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感恩上師超度妻子脫離苦海並救罹癌弟子重報輕受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祖師、阿奇佛母、四臂觀音、諸佛菩薩。我是第七組的高進光,法名公處定晴。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讚揚上師功德及懺悔的機會,在此向大家報告 仁波切幫助家人及我的經過。

2008年初,妻子因痔瘡排便不正常,先至一般專科診所看診治療無效後,2月轉至教學醫院由直腸外科名醫檢查。醫生判定為直腸腫瘤第三期,依醫師建議及醫院治療癌症的SOP三步驟:開刀、放療及化療進行醫療程序。從3月到5月完成前二部曲及第三部曲的前2次化療,腹部也多了一個人工肛門造口,除了許多造口清潔護理工作外,病人心理的憂鬱也開始出現。其他後遺症及藥品副作用也都顯現,如放療造成部分皮膚焦黑、開刀造成腹部腸沾黏、化療造成肢體末端感覺失靈,摸東西好像帶著橡皮手套在摸、體力衰退、無食慾、體重明顯減輕,瘦成皮包骨、全身疼痛。

8月因腸沾黏再開刀一次,腹腔造口一直到往生前也無法縫合。吸收能力不佳,11月底在家中昏倒送醫再度住院,當時無知,完全不知真的就像是 仁波切開示過:「即使有錢、有食物,就是吃不到的餓鬼道。」的景象。10個多月來病人的生活品質非常差,若非遇到了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妻子不知要受多少苦、還要到三惡道。

所幸於2008年12月23日,在同事第四組黃師兄的介紹下,報名求見 仁波切,唯因緣不足,當天未能求見到。次日求見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跪下來,在 仁波切第一句話:「什麼事呀?」之後,我感覺到一股親切溫暖的力量,情緒找到了出口,不由自主的熱淚盈眶,邊哭邊向 仁波切報告妻子的病況。大慈大悲的 仁波切,問了妻子的姓名與生肖後立即持咒加持,並吩咐我週六帶她來求見。愚昧魯鈍的我尚在考量醫院是否可以請假外出、妻子體力問題時,未體會及感恩 仁波切的大慈悲心,就回答:「好,盡量。」當場受到 仁波切呵責:「又來了,只有來與不來,哪裡有盡量的?」剎那間,驀然驚醒——是啊,只有來與不來,哪裡有盡量的?馬上回答:「是,一定來。」

想想自己長期以來,對任何事情都是先觀察、了解、查證分析、思考可能性後,才會做後續的決定與處理。如此做法在工作上、生活上好像都行得通,還很安全,其實都是為了自保與生存的貪念與私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接見信眾的一剎那就點出我愚笨的自以為是、我執為重,看不出問題最終本質的豬腦袋。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忍眾生受苦,吩咐我帶妻子來見 仁波切,而我卻還在考慮向醫院請假的瑣碎小事,笨啊!

神奇的事發生了。求見後回到醫院,主治醫師主動告知通常要事先預約登記排隊、一位難求的安寧病房有床位,問我們要不要?次日妻子就由普通病房轉入空間大3倍、安靜明亮、窗外視野好的單人安寧病房,也備有照顧人員休息的沙發床,配有冰箱、大尺寸電視,妻子很高興。到了12月27日週六,向醫院請假外出求見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醫護人員都十分配合安排。

仁波切很慈悲的先賜予妻子加持,再向她開示:「為什麼叫妳先生帶妳來?是因為妳要聽佛法。妳一定想:為什麼是我?妳認為妳沒做壞事,妳有捐款給某某基金會、慈善團體等等,所以為什是我?那想想妳一輩子有做了多少好事?又做了多少傷害眾生之事?吃了多少眾生之肉?這些眾生要找誰伸冤?找誰還?」太太很認真的在聽,仁波切繼續開示:「妳是不是想年輕時讀一流的學校?畢業後找個好工作?嫁一個好先生?生好子女?子女讀好學校?娶好媳婦、嫁好女婿?再生好孫子?希望一堆欲望一堆,沒完沒了。」

仁波切很厲害,知道妻子很聰明、會思考,問了一堆問題先給她想想。妻子是北一女、臺大畢業,高考優等分發金融機構;我是國立大學碩士、金融機構主管。我們的一對子女也是沒補習念北一女、建中,清華及臺大,是不是看起來幸福美滿?仁波切已經全然了解妻子的心態想法,繼續對她開示要深信因果業力、常念無常、輪迴過患、緣生緣滅的道理。我跪在旁邊,第一次聽到一位大修行者用很生活化、與信眾生活經驗很貼近而淺顯的例子將佛法因果業力、無常、因緣、輪迴過患的精義,不計較時間說給妻子聽,讓我們把我執及對這個肉體的痛苦也放下來了,很感恩也很震撼。未曾皈依任何法師的我,在旁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直接又生活化的佛法開示,深覺若我要皈依三寶,一定要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最後 仁波切賜予當時只是信眾的我們參加週日共修法會及請懺悔法帶的機會,仁波切隨時製造眾生離苦得樂的福德因緣,故2009年1月5日妻子往生前能有兩次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的機會,減少了她的痛苦。

