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如果沒有遇到大慈悲的上師,就沒有現在的我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度與加持。各位師兄、各位大德大家好,我是第八組的林玉珊,法名慧嚴卓瑪;女兒是第八組林姮玗,法名慧蓋卓瑪;兒子是第八組的林昱汛,法名公處定世。今天要來跟大家分享我們全家接受 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的經過,還有向被我們傷害過的眾生懺悔。

第一次求見 仁波切是因為2003年某天半夜準備睡覺時,聽到房間外傳來女人淒慘的哭聲,當下衝出房門跑去外面查看,並沒發現有任何人在外面走動。因為鄉下老人居多,所以入夜後不太會有人在外面走動。當時不以為意,以為是別人經過在吵架,第2天晚上到了半夜,哭聲又出現了,這次換成了男人的哭聲,覺得不對勁、非常的害怕,整夜輾轉難眠。第3天午夜哭聲又來了。心理非常的害怕,我知道撞鬼了,這一夜我又失眠了。隔天跟家人提起,婆婆不相信我說的話,直說她嫁來這個家幾十年了,不曾遇過這樣的事,是我想太多了。

於是我跟住在隔壁的姪女說起這件事,她非常熱心的借我佛經錄音帶和錄音機讓我在夜裡播放。說也奇怪,佛經越是播送,我心裡越害怕,就這樣每天夜裡在害怕中度過。小兒子當時才兩歲多,常對著天花板揮著小手害怕的說:「不要!不要!我不要!」看到兒子這樣,我更是害怕,先生休假回家時,跟他說明狀況,他也一樣不相信我的話。平常住娘家的女兒也不愛回婆家,當時根本不知她是怎麼了。

在這樣害怕的狀況下失眠1年多,非常痛苦,期間媽媽姐姐陪我四處去宮廟求解決的方法,但都沒有用。姪女曾跟我說過她同學皈依了一位大修行者,要不要去求見請求幫助?姪女的同學就是第八組的林師兄,當時我沒有福報、因緣不具足沒有想求見 仁波切,就這樣痛苦了1年多,身體的狀況越來越多。

直到有一天,突然想到姪女的同學皈依一位大修行者一定可以幫我,於是請姪女連絡林師兄幫我們安排求見事宜。求見當天我、姐姐、姪女在等待時,仁波切還沒進來,我跟姪女就開始哭。為什麼哭?不知道,就是覺得想哭,覺得找到救星了。後來才知道這就是 仁波切的大攝受力。

我們上前跪下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慈悲的問我們:「有什麼事啊?」我報告情形後,仁波切問了地址後開示:「妳家附近有一間土地公廟。」我想了一下回答:「報告 仁波切,我家那裡有一間土地公廟。」當時心裡想 仁波切也太厲害了吧!我住的地方非常的鄉下,都是農路,很多農路路名都相同,仁波切竟然知道那裡有一間土地公廟,真是不可思議。仁波切慈悲開示:「土地公廟是容易有眾生聚集的地方,當時妳沒有要害他們,他們也沒有要害妳,是有很複雜的原因才讓妳聽到了聲音。」

隨後 仁波切持咒加持了我們並賜予我跟小孩一人一條金剛結,並吩咐帶在身上不要取下來。我們連忙感謝 仁波切後就離開。當我踏出寶吉祥時,發現心中的大石瞬間被移開了,超級開心,回家後竟然一覺到天亮。哇!真的感謝 仁波切!仁波切好厲害,把困擾我許久的害怕和失眠問題澈底解決了。

但是我並沒有把握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會,解決問題後繼續過著自以為是的日子,沒有感恩的心、輕視三寶,我懺悔。一直到開始參加法會後才有機會聽到 仁波切的佛法開示,才知道為何當時我越聽佛經錄音帶會越害怕。因為我沒有慈悲心,只想快把鬼眾趕走而沒有去想他們的痛苦,我是以魔的心在聽所以沒有用處;也是因為我傷害過眾生,讓眾生起了恐懼的心,才會有這樣的經歷,眾生皆平等,我不該有如此惡毒的心,我向眾生懺悔。

2005年夏天的某下午,我幫小兒子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看到一個年輕高大的男生從大廳走出去。覺得不對勁,馬上叫樓上的堂弟下來問剛有人來家裡嗎?他回答說沒有。我衝下樓去問爸爸有客人來家裡嗎?爸爸也說沒有,這時我的心裡想:「不會吧!又被我遇到了嗎?」馬上跟媽媽說明發生的一切,媽媽說會不會是祖先有事回來告知,於是起了想再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 仁波切幫忙。馬上請姪女通知林師兄再幫我們安排求見事宜。

