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上師心心念念為弟子、為眾生

弟子公處定公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歷代傳承祖師、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好,我是第七組張祖寬,妻子是第五組的劉燕鳳,小女兒是第五組的張奕清。感恩 仁波切讓我有機會讚揚上師的大慈悲、大恩德,並見證上師幫助我與家人的經過。

小女兒奕清自高中以來身體狀況不是很好,筋骨疼痛、胸悶、體力很差,同時情緒低落。經四處求醫,都不得要領;妻子燕鳳到處求神問卜,到廟裡替先人超度點燈也沒改善,全家長期籠罩在陰霾、不安的氛圍中。

2007年5月,在偶然的機緣中,燕鳳結識第二組的王師兄與當時還是信眾的陳師兄,聽她們訴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願力與如何獲得 仁波切的幫助,以及 仁波切當時正在尼泊爾閉關,8月會回國,屆時可以求見 仁波切祈求開示與幫助等等。我們聽了深感振奮,期盼能早日求見到 仁波切。奕清上網瀏覽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看到 仁波切的法照就表示,深信 仁波切一定會幫助她。王師兄並告訴燕鳳,仁波切曾經對弟子開示:「只要飛鳥飛得到的地方,你們對著我的法照頂禮,我一定會幫助你們。」聽到這段話,我們內心深受感動,堅信那是承諾、是安慰,也是加持!

因著上面這些分享,我們三人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國前,多次前往寶吉祥向 仁波切的法照恭敬頂禮。8月11日星期六是 仁波切閉關3個月圓滿回國後第一次接見信眾,我們三人領到「候補36號」號碼單,仁波切的慈悲讓我們有幸當晚就得以求見。奕清單獨一人先向 仁波切請示,我們夫妻二人跪在後面等候區,隱約聽到 仁波切開示與加持奕清許久,還賜予金剛結並慈悲的說:「沒事了、沒事了!」當奕清供養 仁波切時,仁波切沒有收,但隱約聽到 仁波切慈祥的說:「等妳是 仁波切弟子的時候再收!」我夫妻二人在等候區含淚合掌,深深感恩 仁波切有一天會收奕清為弟子。隨後我們便驅前向 仁波切頂禮,見到慈悲的大修行者,我們忍不住淚如雨下,仁波切慈祥的說:「沒事了、沒事了!你們趕快帶她去吃飯,不要讓她一個人去。」當下感覺多年的重擔就這樣卸下了。我們並祈求 仁波切讓我們參加共修法會與施身法法會,仁波切慈悲的應允了。感恩 仁波切!

求見 仁波切後,奕清由每天服用6、7顆藥,改為隔天服用並逐步減少用量。參加第二次共修法會時,聽聞 仁波切開示供養的意義與重要,在回家的路上,夫妻倆就決定把當時一筆奕清尚未申請的保險金申請出來,代替奕清供養。這是我們夫妻做的決定,奕清並不知情,而且只是起個念頭而已,神奇的事情卻在當天晚上發生了,奕清當晚對媽媽說:「媽媽,藥只剩一顆,好奇怪,我覺得可以不吃了!」就這樣不吃藥了。當時還只是信眾的我們,才起了供養的念頭,還沒有申請到保險金,奕清就不用吃藥了。真是太神奇了!仁波切真是慈悲!真是厲害! 將近一個月後,我們領到了保險金,由燕鳳在週日的共修法會恭敬的放入道場的供養箱內。

求見 仁波切後的第二天,第一次參加週日共修法會,仁波切在法座上開示:「有時家裡不平安或者小孩身體不好、不聽話,常常是因為祖先殺業重,沒有獲得超度,還在受苦的關係。」隔週燕鳳帶同奕清再次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慈悲垂詢:「我在法會上的開示,妳有聽進去嗎?」 燕鳳回答:「有,我有聽進去。」仁波切接著說:「妳的小孩沒有病,她沒有事,是你們太疼小孩了,所以她在外面碰到事情,不知道怎麼處理,就回來盧你們,小孩有吃沒吃不用管她,仁波切對妳開示的,妳要聽進去。」燕鳳回答:「是,感恩 仁波切,我會聽。」感恩 仁波切的慈悲與辛苦,那麼多信眾、那麼多弟子、那麼多個案,仁波切卻記得我們。燕鳳接著為我在大園空難往生的大哥向 仁波切請示,仁波切入定了一下隨即開示:「他還在下面,你們要一直參加法會,有一天就會很清楚的讓你們感受到他上來了。」感恩 仁波切的慈悲,讓我們參加法會,使亡故的親人能夠得到幫助。其後,在共修法會上聽聞 仁波切開示代替亡故親人供養的意義,我們便在皈依後不久的2008年5月,代替空難往生的大哥供養 仁波切,仁波切慈悲收下供養,並垂詢我做什麼工作,我向上師報告後,仁波切說:「你最近事情會比較多喔!」並賜予一些工作上的開示。真是感恩 仁波切!