從小我與妻子在求學與工作過程雖都須努力,但多能解決面臨的問題或困難,總覺得我們解決問題的能力是沒問題的;總以為人生以家庭為中心,家人的衣食、健康、長壽、親情、聲譽、財富、安穩等才是真實的感受。但偏偏這些我們所求的,在離開我們時也就是痛苦的源頭,我們都無能為力。家人生病死亡前,我們什麼都做不了。以前沒有皈依,雖逢廟必拜,但都是求保佑、都是外求貪愛,以自我為中心的貪念。

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引導我踏上學習佛法的道路,在此之前我未曾皈依、未曾參加法會、未曾聽聞佛法。從2008年12月27日 仁波切對妻子的開示,開啟了學習佛法的門;從12月28日的參加週日共修法會開始聽聞佛法的路。當天即聽到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人為什麼會罹患癌症及墮入三惡道之苦。妻子也蒙受 仁波切慈悲大加持力的照顧,醫院準備了輪椅及加長型的氧氣設備,回院時間也可延長,她當時體重大約不到30公斤,標準的皮包骨、骷髏人,但神智清楚的專心聽聞開示,還笑我念誦法本藏語發音的速度一定跟不上。在 仁波切大攝受力下,妻子與我均升起皈依佛法之心,回到醫院後,她也說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學習佛法。

平常妻子僅以流質食物灌食,消化後物質皆由腹部造口導管排出。2009年1月3日第二次參加共修法會時,她突然感覺想吐,吐出黑色黏稠液體在衛生紙上,回家處理時發現味道非常惡臭,但她卻精神甚佳、頭腦清醒。第二天一大早到醫院,她還交代我一些辦公室應注意事項。中午接到看護來電趕赴醫院時,妻子已呈昏迷狀態,醫生告知已過不了,要準備後事。我們並無生前契約、亦無預約葬儀社,一時之間不好處理。又是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佑,剛巧前一日法會聽到師兄分享時提到葬儀社的事,故請黃師兄代為連繫,一切喪葬事宜迎刃而解。

家屬一直在床邊持誦佛號,1月5日凌晨妻子斷氣,院方能讓大體在安寧病房留至持誦佛號8小時後再移至殯儀館。往生後腹部並未有腹水凸起,感恩 仁波切在前一日的法會中幫妻子超度了眾生,才有黑液吐出。

1月5日早上大體移入第二殯儀館後,中午前往寶吉祥登記求見 仁波切,並請女兒對寶座上的 仁波切法照頂禮100次。當晚求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火化的日子及供養,仁波切問完姓名生肖後,立即持咒加持保護妻子神識不墮三惡道,指示火化日子及妻子交代的事項後,開示:「你知不知道上次你來求讓老婆多活一些日子多殘忍?她像在冬天下雪、寒風刺骨的季節,住在一間沒門沒窗的破茅屋內,你要她待多久?現在她沒病沒痛了,你也不必蠟燭兩頭燒了。好了,可以放下了。」然後指示我與女兒可以參加週五的施身法法會。感恩 仁波切大慈悲力,護佑妻子不墮三惡道,接受了我們的供養,讓我們有參加施身法超度法會的因緣福德。

2009年1月第一次參加施身法法會,女兒說,她相信 仁波切已經超度了老媽。事實也證明如此:首先火化後的骨頭顏色非常純白,部分為粉紅色,少量深藍、深綠或墨色之小結晶塊,都是接受 仁波切超度後的瑞相。當時不知道頭蓋骨圓孔的事,未查看頭蓋骨。其次,亡者家人只有懷念而不是悲傷,尤其是丈母娘白髮送黑髮也能保持平靜,妻舅、小姨子們都很訝異。

當時我們只是求見的信眾,仁波切就幫我們、毫無分別的賜予加持超度,賜予我們快速累積福報的機會,仁波切用自己的功德幫我們這些福薄緣淺的眾生拉拔出火宅,這是多大的慈悲願力呀!引領眾生,度化人世間的生死大事,除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誰能辦到?弟子感恩。

