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殊勝不丹法會弟子分享

弟子分享一: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諸佛菩薩以及護法。堪布、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好,在這裡我要跟各位講一件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風塵僕僕從不丹回來之後,接連賜予我們兩個灌頂,一直都沒有休息,我們真的都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我過去多年學密的經驗,灌頂的時候,一般都是四灌。有些仁波切第四灌是不灌的。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呢?一灌、二灌、三灌、四灌,全部都賜給了各位。尤其是第四灌,仁欽多吉仁波切把他的精、氣、血全部賜給了我們。也許你看的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幾個動作、幾個手勢,但是這中間包含的意義、上師真的賜予出來的東西,是我們在座各位看不到的。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給大家的,講專業一點,這個是修行人最精要的部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毫不吝嗇,很慷慨的賜予出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年、許多次的灌頂,各位有沒有發熱的感覺?不要光點頭,有喔!沒有的人請舉手,只有一位。仁欽多吉仁波切把他所有的精、氣、血,還有他老人家的福報都賜給了我們。是我們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如果你們都有發熱、或者有氣的感覺,那表示各位都有接收到。如果你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底有沒有給呢?那我們請專業的黃醫師,因為他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脈,他可以跟各位說。

弟子分享二: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歷代傳承上師、諸佛菩薩。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機會上臺分享。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為了利益眾生,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之前在法會上曾經跟大家分享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平常正常的脈象是如同2、30歲年輕人的脈象,氣血是非常飽滿、旺盛的。所以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年紀來講,這個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可是這禮拜二的時候,當我把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脈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氣脈的強度,只剩下平常二分之一。這代表的意義就是說,一般來講我們的脈象不太可能在短期內耗損這麼大,除非是說我們有大量的失血或是脫水的情形,也就是我們中醫所謂的亡血、失精,才會造成大量的氣脈的流損。也就是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氣脈只剩下二分之一,就是他的氣、精的強度至少減少二分之一以上。原因就是上星期接連在不丹三天修的法會,接下來回到臺灣又連續兩天賜予我們灌頂,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灌頂的過程是將氣、精、血全部都賜予了我們,所以氣脈強度才會只剩下二分之一。

所謂的氣、精在中醫來講就是我們心、腎的能量。心、腎的能量在中醫來講是非常重要,就是維持我們正常身體動能,也就是正常生命的表徵。正常來講,腎氣要足才能推動我們的心,心氣旺了的時候,才能推動我們的血液循環,來維持我們正常一天所有的思考、所有的生理代謝。可見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氣脈只剩下二分之一的時候,心臟必須代償性的增加跳動,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會有心悸、或是頭暈、冒冷汗的現象,由此可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的身體狀況是極度不適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把他的氣、精、血全部都賜予了我們。

但是不可思議的是當禮拜三我再去把脈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氣脈的強度已經恢復到八成。大家都知道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70歲的年紀來講,我們不要講70歲年紀,以一般人來講,如果是2、30歲年紀的人,都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兩天內從二分之一的氣血強度恢復到三分之二的強度。舉例臨床來說,女生應該有比較深刻的感覺。如果女性月經來潮,有突然大量的血崩,要把身體補回來的話,沒有補個半年到一年,基本上身體都補不起來。何況是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70歲的高齡,以一般的身體都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恢復得這麼快、這麼迅速。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修行力、慈悲力,才有這種不可思議的示現。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

接著繼續分享:

我們領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東西非常多,有的人有感覺,有的人沒有。但是不論如何,我們都有要一顆感恩的心,真正的感恩就是承事上師、令上師歡喜、認真學佛,沒有第二條路。

在不丹法會的時候,理事長他們坐在佛寺裡,我坐在佛寺外頭,另外有機會在吃飯的時候和皇室的人聊天,所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所見所聞。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到不丹,可以說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我們大概沒有感覺,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別的教派卻可說是動見觀瞻。不丹是佛教國家,但他們是竹巴噶舉。16世紀時竹巴噶舉的傳承進入不丹,所以4、500年來,不丹都是竹巴噶舉的世界,民間大概都是寧瑪派。我跟導遊聊過,他說官方包括國王都是竹巴噶舉的弟子,而我們是直貢噶舉。據說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剛開始也有點擔心,但也很高興對方邀請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具有大證量的。

