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至誠感恩,「不可思議」八小時!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歷代傳承上師、諸佛菩薩。我是第三組陳仲偉,法名公處定迅。我太太是第六組王孝今,我的岳母也是第六組的王林足鄉。

感恩今天有機會在此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我爺爺及幫助我的過程。

我的爺爺長期抽菸,慢慢的身體功能開始惡化,換了人工關節後,行動上更是非常不方便,久而久之,他更不想出外走動,造成了惡性循環。當時為了鼓勵爺爺出外晒個太陽也好,曾想到要買臺電動輪椅讓爺爺能出外走走,結果老人家卻覺得使用電動輪椅「非常丟臉」,這個提議不但被否定,還被唸了一陣。兒孫們沒有顧慮到老人家心理層面的問題,現在看來頗感內疚。

就這樣,爺爺的腳幾乎無法行動,請了外勞看護照顧長達10年,整天就是待在家裡,多半時候是躺著,躺久了不動就長出褥瘡。到了2012年,因為器官老化,也經過幾次的緊急狀況,長輩們還是決定將爺爺安置在醫院的老年照顧病房,因為才有足夠的醫療器材處理緊急的狀況。更白一點的說,就是使用「三管齊下」的方式維持生命。

安養院裡一床床的老人,有些必須永遠彎曲著身體躺著,最終大多數都要接受「三管齊下」。的確就如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沒有任何尊嚴。甚至有醫護人員用布條將老人手腳綁在病床上,避免不必要的顫動。從一開始爺爺還能答上個一兩句,到後來連眼睛眨一眨的動作都已不甚明顯了,這真的很難讓人接受。有一句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其實更多時候就是「眼不見為淨」,這是非常不孝順的。

2013年底,有一次從楊梅探完病搭車回臺北,有一股無力、不孝順的自責,強力打擊著我。就在這時已皈依成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的岳母就建議我說:何不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幫幫爺爺。

岳母每週都會轉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度眾事蹟以及種種教法。起初,我也是抱持著聽聽就好的態度,以我們這種理工科「所知障」特重的凡人腦袋,按照邏輯想,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麼厲害的修行者?但是聽著聽著,我反而開始問起岳母,每週的法會,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什麼佛經的開示。

在2014年農曆過年後的星期六下午,我和太太、岳母決定要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我的爺爺。當輪到我們時,我們三人依次跪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問:「有什麼事啊?」我就把爺爺病了10年、躺著2年、已三管齊下的狀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報告完後就說:「求 仁波切幫忙。」仁欽多吉仁波切反問我說:「那你要我幫什麼忙?」我說:「因為爺爺的狀況已經十分不好,三管齊下……。接著我就沒有再說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更嚴肅的回答:「那家人同意了沒?不要到時候我持了個咒,你爺爺走掉,你們全家人都跑來怨我。」跪在壇城前的我,當下腦中只有一片空白,真的不知道還能回答什麼。其實後來才明白,沒有跟家人溝通,這些舉動都會造成其他家人「謗佛」,真的是不該。

真的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不捨眾生痛苦。過了幾秒吧!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了:「你回去,去問過所有的長輩,如果他們都同意了,再來求。」回家後,我馬上跟父親講述了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過程,爸爸一開始說爺爺的事,你不要管、不要擔心,爸爸兄弟三人能解決。我有點頂撞的回答爸爸:對啊,讓爺爺在那邊用呼吸器嗎?那時的我還是剛強、自負、不孝順父母的調皮搗蛋分子。當下爸爸完全無語,最後他慢慢說:不然你去問叔叔他們,如果他們同意,我就同意。通過了父親的第一關,接下來,就是要尋求其他長輩們的同意。

2014年4月12日,在每年與堂弟妹的聚餐中,我把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情形,以及爺爺目前的狀況,跟堂弟妹們講述了一遍。最後我用拜託的方式,請他們回家後立刻跟叔叔們進行溝通,是否同意我請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爺爺能離苦?而且請他們盡快的回覆。