皈依上師約莫兩年後的一個週末下午,我在燕鳳娘家午休,很清楚的夢見大哥穿著整齊、面帶燦爛笑容的來到我家。夢中看到清晰而又熟悉的身影,內心非常的激動與興奮,當即大喊:「大哥!你回來了!」大哥以慣有的笑容,栩栩如生的看著我,我接著大喊:「你說話啊!」大哥啊啊的發出聲音,笑臉望著我,我接著說:「手伸出來啊!」大哥隨即伸出雙手,兄弟倆四手緊握,他的手是熱的!隨即我就驚醒了。這就是上師所開示的「很清楚的感受到他上來了。」於是飛奔下樓,向正在與燕鳳聊天的岳母、姨子等人敘述夢中的情境及上師先前的預言與開示。自大哥空難往生以來,曾夢過幾次,但影像模糊、沒有對話,醒來後也不記得情節,而此次影像清晰、情節清楚、互動鮮明,加上至情至性的肢體接觸,這麼清楚的夢是個人有生以來第一次!雖然是夢境,但我們深深相信這是實境,感恩 仁波切!

感恩上師,在每次施身法法會與每年大超度法會中,賜予我們機會祈求上師超度往生的親人,包括同一班機罹難的大嫂與姪女。當時為了指認大哥一家的遺體,我們曾在機場臨近搭蓋的帳棚內,多次來回反覆檢視近兩百具大體,干擾到那些亡者,但皈依後卻從未及時想到代替他們向上師祈求超度,只想到自己的親人,實在太自私!我代表全家人謹在此向上師與諸佛菩薩以及同機的受難者懺悔。

前些年,在一次星期五的施身法法會中,燕鳳猛然想起近兩百位同機空難者,觀想到他們肢體殘缺的慘狀,心中當即懇求上師予以超度。結果兩天後週日的共修法會,仁波切開示:「在週五的施身法中,有很多斷手斷腳的人,一波一波的走進來,起先我還以為有人跟我開玩笑,原來是空難的往生者⋯⋯。」感恩 仁波切!我們的上師真是慈悲,真是厲害啊!不可思議的慈悲!不是普通的厲害!
 
如之前 仁波切對我的開示,仁波切真的很厲害,2008年6月我接到調職令,新單位工作確實非常繁忙,尤其民眾陳情請願的事件特別多,但有上師的加持,工作進行順利,陳情請願事件也都能處置得宜。包括六千多位民眾要來機關丟雞蛋、潑豬糞,來自全省各地的民眾要搭乘6百輛遊覽車前來包圍機關等,均得以事前協調疏導而取消。另外,2009年4月19日星期日有上千民眾要前來遊行抗爭,因為抗爭活動無法協調取消,因此向當時的聯絡人林師兄反映星期日不能參加共修法會。結果共修法會前幾天很奇妙的接獲布達:星期日的法會改為星期六。接著,2010年5月2日星期日中午,又有約3千人要來機關陳情請願,於是又向當時的聯絡人師兄反映法會可能會遲到。結果法會前三天又很神奇的接到布達:該次法會順延1小時,3點鐘開始。感恩上師的加持,讓我能安心、順利處理分內的事,並能順利參加法會。

2007年12月我們三人祈求皈依,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應允,並慈祥的垂詢奕清在做什麼。我們向 仁波切報告奕清原在某大學就讀,因身體關係現正休學中,準備補習重考。仁波切說:「怎麼會考到那麼遠的學校?」並垂詢補習班上課時間多長?我們報告從早上7點半到晚上9點,仁波切慈祥的說:「她身體才比較好,不要那麼累,她不需要補習的,要不然跟補習班商量上半天就好,不要補那麼長的時間。」我們答應稱是。仁波切對奕清說:「好,暑假後妳就去上大學吧!」回家後,我們三人開了家庭會議:一致認為 仁波切已經對奕清說了「暑假後妳就去上大學吧!」那就不用補了!我們夫妻很歡喜做此決定,奕清更是高興的說:「對啊!我就在家自己唸好了,不要補習了。」家庭會議3分鐘就結束了。接著我們就在皈依後不久的2008年4月,將一年的補習費恭敬的供養 仁波切,蒙 仁波切慈悲的收下。感恩 仁波切!