第二次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見當天我跟媽媽、姐姐跪在法座前,仁波切很慈悲的問我們:「有什麼事呀?」跟 仁波切報告後,仁波切開示他是一個有福報的鬼,所以可以在白天出現;也因為他跟 仁波切有緣,所以藉由被我看見進而來求見的因緣,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仁波切又開示我家裡有一隻死掉很久的狗沒有被超度,一直在家裡跑。因為是在我出生前的事所以我並不知道,媽媽向 仁波切報告,在很久以前奶奶確實養了一隻狗因誤食老鼠藥而被毒死。仁波切開示,我們家不是大善之家而是大惡之家,整天不是跟這個鬥、就是跟這個吵,所以家裡並沒有善神在保護,而且喜歡四處拜、四處求,把鬼眾都帶回家了。心想:「仁波切實在太厲害了!我們家真的是這樣,家裡當時經營名產店,賣的是眾生的肉,所以家裡不平靜,老是有事發生。」仁波切慈悲的讓我們登記報名參加施身法法會,代替眾生參加法會,仁波切會超度他們。

就這樣,我們有機會參加施身法法會。參加了2、3次後,自以為是的認為眾生都已經被超度、沒事了,所以偷懶、不珍惜能參加法會的機會,不再報名參加施身法法會。連有機會可以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法會結束回家就吃葷食,完全沒有把 仁波切的教法聽進去,我懺悔。又因嫌麻煩和家人反對,不再參加殊勝的大法會,又開始過著自以為是的好日子,犯了輕視三寶的惡業。現在想起來我真的是一個很可惡的人,有不好的事才會想起 仁波切、利用仁波切,不懂得感恩和珍惜,我覺得很懊悔和丟臉,我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我必須把這些惡習好好糾正過來,不辜負 仁波切的恩情。

2008年底第三次求見 仁波切是因為姐姐的事。姐姐的工作是營業員,聽她說為了幫客戶調動資金的事很煩惱,所以跟她提起要不要再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會開示妳如何渡過難關。求見時,仁波切還是慈悲的問我們:「有什麼事呀?」姐姐報告她的事情後,仁波切開示姐姐在做的事是違法的。姐姐馬上辯解公司大家都這樣做,不承認錯誤。仁波切開示:「仁波切也有認識的人是從事一樣的工作,但不會做這種違法的事。」(就是私下幫客戶調借丙種資金,而我自己也有做丙種資金。)仁波切要我們先到一旁,想清楚後再上前求見。當時姐姐和我都沒有恭敬心,死不承認錯誤,所以選擇離開,而失去面對自己鑄成大錯的機會。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姐姐的事情爆發了。原來她的問題是自己投資失敗欠下了大筆的債務,被高利貸壓得喘不過氣來,跟親友都借了錢還不出來。我心想:「完蛋了,我把所有的錢都借給她,還要先生抵押田地,貸款把錢借給姐姐周轉怎麼辦?」2009年初爸爸、媽媽也因為沒能力替姐姐處理而選擇離開家裡,姐姐也因為承受不起後果避走他鄉,只剩下我獨自面對。每天都有人到我上班的地方問姐姐的行蹤,還有人說匯款到我的帳戶。他們講的我全不知,心裡都亂了,道上兄弟也來上班地點找我問話,同事也因為這樣瞧不起我、鄙視我。那段時間過得非常的痛苦,心想:「小孩還小,我必須好好照顧他們的生活,不能再成為先生的負擔。」事情發生了,該來的我躲不掉,心想只有 仁波切救得了我。於是再次報名求見 仁波切。

求見當天 仁波切一樣慈悲問我:「有什麼事啊?」我報告我的事情後,仁波切開示貪念起造成一切痛苦,事件中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唯一對不起的人是先生,回家後好好的跟先生道歉,先生會幫助我渡過一切難關。並說我沒有起懺悔心,只有想道歉,要起真正懺悔心便不再害怕接踵而來的考驗。現在沒有辦法阻止別人找麻煩,到冬天才會平復,這件事不能說是上輩子欠的,只能說是今生起了貪念,果報來臨就得接受。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小事,一切終由法律程序解決,每開一次庭就來求見 仁波切一次,仁波切會幫我修法渡過難關,要我坦然面對一切,不要再起貪念。又開示我做事不經大腦,常做能力以外的事,要好好修改。