有一位年輕的紅教仁波切問我,我告訴他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不丹弘法。那位仁波切說︰「啊?去不丹?改天我到臺北時,你跟我說說情況。」後來他又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你是直貢噶舉對不對?妳知道不丹都是竹巴噶舉嗎?」我說︰「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在不丹弘法,還修火供。」那位仁波切又說︰「妳一定要好好跟我講講。」後來我又跟他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佛寺傳法時,當時還有皇室成員在滑手機,仁欽多吉仁波切毫不留情、疾言厲色,但是口氣溫和的告訴她:妳要尊重佛法,不可以滑手機。紅教的仁波切說︰「我十分敬佩你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見我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把佛法當人情,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第一天是三合一法會,中午用完餐,皇室成員Dorji家族邀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他們自己的佛寺。第二天是長壽佛灌頂法會,經過方師兄的英語翻譯要皇室成員不要滑手機之後,在佛寺外面的信眾原本心情是鬆散的,結果每個不丹信眾也開始坐得直直的,變得很專注、專心的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的視訊。

第二天有幸和皇室家族成員聊天,其中有一位是Dorji小姐的堂妹,她就告訴我: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真的太殊勝了。我說不要光是誇獎,妳說說哪裡殊勝?她是家族裡最小的,大概25、26歲,比較敢說。她說從小到大,參加過這麼多法會,每個法會時間都很久,她通常是身體在,但是靈魂不在。只有這次法會,25年來第一次,她的身心靈是合一的。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殊勝、太偉大了,每個動作都仔細的講,比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中間觀想的時候,上師、本尊還有多瑪合而為一在自己的頭頂。她說在她過去的記憶裡,多瑪通常是吃的,她很難想像那是本尊。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解釋後,她才知道原來每次之前法會灌頂的時候,仁波切把多瑪舉起來那是什麼意思,她真的太感動了。

尤其她最感動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尊敬佛法,他們是佛教國家,都沒有辦法做到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嚴謹。她問:「在你們臺灣也是這樣嗎?」我說︰「是,比在不丹還嚴。」她說太神奇了!可不可以舉例?我告訴她︰「滑手機?我們光是瞇一下眼睛,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說Stand up、Get out!而且不是不丹這裡幾百人而已,臺灣道場有1500人。」她聽了之後馬上大笑,並翻譯給其他的姊妹聽,大家也都大笑,笑完之後很嚴肅的說,你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原來在世界上還有一個地方是這樣堅持、如此嚴謹的傳承佛法。所以在座各位,連她都跟我說:妳要珍惜啊!

一位外國的皇室成員告訴我「妳要珍惜」,大家有沒有想過,法會是參加一次就少了一次,我想如果我們再不珍惜,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年近古稀,人家卻比我們更識貨、更懂貨,而我們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Dorji家族的札桶貝里寺(Zangto Pelri Lhakhang),佛寺裡供奉的是蓮師,畫的全是蓮師的塑像跟圖像。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金剛薩埵圓滿之後,寺院的主事者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敬獻哈達,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了他的背和腰許久。第二天用餐時,Dorji小姐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實在太神奇了,竟然加持Uncle的背。我們都問Uncle是不是背部不好?家族成員大家都不知道,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知道。所以他們家族都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佩服得五體投地。

第三天火供,當天晴空萬里,大家有看到微信裡的照片,法會前幾天陰雨綿綿,連領隊都說,願上天保佑你們,因為不丹先前下大雨,希望你們法會時能晴空萬里。我告訴他說,我拍胸脯保證,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果真的,龍天護法都來護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行的法會。法會是在雨季,原本還有防汛的訊息,結果這幾天法會時全都豔陽高照,但是卻微風徐徐、舒適宜人,大家就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證量,連天氣都有龍天護法前來護持!