之前家族中對爺爺要如何照護及緊急狀況的處理,是有紛爭的,最後的結果就是用三管齊下維持爺爺的生命。這種家族內的紛爭,讓我原本以為事情會進展得十分艱辛,結果卻非常的不可思議。在短短不到兩天的時間內,兩位叔叔已經同意,而且當我開始要與其他的五位姑姑們逐一進行溝通時,更不可思議的是姑姑們也早已收到叔叔們的電話告知。所以當我要詢求他們的同意時,基本上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大家都覺得爺爺一直躺在病床上是非常辛苦的。長輩們其實都看在眼裡,但就是沒有人、應該說根本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夠幫助爺爺離苦。

在獲得了所有父執輩的同意後,我的父親卻再三的告誡:不能在他不在臺灣的時候,去進行任何的動作。他是長子,爺爺如果往生,他必須在身旁。但是所謂的不在臺灣,而是要等家族所有的叔叔、姑姑旅行回臺後,才准讓我再次請求慈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度。

這個消息讓我當下十分的憤怒。後來知道其實是當時的自己沒做好,家人都還沒接觸佛法的狀態下,如何能啟動長輩們心中的慈悲心,所以是自己的錯誤。但不可思議的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已經看到我的家族中,特別是我的爸爸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所以在第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一定要求我的家族長輩要「全部同意」。

2014年5月30日,終於在所有家人都回到臺灣後,我再度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此之前的一週,我已經通知了爸爸及叔叔們,如果當週能跟我一起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趕緊跟我說。但是我一直等到星期五晚上,都不見任何的回音,心裡在想:不會又是我一個人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吧!這可是爺爺的生死大事耶!撥了一通電話給爸爸,我篤定得知他不會到場,而且語氣中是非常固執的不相信,他只相信西醫的指示。

就在傍晚7點的公車上,我幾近確定隔日星期六,我會一個人前往道場,以一個長孫的身分,代替爺爺祈求慈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忙。其實那時心中是十分無助的,就在有這個念頭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又發生了,手機電話響了,竟然是我叔叔的來電,他表示要跟我一起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忙。至少爺爺有一位兒子,能有一位我的父執輩到場。

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約莫6點多,再度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有什麼事嗎?我回答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獲得父執輩們每一位的同意,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我的爺爺。正當我要把爺爺的狀況再報告一次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問:叫什麼名字?屬什麼生肖的?然後就立即入定,開始持咒。一段時間後,我感到驚訝的是,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像已經知道一切事情,而我完全不需要再說明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知道且立即救度爺爺。

等到皈依之後才深深體會,大菩薩慈悲不忍眾生受苦!所以只要因緣具備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立即、馬上救度眾生,沒有絲毫的猶豫。當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結束後,眼睛掃視了一下我們,說:好了。但是有三件事,第一:能保證爺爺不下三惡道。我心中是超級感激的,因為爺爺生前未聞佛法、未吃素、在澎湖長大、從小就以鮮魚為主食,不知道傷害過多少的眾生。第二:仁欽多吉仁波切又接著問這邊誰能決定身後事的安排?我叔叔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再說不要在亡者的身邊談身後事的安排。第三:以後要用素食祭拜亡者,用葷食祭拜亡者會讓亡者下地獄。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頓了一下,用慈悲的眼神盯著叔叔,然後說:包括所有的祖先都要用素食祭拜,知不知道?要記住喔。叔叔點頭如搗蒜。

出了道場時,是晚上的7點左右。車行了一個多鐘頭,晚上8點多到了醫院,發現爸爸及姑姑們都在大門迴廊等,我非常興奮的跟我爸報告,已經求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可以讓爺爺離苦了。這時,我爸固執的回答我:醫生剛說情況穩定啦,下午發生的緊急狀態也解除了,還可以撐很久,你們慢慢等啦。這時只有我太太大聲的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加持爺爺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的,答應做到的事一定會做到。我們兩個就上去看爺爺。

換完了消毒衣,我們就在爺爺的耳邊一直唸爺爺,您放心,我們已經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您了,若是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您要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喔。就這一句話,唸了快半小時,直到規定的探病時間結束。

出了醫院時約莫9點半,跟著表哥的車回到臺北,梳洗了一下,也已經十二點多了。凌晨2點多,迷迷糊糊聽到手機電話在響,是表哥來電告知爺爺剛剛過世,要我準備一下,半小時後要來接我再趕回新竹。

