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感恩上師,讓臨命終人得安詳往生淨土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護法、歷代傳承祖師、諸佛菩薩,我是第五組田淑君,我們就是在初一法會上替病者搧風而被趕出去的一家人,妹妹已於2018年2月23日往生,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頗瓦法超度往生淨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機會,讓我在此跟各位分享妹妹這一路上如何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

妹妹是2001年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已經17年了。在2017年她發現自己右乳有個腫瘤,卻一直沒有跟任何人說,後來腫瘤突然快速長大,直到4月她才去醫院找乳房外科醫師蔡師兄檢查,結果確診是右乳10x8cm大小的癌症,而且已經整個變成硬塊了,因為太大,連超音波都無法照,更無法在沒有做化療縮小前切除,腋下淋巴也已經擴散有一顆2-3cm大小的癌腫瘤。妹妹當下做了決定,她馬上報名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第一次求見時,妹妹準備了供養,她跟 仁波切懺悔,懺悔自己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好好學佛,沒有把佛法用在生活中,怨恨先生、怨他不支持學佛、怨他不體諒,拒絕與他溝通,也懺悔自己對孩子有執著貪愛,對娘家家人有怨,以前還做了很多的海鮮給家人吃,犯了很大的殺業。仁波切說:「妳死到臨頭了才來求,以為自己在過好日子,從來不修十善法,不聽話,唉!那妳現在要求什麼呢?」妹妹說:「求懺悔。」仁波切又問:「還有什麼?」妹妹求週六在道場做大禮拜,感恩 仁波切慈悲應允。接著妹妹供養 仁波切,仁波切沒有伸手接,問說:「這是誰的錢?」妹妹老實的說:「這是我和我先生的錢。」仁波切說:「把先生的錢拿回去。」仁波切實在是太厲害了,沒有供養心沒有恭敬心,連想要供養都沒機會。

求得週六可以到道場拜大禮拜之後,有一次賴師兄打來說,仁波切特別交代,叫妹妹自己在家也要唸,不能全部靠上師而自己不做。感恩上師的教導,我們不能以為每週六在道場做大禮拜、週日有參加法會,就可以什麼都不做,一切都丟給 仁波切,自己在家也要認真努力的持咒,因為是自己的業,當然是自己要還。

4月才發現乳癌,很快的5月乳房就破皮出現傷口,傷口越來越大,也慢慢散發出類似魚腥腐臭味,妹妹說之前老公常常買回家一箱又一箱的活蝦和活螃蟹給她烹煮,難怪腫瘤會有這麼重的魚腥腐臭的味道,這些都是果報。她沒有怪老公,只說如果不是自己也愛吃的話,怎麼會煮呢?她只有不斷的懺悔,懺悔自己犯了這麼重的殺生惡業,殺生的果報自己要甘願還,她欣然接受。

過去她先生都不太讓她跟著 仁波切出國朝聖,現在她說要在剩下的這些日子裡,緊緊跟著上師的腳步,8月去日本、11月去舍衛城,12月的日本她也報名了;但是法會後來延到1月,她也因此這一生再也沒有機會去了。

2017年8月,她們全組被罰不能供養,她每天盼著12月12日到來,因為這天是解禁可以供養上師的日子,12月12日那天她馬上報名求見,因為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她下定決心要趕快供養上師,怕以後沒有機會了。當天求見時妹妹說:「懺悔自己殺生,吃了很多海鮮、懺悔自己沒有護持佛寺、心裡怨恨先生。」妹妹跪在那裡很久沒說話,捧著供養金也沒有動作, 仁波切等她等了很久,她都沒有回答。終於 仁波切開口:「妳要怎樣?」妹妹這時候才說:「供養 仁波切。」仁波切馬上大聲的喝斥妹妹說:「妳這一生最大的問題,就是要人家了解妳,憑什麼人家要了解妳,妳有了解過別人嗎?」當下我好感恩 仁波切,短短幾句話點出了妹妹這一生最大的問題。退下以後妹妹非常感恩 仁波切的大加持,讓她自己痛下決心改過。接著 仁波切收下供養,並說會將供養金中的一大部分幫她拿去護持佛寺。妹妹感動到哭,事後妹妹說 仁波切知道她心心念念就是自己不能護持佛寺,當初錯過 仁波切賜予的機會,她好後悔,她以為這一生跟佛寺無緣了,感恩 仁波切再次賜予她護持佛寺的機會!

