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黑夜中的明燈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祖師、阿奇護法以及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弟子是第四組 Patricia MacDonald。於2013 年10月13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從皈依 仁波切成為佛弟子之後,我的生命已經完全改變了。今天我要分享 仁波切幫助我和家人的幾個事蹟。

兩年前的5月底,我在前往工作的途中發生意外跌了一跤,雖然摔傷的地方感覺疼痛,但是因為任職的單位人手不足,加上因為沒有覺得痛,為了不影響上課就沒有立刻去看醫生,仍繼續走去上班。在這期間,我去了學校的保健室,冰敷後手還是腫得很嚴重,校護告訴我還是應該去看一下醫生比較保險,因為骨頭有可能受傷了,並且幫我放上暫時的夾板固定。我和同事說手應該沒事因為不痛,直到課程結束後才去看醫生,但是當要去看醫生的時候,手就開始痛了。我去骨科看診,醫生告知我的骨頭斷了需要動手術;但是我告訴醫生,我不想動手術。當我拿了止痛藥並裝上固定夾板後回到診間,已經是另一位醫生在看診了。新的醫生看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訴我,他覺得不需要動手術,先換成石膏,若是骨頭順利癒合的話,幾個月後就可以拆下來了。

當我求見 仁波切時,仁波切詢問我發生什麼事後,並馬上加持我的手腕及手臂。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告訴我為什麼會發生這個意外,我懺悔無法記得我是如何傷害蜘蛛的,我問我自己為什麼會沒辦法記得這麼重要的事情?後來我才發現,其實是不願意對我所做的負起責任。仁波切將我如何用手及手指傷害(壓)蜘蛛的動作比了出來。我居然回答:「我記不起來。」仁波切呵責我記不記得不重要,因為 仁波切看到我做這件事,並開示如果我沒有皈依的話,意外會更加的嚴重,手臂可能就沒了。仁波切告訴我,要將隔日法會的功德迴向給我所傷害過的眾生。仁波切在加持我後開示,現在應該OK了。

當時我沒有請示任何有關開刀的事,但兩天後手上嚴重的瘀青竟然消失,居然可以動手寫字,而這全是因為 仁波切的殊勝加持。事實上,那年夏天,我在教手工藝課,但要教手工藝課,一定需要雙手。在意外發生後第3天,我就改看中醫了,而我也改用塑膠夾板而沒有使用石膏來固定手,因為使用夾板,手比較容易活動。雖然我是右撇子,但是因為我在做功課的時候都是用我的左手,所以這並沒有讓我做功課的時候感到任何不方便。到了8月中,再次以X光檢查的時候,我的手已經完全康復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我懺悔我不恭敬的言語、行為以及不願意相信 仁波切所說我做過的事。就在意外事件發生前約兩個禮拜的早上,常常有一隻大約半個手掌大的蜘蛛出現在壇城的附近。但是過了不久就發現牠的屍體。在意外事件發生後不久,我又看到另外一隻差不多大小的蜘蛛出沒在家裡。之後,我發現有一隻小蜘蛛出現在我的法本上;在我的公寓裡陸陸續續跑出了許多小蜘蛛。原本我會因為恐懼這些蜘蛛,而輕易的傷害牠們,但是我對於蜘蛛的恐懼已經有所改變了。我看見我的恐懼其實是源自於嗔恨。我的嗔恨與恐懼其實是同樣的,我也曾經3次使用強烈的驅蟲煙霧去除跳蚤。

過去我認為,我比其他體型比我小的眾生優越;但其實這是我的傲慢與以大欺小的想法——我比牠們大,牠們比我小。我懺悔過去我所做過的這些的殺業:當我跌倒時,所經驗的脆弱以及無助就是牠們在被我殘忍傷害時所感受到的,我的手腕及手指就像蜘蛛的身體,如果有一個部位受傷了,勢必身體其他部位也會受到影響而沒辦法正常運作。我已有些許體會到這種感受了,因為我連最簡單的日常生活如吃飯、穿衣服都需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完成。現在我知道我對那隻蜘蛛以及其他眾生造成多麼大的傷害。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您教導我,讓我知道我是如何殘忍的對待其他的眾生以及救了我的手。

