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上師如父慈悲救護我和家人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歷代傳承諸上師、諸佛菩薩。各位師兄大德,我於2014年7月20日皈依,法名公處定雨,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讚揚上師救度父親與我的經過。

在皈依的11個月前,我還只是一位參加每週日法會的信眾,之前我常常到寺廟去誦唸佛經,也常常在大過年時在寺廟誦唸,但是心裡常常會有「我唸得這麼多,生活上應該會漸漸變好吧?」的念頭,也常常抱怨別人對我不好,為什麼被要求做事情的人都是我,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常常生病、感冒,偶爾不經意就會發生小車禍。此時的我完全是盲修瞎練,完全是用比較的心態在念佛,不是用懺悔心與恭敬心在誦唸佛經。

2013年3月26日,母親右腿膝關節退化第一次開刀,在南部醫院進行人工關節更換的手術;約半年後母親進行左腿膝關節退化第二次開刀。這時候我已經是參加週日法會的信眾,在新竹工作的我,在母親開刀前一天準備返回高雄,因為有了先前常常出車禍的經驗,於是告訴自己騎車要小心,不然又會出車禍。

就在租屋處騎車去搭高鐵的路上,跟自己說騎車要慢、要小心,也提早了約一個多小時出門。我騎的是150cc摩托車,在路上騎得很慢很慢,大約時速30公里,騎到一個路口前方大約30公尺,看到綠燈轉黃燈,於是卯足勁、催了油門搶黃燈。到了十字路口,發現有一部休旅車從對向車道呼嘯而來,在同一個十字路口搶黃燈左轉。說時遲那時快,下一秒我已經跟休旅車對撞,這部車是有防撞保桿的休旅車,想說我一定慘了。到下一個畫面,我的人是被撞飛在休旅車車頂上方,然後就完全失去意識了。

當我開始有意識的時候,整個人如同電腦重新開機一般有了意識,而且不知道是誰開機的,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慢慢的,耳朵聽到開休旅車的大哥一直問我說:「你有沒有怎麼樣?」這時才意會過來剛剛出車禍了。這位大哥一直嘗試叫醒我、叫我爬起來,我下意識的說等一下,於是我去感覺身體是不是會痛,可不可以動手、腳、軀幹、身體、脖子,還有頭部有沒有知覺。

心裡驚呼了一下:「我都可以動!」就慢慢的嘗試爬起來。這時我才發現車禍現場已經有一堆人圍觀,我也不知道趴了多久。我慢步走到人行道旁稍微休息,這時救護車與警車也趕到。救護車的醫護人員稍微查看了我的傷勢,檢查後我只有手跟腳有輕微擦傷,醫護人員問我是否有其他不適,我說:「還好,感覺胸部有些微疼痛。」醫護人員要我稍微舉起雙手,我也可以舉起來,表示我骨頭應該沒有大礙,問我需不需要就醫,我說不用。就這樣處理了車禍、到警察局做完筆錄後,我發現我還有時間趕得上高鐵回南部。

在高鐵車上我開始想,為什麼在這種撞擊下我完全幾乎沒有受傷?想著我被撞飛、以不可思議的姿勢落地,才發現是完全的神奇,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想當時以這樣的速度被撞飛與落地的高度,只要有一個動作不對,我一定是手斷、腳斷、鎖骨斷、肋骨斷、肩胛骨斷、骨盆斷、內臟出血、脊椎受傷、顏面重創,特別是兩車高速對撞容易有腦震盪的不良影響;而且當時我側背一個包包,包包也很神奇的在我身體旁邊完全沒有被身體壓到,心想要是壓到包包,傷勢一定也是慘不忍睹。感恩 仁波切的慈悲救度,讓當時還是信眾的我在如此重大的車禍下能重報輕受,完全不敢想像之前要是沒有親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是怎樣的果報?感恩 仁波切以此不可思議的大威德力護佑著當時還是信眾的我,而且媽媽第二次開刀的膝關節傷口復原與復健進度也比第一次快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我的父親在2016年5月25日往生。父親因為長年酗酒,在往生之前的兩年,已經出現肝硬化與一些慢性疾病,常常進出大醫院,在家裡常常會在喝酒過後無法控制精神狀況,大發脾氣讓媽媽常常不知所措,這兩年媽媽很辛苦。2016年5月17日爸爸喝酒後出現神智不清狀況被送往高雄的醫院,當時的我在臺北道場當義工,接到家人的通知準備趕回高雄,感謝第七組蔡師兄趕緊給我兩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

到了醫院急診室看見父親已經插管急救、意識漸漸模糊,我趕緊將 仁波切著作《快樂與痛苦》中的法照給父親看,跟父親說:「不要怕,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你。你要一直想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會去求 仁波切幫你。」說完父親稍眨了眼睛開始沉睡,我拿出甘露丸要給父親服用,並排除了大家的意見,讓父親服下甘露丸。神奇的事發生了,原本父親臉上眉心深鎖,一直很痛苦的模樣,服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後,父親看起來像安然的睡著,臉上沒有一絲痛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與醫師洽談,醫師說父親壽命只剩下7天,家人也同意簽署放棄急救,不再讓父親一直受苦。

我在2016年5月21日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輪到我時,仁波切慈悲的問:「有什麼事啊?」我笨不會說話,語帶哽咽回答:「父親住進加護病房,醫師說只剩下7天的壽命。」慈悲的 仁波切說:「是誰說的?」我回答:「是醫生說的。」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還有什麼事?」我回答說:「弟子求幫父親做大禮拜。」仁波切慈悲應允了,感恩上師。我一直不懂醫師說只剩下7天的壽命,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是誰說的?」的意思。

