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Birth in Fire」的緣起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護法、歷代傳承祖師、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我是第七組的夏沂汾。

各位師兄也許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透過寶吉祥有限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資源為我的陶藝創作策劃展覽。除了於國父紀念館舉辦個展外,也同時策劃了一本圖錄與一部介紹短片。過程中,我看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構想並鉅細靡遺的監製一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安排了前故宮院長,寶吉祥集團馮明珠文史研究院院長馮明珠女士做策展總顧問,以及聘請了導演監製短片。

起初得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決定策展時,心中難以言喻的驚訝,到現今轉換成了深深的感恩。感恩上師讓我心中生起了對上師與佛法的無比信心,不疑不惑。再則是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不厭其煩的開示並用殊勝敎法幫助,讓我在癱瘓中繼續做陶也證實了佛法可以完全改變我們的生命,倘若沒有上師佛法的幫助,今天我不可能站在這裡,而是躺在醫院,或是在輪迴苦海浮沈,更遑論有機會再繼續創作甚至是辦自己的個展。

這次個展的規模也不是我或我的家人傾全力能做到的,不論是資金的投入——這次個展沒有5、6百萬是辦不起來的,同時還邀請到馮院長做策展總顧問及親力親為的製作圖錄,並加上專業的導演製作短片。我希望有因緣的人因為看見這些作品,也有機會親近上師得到佛法幫助,我一直認為藝術是獨特的,因為它能直接感動人心。

這次策展過程中,我慢慢了解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已全盤構思了一切,有許多安排在當時完全超出我們自己可以理解或設想到的,甚至指示我寫下自己對每件作品的創作靈感及心得。當我接到這個消息時,我想了想,決定用英文詩來表達,由妻子筱貞幫我意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仔細閱讀了我的詩句後,發現翻譯並未真正反映出創作的本意,甚至在繁忙之中還修改詩句並指出問題所在。我感受到 仁波切如此尊重藝術、更能洞悉創作的真善美,仁波切修行的證量絕非凡俗如我者能及,在藝術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我的導師。由此可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對於藝術有很深的鑑賞力之外,修行的證量已使他通達各種世間的學問與知識。

曾經,我請示上師應該如何修慈悲心,並將其運用在自己的所作所為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簡單的回答︰「聽我的話照做就是了。」因此我想,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策劃的展並不是關於我,而是關於佛法與藝術、佛法與生命,並體現佛法可以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改變、幫助世間的人們。

不止一次,我們全家受到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出我們應得的幫助。皈依後我得知自己有嚴重的C型肝炎,連大醫院主治醫生都告訴我只剩下2至3年的生命;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對我開示沒有那麼嚴重,並加持了我。而如今已過5年。當初醫生檢查出我的肝長了許多腫瘤,但當我向 仁波切報告後再複檢時,醫生很疑惑的告訴我,腫瘤竟然找不到了!

我的工作中搬提重物是免不了的,在燒窯的過程中不能因為體力不足就停下休息,所以我過著規律生活、注重養生,自認為身體很強壯,對於這樣的工作對身體造成的壓力,我一點兒也不擔心。但長時間的體力負荷、在多次的操作失誤下,造成脊椎粉碎性骨折與錯位卻不自知。長久下來,脊椎的傷勢惡化加上肝硬化後隨著出現嚴重的骨質疏鬆症,也發現自己在做一般動作時非常痛苦與困難,甚至到了無法提起一袋輕物的情形。

曾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是否應該開刀時,仁波切開示這一切的發生都與因果有關,因為在我年輕時曾以打獵為樂,射殺了許多鳥類,就算開刀成功,果報仍會繼續。我才更深刻意識到必須接受自己所造的果報,但在上師慈悲加持我,並安排我至師兄所開立的針灸診所治療,而且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係,醫生也不收取任何費用。

