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讓醫生束手無策的倒生性乳突瘤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諸佛菩薩,感謝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機會讚揚上師救度弟子的生命。

我是第五組的邢淑瑀,法名慧用卓瑪,介紹人是第三組王師兄。因為左眼上方額竇長了倒生性乳凸瘤而來求見 仁波切。28年前因鼻子不適以為是鼻竇炎,到臺中的醫院求診,這段時間醫生讓我陸續服用了約兩年高劑量止痛藥,但狀況遲遲無法改善,依然頭痛、注意力不集中、劇烈頭痛、頸部痠痛,之後轉診至北部大型醫院。醫生告知化驗結果是倒生性乳凸瘤,這是一種會不斷生長並侵蝕骨頭的外來基因突變病毒,生長面積較小的,只要在門診手術就可清除;生長面積大的,則需開刀清除。倒生性乳凸瘤會一直往腦部方向生長,不清除就會有生命的危險。

第一次開刀是因為倒生性乳凸瘤生長範圍過大無法使用內視鏡清除,醫生告知倒生性乳凸瘤已經蔓延至額竇侵蝕骨頭,因為情況非常危急,所以緊接著隔週又再開第二次刀清除。醫生直接從左眉頭劃刀開至左鼻翼,傷口大約有10公分。手術結束後,我整個頭部被繃帶纏繞,只露出右眼,3天後下床時,從鏡子中看到自己變成如此模樣立刻昏倒,就這樣躺在病床上無法下床,住了將近一個月才出院回家休養,往後每3個月需回醫院複診追蹤。

經過2年的追蹤檢查,醫生臉色凝重的告訴我需要進一步做斷層掃描,我立即有不祥的預感,我知道倒生性乳凸瘤又長出來了,馬上要面臨第三次手術。就這樣不斷來來回回追蹤檢查,大約2、3年就要開刀清除,每一次回診身心都受到相當大的煎熬。擔心害怕聽到醫生說要做斷層掃描,就知道又要開刀清除乳凸瘤。就這樣連在睡夢中也會驚醒的日子下,陸續接受了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的清除手術。最後一次開刀清除結束後轉至恢復室休息時,昏昏沉沉中耳邊傳來一個清楚的聲音跟我說:「邢淑瑀,妳要吃素。」轉往普通病房後,先生以開完刀需要補充體力為由,要買鱸魚湯給我修補傷口。我當下很嚴肅的拒絕,先生看到我如此的堅持,只好順從。

2013年某個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介紹人王師兄,他常常與我分享上師的度眾事蹟,逐漸讓我感受到上師無邊的慈悲願力,因此我與先生一同報名參加了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法會結束後先生與我分享,他看到這位上師願意費時費力、不辭辛勞,親自為全場參加信眾及弟子以甘露水灑淨時,非常感動。當再得知上師患有脊椎側彎,還盡全力的向每一位參加信眾及弟子揮灑甘露水,就好像要把出自汙泥的蓮花洗淨一樣,讓現場的每位信眾及弟子都能感受到佛法的福澤廣被。這樣慈悲的舉動,讓我與先生深深感動,在甘露水灑向我們的剎那間,我與先生雙手合十向 仁波切頂禮。

一個月後,介紹人問我是否要報名求見 仁波切請求參加施身法法會,心中生起一股莫名的感動,我相信這是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賜予我的力量。於是我報名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親切的問我:「什麼事啊?」我回答:「因為生病開刀。」仁波切再問:「生什麼病啊?」我回答:「得到會侵蝕骨頭的倒生性乳凸瘤的疾病,祈求 仁波切讓我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波切再問:「為何要參加施身法?」當下腦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答,仁波切開示這個病是因為家族殺業太重所引起的,並要我回去想一想再報名求見。

2週後再度求見 仁波切,我向 仁波切報告當人好苦,生病更苦,所以來請求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波切慈悲應允我報名登記。在當信眾的1年2個月期間,我時時提醒自己,仁波切開示的佛法要用在生活中,並逐步修正自己錯誤的行為。仁波切開示的殊勝佛法洗滌了我的心靈,婆媳間的距離也慢慢拉近了、由衷感激先生無怨無悔的付出及包容、面對意見不合時也能心平氣和溝通、脾氣收斂了許多,家庭的氣氛和諧。我相信這一切的改變都要感謝 仁波切教我學佛修行,仁波切妙語如珠將佛法化為淺顯易懂的教導、融入我每一天的生活中,讓我興起了皈依 仁波切的念頭。

第一次報名請求皈依 仁波切時,仁波切問我:「先生是否同意妳皈依?」我回答:「先生同意。」但由於先生未到現場,於是第二次報名請求皈依時,先生與我一起前往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問先生:「你太太要皈依,你同意嗎?」先生回答:「同意。」接著又說:「太太身體不好,所以要皈依。」我聽了很緊張一直搖頭,仁波切笑了笑對先生說:「妳太太在後面一直搖頭耶!」仁波切說:「現在天色未暗,你們夫妻倆去找間咖啡廳好好溝通一下,為何要皈依。」第三次再報名求見 仁波切時,仁波切親切問了先生為何太太要皈依。先生回答因為看到太太的改變,所以同意太太皈依,皈依是解脫生死、脫離輪迴苦海。於是 仁波切應允讓我皈依成為弟子,順利拿到了學佛的門票,開啟學佛的道路。

