包容,就耍賴任性,時常把脾氣發在先生和小孩身上,讓先生看了心生難過;我要向過去被我傷害、因為我而受傷害的眾生真心懺悔,我沒有慈悲喜捨的平等心,分別對立、貪婪自私,讓眾生因我而苦痛、無法解脫輪迴。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慈悲加持,讓如此下根器、福薄緣淺的我仍然可以跟隨大修行者學佛,繼續走在解脫輪迴的路上。如果我因此有任何的功德,將全部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勝妙康、佛法事業圓滿、法輪常轉、常住在世;如果我能有任何的福德,將全部迴向給法界眾生離苦得樂。最後,希望大家能以我為鑑,勿行惡行、老實修行,緊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腳步學佛,謝謝各位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六組 張巧燕 恭撰
2019年1月26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1 月 3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