當天我們已經由廷布到Gangtey Palace飯店,那是Dorji媽媽所擁有的。當大家在恭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時,我突然聽到山谷中一大響「砰!」我想在山谷中竟然還放禮炮。過一會兒又「砰!砰!砰!」前後大約有五響左右。到回臺灣才知道原來那是打雷,可能是護法先來了,剛剛提到的都是瑞相的出現,只是弟子愚鈍,沒有當下領悟。後來賴師兄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火供圓滿之後,也聽到一聲雷響,應是不動明王親臨。

晚宴時,飯店主人也就是董娘,親自在外面盛湯。賴師兄說妳是老闆娘,不用親自為大家盛湯,她說這是需要的。但我要告訴大家,她不是為了我們而盛,完全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我們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這份待遇。可想而知他們是以多麼謙卑的態度,多麼尊敬、多麼崇拜 仁欽多吉仁波切!

晚宴結束後,Dorji小姐在門口送大家,她也提到Uncle的背,覺得真的太神奇了,他們都不知道,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竟然都曉得。我告訴她:雖然我的癌症7年了,但是腫瘤卻縮小的事情,然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唯一的要求就只是要我好好參加法會、學佛、吃素,沒有任何別的要求,甚至沒有要求我一分供養、沒有跟我收一分錢。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這樣把他的福報給了我們,不僅是我,幾乎是所有的弟子。當時林師兄也跟她分享自己弟弟的狀況,Dorji小姐聽完,眼眶就含著淚。Dorji小姐的爸爸也說:「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對你們弟子如此,也是這樣對我。仁欽多吉仁波切將法會的獻曼達供養,全數交代我轉給不丹當地的慈善機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在你們臺灣,在我們不丹也是這樣。」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他們也十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不丹為他們所做的一切。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大家時,不丹人都比我們來得恭敬,加持完之後我們就趕快起身,他們卻都不肯起來,因為他們難得看到這樣的大仁波切。火供之後,對面竹巴噶舉佛寺喇嘛也來領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火供的加持,可見經過第一天、第二天到第三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聲名遠播了,所以請大家務必要珍惜。

在不丹時,我的膝蓋半月軟骨發生劇痛,不太能走,後來我就都拿著手杖。第二天早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說︰「你過來。」「你聽聽看我的金剛杵。」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將金剛杵在我耳邊搖一搖,居然有聲音。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有沒有聲音?」我說有。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哪隻腿痛?就用金剛杵加持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我的膝蓋之後,過了一會兒,竟然我就能走,而且到第二天就真的不痛。後來我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金剛杵有聲音?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金剛杵有裝藏,這是老的。所以不是寶物不會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可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證量,所有世間好的寶物都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手裡。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路上都持著珊瑚念珠,在機場貴賓室時,我突然聞到一陣好濃的檀香,非常濃,我隔著幾個人遠遠都聞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以珊瑚念珠持咒都會飄出檀香,這代表什麼?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無二無別,仁欽多吉仁波切證量、慈悲是隨時隨地,布滿於虛空,二六時中全部展現,只是弟子愚鈍不知道。

以上就是不丹的幾個小小的紀行,讓大家能夠了解一下,最重要的還是那句話,從心底感恩、感激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眾生做的一切,謝謝大家。

弟子分享三: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諸佛菩薩,各位師兄、各位大德。這一次真的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我們可以有機會跟著到不丹參加法會,而且能夠有擔任義工的機會。在這裡先跟各位師兄、各位大德報告,在工作的過程中間自己親眼看到的幾件事情。

在從泰國轉機到不丹的當天,要入海關的時候,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穿著法衣,但是很神奇的是海關人員在辦完手續之後,竟然立刻離開自己的座位,很恭敬的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面頂禮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不丹的海拔大概有兩千多公尺高,加上長途跋涉,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根本就沒有考慮到自己搭乘飛機的辛勞,立刻就為這位海關人員加持。看了真的很感動,除了感受到不丹人的恭敬心,更重要的是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利益眾生的心,分分秒秒沒有停止過。那時候大家可能還拖著行李,只自私的想到自己有多累,什麼時候可以休息。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眼中只有眾生、完全沒有自己。當下真的是覺得很讚歎又很感恩,卻也很心疼上師的辛苦。

另外在出發前,義工的一些工作規劃就有被提醒到一定要入境隨俗、客隨主便,畢竟我們是第一次去不丹。並且特別指示這一次的供品,有一部分也要讓不丹當地人做準備。雖然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利用各種機會賜予我們慈悲的教導。因為上師真的知道我們這些人心很粗,我們都會很急著想要做事、把事做完。很容易用自己的想法,完全沒有思考對方或是眾生的感覺跟需求是什麼?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在每次跑腿過程中,發現自己有這麼多過患。特別是這種自以為是的心,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用很實際的作法提醒我們,我們也許因此而傷到眾生不自知了。