辦完妻子後事,也已參加7、8次共修法會後,於2009年2月求皈依,仁波切輕輕的說了一句:「什麼都還搞不清楚,皈依什麼,以後再說。」是的,我什麼都搞不清楚,只是深覺我要皈依三寶,一定要皈依很厲害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持續參加共修法會及施身法法會,一直到6月底再次祈求皈依,也準備了考古題模擬問答。當跪下來 仁波切問:「什麼事呀?」我回答說:「求皈依。」仁波切回:「去登記。」3個字。我當場「啊?」一聲愣了一下,仁波切再說一次「去登記啊!」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我這個自以為是的頑劣弟子。

2009年7月5日皈依後,立即有機會於7月15日參加祥樂旅行社的雲南昆大麗旅遊,到曹溪寺、雞足山、中甸香格里拉等地。沿路聽師兄們分享上師功德、幫助家人與自己的經過,讚歎世上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這麼大的慈悲力救度眾生及幫助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旅遊回來後開始有機會參與道場及大法會的跑腿義工,之後也有時間及資糧跟隨 仁波切海外弘法活動及行程。2009年至2018年參加海外法會及行程共29次,包括日本京都道場、東京,印度德拉敦、拉達克、賈蘭達、尼泊爾、不丹的法會及西藏的行程。前面說過,我愚昧魯鈍、什麼都搞不清楚,皈依什麼?我福薄緣淺,承蒙 仁波切的慈悲收為弟子救度我,我沒有智慧根基的「慧根」,但一定要「會跟」,每場法會都要跟上參加,累積一些些學習佛法的功德。

2011年底參加 仁波切在印度錫克教區大城賈蘭達主法的法會及德拉敦強久林寺法會,回臺後出現發燒症狀。上班3天後去夜間門診,因體溫過高被強迫住院,因剛從印度回國,醫院認為有感染印度5大病毒的可能。我請家人帶 仁波切法照及 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到醫院,住院2天每天吃一顆後燒退了,檢驗報告也沒有任何病毒感染,醫院查不出發燒原因,出院不需帶藥也不需回診。感恩 仁波切的慈悲及賜予甘露丸的加持,只在醫院休息了2天。事後想想是自己起心動念不對,因當時已近年底,參加印度行程休假天數不足2天,動了請病假(扣薪一半)的念頭,雖後來仍請事假(扣全薪),但念頭已起皆是業皆是罪,回臺後還是讓我多請了2天病假,提醒我起心動念的業力因果。

2014年3月底,法會結束參加第七組組聚完後,在捷運站內突然肺部氣外湧劇烈咳嗽,咳出鮮血。幸好站內多為師兄,立即協助拿衛生紙及做各項處理,接洽送醫事宜、聯絡組長等等。感恩 仁波切,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我帶在法本夾內,請師兄協助取出後於咳嗽中間空檔吞下一顆。非常神奇的是,約20-30秒後,原來從有氣從肺部往外湧的感覺停了、咳嗽停了,在多位七組師兄協助及陪同下至附近醫院急診治療。

組聚當天是施身法法會,仁波切於法會圓滿結束時特別開示:「參加完施身法法會,不是身體就會好,有可能會讓你生一場病。」我懺悔自己罪業深重,在皈依前吃了50多年的葷食,傷了無數的眾生、欠了眾生這麼多,如何還得完?而我咳血僅僅數分鐘,卻因為 仁波切的護佑,剛好當天未如往常開車而改搭捷運才有這麼多師兄的協助與陪同前往醫院、通知家人,並且有帶 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在急診室等待時,看到其他病患在呻吟,或無助、或昏迷、或不安,而我好像沒事似的。次日一早我坐在病床上做早課,主治醫生早早來到,告知我情況嚴重要辦理住院治療,並馬上安排病房,2小時後就辦理妥當。主治醫生告知我為肺部腫瘤第三期,醫師建議依治療癌症的SOP三步驟:開刀、放療及化療進行醫療程序。當時我的想法是:「啊?是嗎?哦!總算輪到我了。該還的就是要還,病為道用,接受它、面對它。」西醫的癌症治療三部曲就免了。立即向主治醫師表達不做侵入性積極治療,醫生失望的離開了。

之後,立刻打電話登記求見 仁波切,並向謝醫師師兄詢問轉院相關問題。第二天做肺支氣管鏡及胃鏡檢查後,醫院主治醫師再度到病房解說病情及提出開刀治療建議,否則會有猝死的可能性,我仍表達不做侵入性治療,並提出轉院請求。週四轉院,等到週五才有病房,4月6日週六請假離院求見 仁波切。

輪到我時,向 仁波切報告病況。仁波切用神奇的手掃描我的手後,指我胸骨中央位置為腫瘤所在,且問我小時候父母親給我吃過什麼特別的食物?回想小時候住山區鄉下,以米飯蔬菜根莖類為主食,肉類則一般家禽、家畜、魚蝦、山產等等都吃過。特別的?想了一下,應該是小學時吃過原住民同學便當裡的猴肉。這時,仁波切呵責:「猴肉你也吃!難怪你的腫瘤古靈精怪的,躲在胸骨與背脊骨中間,很難找到。」