2015年7月26日皈依後,才終於明白為何上師開示我家族殺業太重。爺爺及父親從事屠宰業。直到父親來臺,父親49歲即往生,往生前2個星期,每到晚上就聽到父親歇斯底里的嘶吼:「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當時我年紀還很小,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能害怕的躲起來,這樣的恐懼一直伴隨著我長大,至今還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2013年手術後到現在,我只要每3個月回診追蹤即可,目前狀況一切安好。也因為有了上師的依靠,所以每次回診時的提心吊膽程度也不像以前那麼強烈了。更因為來到寶吉祥學習佛法相信因果,讓生命得到了奇蹟般的延續。感謝 仁波切願意救弟子;感謝 仁波切讓弟子的家人免於失去親人的痛苦;感謝 仁波切讓弟子的母親免於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楚;感謝 仁波切賜予弟子新的人生;感謝 仁波切賜予弟子的先生及小孩一個完整的家;感謝 仁波切讓弟子能活在這世界上還債;感謝 仁波切讓弟子的祖先有機會償還殺生罪業。這一切都要感謝 仁波切慈悲的加持,倘若沒有 仁波切的救度,我現在一定是讓倒生性乳凸瘤恣意的長滿整個臉部,現在不是躺在手術檯就是恢復室,而開刀清除的疼痛只能跟先生在一起抱頭痛哭,要不然就是在醫院愁眉苦臉回診追蹤、耗時耗力,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永無止盡、日復一日直到老死。

今年除夕做完早課時,騎乘機車回家經過十字路口,當時記得是沒有車的,我已騎過中線時,忽然間一輛轎車急速的向我迎面直接衝撞而來,在危急要相撞的萬分之一秒時,轎車忽然緊急煞車。那一瞬間 仁波切的法相出現在我腦袋中,就這樣、轎車停住了,駕駛下車來向我道歉說他開太快了,當時我已經嚇得魂不守舍說不出話來、身體不停顫抖。稍後恢復神智時,差點要跪下來感謝 仁波切,如果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弟子,弟子真不知道接下來會變成怎樣,真的不敢想下去!

感恩 仁波切賜予弟子機會,讓弟子每月略盡棉薄之力參與護持佛寺興建累積福報。母親得知 仁波切蓋佛寺的弘願時,歡喜的要弟子將這些年來送她的生日金飾拿去變賣,一起護持興建佛寺,感謝 仁波切救了她的女兒;婆婆也共襄盛舉參與佛寺興建並交代由我全權處理。我向親朋好友分享 仁波切興建佛寺的悲願,他們也很感謝有機緣種福田。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眾生在輪迴的苦海載浮載沉,因此背負無邊無際廣度眾生的悲願,仁波切擁有宇宙唯一菩薩般的慈悲心腸。仁波切奮力的拉著每一位眾生的手要度到彼岸不願放棄,目的就是要讓每一位眾生都能參與這難得的佛寺興建以延續福報、累積福報。想到這裡,每當我注視著護持佛寺收據上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姓名的印章時,便感受到 仁波切是這麼重視每一筆護持的心意。仁波切舉手投足間將佛法示現得如此淋漓盡致,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上師?寧願自己苦也不願弟子及眾生受苦。各位師兄,我們看到 仁波切這樣勞心勞力,我們更應該好好珍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報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您是弟子的救命恩人,您就像是弟子的父親般是我應當孝順、尊敬的長者;同時您也是一位具大智慧又嚴格的導師,當我還活在累世帶來的惡習渾然不知時,就將我打醒。感謝 仁波切願意讓我皈依成為您的弟子,祈求 仁波切不要放棄弟子,讓弟子能繼續留在您的身邊學習佛法,弟子至誠感恩上師。學佛是要修改自己不是修理別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因材施教,學佛就是要像 仁波切這樣對自己要求,要精進、不可懈怠,這是我在之前的道場前所未見的。

所謂「子不教,父之過。」弟子待人處事都會以 仁波切所教的佛法為依歸,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口意,不可以讓 仁波切蒙羞、不要丟 仁波切的臉、不要傷害 仁波切的心,不要讓 仁波切難過,不要傷害 仁波切辛苦建立起來的寶吉祥名聲,因為 仁波切代替了弟子早逝的父親教導我,是我最珍惜的人。雖然生活中看不見 仁波切,但我相信 仁波切無所不在,我只想把無盡的感謝化為行動默默的去做好 仁波切交代的每一件事情。

弟子邢淑瑀此時此刻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面前向遭受家族殺害的眾生懺悔,懺悔吃過無數眾生;懺悔對母親辛苦的養育視為理所當然,說話不尊重;懺悔時常對婆婆不滿,沒有考慮到彼此生活習慣的不同而常嫌棄婆婆;懺悔對先生的霸道、無理要求、不耐煩及不講道理。

今日有幸成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將珍惜難得的因緣努力跟隨上師學佛修行,讓更多有緣眾生也能得到 仁波切佛法幫助解脫生死。感謝各位師兄及大德耐心聆聽,祈願金剛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

皈依弟子 第五組 邢淑瑀 恭撰
2018年4月22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更新日期:2018 年 5 月 0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