第三件事情是當地導遊在我們到達不丹的時候,他就說這個時候是不丹旅遊淡季,因為是大雨季。而且幾乎我們去的那一整週裡天氣報告全部都是下雨,特別是在法會那幾天,降雨機率是百分之八十、九十以上。第一天下午場勘時,只有一點毛毛雨。可是殊勝又很特別的是隔天一早的天氣真的很晴朗,而且還有微風。所以雖然在外面的帳篷,一點都不覺得燥熱。我工作的位置是在佛寺的玄關外,神奇的是連續兩天在佛寺裡,都一直會聽到雀鳥非常悅耳的叫聲,而且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間斷過,不是一般嘈雜的鳥叫聲。一直都沒有停過,但卻不會影響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聲音,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信眾玩手機以後,本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句中文、然後師兄翻譯一句英文,可是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直接用英文非常清楚明確開示現場的信眾。當下真的很感動,因為那種不捨眾生犯了這樣的過失,希望眾生可以趕快糾正的那種急切心,希望大家馬上斷掉這種惡行的心,完全沒有考慮到自己的利益,甚至於更明確的希望不丹人們能夠真的很珍惜自己是一個佛法國家,能夠真的聽進去。就像一個嚴父慈母會做的事情,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重點非常簡單扼要,每一個人都很容易懂。法會結束以後,Dorji的媽媽特別說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教法,因為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沒有聽過。

第一天修法結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非常辛苦了。原本是隔天早上八點多開始修預備法,之後才是灌頂,可是臨時接到通知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怕大家會累,寧願自己不要命的辛苦在第一天結束的時候就交代繼續修預備法,讓大家隔天可以晚點出門。根本沒有吃飯,只是短短休息不到四十分鐘,而且休息室是有距離的,下法座回到休息室又要馬上回來,直到修了預備法之後才去用餐。我們都是活在被保護之中,等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自己舒適的部分來讓大家不要辛苦,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根本就是不要命,苦自己都沒關係,只要眾生不苦就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現給弟子看的這種拿自己快樂換眾生痛苦的部分。在過程中我們只是聽到了、知道了上師要改時間,那我們就配合改,心裏想︰太好了,明天可以不用那麼早出門。我們的想法都在自己的身上,沒有想過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選擇的卻是最辛苦的方式。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疼愛和慈悲,做弟子的我們不要說做到,連千萬分之一的刻意模仿,我們都沒有做到。

不丹法會的第二天,早上一出門是下大雷雨,所以從飯店出發的時侯,還穿著雨衣,快到法會前,佛寺前的泥土地還是積水的。當我看到積水的時候,想說「哇!這白地毯要怎麼鋪?」地上都是一窪一窪的泥水,怎麼鋪都不對,只要鋪上去,白地毯就全毀了。但是法會開始前不到一個小時,天空突然開始放晴,到了前半個小時,我特地再看看地上的狀況,沒想到地上非但沒有水漬,而且白地毯都鋪好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你沒有辦法相信會有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這樣的慈悲力,沒有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修行者,是沒有辦法讓天地動容、諸佛菩薩讚歎的。

當上師賜予灌頂的時侯,每個人的膝蓋是乾的、沒有一個人的膝蓋或衣服是溼的,這根本就不可能,因為當天早上雨真的下得很大。佛寺真的太小了,沒有辦法容納所有人都進去,但上師加持的時候從來都沒忘記,在佛寺外面還有上百位弟子和信眾,並特別囑咐法務組師兄出來告訴大家身體一定要坐直,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事情是很周延的,不只是嘴巴上講而已,而是要大家真的做到,所以連這樣的細節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注意到。