漸漸的能像以前一樣操作很多動作,我又重回到拉胚的轆轤前做陶。我知道自己必須珍惜每一分鐘,專注的做每一個動作,同時也更憶念到上師耳提面命的「人生無常」如此真實。雖然每天醒來第一個感覺就是痛,身體的痛不會消失,且因脊椎受傷而造成了生活不便,但我還是繼續拉胚、練土。有時候找得到幫手可以協助我切燒窯用的木柴;如果沒有找到幫手時,我自己也能搬運及切裁2、3噸的柴。報告各位大德及師兄,燒一次窯至少要備6到10噸的木材,排窯工作對作品成功與否是很重要的關鍵,但排窯的動作很容易對脊椎造成嚴重影響,自從我可以再開始做陶,我也排了3次窯。原本以為必須放棄柴燒陶的創作,因為做陶到燒陶不只需要體力,還要常常彎腰及持續重複的動作,這對一個脊椎粉碎性骨折與錯位的肝硬化患者而言,絕對是不可能的工作。

在此,我更要懺悔父母往生時自己未皈依、也沒有親自來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然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波切仍慈悲的讓妻子與女兒參加法會,並在施身法法會時超度我未曾聽聞佛法的父母至天界修行。

皈依不久後,我除了面對死亡的茫然、經濟出現問題,當時女兒在美國讀大一,我們無法繼續供應女兒念書,我心裡很自責無法照顧家人,也處在焦慮中無力可施。當我們得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動幫助女兒繼續學業,也從未間斷的關注女兒在學校的生活包括交友時,心中的感恩以及無以回報上師恩的念頭每每湧上心頭卻也難以用言語形容。曾經在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感恩 仁波切,並表達:連我們的家人都沒法像 仁波切如此的幫助我們,因此 仁波切比我們的家人都還要更親!此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上師)是家中最親近的一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刻刻都庇佑著我們。女兒畢業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賜予女兒機會至集團工作,並指示女兒要努力報考建築師執照。對於一個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給予方向及穩定的薪資所得,我們何等幸運!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才會有如父親般的上師賜予弟子無微不至的教導與照顧。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予的比家人還多,也不求回報。我很窘迫的努力拿出自己所擁有的珍愛,希望供養上師自己所有的陶作時,上師並沒有接受,反而安排展覽,整理多年累積的作品、訂製精密的木盒保存陶作。因為我沒有餘力為作品做盒子,在搬移作品時,打破作品的機會很大,仁波切也指示為每件作品做好保證書,這些我來不及做或是沒能力做的事情,仁波切都一一安排好了。但是唯一一件 仁波切沒有想做的是陶器銷售的準備。我們一直擔心沒有銷售怎麼能平衡支出呢?現在的我只有專注在創作上,但 仁波切卻一直拿出自己的資源,對一個不成名的藝術家做超過一般經紀公司所做的投入。我很認真的想了很久……這所有發生的一切,並非我有什麼特別之處,或是我做了什麼利益眾生的事,而是佛菩薩對所有眾生的平等心。我得到上師的加持,我努力記住上師的開示,捨去對執著的貪愛。曾經我很在意做陶,也希望做出心中完美的好作品,但當我無法面對死亡時,所有的一切都如夢幻。現在的我在創作時更遊刃有餘,也不再想著我是否修到了某種境界,只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未來定能得解脫輪迴之苦。

20年前,我們每天經過新生南路上的一家茶藝館,只記得門口掛有一幅畫。如今才知道,原來那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營的店。如今也才得知,2003年SARS期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竟曾來過我們過去經營的素食餐廳。也許那時因緣尚未成熟,當太太與女兒皈依時,我自認為自己在以小乘佛教的方式修行與打坐,並且不願意改變自己的方式。那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由寶吉祥有限公司向我訂製100個普洱茶甕。原本驕傲執著的我認爲藝術的創作不是做多,但也沒想到有人為了保存好的普洱茶而訂製柴燒普洱茶倉,認為坊間有很多便宜的大茶罐為何不用?我也沒有去體會一個真正懂茶惜茶的人對柴燒陶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因而不在意接這份訂單。當時是因為訂單不要求交貨時間,因此我才接下,也覺得一窯燒十幾個大茶倉不是件太困難的事,殊不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在幫助我們。