父親住進加護病房的7天裡,家裡的親戚一直意見不一,無法決定父親的後事。我也因為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辦。一直到了第七天晚上神奇的事情發生了,親戚像是談好了般,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順利的解決,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一次慈悲的加持與大威德力的示現。

第八天早上接到醫院的電話說父親心跳變弱,要家人趕去醫院,到醫院時院方已經幫父親梳洗完畢,準備帶父親回家辦後事,此時的父親住院7天裡一直打點滴,因為無法正常代謝排尿,所以父親的手腳四肢是有點浮腫的,院方要家人處理後事時要多加小心。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唸著六字大明咒,到了家裡我強烈的要求家人與葬儀社要把父親安放在家裡不要移動入殮,要持誦六字大明咒8個小時後才可以移動父親,之後我讓父親服用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與甘露水後開始持咒。

父親服下甘露丸與甘露水後嘴巴自然密合,原本父親嘴角插管的傷口也開始漸漸癒合,不再流出鮮血,大約在持咒4小時候後,我的心開始漸漸動搖,無法以安定的心與穩定的聲量持誦六字大明咒,於是我向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祈求加持父親,就這樣8個小時安然的過去了,父親不但沒有流出湯湯水水,反而面容安詳,嘴角微帶笑意,在持咒期間有很多的親戚家屬來看父親,原本是在遠方就聽到淒厲的哭聲,但是一見到父親,每個親屬都說父親怎麼看起來像睡著,還面帶笑意。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度了我的父親,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護佑安定我家人的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大約在父親過世的第三天,二姐突然向我走過來說父親鼻子流血,我走到父親身旁,發現父親鼻子裡真的有流出紅色與白色透明液體。當時我不懂,就用溫毛巾幫父親擦拭掉,就這樣一次一次的擦。後來聽師兄們分享才知道,像父親這樣鼻子裡流出紅色與白色透明液體,是得到大修行者超度才有的殊勝瑞相。我的父親生前在林務局工作,在山上不知道曾經傷害過多少眾生,父親酗酒、沒有茹素、沒有深信佛法,如果不是有幸得遇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成就者救度,實在不敢想像父親會落入怎樣的果報,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度。

2018年2月24日我與母親、二姐北上一同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輪到我們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問說:「有什麼事啊?」我向 仁波切報告:「感恩 仁波切,弟子是第七組的郭文雄,法名公處定雨,今天跟著媽媽還有二姐一起求見 仁波切。」 仁波切點了點頭,我繼續說:「感恩 仁波切救度爸爸,爸爸在2016年5月25日往生,在服下 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與甘露水後,面容安詳離世,每個親人都說爸爸看起來像睡著了,在離世的第三天,鼻子流出白色透明與紅色的液體。」慈悲的 仁波切點了頭,之後 仁波切看著媽媽問:「你有什麼事啊?」媽媽沒有說話搖搖頭,仁波切看著二姐問說:「你有什麼事啊?」姊姊搖搖頭說: 「沒有。」隨後我向 仁波切祈求供養,仁波切慈悲的收下了。仁波切要媽媽向前,加持了媽媽許久,慈悲的 仁波切加持完媽媽後,媽媽輕輕的說:「謝謝 仁波切。」在此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媽媽。

上師如父,我心裡常想著,歷代的修行者在外修行無法親見上師,一定是時時刻刻憶念著上師,以前修行者在外修行沒有上師的相片,只能由畫師如法繪製上師的法照,才能保留上師的法照在身邊修行,如果沒有法照,心想著這樣修行者一定也是日日夜夜的苦修,看著朝夕的太陽與陰晴圓缺月亮憶念著上師吧!

上師如父,感恩上師,仁波切把每一位弟子當寶呵護著弟子;當弟子犯錯 仁波切呵責弟子,是深怕弟子心離開上師,種下了輪迴三惡道的果報,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受苦。上師如父,感恩 仁波切教導我們佛法,但是在這皈依幾年來,我發現自己總是用求保佑的的心態來道場,不是懷著斷累世輪迴解脫生死的心來道場,在 仁波切的慈悲護佑下,仁波切一直不辭辛勞的教導著我們佛法,平息內心嗔火,用種種殊勝、方便的法門,讓我們了解佛法,感恩 仁波切無遠弗屆的慈悲心與廣大無礙的攝受力。

最後我要深深的懺悔沒有在第一時間把握護持佛寺的機會,仁波切賜予弟子累積福報的善緣,我沒有當下把握機會接起來,我懺悔。
我懺悔累世一定有自作、教他、有意、無意、脅迫、威嚇造成他人產生自殺的念頭。
我懺悔曾經傷害過的眾生、青蛙、蜥蜴、蠑螈、蛇、田鼠、飛鼠、鳥類,造成眾生心生恐懼、害怕的念頭。
我懺悔吃過、殺害過的眾生、雞、鴨、魚……及無數被我傷害過的眾生。
我懺悔上班盜用公司時間休息、做自己私人的事。
我懺悔盜用公司物品還拿回家用。
我懺悔看色情書刊影片、使用盜版軟體。
我懺悔曾經偷過家人的錢,被指責還故作不知。
我懺悔兩舌、惡口傷害到別人。
我懺悔妄語、綺語、口是心非、不守信用,我懺悔。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此生幸得暇滿人身,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聞正法,我誓願要跟隨 仁波切的腳步,懺悔自己累世犯下的過錯,以勇猛的心斷輪迴解脫生死的果報。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勝妙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佛寺興建順利、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利益一切有情眾生,感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七組 郭文雄 恭撰
2018年9月16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9 月 25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