護持後的一週, 仁波切又要賴師兄轉告妹妹,要把她上次供養 仁波切的錢,裡面一大部分拿出來,幫她去護持直貢梯寺每年由250位喇嘛連續45天、24小時持誦六字大明咒,妹妹聽到這通電話,立刻哭著說:我這個惡弟子,什麼都沒有做好,仁波切這麼忙還一直想到幫我,幫我累積福報,太感恩 仁波切了。

果然當福報起來,事情就轉變了。隔兩天,妹妹突然平靜的跟我說她想要走了。講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臉整個打開變亮了,原本的黑氣消失。她自己覺得整個人突然變得好輕鬆,心打開不再苦了。她立刻打電話報名週六求見,她要求頗瓦法。

跪上去後,妹妹說:「感恩 仁波切,供養 仁波切。」 仁波切收下供養後問:「還有什麼事?」妹妹說:「懇求 仁波切在弟子往生時,幫弟子修頗瓦法。」仁波切沒有回答,叫她上前,加持很久很久,加持完以後, 仁波切說:「好,仁波切答應妳。」

12月30日求到頗瓦法之後,妹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她開始慢慢經歷四大分解,如同 仁波切在法座上所說的,她覺得熱,有時候又會冷得不得了;尿越來越少,口很乾一直想喝水,甚至慢慢的皮膚碰了會痛,不喜歡人家碰她;病房內要保持安靜,不想講話。在病房最後的時間裡,她都是在觀想 仁波切,隨時播放 仁波切的法帶,一遍又一遍重複的聽,唯有 仁波切的聲音是一種安定的力量,讓我們的心有所依靠。她在身體四大分解很不舒服的時候,常常看著 仁波切的法照掉眼淚,默默的跟 仁波切懺悔。在最苦的時候,只有 仁波切可以依靠,沒有任何人能幫忙。

她開始挑自己的遺照,安排自己的後事,整理東西,並且把她的珠寶整理好交給我,叮嚀我在她往生後,拿去供養 仁波切,替她求出殯及火化的日子。她說她一切都已經放下了,準備好,她想走了。本來以為到了1月就會走,沒想到1月過完了,她還辛苦的撐著病體。

看著妹妹一直很辛苦走不了,農曆年前的週六,我帶孩子們再次求見,代替她供養 仁波切, 仁波切收下供養後,要我告訴妹妹,叫她不要再撐了,她就是想要參加初一初二的法會,仁波切說:該走就走了,一切隨緣。

回到病房後我問妹妹,結果她說她真的是想參加初一初二的法會,因為只有她去參加,她的3個孩子才有機會參加法會而不被她先生阻擋。當下我好震撼,原來在死亡的前面,我們不能有任何一點的念頭,任何一點念頭都會牽絆我們。如果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誰能在這個關鍵時刻幫助我們?上師真的太重要了。

初一法會中,妹妹感覺很熱且呼吸不到空氣,因我和看護師兄幫她搧風,我們被 仁波切呵責,要我們立刻離開道場。在我們離開道場後, 仁波切開示說:剛才為什麼要呵責趕她們出去,因為她已經四大分解了,會感到忽冷忽熱,本來昨天要走沒走,剛才在法會中本來快要斷氣的,但是大家都圍著她,關愛她幫她搧風,讓她覺得自己很苦,感覺大家都很愛她,她就會起執著心,本來應該讓她平平靜靜離開,就不要再搞她了,但是旁邊的人幫她搧風,把她的福報都搧掉了。不然如果大年初一能在道場走,這是多大的福報,有上師可以幫忙她,有1400個人幫她助唸,但是這也是她的障礙。就如同《佛子行三十七頌》所講,所有眷屬都是障礙。有人愛她對她好,她執著就走不了,大家一起跟著苦。當一個人面對死亡時,只有上師和諸佛菩薩可以幫助她。

