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的大慈悲力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祖師、阿奇佛母、諸佛菩薩!

各位出家眾、各位大德、各位金剛師兄大家好,我是第五組黃麗樺,法名慧茜卓瑪;母親是第二組黃彭菊蘭,法名慧清卓瑪;父親是第三組黃秀郎,法名公處定潔;小女兒是第五組張雅貞,法名慧輝卓瑪。我的父母親在1983年皈依顯教,參加過許多的法會、朝山、拜懺、出國朝聖等,在這些累積依止具德上師學佛的助緣下,直至2005年能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學佛。而我因在婚姻、健康及經濟中作繭自縛,生活走入困境,聽聞父母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種種的慈悲救護,開始求得參加共修法會後,於2006年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允皈依。2010年因前夫突然心臟病意外往生,求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施身法超度(詳細內容請參閱度眾事蹟第454篇),小女兒因此開啟學佛因緣,並於2011年皈依。

我和家人皈依後這些年來,一直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庇佑,才能每週在道場親聞上師慈悲的諄諄教誨。然而我們累世的惡習是如此的深,完全沒有聽從上師的教法,業力自然就轉動不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和家人機會,今天能夠在此讚揚上師對我們的慈悲救護並發露懺悔。

2014年8月15日及16日兩天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續主持「上師供養法法會」、「千手千眼觀音法會」,感恩上師賜予,我和小女兒才有此善緣參加這麼殊勝的法會。母親在8月15日上午於道場早課後返家途中被一位摩托車騎士撞倒。當時母親前額腦膜下出血失去意識,而且左肩手臂、骨盆及左腿腳踝上方2處斷裂骨折;對方騎士因撞倒母親後彈飛出去也上肢骨折,經由路人呼叫救護車送往醫院。

母親被送到急診後,不知經過了多久,隱約在耳邊聽到護理人員們的對話,一位護理師說:「剛剛送來車禍的2位年輕人真慘,骨折好嚴重。」另一護理師說:「再怎麼嚴重,也沒有黃彭菊蘭嚴重。」母親因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後醒了過來說:「黃彭菊蘭怎麼了?我就是黃彭菊蘭呀!」其中一位護理師回答母親:「妳不知道妳車禍骨折、腳斷了嗎?不信妳腳抬起來。」母親當時並未有感覺骨折後的疼痛,因無法抬起腳來才知道自己車禍受傷。後來因骨盆骨折處持續出血,血壓一直往下掉,醫生先幫母親進行輸血及一連串的檢查後,緊急做了栓塞止血治療,雖然那時急診室躺滿了等待診治的病患,醫護人員十分忙碌,但是母親的緊急處理過程卻都沒被耽擱,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護佑。

當天我在日本參加完法會後因更換住宿飯店,大女兒用line聯絡不上我,直到晚上10點左右才由國際電話得知母親車禍的事情。大女兒告知母親那時已送往加護病房觀察,但在短暫昏迷後又馬上恢復意識、能清楚說話。母親已經77歲又有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的多年宿疾在服藥治療中,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護佑,怎能保住一條老命?在此,弟子懺悔當時自私的心,只想到是否可以在隔天法會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幸好小女兒在旁提醒我,仁波切當天修法已經很辛勞,身為弟子不該這樣勞累上師,當下決定隔天在法會中代替母親懺悔及一切受苦眾生供養。

8月18日回國返家後趕到醫院加護病房探視,母親除了多處嚴重瘀青、皮肉傷,骨折及血紅素、血小板不正常外,意識清楚且心跳、血壓、呼吸都還平穩,隨即下午就轉入普通病房。母親左腳腳踝上的開放性骨折,因為血小板開始一直持續往下掉到1萬,(一般人的血小板大約為15―40萬,若低於1萬以下時,很可能會產生致命性的腦出血。)醫師一直等不到安排手術的適當時機,所以開始幫母親進行輸血治療。輸完血後,血小板數目就稍微回升,但是隔天馬上又掉下來。緊接著母親開始出現血糖控制不穩,甚至持續一直高達400以上,胰島素注射劑量也不斷往上增加。(一般年邁的糖尿病患者飯後血糖大約建議控制在160―180以下,若是血糖持續高於400―500以上,會容易產生高血糖急症,嚴重時會有意識不清、昏迷甚至生命危險。)但是母親都沒有剛剛提到的那些狀況,雖然主治醫生會診了專科的醫師,仍然束手無策。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真切切、無所不在的護佑著每一位弟子!母親在輸血治療中一度發生過敏反應,臉色發青、心跳過速、血氧過低,飽受呼吸困難及一連串打針、檢查之苦,因為連續換了好多位醫生和護理人員都找不到血管,抽不到血檢查,最後換了一位值班住院醫師來,找了許久也沒有把握。我實在不忍痛苦不堪的母親,對著母親病床前的皈依法照,心中祈求「能讓母親還一筆,就讓她還吧!如果免於繼續受苦對她好,祈求 仁波切加持媽媽。」正當值班醫師不知如何下針時,居然一針就中,順利抽到血檢驗,醫生看看我後,自己也嚇一跳。一般輸血過敏的後果很難預料,但隨後醫生也沒有再繼續作任何積極處理,母親呼吸窘迫的不適,居然慢慢平穩下來,仁波切遍滿虛空的加持,真的太殊勝了!