仁波切真的太厲害了!我真的就是放縱自己,總是做了再說,完全不去想後果如何的人。回家路上我馬上跟先生分享 仁波切的開示並跟先生道歉,先生接受了我的道歉並說錢沒了再賺就有,家庭毀了有錢也沒用。真的很感恩 仁波切,如果沒有 仁波切的開示與教導真不敢想像我的人生會變得怎樣。

不久後,因為擔心父母跟小孩的安全問題再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慈悲的開示我已嫁人,我的責任是要照顧好我的家庭、小孩,父母跟小孩不會有安全問題要我放心,並開示如果我不吃素不要來求見 仁波切。回家的路上,我打電話給林師兄並告知林師兄 仁波切的開示,林師兄很開心的跟我說,只要是 仁波切開口要妳做的事,妳絕對做得到,因為 仁波切是不會隨便開口的。我聽了很開心,感恩 仁波切。

回家後跟先生討論吃素的問題,先生不但沒有阻止我,還要我想清楚為什麼吃素,一旦決定就要做到不要反悔。就這樣,吃素的過程完全沒有被阻礙,約1個月後小孩陸續提出要吃素,希望爸爸可以答應。先生一樣跟小孩說要想清楚不要後悔,小孩很確定的回答不會後悔,於是在沒什麼阻礙的情況下,我們3人開始吃素。我知道這一切都是 仁波切的加持才能如此的順利,我也是因為聽 仁波切的話、照做,接受了一切,也跟先生道歉,盡心力的照顧家庭、小孩,竟然沒有官司纏身,找我麻煩的人也不再來;日子恢復正常,在很短的時間解決了債務問題,也求到可以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一次求皈依時 仁波切開示:「先生有完全答應嗎?」我回:「報告 仁波切,先生說沒意見。」仁波切開示要等先生完全沒意見時再來求。我一樣聽 仁波切的話,回家不再提要皈依的事,打從心裡深信 仁波切與諸佛菩薩會幫我做最好的安排,每個月能參加施身法法會已經是很好了,就乖乖等吧!真的很感恩 仁波切。

在家人陸續離我而去,親朋好友沒人敢跟我有交集的同時,只有 仁波切沒有嫌棄我以前是個忘恩負義、有困難才會出現的人,依然慈悲的賜予我幫助、加持、開示,真的很感激 仁波切,也很感謝先生的原諒與幫助。我活到四十多歲,真的不確定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可以做,每天自以為是的活著;如果沒有聽聞 仁波切的佛法開示,我不知道又會造多少的惡、傷害多少的眾生。

以前每個星期天,心裡都會很羨慕來道場參加共修法會的師兄與大德們,就這樣過了4年半的時間。有一天先生突然跟我說:「你們不是想皈依 仁波切嗎?去求吧!」哇!當下我的心裡開心得不得了,感恩 仁波切、感恩諸佛菩薩,並要孩子再一次跟爸爸確認是否同意他們皈依。於是我們在2013年11月22日求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我們母子3人皈依,並於2014年07月20日皈依。

2011年有一天早上,我接到媽媽的來電,哭著對我說要有心理準備,爸爸因喘不過氣在馬祖住院。醫生照X光發現爸爸的肺部整個都是白色的,醫生給予最強的氧氣還是喘不過氣,醫生建議回臺灣治療,但以爸爸的病情搭飛機很危險,很有可能會在飛機上往生,所以開出特效藥給爸爸服用,等待病情緩和時搭機回臺灣醫治。通完電話後,馬上跟哥哥連絡,告知真的狀況不好的話,請他不要對爸爸急救、不要用醫療折磨爸爸,趕快連絡醫療專機載爸爸回臺灣。掛完電話,我拿著《快樂與痛苦》走向沒人的會議室,對著書中的 仁波切法照頂禮。祈求 仁波切如果爸爸活著是對他好、對眾生好,請讓爸爸活著;如果死了對爸爸好、對眾生好就請讓爸爸死,並祈求 仁波切保護爸爸的神識不墮三惡道。頂禮完畢後接到哥哥的來電,專機已連絡好,非常的順利,爸爸的情況也緩和許多可以搭機回臺灣接受治療。