自從2008年來,我們全家每況愈下,當時房東突然決定出售我們所租的房子與工作室,然而因為寶吉祥的訂單,房東竟答應讓我們保留工作室到完成工作為止。同時,我們幾乎沒有足夠的資金搬家重新安頓,我的健康更是開始出問題,甚至想放棄創作。寶吉祥的訂單誠然救了我們全家,雖然在創作上是一大挑戰,因為在半年內我就得完成,必需非常辛苦的在夏天燒3次窯。現在回想起來,從中我得到了許多幫助,包括未來燒窯的機會,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是全然接受了我自認不是很滿意的作品。現在我也了解到上師許予善事不是在自己有能力準備好的時候,而是我們需要累積福德因緣的時候。這次及接下來一件件接寶吉祥公司委託的訂單,我得到的早已遠超過我的付出了,雖然我得到了很多好處,當上師再度許予弟子們善事護持建寺時,我竟然讓自己錯失了這麼難得殊勝因緣,將上師的話拋在腦後⋯⋯我再難過也彌補不了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很懺悔自己得上師的幫助從沒斷過而自己卻斤斤計算讓自己在修行的路上又從頭開始。

隔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度給我新的挑戰。做出四面裝置藝術概念的牆面,在沒有窯和工作室的情況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安排徐師兄和褚師兄帶我找地設窯。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竟將自己在宜蘭的土地安排讓我蓋窯。燒窯過程中充滿挑戰,也讓我感到更謙卑。燒窯的地方沒有自來水,且大雨時雨水滲入了窯中,更有個厭惡燒柴煙霧的鄰居,每日自清晨5點便開始罵我們,過程中,我一直期望結束燒窯的那一天,也很奇特的是之後我再找到的土地地主,都很願意出租土地讓我燒窯。我深信,這一切的過程都是有原因的,因為當我們能接受上師賜予的教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我們就如同馬爾巴祖師對於密勒日巴尊者一般。

以前我一直認為修行和日常生活有些衝突,自20歲開始,修行對我來說是生活上最重要的事。終於我有機會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也許自己無法清楚的表達與請示,仁波切賜予了我實證實修、不可思議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雖然 仁波切曾離過婚,但是他不曾批評過他的前妻。更告訴我,東方女人認為經濟上的安全感是非常重要的。雖然當下有點不解,但離去時,心中卻非常的平靜。隔週再次求見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了我許多佛法上的開示。之後求見了 仁波切數次,真真切切的了解 仁波切的開示不只是解釋經典的意義,而是透過上師自己實證實修的過程與種種體悟,賜予我們最珍貴的開示。因此當時對金剛乘一知半解的我,深信可以將自己的生命與修行交託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我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能否皈依時,仁波切慈悲應允了,並且隔日(週日)便是皈依法會!

每週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對我們開示珍貴的佛法,當我能夠記住上師的開示並在接下來的一週裡反省自己時,我感到非常歡喜。上上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了我們的自私、我們每一個人都把自己放第一。我真的很慚愧,也難過得無法入眠。因為我發現自私真的是我們最大的疾病;我們最嚴重的病不是高血壓、糖尿病與癌症,我們的心都生了自私的病。想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眾生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願意正視而心生急切,我們像是坐在著火的車上的人只顧著玩具。

上師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們無常無處不在;但我們卻常常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們,如同外道一直指望有一個主來幫我們,事實上我們並不會因此而遠離五毒反而深陷輪迴之苦。佛菩薩指出我們的痛苦與煩惱,並賜予我們一條可依循也確認可達到的解脫之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我們,是讓我們能夠走上修行的正道:遠離一切惡,行一切善,並清淨自己的念頭。感恩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我了解這一切都是因果,雖然一天24個小時都感覺到疼痛,還是能夠繼續學習佛法,並且懺悔所作的諸惡業。

我想再次訴說,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策展並不是為了我做什麼,我並不是多麼特別。看見自己的影像經由師兄們的攝影與寶吉祥的監製成為海報時,我真的有幾分羞澀,真正特別的人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我們開始改變自己驕傲自私的本性,並對上師與佛菩薩生起信心,改變自己身口意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成為了我們人生中最親近的人。今年我65歲,我的人生沒有什麼野心,喜歡做陶而已,但是現在我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做的所有事有很大的信心!曾經我向上師請示:這次個展 ,仁波切是否花費太多心力與資源了?仁波切只答了:「你做你該做的,我做我該做的。」我相信這世間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修行者稀有難得,如果我們不好好珍惜隨著上師修改自己累世帶來的習性,以懺悔心、供養心、恭敬心禮敬上師,接受及學習佛法,這難得的機會將如烏龜之於海上浮木。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皈依弟子 第七組 夏沂汾 恭撰
2017年8月27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9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