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感恩 仁波切救助重病兒及全家離苦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 歷代傳承上師、阿奇護法及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師兄大家好,我是第六組的洪雅玲,先生是第三組的盧瑞慶,大兒子是第六組的盧俊元及女兒盧欣妤,我們在2011年皈依,小兒子是第六組的盧俊文在2013年皈依。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有因緣可以在此分享 仁波切幫助大兒子的經過。若不是 仁波切的慈悲救度,大兒子俊元到現在還在遭受鼻胃管及氣切管「兩管齊下」之苦。

大兒子俊元原本是正常的孩子,2008年7月底當時他2歲7個月大,因感染腸病毒重症71型,陷入嚴重意識昏迷,住進了加護病房,需靠插氣管內管和鼻胃管多管齊下。又因腦部受病毒嚴重侵害,智力及行動能力嚴重受損,需依賴呼吸器。經過幾次拔管插管,仍無法正常呼吸及無法吞嚥口水,每次嘗試拔氣管內管後,他就像溺水般的痛苦,於是又把氣管內管插回去,最後為了方便照顧選擇做了氣切。

雖然半年後他脫離了呼吸器,但因腦部受到侵害神經受損,導致無法吞嚥,需長期依賴鼻胃管灌食。為了訓練吞嚥,醫師建議氣切管暫時不能移除,也因氣切管的存在及體質虛弱,身體常受到感染,常跑急診;嚴重時住院,抽痰抽到整夜無法睡覺,甚至有時候影響到腸胃道出血,過著以醫院為家的日子。因這兩管需定期更換,每次帶他去醫院總要2到3人陪伴,還要攜帶尿布、毛巾、抽痰機、鼻胃管灌食的用具及灌食的食物等很多物品。所以為了節省跑醫院的時間及無法時常請假,又因為自己是護理師,就學著幫兒子更換這兩管。雖然他的智能不足,但每當我換管子時,他的眼神總像想表達他很痛苦、不想換管子,痛苦掙扎的情況歷歷在目。

我們跑遍許多地方求神問卜、尋找名醫,希望俊元能得到幫助,但是情況還是一直沒有改善,讓我深刻體會到醫療是有極限的、什麼是求助無門,我們只能在痛苦、悲傷、無助中度過。直到2010年先生參加俊元就讀的發展中心學校日時,遇見俊元同學的媽媽,也就是第六組余師兄,與先生分享 仁波切如何幫助她兒子的過程,建議我們可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我與先生及大兒子,在11月時第一次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時非常緊張,跪在 仁波切面前時,仁波切問:「什麼事啊?」我還自以為是,怕 仁波切不了解兒子的情形,詳細述說一番,最後還說出「求 仁波切幫我兒子一下。」這句話。仁波切說:「我已經幫了一下。」接著 仁波切用力對我們夫妻呵責一番。原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已看出我們夫妻不信,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知道我們還是用以往的方式到處求、到處拜。之後 仁波切要我們退下,我們就在道場後面反省,當下聽著師兄分享受到 仁波切幫助的事蹟。

仁波切的話,讓我們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惡,只想利用上師及諸佛菩薩,心根本不對,也沒有恭敬心及懺悔的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賜予我們機會到法座前求見,上師慈悲的開示:這都是吃肉及殺生所造成的,問我們可不可以吃素?我們馬上點頭說可以。並且賜予我們參加共修法會及施身法法會。感恩 仁波切!當天照顧大兒子的外傭在樓下等待,見到我們後問結果如何?我告訴她,仁波切開示要吃素,這都是吃肉及殺生所造成的。當下她回應我,只要能幫助俊元她願意吃素。感恩 仁波切!原本擔心需幫外傭準備葷食的困擾都解決了。

當時我們聽 仁波切的話︰茹素、不缺席任何一次的共修法會及施身法法會。大約3個月後,我們再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俊元的鼻胃管是否可拔掉。仁波切知道我們心裡很緊張,面帶微笑開示︰「怕老人家擔心。」當時我們還傻傻不解,於是 仁波切就再度開示說:「正月十五。」當時愚蠢的我對上師沒有具足的信心,用自己照顧病人的想法和經驗,想著之前不論如何嘗試,俊元就是無法吞嚥,連口水也都一直往外流,需靠大量毛巾吸口水,多次嘗試餵食流質的食物,不是從氣切管咳出就是從嘴巴流出來。

然而到了正月十五也就是2011年2月17日當天,白天還不敢拔鼻胃管,等到晚上下班後,才嘗試從嘴巴先餵食優酪乳,當下並沒有從氣切管和嘴巴流出來,俊元真的吞下去了,我和外傭兩人同時眼眶都紅了,真的很感恩 仁波切。接著幫俊元拔掉鼻胃管,俊元立即就像正常人一樣,很自然的用嘴巴吃東西,甚至吃完一條地瓜也沒嗆到,直到現在如同正常人一般吞嚥,出門再也不用帶流質食物及灌食用具了。感恩 仁波切! 