當天晚上,賴師兄來電,告知初二法會我們3人被罰不能參加,因為 仁波切說:既然那麼怕死在道場,明天也不用來參加法會了。

感恩 仁波切一棒敲醒我們!在死亡這個重要關頭,沒有上師在旁邊,境界一來什麼都忘了。這一棒重重打下去,她終於真正的放下一切,7天後安詳往生了。

我們懇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頗瓦法。不久,電話打來告知說 仁波切修完法,要我們去摸梵穴,梵穴是溫熱的,原本因黃疸而呈蠟黃的臉色,也變好看明亮了,雙眼緊閉,四肢非常柔軟完全不僵硬,像是安詳睡著般,而且 仁波切也要賴師兄問我們,有沒有聞到香味,在病房中的人都聞到了香味。

隔天週六下午,我們求見 仁波切,把妹妹生前準備的珠寶,全數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 仁波切當日慈悲收下,圓滿妹妹最後的心願。當天並求得上師賜予出殯及火化的日子。

大體SPA的時候,在冰過十幾天之後,妹妹原本因生病而黃疸和乾燥的皮膚,竟然都變得好光滑有彈性,頭部可自由轉動,四肢關節不僵硬,就像在安詳睡覺一般。

妹妹火化後的骨頭,有很多的粉紅色,頭蓋骨梵穴的部位,有一個非常清楚、邊緣平滑工整,像是被子彈射出穿孔般的圓孔,這些都是得到 仁波切頗瓦法殊勝的瑞相,感恩上師。

妹妹往生前的兩個多月間,右肺積水已經滿到最上面了,左肺也積了一半,每一口呼吸都很辛苦,她24小時坐著趴在墊高的枕頭上,每隔十幾分鐘要換一個姿勢。乳房的腫瘤傷口已經面積很大很深,每天要換藥塗中藥膏,肝臟部位的表皮,也已經潰爛流血。妹妹知道身體已慢慢在腐敗,癌細胞已蔓延到肝、脊椎、肺部、淋巴,但是她沒有癌症那種椎心的痛,不需要打止痛針沒有使用嗎啡,沒有腹水腫脹,她胃口不錯,也能斷斷續續的睡著,只有右手因腋下淋巴的腫瘤長大而水腫,其他都很好,這一切都要感恩 仁波切加持。

仁波切從來沒有說過,皈依學佛後我們就不會生病,因為自己造的惡業一定要自己還,但在上師的加持之下,我們可以重報輕受,可以早點還清,少受痛苦。妹妹是一個賢慧的家庭主婦,全心全意都放在老公和孩子身上,她沒有太多的社交生活,沒有很多朋友,從去年4月,她確診乳癌後的恐懼害怕,到12月下定決心放下一切求頗瓦法,短短7個月的時間,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不間斷的加持與幫助,她絕對無法放下對孩子的貪愛與對先生的嗔恨。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的幫妹妹累積因緣福報,讓她升起真正的懺悔心,才能往生淨土。

感恩 仁波切對妹妹的大恩德,如同 仁波切在法座上所開示,妹妹並沒有福報得到頗瓦法,但因為她起了供養心,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不斷的幫她累積往生淨土的福報,讓她在此生終於能解脫六道輪迴往生淨土,這是多大的福報,感恩 仁波切。往生的路上是孤單的,所有的苦要自己一個人來承受,親如父母、子女、夫妻、姊妹無人能替,唯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是我們唯一的依靠。

也非常感謝這一段時間,許多關心妹妹和幫忙妹妹的師兄們,寶吉祥就像一個溫暖的大家庭,在 仁波切的加持與教導下,所有的金剛師兄弟就如同兄弟姊妹般彼此幫忙,大家共同往解脫生死的道路上前進。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事業興盛圓滿、長久住世、利益無數有情。感恩 仁波切,謝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的聆聽。

皈依弟子 第五組 田淑君 恭撰
2018年3月11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3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