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上師慈悲救度開啟學佛路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上師、阿奇佛母及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好。我是第一組蘇惠君,法名慧季卓瑪,女兒是第一組的陳怡妏,法名慧敏卓瑪。我們在2017年1月15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上師賜予我機會公開讚揚上師功德、分享上師救度先生和幫助我的經過,以及我與女兒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緣起,並公開懺悔我生生世世所犯諸惡業。

先生因為罹患胃癌合併腹膜及直腸轉移於2016年3月19日往生,往生時僅44歲,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殊勝的施身法超度,讓他不下三惡道、離苦得樂,也開啟我和女兒學佛之路。

先生2010年11月確診為胃癌,當時做了全胃切除手術,主治醫師評估有沒有化療癌症復發的機率是一樣的,因此建議我們不必化療,只要定期追蹤就可以了,但是我的心裡終日緊張害怕,不知道無常何時會來。2013年6月癌症轉移至腹膜,罹患這種癌是很嚴重的,一般病人平均存活期大約是半年,以他的狀況手術也沒辦法處理,先生私底下曾偷偷問過醫師,他大概還有多久時間,醫師說大約3個月吧!當時沒有其他選擇,只好接受醫師的建議,開始一連串的化療。

雖然經過治療,先生多活了2年半的時間,但是這段日子他過得很苦,化療次數多到我已經數不清了。在第2次化療時,就因為引發體內氨濃度過高而昏迷半天,之後又因腸阻塞,動手術裝了半年的人工造口,造口引發的傷口及一連串化療副作用讓先生疼痛不堪,連夜裡也無法睡覺,真是苦不堪言!先生往生前半年,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只依賴打營養針維持生命,身心的疼痛連嗎啡也止不住。因為不能吃東西,他說他跟死亡沒什麼兩樣,甚至有了不好的念頭,表示不想再治療了,後來連一向鼓勵他積極治療的主治醫師,也開始建議我們轉安寧病房進行緩和醫療,最後在安寧病房結束他短暫的一生。

在先生往生後1週左右,我通知先生在世時的一位好友,也就是已故第四組吳師兄的胞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度,吳師兄在2017年9月往生當日蒙上師賜予殊勝頗瓦法往生淨土。原本我因先生往生以及忙於處理後續事宜,幾日來心裡一直感到茫然煩亂,一直在想,不知道還能為先生做什麼事情?其實我什麼也沒辦法做,也根本沒辦法靜下來好好休息睡覺。當時吳師兄一得知我先生往生的訊息,就請她的胞弟送來一顆珍貴的甘露丸及 仁波切殊勝著作《快樂與痛苦》,當天晚上並打電話與我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許多眾生的事蹟。

當天夜裡,我恭讀《快樂與痛苦》,原本無助焦躁的心情居然就獲得安撫平靜下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力真的不可思議,讓我在拜讀《快樂與痛苦》的時候,就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當晚終於也能好好休息,而且還讓40年來不能一餐不吃肉、無肉不歡的我在隔天一早起床,就毅然決定馬上改吃素,也打電話報名求見 仁波切。

先生告別式的前一天,我在靈堂前打開《快樂與痛苦》,翻開書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告訴先生 仁波切會幫助他。師兄送來一顆 仁波切所賜予的珍貴甘露丸,將在告別式時放入先生口中。有朋友特別提醒我,一般往生者大體經過冰存一定會有改變,或許身體、面容會變形或者變黑,要我有心理準備,看到不要難過。禮儀公司人員也早早的提醒我,先生是因腹部惡疾往生,大體保存不易,一定要早一點火化,因此我心裡是有所準備的。

告別式當天,我瞻仰先生的遺容,真是不可思議。先生面容安詳、氣色很好,看起來像是在微笑,原本往生時本來張得開開的嘴巴空隙變得很小,嘴角看來是上揚的還帶著笑容,家人都感到很欣慰。我打開《快樂與痛苦》,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放在先生面前,再次告訴先生要將 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放到他的口中。因為先生生前未曾學佛,嘴巴是微張著無法緊閉,還留有一道小細縫,像是在微笑,甘露丸順利放入口中。在此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告別式後兩天,我和女兒在吳師兄的陪同下前來道場求見 仁波切,向 仁波切報告先生往生並祈求 仁波切超度及參加週日共修法會。感恩 仁波切不捨眾生受苦,慈悲應允以施身法超度先生。當我們退下至服務檯登記報名時,我才知道隔天4月3日就是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心中真是萬分激動,日後我也才知道每月僅有1次施身法法會,這是多麼的殊勝難得!尤其先生生前沒有因緣求見 仁波切、不曾學佛、也不信因果。我和女兒求見 仁波切時,仁波切更沒有收下我們的供養金,我們福薄緣淺,仁波切不捨眾生受苦,還必須以自身修行功德來救度先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施身法救度先生脫離苦海,不下三惡道。