最後一天,佛牙舍利的主人特別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公開的請佛牙舍利的主人,讓每一位參加者都可以進來頂禮。印象中通常都只有大修行者才可以看到佛門至寶,照道理我們是沒有福報可以看到,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捨不得讓隨行的人沒有看到跟分享的機會。但如果是我們自己去,我相信不要說看到,連聽都不會聽說那一座寺廟有這樣的珍藏,因為這不是我們可以看到、聽到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送佛牙舍利的主人金剛結和甘露丸,每個不丹人進來領受時都真的非常的高興、非常的感恩,這都是要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都是為眾生製造因緣、累積福報。這些金剛結跟甘露丸是誰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為的是讓身為弟子的我們可以瞻仰跟頂禮。最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特別開示《寶積經》裡釋迦牟尼佛開示︰舍利子是釋迦牟尼佛留下來跟眾生結緣,不是膜拜的,膜拜舍利不如聽具德上師一句教導功德大得多。聽到這裏真的是很難過,因為我們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我們要很感恩、很感激有佛菩薩留在我們旁邊,不管我們做錯過多少錯事,上師都沒有放棄過我們。不丹人也許這一輩子只有一次可以見到大修行者,可是我們卻是一直有機會讓上師可以檢示我們的錯誤,還賜予我們改正的機會。

最後一天火供的時侯,大家親耳聽到很多的雷聲。那一天早上非常的熱,火供剛開始的時候,竟然就開始有風、有雲出現,而且天空飛來三隻很大隻、黑色的鳥,停在屋頂上盤旋,一會兒就離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準備火供的時候,我們都在現場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穿骨飾法衣一層又一層,真的很重,綁在手臂上跟手腕上,那些真的都讓血液不循環,因為它要緊才不會掉下來,任何人把這麼重的東西放在身上都會很累,更何況上師還要修法。參加火供最辛苦的其實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跟口都不會停,我們繞幾圈到旁邊等的時候,都還會休息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沒有休息的。剛開始時,不丹人不熟悉這樣的儀軌,動作忽快忽慢,移動的速度不平均,只要他們移動速度變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動作節奏就要調整,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非常辛苦。

最後不丹人特別用中文說︰「謝謝 仁波切。」我真的很感動,因為他們一直都是講英文。而且在繞行的時侯,每個人都是很歡喜,嘴巴都持誦著咒語,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囑咐他們這個家族生生世世都要護持佛法。過程當中他們都沒什麼人出錯,出錯的都還是我們自己師兄,所以我們對於上師的用心跟恭敬心,包含我自己在內真的都是非常的不夠。真的是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分晝夜、用各種方法來監督弟子們的心跟行為,不偏離上師跟佛的教導。這世間真的沒有人願意,即使是我們父母都不可能做到這麼周延、圓滿。皈依到現在我真的是很感恩上師每一次的當頭棒喝,我相信如果沒有遇到上師,到現在一定都還活在欲望跟執著,活在自以為是的快樂中,而且一點都不覺得這個快樂有什麼不對。我必須要說身為弟子怎麼樣都沒有做到上師教導的千萬分之一,希望上師能夠接受弟子們用身、口、意全心的供養,生生世世不離上師的教導直至成佛,也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謝謝各位大德、師兄們的耐心聆聽。

弟子分享四:

以下為理事長分享︰

各位師兄大家好。剛剛聽完了這幾位師兄的分享,其實大家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怎樣不要命的在度眾、在教導弟子。不要命的程度,剛剛黃醫師講得非常清楚,在上個禮拜天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脈象只剩下二分之一。大家靜下心來想,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弘法行程,從來沒有停過,沒有停過不是停一天兩天,是分分秒秒的沒有停過。

因為航空公司的關係,我們從曼谷回到臺灣其實是6月24日晚上的12點多了,然後6月25日領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灌頂。6月25日早上還要到道場修預備法,下午灌頂,然後6月26日的法會,剛剛潘理事也說明了「四灌頂」,這是很少見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在一次的場合,有一點輕鬆又有一點呵責我們說︰我就是不要命的在弘法。大家聽了那麼多、那麼多的例子,然後想想像昨天下午三點多,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升法座,昨天在場的師兄都聽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樣在教導、在呵責法務組和多瑪組的師兄。那個不是只有對多瑪組的師兄,也不是針對法務組,其實是對我們每一位弟子的教導。然後從3點多升法座到晚上接近快7點,完全沒有下法座,一組一組的信眾、師兄,仁欽多吉仁波切用不同的方法在教我們、在教信眾。像這樣的例子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好像都已經太習慣了,太習慣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這樣馬不停蹄、不要命、分分秒秒都在度眾的方式幫助大家、利益眾生,其實真的很汗顏,真的很羞愧。