2016年9月28日,我的姐姐告訴我,她丈夫的哥哥(米克)需要進行一個緊急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及裝設去顫器,但他拒絕接受這個手術。姐姐問我是否能幫他祈福。9月30號,我簡訊回覆姐姐明天我會在道場,雖然無法直接報告我的上師,但是我會祈求 仁波切加持這位哥哥;若這位哥哥與 仁波切有緣,仁波切一定可以幫助他的。(根據 仁波切所開示教導的,我現在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我們不可以代表上師。)

之後,這位哥哥就同意動手術了,但是在加拿大醫療體制與臺灣不同,要動手術,並不是馬上或者是等幾天就可以,是要按照先後順序排隊等待。我寄e-mail給我的姐姐及她的先生有關 仁波切要興建佛寺和我不能護持的原因。並在信裡告訴他們我可以用哥哥的名義去幫忙護持。但是姐姐與她的先生都是天主教徒,所以我也告訴他們如果拒絕,不需要覺得不好意思。大概經過一個多星期都沒有得到姐姐的回覆,但這是很不尋常的,因為依姐姐的習慣都會馬上回覆。就在10月12日姐姐回信了,信中說她的先生覺得如果我可以幫這位哥哥護持的話就太棒了。所以我立刻幫這位哥哥護持佛寺,並告訴姐姐。

11月5日,這位哥哥終於出院了。他總共住院6個星期又3天,手術包含5處心臟動脈繞道手術,1個去顫器及心律調節器,而且他已經74歲。我的姐姐非常感謝我的關心及幫忙,並說對他們而言意義非凡。

感恩 仁波切賜予家人護持佛寺的機會。自從成為 仁波切的弟子後,我與在加拿大的家人關係變得更融洽,他們的日子也變得更加平順、也很健康。我的父母親已去世多年,而我的手足們都支持我成為佛教徒,我知道這一切都是 仁波切的加持。我無法以言語表示我的感恩,但是我知道 仁波切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就像呼吸一樣從沒停止。我所有的,包含生命都是 仁波切的加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我懺悔我還在輪迴裡,我對被我傷害及殺死的蜘蛛,其他被我傷害、殺害、折磨以及變成殘廢的眾生,還有被我從牠們的巢移走以及被我用任何方式傷害的眾生懺悔。我懺悔我吃了這麼多眾生,我懺悔我用殘忍不人道的行為對待眾生,我懺悔我煮活龍蝦。

我懺悔在未皈依前做了無數敗德破戒的事情:我過去曾經連續5年使用大麻來逃避自己、我懺悔我曾多次想過自殺、我懺悔此世及累世的驕傲、忌妒、貪、自私種種不正確的身、語、意。我懺悔我浪費時間沒有早一點皈依、我懺悔我沒有護持佛寺、我懺悔在兩場法會中對上師起了懷疑心,我真不敢相信我會有這種想法。後來,我發現我是如此的驕傲以致懷疑上師的一言一行,當我終於發現原來是因為我的驕傲時,我覺得非常慚愧及羞恥,是我把我的驕傲藏在懷疑上師這件事上。我無法察覺,因為它隱藏在另外一個情緒和感覺裡,這也顯示我對於自己的了解甚少以及自我有多強烈。感恩上師讓我看清自己,並讓我能夠懺悔以及償還我的債。

感恩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我如何面對生與死,感恩您教導我,讓我能夠改變我自己。感恩您,我無私的上師。

感恩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我回正道上並允許我成為您的弟子。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貴體勝妙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佛寺能永遠興盛。

皈依弟子 第四組 Patricia MacDonald 恭撰
2017年7月23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7 月 2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