我和女兒第一次求見 仁波切時,只求得參加一次施身法法會,師兄鼓勵我再來道場求見 仁波切祈求參加週日共修法會。法會後我再度打電話報名求見 仁波切,當週 仁波切並未接見信眾,隔週我又繼續打電話報名求見 仁波切。我一直恭讀《快樂與痛苦》,因此想要跟隨 仁波切學佛的心更加堅定。之前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偶爾有機會和不同的宗教團體及宗教人士接觸,身旁也有許多不同宗教信仰的同事與親友,甚至在先生生病的這5年多期間,也經常到處拜拜求神問卜,但都是在求保佑,自己都沒有機會真正接觸佛法,總是想自己還在上班,怎麼有時間學佛,等自己以後退休有機會再學佛或去佛寺當義工。但是第一次參加 仁波切主法的施身法法會時,就在法會中見到 仁波切慈悲呵責及教導弟子,感受到 仁波切的教法非常嚴謹,覺得眼前這位修行者和其他的修行者完全不同。雖然當時 仁波切開示自己是很兇的,不要來跟 仁波切學佛,但是我明白眼前這位大修行者才是真正能幫助我的上師。

因為我們只求到參加一次施身法法會,因此我和女兒第二次報名求見 仁波切,感恩 仁波切超度我的先生,並求參加週日共修法會,承蒙 仁波切慈悲應允,讓我和女兒有機會參加週日共修法會聽聞佛法,讓我們在失去至親之際有所依靠。每週都很期待參加法會,持續參加法會一段時間後,決定求皈依,但自己一直障礙自己,想等著手邊事情處理告一段落之後,就報名求見 仁波切,但事情從5月分開始處理,看似很順利,但又出現變數延遲,一天拖過一天。

到了9月舉辦皈依法會,莊嚴又溫馨,看到了新皈依師兄歡喜上前皈依,坐在底下還是信眾的我如當頭棒喝,心也被震醒了,心裡想自己究竟還在等什麼?自己貢高我慢、左算右算,其實就是沒有下定決心。仁波切常慈悲開示,學習佛法一定要先皈依,不皈依表示不準備要斷惡行善。我不皈依,沒有上師教導,就沒有機會修改讓自己繼續輪迴的行為,更不可能有機會解脫生死。人生無常、上師難遇,如果我不立刻下定決心皈依學佛,真不知道未來還有多少時間學佛?未來是否有機會再找到一位具德的上師學佛呢?下定決心後我打電話報名,當週 仁波切並未接見信眾,隔週我又繼續報名,師兄還特地鼓勵我,要我一定要好好想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學佛,仁波切有可能會問喔!因此我反覆拜讀《快樂與痛苦》,也一直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學佛。

求見 仁波切前,我向家人報告並獲得爸媽同意,當週原先要去探望一位朋友,也先取消改期。求見 仁波切時,仁波切慈悲的問,「什麼事啊?」我與女兒感恩 仁波切,並祈求皈依,感恩 仁波切慈悲應允。當我們歡喜步出道場時發現天色還早,看了一下手錶,還不到下午4點,居然如期趕上與朋友的會面。原來這一切都是安排得好好的!我向朋友分享求得皈依 仁波切的喜事及得到 仁波切幫助的過程,本來朋友們都擔心我們失去了一家之主,不知道生活過得好不好,見我與女兒身心都安定下來也很為我們母女高興。

記得兩年前我向家人表明要改吃素時,沒想到爸爸一口就贊成,還說妳真的吃太多肉,是該吃素了。但家裡的長輩對女兒吃素卻有些擔心,怕吃素營養不夠,建議是不是等長大後再吃素?但我向家人說吃素也是可以很健康,也會注意小孩食物攝取均衡,但我向來烹飪技術就不是很好,看來一時半刻也很難讓家人信服,家人姑且同意女兒先吃素一陣子。看我很堅持,一開始家人還會私下偷偷問女兒,妳不會想吃肉嗎?沒想到女兒堅定回答不會,一次兩次後漸漸的家人也不再問了。