母親在那段住院期間,飽受臥床無法翻動身軀及骨折的疼痛,夜裡無法入睡、吃不下東西。一連串醫療檢查的痛苦,同時醫生對於母親病況與後續相關治療不是很明確,讓沒皈依的弟弟們擔心不安,希望能將母親轉院,所以家人討論後決定在週六辦理自動出院並轉院治療。弟弟們隨同父親及我先帶母親到道場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懺悔,仁波切慈悲的在母親頭頂上持咒加持許久,感恩上師的賜予並接受了我們的供養,並開示我和弟弟們要好好照顧孝順母親。

母親轉換醫院後,醫生決定停止幫母親以輸血治療血小板過低的情況,血小板開始一天比一天緩慢上升,血糖慢慢控制下降到200―300左右,開始可以吃得下少許的東西,晚間也稍稍能入睡片刻。我請求父母週六一同再次去感恩並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波切慈悲的問:「什麼事?」母親報告:「醫生還不能幫我開刀。」此時,仁波切轉向父親:「你說。」父親向 仁波切報告母親一週來的病況逐漸好轉穩定,但因血小板仍然過低,所以需等待觀察以便安排手術。當下 仁波切如雷轟頂的呵責:「不聽話!你們都不信,終於知道為什麼會出這麼嚴重的車禍!今天不加持、不收供養。」隨後又慈悲開示我們魏師兄、林師兄骨折受傷及未開刀而能痊癒的經過。在返回醫院後,感謝田師兄的來電關切並分享當天 仁波切在道場接見信眾及弟子們所賜予的種種加持。我向母親及家人轉述田師兄的來電,並勸說要相信接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

隔天8月19日向醫院請假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結束回到醫院後,母親的血糖已經可以降到150左右,血小板也又往上回升了。週一一早主治醫生查房巡視時,母親自己告訴醫生不打算開刀,醫生卻也欣然接受並要母親日後再回門診追蹤,隨後辦理出院改往寶吉祥中醫診所求診。黃醫師囑咐以上等藥材調製的青草膏外敷,和藏秘浴散粉泡腳的處方使用下,母親內服水藥調理,並以中藥膏在腳上開放性骨折的傷口換藥及塗擦全身多處瘀青和外傷。左肩手臂、骨盆和左腳腳踝等處的骨折癒合及身體的狀況逐漸復原,兩個多月後開始練習下床活動。

古諺「傷筋動骨一百天。」我原服務於醫學中心擔任手術室的護理工作,曾照顧過許多意外小腿腳踝開放性骨折的病患,可能會面臨骨頭感染或是骨頭癒合不良而進行多次手術,若骨折能順利初步癒合大概也需要3―6個月的時間,然而年邁的母親開放性的骨折及傷口沒有感染,多處骨質疏鬆的骨折竟然也全部能夠神速的復原,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功德大海中,得到護佑。

在那段期間我們一家人不斷反省思惟,仁波切的加持呵責「不聽話!」到底是錯在哪裡?上師嬉笑怒罵皆是慈悲加持,誠如 仁波切在法座上開示:「如來若知可防護者必防護之。」當我們再度求見 仁波切,懺悔皈依後沒有依教奉行,沒有精進及自我懈怠等等一些無關痛癢的口號說詞時,仁波切不斷不斷的反問:「還有呢?還有呢?」當下感受到上師要我們知道說出自己真正的錯,是如此的急切!而我們卻是腦袋一片空白。最後 仁波切嚴厲的喝斥「不信因果」、「女兒出家在家裡為所欲為,幫她破戒還不知,仁波切在法座上開示自己兒子的事,我們都當作在聽故事。」最後囑咐我告訴母親「日後身體要好好的調養,以後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靈活。」並在我們退下後,仍繼續以慈悲的眼神對母親加持許久。