當時我還不知道醫院檢查報告內容,仁波切指的腫瘤位置與事後看報告的位置一模一樣。隨後 仁波切指示我在道場做大禮拜懺悔迴向眾生。我知道自己福薄緣淺,福德用完了就生病了,仁波切會用對我們最好的方法來救度我們,讓我們重報輕受。到 仁波切接見信眾結束下法座時,當天做了200多下大禮拜,做完大禮拜後的精神及體力比從醫院出發到道場時的情況更好,2家醫院總共僅住院10天就出院上班至今。若不是 仁波切加持,這是不可能的,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出院後求見 仁波切,向 仁波切求週六到道場做大禮拜,懺悔自己所作一切諸惡業,感恩 仁波切賜予做大禮拜的機會。自己持續到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調理治療、定期至醫院做電腦斷層掃描檢查。要求自己聽話、相信因果,跟緊參加每次法會的機會,4年來因公海外出差及跟隨海外法會須搭飛機的行程近30次,也到了高海拔的西藏、不丹虎穴寺等地,完全不會有肺部病症的症狀。電腦斷層掃描影像腫瘤大小,從2014年4月咳血住院時的4.66X3.7X2公分,到同年10月最大的高8.26X寬3.72X厚度2.4公分,再到2017年4月變小的8.1X1.27X0.28公分,總體積大小相差95%,至今無重大變化。若非有 仁波切的大加持力,在未經開刀、放療、化療的癌症標準療程處理下,怎麼可能會有腫瘤體積減少95%的情形?

最後我在此發露懺悔。自小在山區鄉下長大,做了很多殺生、偷盜的事,傷害過無數的眾生,抓魚摸蝦、找鳥蛋、收蜂窩、撿蝸牛餵鴨、田裡放火燒稻草殺死昆蟲、釣青蛙、抓菜蟲﹍,幫忙殺雞殺鴨,偷摘鄰居瓜果﹍等等,視為生活的一部分,完全不知道已種下惡因,在此懺悔,願承擔所犯殺生及偷盜罪業。自己不懂事,年輕時頂撞父母,15歲國中畢業即離家念書及就業,雖提供金錢回報,但未能侍奉及孝順父母,在此懺悔。年輕時贊成及陪同女友墮胎,在此懺悔。上班時,占用公務時間處理私務犯偷盜行為,在此懺悔。在管理部門工作,養成自以為是、貢高我慢、好為人師而不自知;覺得事情就是這樣,應該如此,你們為什麼做不好?指責別人,造成別人不悅與煩惱,在此深切懺悔。一直以來在生活上、工作上所犯林林總總,無邊無際的貪、嗔、痴、慢、疑各種過錯,對人發脾氣、心中不滿、惡口、妄語、偷盜、邪淫、自以為是、未能感恩等等,在此懺悔。

皈依後仍未能不疑不惑下決定、好好學習佛法、修改自己的行為。懵懵懂懂、對金剛上師恭敬心不足,沒能聽 仁波切的話,依教奉行,只想把道場的事情做完盡義務,還是自以為是、貢高我慢,沒有每日反省自己的起心動念、行為與佛子行差多少。最基本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都未做到,《佛子行三十七頌》更幾乎做不到,仍然以人生經驗過日子,沒有起大信心與大懺悔心,自以為是、求平安求保佑而已,在此深深懺悔。

在此深深懺悔未能把握 仁波切讓我們累積功德種福田的機會,未能及時護持興建佛寺。自己恭敬心不足及懈怠、懶散,這些就是自己未能真正明瞭生命無常的本質、沒能察覺人生終歸是苦的實相;在 仁波切護佑下以為自己一直很順、在過好日子,活在自己以為是幸福快樂的生活中,不試圖逃離火宅。這種習性與慣性,使自己無法察覺人生究竟是苦,要趕快出離輪迴的決心,拖拖拉拉、得過且過,懶散未及時護持,在此懺悔。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今我有幸「已得、已聞、已遇。」若再懈怠,錯過這次,要多久才能「再得人身、再聞佛法、再遇上師」?從今時起,依教奉行,聽話就是,深信因果、無常,懺悔往昔種種非,均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法修改自己的行為,讓我有補救的機會。願生生世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修行。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為弟子們減少學佛障礙,有祥樂旅行社、寶吉祥中醫診所、食品公司、餐廳、珠寶店等等,賜予弟子無微不至的照顧,謝謝諸位大德及師兄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七組 高進光 恭撰
2018年7月15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7 月 1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