家裡吃素沒問題了,師兄還特別提醒我小孩子在學校的營養午餐也要安排,於是我打電話向老師說明要改訂素食餐,沒想到老師說沒問題,因為學校也有不少孩子是吃素的,所以學校的中央廚房也有提供全素的餐點。女兒吃素這兩年來,也不斷在長高,甚至比其他同齡的小朋友都要長得高。今年過年返鄉,長輩們看到女兒臉頰也漸漸長肉了,因此也不再擔心女兒的營養問題。這期間讓我和女兒長肉的祕密珍寶就是寶吉祥的元氣豆漿及黑糖黑芝麻黃豆粉,尤其小朋友喜歡吃零食甜點,寶吉祥日本食品也提供多樣化的餅乾點心,有了寶吉祥的日本食品及餐廳讓我們吃得健康又安心,身體也變好了,因此經常與同事親友分享寶吉祥的日本食品。

記得我開始吃素兩週左右,有一天突然想到很久沒去運動,於是就穿起布鞋到運動場跑步,以前只要跑到第2圈,肚子就會開始悶痛覺得身體重重的。但是不可思議的是,很久沒有運動的我,跑到第2圈,沒有身體沉重的感覺,肚子也不痛,繼續跑第3圈也不痛,於是我繼續跑第4圈,發現居然也不痛,真的不可思議!一向瘦弱、經常有胃脹氣的我,每天中午吃飯過後腸胃就開始不舒服,經常胃痛,但吃素不久後,我發現胃脹氣的老毛病居然不藥而癒,不再困擾我,身體也變得很輕鬆,體重也慢慢增加了,除了是吃素改變了我的體質,更是要感恩 仁波切的加持與庇護。

我要懺悔此生及累世因貪嗔痴慢疑所作諸惡業及懺悔傷害過許多眾生。為了滿足口腹之欲,我傷害許許多多的眾生,從小到大吃過很多眾生的肉以及各種海鮮,還特別愛吃雞翅膀,尤其小時候因為瘦弱也常感冒生病,媽媽為了我不時烹煮雞肉、雞心、豬心、豬腦進補,喝了很多雞精,也曾和媽媽一起宰殺雞隻,殘忍的用滾燙的熱水燙過並拔光牠們的羽毛。結婚時大擺葷宴宴請親友,做月子的時候也大量以眾生肉進補身體,也用葷食祭拜祖先和先生。此外,自己也傷害蚊蟲、螞蟻、蟑螂…等昆蟲,養過蠶寶寶、魚卻沒有好好照顧牠們。小時候曾和家人去田裡抓青蛙、到野外抓昆蟲,和家人及先生去過河邊烤肉,也帶女兒去河邊、海邊釣魚、抓魚蟹,到釣蝦場釣蝦並烤來吃,傷害過許許多多的眾生,在此我真心懺悔。

此外,我小時候曾偷拿媽媽珍藏的銅板去買零食買冰水,從青年時期就離家北上就學就業,很少回家也沒有好好孝順父母,貢高我慢、脾氣不好也常和爸爸頂嘴,忙於工作很多家事都丟給先生做,也沒有時時關心他的健康,中年喪夫後,高齡的父母還要為我擔心。在讀書時考試曾作弊,打工時也占老闆便宜,畢業後進入職場,曾拿公家的文具用品回家用,上班時也會偷偷做自己的事情,對自己的部屬十分嚴格,沒體恤下屬的辛勞,對自己卻很寬鬆,對所服務的民眾曾經有厭惡的念頭,沒想到自己每月所拿的薪水,都是因為服務他們才有的。皈依後生活也一樣懶散,在上師的加持庇護下,每天都過著平安舒適的好日子,卻沒有常念人生無常,好好把握時間學佛;沒有依教奉行,時常放任自己的身口意,常常破戒,反省自己此生所作過的惡業殺業已是罄竹難書,何況生生世世所作諸惡業更是無法計數,我皆一一懺悔並接受所有果報。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苦口婆心教導弟子、想盡各種方法來幫助弟子們,也讓我們可以護持佛寺累積福報,我們福薄緣淺,卻可以一同參與 仁波切的功德大海,這真是我們此生難得的機會,沒有把握住機會就不再有。從今時起,我一定要努力管好自己的身口意,修改自己的身口意,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好好聽話、依教奉行。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派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師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一組 蘇惠君 恭撰
2018年3月25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3 月 2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