父母親聽了上師的訓斥後,內心不斷檢視對出家姐姐縱容的態度,懺悔沒有根據上師的教導以《佛子行三十七頌》來修改自己,因此開始放下對出家姐姐罣礙的心。同時母親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經過半年的中藥調養下,氣色體力一天比一天快速恢復,開始能夠用枴杖自行行走,當父母親兩人再度去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波切問:「有什麼事?」母親回答:「感恩 仁波切,我現在可以走路了。」仁波切慈悲收下供養後什麼也沒說,只是笑一下。

2015年5月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許予弟子們參加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開光七週年紀念法會的善緣,而我們累世的惡習還是根深蒂固、拖拖拉拉,沒有珍惜馬上報名參加的機會,而錯失親聞上師在日本道場開解《地藏菩薩本願經》的機緣,因此母親需人扶持一路緩慢步行跟隨參加旅遊行程。我們卻仍不知升起懺悔心、懈怠,沒有完全投降上師殊勝的教法,一點一滴的警惕修改自己,所以當業報成熟時,該受的跑不掉,該還的躲不了。

暑假颱風來襲後,母親在自家門口拿起掃把清理滿地的落葉,一陣頭暈跌坐地上後無法站立,經路人將母親抱入庭院內呼叫父親,輾轉送到醫院檢查,發現大腿髖關節完全骨折斷裂,須進行手術換上人工關節。一般患有糖尿病同時心臟問題的年邁患者開刀,可能會有麻醉、傷口感染或是傷口癒合不良的風險,但是母親都沒有這些狀況。弟子一家人懺悔,真的沒有聽話,耗費上師的加持,才能讓母親丶家人和我免於再次承受更多病苦折磨。

母親在歷經車禍及手術後體力大不如從前,若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悲憫眾生的病苦開立寶吉祥中醫診所及將福澤賜予我們在中醫的受用,母親就沒有機緣以中醫診所最上等的藥材來調理身體,也絕不可能在這樣短的時間順利復原。如今母親左右兩腳相差約2公分,走起路來一跛一跛,雖然沒有以前那樣靈活,但是日常生活一切尚可自理。憶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囑咐母親「日後身體要好好的調養,以後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靈活。」以及當時母親報告「感恩 仁波切,我現在可以走路了。」當下 仁波切什麼也沒說,只是笑一下,都是有原因的。一切的因是自己造,一切的果也就自己要承受,感恩上師的護佑,讓母親在病苦中以重報輕受來還往昔所造的惡業果報,同時讓身為子女的我與弟弟及家人們能親力親為照料,這一切處處都是 仁波切賜予的加持,在此並感謝金剛師兄所給予的協助及關心。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要幫助眾生離開輪迴的苦。我和家人根器不足、魯鈍無知,在此深切發露懺悔。仁波切開示過:「上師傳法不精進修行就是懈怠」。我們一家人確實如此,此世已得人身、已遇上師,卻未好好珍惜。皈依十多年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傳授殊勝的佛法,我們完全沒有修改自己的身口意,起心動念仍是自私自利。也因為絲毫沒有斷除累世的惡業惡習,培養善念善根,以致在上師許予善事時,仍然想法太多、慢慢吞吞沒有馬上立刻去做,而錯失參與上師興建佛寺的清淨功德大海,這就是上師喝斥的「不信因果」,所以一旦惡業因緣成熟時,怎能轉動自己造作的業力呢?

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們還能繼續依止上師座下聽聞佛法,累積學佛的福報資糧來修改自己。沒有上師的加持,真的無法看清楚自己所犯的錯及惡習,更何況我等所造作的惡業有多大!有多深!而且不時沉淪在五毒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再的告誡要懺悔生生世世所造作數不清的惡業。如果我們一家人再不深信因果、不深信無常,怎可能發起懺悔心、生起慈悲心?弟子一家在此向累世因我等在五毒貪、嗔、痴、慢、疑,不深信因果中,無論在身、口、意,自作或叫他做,甚至見惡隨喜,所殺害、傷及的一切有情至誠懺悔。

在解脫輪迴學佛道路上,感恩上師賜予我們福薄緣淺的一家人能有供養、布施的善緣、聽聞上師教法,累積微許解脫生死輪迴的福德資糧。我等當發願從今時起,生生世世依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背離上師加持,學習滋養善根,不管能做多少,不論要多久,不停的修改自己,恭敬上師,完全投降、聽話,不疑不惑,至誠身口意供養,直至解脫輪迴。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法輪常轉,興建佛寺圓滿利益有情,直貢噶舉法脈永傳承。感恩各位大德及師兄們的聆聽,謝謝!

皈依弟子 黃秀郎、黃彭菊蘭、黃麗樺、張雅貞 恭撰
2017年8月6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8 月 0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