我今天站在這裡,要再跟大家講一件上週日6月26日發生的一件事情。上週日法會前,有兩位師兄帶了東西來道場,想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拿著東西直接至喇嘛室敲門,把想要供養的東西交到喇嘛室。喇嘛室裡有幾位膳食組師兄正在準備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餐食,其中一位師兄便開門,問了那兩位敲門的師兄有什麼事?兩位師兄說明來意後,那位開門的膳食組師兄就將供養的東西收下,放在喇嘛室裡。

請大家想一下,如果師兄收下放在喇嘛室的東西有毒散出,而讓上師吃下有毒的食物怎麼辦?如果是爆裂物爆炸了,傷害上師怎麼辦?如果東西裡面藏了其他危險的東西怎麼辦?

那位膳食組的師兄這麼輕易地就收下那個東西,完全沒有考慮上師的安危。我們在自己的廚房準備餐點時,不會隨隨便便把有問題的東西放到廚房,會分清楚什麼東西該放到廚房,什麼東西不應該。但是我們在道場處理事情的時候,卻如此粗心大意,如此不用心,準備上師的餐點的地方,卻放了許多不該放的東西。

發生這樣的事情,也表示理監事沒有盡到監督的責任,沒有控管喇嘛室的人員進出和物品存放。喇嘛室是準備上師餐食的地方,我們沒有嚴格把關師兄的進出,真的不應該,真的很離譜!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呵責過我們的,理監事們上樑不正,下樑才會歪。我們都只想當爛好人,不願意當壞人去糾正不對的事情。我們真的不信因果,這件事情理監事們要負最大的責任!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跟寶吉祥弟子開示過,要我們好好保護上師,保護上師不是要我們去跟別人打架,更何況,我們也沒人能真正去打。我們最起碼也要能夠確保上師的飲食安全;能夠不要惹出許多麻煩,勞煩上師來收拾我們惹的禍。

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大悲,不捨棄我們這群不成材的弟子們,時時運用各種機會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教導弟子們。

各位義工師兄們,請大家一定要善盡互相提醒的責任,如果看到什麼地方、什麼事情不對,可以跟理監事報告,也可以跟你們的組長報告,如果你們看到什麼事情不對了,一定要講。在道場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用我們最大的心、最恭敬的心去處理,而不是只是敷衍,我們沒辦法做任何的事情啊!聽了這麼多位師兄的分享,我們只能緊緊的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貢澈贊法王交代我們的事,我們是沒有辦法做到萬一的,一點點都做不到,我們真的只能好好的跟著道場的規矩,跟著組長們布達的事情,每一樣好好的做,這是我們的本分。這是身為寶吉祥弟子最簡單、最基本能夠做到的。

剛剛潘理事也講了,其實真的就是好好的看好自己的身口意,做好最基本該做的事情,我們還有一點點可能的機會。昨天你們都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呵責我們的時候說了,人家要直接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座寺廟,而我們呢?我們還每天大小事情、大小麻煩不斷,最後沒有一件事情是不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收拾的,這樣我們留得住 仁欽多吉仁波切嗎?直貢澈贊法王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寫的長壽祈請文裡頭有一句話,大家每天都在唸對不對?「自在於諸善緣所伏洲」,寶吉祥佛法中心是不是具有善緣的地方?我們能不能留得住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哪裡都可以去弘法,是不是一定需要寶吉祥佛法中心這個道場,大家都應該要有這樣的體悟了,不是嗎?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佛一樣的修行,哪裡不可以去弘法?去度眾?為什麼要為了我們留在這邊,讓我們這樣折騰、讓我們這樣糟蹋?連一個小小的準備 仁欽多吉仁波切膳食的地方,都沒有辦法確保 仁欽多吉仁波切膳食的安全。我們還是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每一個小小的機會,還沒有放棄寶吉祥的弟子,用每一個機會在教導我們,請大家不要再自己放棄自己了,請大家要多多加油,謝謝大家。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皈依弟子 恭撰
2016年7月3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7 月 1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