西醫曾經說過俊元因腦傷,傷到吞嚥神經,而神經受損是無法再恢復的,復健及訓練只是看有沒有機會再恢復。自己當護理師照顧病人這麼多年,這是我從未見過的,仁波切真的是太厲害了,感恩 仁波切!福薄緣淺的我們在還沒求見到 仁波切之前,曾有一次求助於外道,對方要求我們拿出幾十萬幫窮人買棺木,並且要我們跪在神明前立誓,俊元才有機會得到幫助,但卻不能保證。仁波切幫助我們時完全無所求,而以慈悲的心救度我們,這樣的上師哪裡找?感恩 仁波切!

之後我們再度求見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私的我,希望俊元氣切管也可以拿掉,當下又開口求,仁波切不但沒責罵我貪得無厭,反而像慈祥的父親開示:「妳當媽的就再辛苦一點,氣切管再等等。」安定我的心。真的很感恩 仁波切,連我心裡的苦也幫我加持,而且還囑咐我們要留意兒子的嘴角周圍,因為氣切管還留著,導致口水偶爾會外流容易長疹子要我們注意,可以用寶圓膏擦拭,並賜予俊元金剛結。同時我們也求得皈依,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3個月後,約5月中旬。我們再度求見 仁波切,請示俊元的氣切管是不是可以拿掉。上師開示:「可以去找醫生。」感恩 仁波切!我們到醫院門診,醫生說5到6月是感冒流行期不適合拿掉,而且俊元因長期使用氣切管,導致氣管已有軟化情形。如果要拔掉氣切管需先做氣管重建手術,同時必須住院觀察,監測血中氧氣濃度,如果氧氣不足,必須立即再把氣切管放回去。

醫生安排2011年6月27日幫俊元直接拔掉氣切管。住院期間血氧濃度都是99−100%,住了3天便順利出院。在 仁波切的加持下,俊元脫離兩管都很順利,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醫院的耳鼻喉科醫師還拿俊元的案例來討論,醫療人員也直呼不可思議、嘖嘖稱奇,讚揚著 仁波切。

另一方面因俊元長期使用鼻胃管,導致有很嚴重的胃食道逆流,原本西醫建議需開刀做胃皺褶術及胃造廔,在 仁波切的加持下,也免去了做手術及胃造廔的痛苦,胃食道逆流也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的調養下已得到改善,身體狀況越來越好。

因腦部受傷,導致他左側肢體較無力,常跌倒撞傷,一撞就是頭破血流,常常掛急診縫合,少則3針多則10針,額頭臉上多處縫合的傷口。但自從皈依後就很少再發生了,又有寶圓膏可以使用,幾乎沒再跑過急診。之前有一次跌倒,結果上門牙刺穿下嘴脣,皮肉綻開流了很多血,我們立即幫俊元塗上厚厚的寶圓膏,再到醫院掛急診。醫生評估傷口已有穿孔,需要內外都進行縫合,至少縫2到3針。但那天急診病患很多需等候較久,等到要縫合時,醫生發現不可思議的是外層竟然已密合,內層只需縫1針,寶圓膏真是太厲害了!

他還患有頑固型癲癇,但皈依後從未因癲癇發作而受傷,請到的照顧外傭,個個都視他為自己的孩子,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我們知道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福報庇蔭下,全家才能過著正常的生活!感恩 仁波切!

另外女兒欣妤從小就有過敏體質導致嚴重的鼻竇炎,也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連續吃了半年的中藥調理,痊癒從未再復發,感恩 仁波切開立寶吉祥中醫診所救助眾生,也感謝黃醫師及所有護理師的幫忙。

我在醫院從事護理工作需輪值三班,要安排星期天參加共修法會實在很困難。沒想到 2010年11月開始參加共修法會後,12月就有機會參加轉調部門面試,隔年1月順利轉到門診部上班,讓我每個星期天皆可以順利參加共修法會。之前也曾參加過轉調部門的考試,但一直都沒有錄取,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感恩 仁波切!

我在此公開發露懺悔,我出生在南部鄉下,從小家裡務農,當時家裡養了許多鴿子、雞、鵝、羊、豬,吃了許多眾生的肉及海鮮,曾看過家人殺蛇,作了很多殺業。家裡由務農改為養殖業,用眾生的命去賺錢,犯下無數的殺業,如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殺業重的必定短壽多病、眷屬不圓滿。二姑年輕時就出車禍意外死亡;爸爸因血癌而腦溢血往生;兩位叔叔中年因中風生病死亡。自己出社會後,偷拿公家東西私用,凡事愛計較不吃虧,兩舌、惡口,對家人亂發脾氣,嚴以待人寬以律己,所犯下的惡業罄竹難書。上師替我省了多少的醫療費用,但我卻沒有把上師的事擺在第一位,以致喪失了殊勝難得護持佛寺的機會,犯了貪嗔痴慢疑五毒,沒去反省自己,不相信因果,傷害無數的眾生,種種惡行我今皆懺悔。

這一切如果沒有上師及佛法的幫助,全家還在水深火熱之中,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皈依,有幸能聽聞殊勝的正法,了解因果的可怕,讓我在生命中有依靠。除了依教奉行、努力修改自己的行為外,無以回報上師的恩德。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旺、佛寺興建圓滿、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師兄及大德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六組 洪雅玲 恭撰
2018年7月9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7 月 1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