2008年5月底,日本京都道場開光,父女倆報名參加法會團。在日本期間,奕清腿部、腰部疼痛嚴重,無法走長路,更不能走快。6月1日回國後,精神體力好轉,也才真正靜下心來重拾久違的書本,準備7月初大學入學考試。8月8日放榜,奕清考上離家最近的大學,第二天8月9日星期六,我們向 仁波切報告,並以感恩、恭敬的心供養,仁波切收下供養並很慈祥的開示奕清:「不要想太多,以後妳就好好的學佛、好好的讀書。」並開示我們夫妻:「以後你們就好好的學佛、好好的過日子。」感恩 仁波切!開學前,奕清赴大醫院做核磁共振檢查,證實椎間盤突出。醫生說以她的症狀理應開刀,但居然連止痛藥都可以不吃,為此感到非常驚訝。感恩上師!

2012年3月間燕鳳膽囊痛,打針吃藥未見好轉,第三天星期六在家裡的佛堂聽上師開示的懺悔法帶,邊聽邊流淚,想到自己傷害了無數的眾生,業報現前才會那麼痛,就向上師與冤親債主懺悔,並決定將一筆剛入帳的款項代替冤親債主供養上師,結果心念一起,三天的疼痛就頓時停止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自從開始參加法會、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後,逐漸了解代替眾生參加法會的意義、業報的真諦、代替眾生及往生親人供養的重要、孝順父母最好的方式是學佛,以及了脫生死、不再輪迴才是學佛的最終目的等等。也體會到 仁波切的大慈悲、大能力,超度我們亡故的親人與眾生,使得「天人永隔」不再是悲痛、無奈與絕望的代名詞,對先人的虧欠也不再是無可彌補的悔恨!同時只要我們相信上師,聽上師的話好好學佛,「往生淨土」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事情,這是何等的恩德!何等的慈悲!

2013年9月禮儀公司負責人過世,仁波切在法座上開示:「老闆幫助過我很多弟子,所以我幫他超度,我欠他的。」2015年9月朱師兄分享道:「曾隨侍上師去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會議開始前 仁波切完全未與我就會議內容、要講什麼等等做任何討論,只一再吩咐我回去轉告一位身為孤兒寡母的弟子:『你去告訴她,叫她不要擔心,她不是什麼都沒有,她還有我這個上師在!她還有寶吉祥這個大家庭在!』上師吩咐了兩次,然後喝了一口水,站起來就去開會了。」誠如朱師兄所說:「我們的上師對自己的事何等瀟灑、自在、從容,掛心的反而是我們這些弟子與眾生。」

姑且不論 仁波切廣傳佛法與普度眾生的大悲願,單以心心念念為弟子、掛心弟子的恩德,身為凡夫俗子如我,在此謹以凡夫的語言、以世間法的角度,大聲的說:我們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一位「鐵錚錚、豪氣干雲,拳頭上可以站人,胳膊上可以跑馬的漢子。」

接著,我要發露懺悔如下:
一、在上師許以善事時,沒有立刻去做,以致失去自己與妻女護持興建佛寺的機會,深感懊悔,謹向上師與諸佛菩薩及眾生懺悔。
二、先父與母親早年飼養許多肉雞、蛋雞販售,其後母親經營葷食餐廳三十多年,我們夫妻均曾參與相關事務,謹代替先父與母親以及全家,為家裡經營殺業,向上師與諸佛菩薩以及受害的眾生懺悔。餐廳在我們三人皈依後不到一年已停業不再經營,感恩上師!
三、為自己往日經常忤逆先父與母親,使父母起煩惱心,向上師與諸佛菩薩及父母親懺悔。
四、為往昔長期食用眾生的肉,虐殺蟑螂、蒼蠅、蛇,及毒殺整窩螞蟻等等殘忍行為,向上師與諸佛菩薩以及受害的眾生懺悔。
五、為昔日執行公務時,曾以不當的態度對待民眾,向上師與諸佛菩薩以及相關當事人懺悔。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佛法事業興盛、佛寺興建圓滿、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的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七組 張祖寬 恭撰
2018年5月6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5 月 2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