各位在座的大德、師兄,從我7點多出了道場,到凌晨2點多收到消息,不到8小時,爺爺就離苦了!原本病了10年,三管齊下2年,卻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心、大能力、大威德力,不捨眾生痛苦的救度下,而且在全家人都不謗佛的前提下,短短不到8小時,就沒有痛苦的安詳往生,對我而言是十分巨大的震撼。我是讀理工科的、在金融業工作,數字、邏輯才能說服我,但遇到這樣子的情況,能怎麼解釋呢?就是不可思議。

在蓋棺前,爺爺的面容已經恢復成十幾年前的樣子,不像在加護病房中臉部水腫的樣子,這些都是我親眼所見的,還是只有四個字能形容——不可思議。

服喪期間,唸到《地藏經》中不時有提到「不可思議」四個字,才深深驚覺,我不就正在經歷經文中所記載的「不可思議」的過程中嗎?這也讓我下了決心要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
在這邊要另外分享一則小故事,前幾個月在邀約朋友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在香港公司新認識了一位浙江的朋友,相談甚歡,也分享給他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微信帳號,請他可以每週恭讀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度眾事蹟,並開口邀請他來臺參加大超度法會。後來因為他返回大陸,彼此間也只能用微信維持聯繫。就在7月16日,大超度法會舉辦前一天,這位朋友電郵寄來一封他親筆寫在紙上,要向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達誠摯敬意的信,我給各位唸一下信的內容:

尊敬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

之前與您弟子在香港有緣結識,不勝榮幸,他邀請我來臺北參加您7月17日主持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由於我7月分工作繁忙,不能抽身前來,深表遺憾。

在2014年,我去了西藏,深感藏傳佛教的魅力。信仰是人類最大的精神支柱,感謝您發揚佛教精神,受度傳法,為黑暗中的人們,點亮了一盞智慧的光明燈。

我會與陳仲偉先生多多交流,也希望能得到上師的一些開示,並向我解釋一切迷悟。

親筆回信,以示敬恭

頂禮

朱亮
2016年6月於香港

我接到這封信後,除了在微信上向這位朋友表示謝意外,馬上向他表示,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願要蓋一座能容納三千人的佛寺,利益更多眾生。我這位朋友馬上就說他願意出一份力,他還有一群居士朋友應該也能出一份力,我即刻就把護持佛寺的帳號用微信發給他。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力,救度我的爺爺脫離病痛之苦,我們遇到的上師真的是在世佛菩薩。像我這種調皮搗蛋、憤世嫉俗的凡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願意教導,我能以什麼報答呢?唯有緊緊跟隨上師的腳步,努力修改自己,學習佛法,護持上師的佛法事業。

在此要向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因為在擔任內場義工的工作時,沒有盡到責任、粗心大意、交差了事,將上師的紫檀椅抬壞了,沒有珍惜道場的東西,破了三昧耶戒,已踏入地獄境地還不自知。其後還沒有勇氣負起責任,這些都是「驕慢」引起的「不恭敬心」所使然,完全不像一個佛弟子的行為!為道場做事就是服事上師,不論小事、大事,都要仔細謹慎去做。如果存著偷摸苟且的心態,最終在學佛的過程中,也一樣不會循規蹈矩、漸次修行。而寶吉祥佛法中心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辛苦建立的,需要很多的因緣;但是要毀壞一個道場,卻是很簡單的事。上師很細膩的去處理所有的事情,而我們就更要加倍仔細的處理每一件事。態度要謹慎、但速度要加快。

就像興建佛寺這一利益眾生的大事,是上師許予我們行善事的機會,只要我們肯開口分享及讚揚上師的功德,上師的大慈悲心、大威德力、大攝受力,自然就會讓世界上、不同地區、各個角落有緣的人,共同參與這一個殊勝的功德,也能更快速的滿上師的願,也是幫助眾生的好方法,只要我們肯開口多講。

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放棄弟子,若是沒有上師的呵責、加持、教導與揪出錯誤,我可能還會繼續的讓這種毀壞道場的惡持續擴散。我一定謹遵教誨、努力不再犯同樣的錯,下定決心要解脫生死。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持續加持我、糾正我,堅定我學佛的心不再退縮,才能報上師恩、佛法恩。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心想事成、圓滿,直貢噶舉派永流傳。

皈依弟子 第三組 陳仲偉 恭撰
2016年9月18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9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