當天下班後,我們一家趕到了醫院在急診室找尋爸媽,結果發現爸爸在病床上大口大口的吃著便當。心裡很疑惑,早上的情形那麼的緊急,連堅強的媽媽都哭了,現在怎麼像沒事一樣?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感恩 仁波切!在這時,林師兄趕到醫院並帶來一顆珍貴的甘露丸給爸爸服下,並幫忙張羅病床,謝謝林師兄在爸爸住院時的幫助。這次爸爸在醫院治療8、9天後就順利出院,醫生幫爸爸做了全身檢查並告知爸爸的肺部損壞無法恢復,只能用藥物控制,並要求爸爸戒菸,隨後爸爸就出院返回馬祖。

真的很感激 仁波切慈悲的救度了我們全家,還讓我跟小孩能皈依在門下聽聞佛法,到現在我還是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不夠聽話、對自己不夠狠,沒有確實依照《佛子行三十七頌》來修改自己,甚至還閃過對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恭敬的念頭。當念頭閃過時,連自己都會嚇一跳,我真的是一個不成材的弟子,完全沒有好好的依教奉行、沒有乖乖聽話修改自己,所以才會出現不恭敬的念頭,我懺悔。我還要懺悔沒有好好把握上師賜予我們累積福報的機會沒有馬上去做,太會計算、一拖再拖,失去護持佛寺的機會。

年輕時因沒有擔當怕被笑不想負責任,說服當時還是男友的先生讓我拿掉小孩犯了殺業,我懺悔。因不想再生小孩,趁生兒子時剖腹產順便進行了結紮手術,因為愚痴又再次種了下地獄的因,我懺悔。結婚辦婚宴時殺了許多眾生,我懺悔。媽媽在我從小到大、婆婆在我做月子時,為了讓我補身體殺了許多的眾生,我代替媽媽、婆婆,向因為我而失去生命的眾生懺悔。

小時候偷奶奶、媽媽的錢,上班時公器私用、利用上班時間做自己的事、看沒有版權的影片及不良刊物、掛名先生公司負責人時,買人頭報稅,犯了偷盜、邪淫罪,我懺悔。不認真唸書報假成績說謊騙媽媽,我懺悔。愛道人是非、惡口、綺語、兩舌、瞧不起人,我懺悔。為了滿口腹之欲傷害了許多的眾生,我懺悔,也殺害了無數的昆蟲小動物,我懺悔。因為自己的無知愛生氣、常不專心聽人講話而誤解他人意思,使他人起煩惱心、傷害了人,我懺悔,常常違背承諾,我懺悔。

過好日子了完全沒有遵照 仁波切的教法;自以為是、放縱自己,凡事做了再說,完全忘記當初皈依學佛的初心,也不再感恩先生的付出。因為貪愛、擔心自己受到傷害,老是覺得先生對我不夠好、不了解我而懷疑先生、找先生麻煩。讓先生說出感覺不到我們是家人、後悔讓我皈依的話,連小孩都看不下去對我說:「媽媽您真的很奇怪。」當下對小孩的提醒感到不爽,還罵小孩:「你們不懂。」

仔細想想不對的是我,是我放縱自己做錯事了。反觀我的行為,驚覺我是在學魔不是在學佛,也對小孩做了最不好的身教。我不能讓對我有恩的 仁波切因為我的自私、忘恩負義所造的惡業而被誤會,所以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克服我目前最大的敵人——自己的貪、嗔、痴、慢、疑。我必須隨時的留意、控制自己的心、行為,當複雜的惡念一起時,我會看《快樂與痛苦》及聽《佛子行三十七頌》法帶,反覆思考 仁波切的開示,讓自己接受人生的好與壞就是無常,緣起緣滅不要執著自己的想法,我也意識到不好好看管自己的心,隨時會做錯事,不可以重複著做錯事再來懊悔。

自己必須牢記、遵守 仁波切的教法,無時無刻檢討自己、找自己心的麻煩,而不是檢討別人、找別人的麻煩。要遠離疑惑、不決定,不能再欺負 仁波切、利用 仁波切,也不允許自己再當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每天以《佛子行三十七頌》隨時檢視自己的身、口、意,好好修改自己直到解脫生死輪迴。請各位師兄、各位大德以我為鑑,不要貪、不要忘恩負義,要提醒自己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不要找人麻煩,要乖乖聽話、好好學佛、修改自己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才不會辜負上師的教導與救度。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師兄、各位大德的耐心聆聽。

第八組 林玉珊 林姮玗 林昱汛 恭撰
2018年7月22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8 月 0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