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果報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歷代傳承上師、阿奇佛母。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午安,我是第七組的林恭平。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我母親修頗瓦法超度的經過。

這件事情已經經過了10個年頭了,而上師對我母親的恩德仍歷歷在目。

我的母親是一位退休的國小校長,她從1991年的時候就開始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當時以為找到了信仰的依歸,非常的投入學習。甚至要我及弟弟都要跟著她去學習,而我的弟弟林昌平也因為這個因緣在新竹一間佛寺出了家。

母親在當時非常投入佛寺的活動以及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甚至還當班長,帶領許多的人研讀。所以當那時我要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還遭到母親強烈的反對,因為她認為學習佛法要跟出家人學習,怎麼可以跟在家人學習。而且那時候她在佛寺被教育的觀念是要發願來世轉男童身,並且成為出家人,生生世世來護持佛教團體。可是我心裡非常篤定的知道只有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可以學到真正的解脫。所以當時我知道母親的想法後,非常的害怕,因為從上師教我們的佛法中,我知道這種想法一定會阻礙她的解脫,因為上師曾經開示,沒有學習到密法的法門,來世一定會隨業而走,不知道會投生在何處。

而當時,母親的想法根深蒂固,我告訴她有關上師的開示,她也不聽,一直認為她所學習的才是正知的佛法。而我也不放棄,一有機會回家就會將上師當週在法會上的開示和她分享,慢慢的她也發現上師所開示的佛法跟她從經典上所學習的是一樣的,甚至有些開示還解決了她長期在學習廣論上的困擾,那時母親才慢慢的對上師起了恭敬心,也不再反對我繼續跟著上師學習佛法了!

因為我母親長期以來患有心臟病,曾經因為心肌梗塞而裝了一根支架在心血管中。2005年有一天,母親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她的心臟在痛,像是心肌梗塞發作的症狀,打電話問我:「怎麼辦?是不是要去醫院?」我知道母親很怕去醫院,非得痛到不得已是不可能去醫院的。那時,在最緊急的時候,我只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問母親要不要先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幫助。

母親當時非常的痛苦,由於她也很抗拒去醫院,之前又聽我說過很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病苦眾生的事蹟,因此當下她就同意先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時,母親很順利的求到上師的加持,她在第一次見到上師的時候就流下淚來。事後我問她是不是因為疼痛而流淚?她說:不是因為痛,而是因為她覺得在她最痛苦的時候,只有在她面前的這位慈悲的善知識可以救她,她是感動的流下淚來。

上師以金剛杵加持母親許久後,賜給母親一顆甘露丸,並吩咐我們說,如果母親晚上心臟還是會痛就要去看醫生,如果不會痛就沒事了。

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母親在上師的加持下,令她痛得無法忍耐—就像是大石頭壓在胸口上的心臟痛苦,瞬時就消失。以前在她心臟痛的時候,用盡一切的方法都無法止痛,她非常清楚這種疼痛的狀況一定是要送醫院來處理,而在上師的慈悲加持下,居然肉體上的疼痛瞬間消失無蹤,當下見證了大修行者的功德慈悲以及佛法的偉大。

母親事後跟我分享,她在病痛的時候,所學習的經論、道理,全部都派不上用場;以往頭頭是道、掛在嘴邊的佛法,當病魔來折磨的時候全部丟到腦後了。還好她當時遇上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修行的功德、大慈悲力量將她從病苦中解脫,她覺得真是不可思議。那時候母親才真正的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起了恭敬心及信心。

也是從那時開始,母親求得上師的同意可以參加週日共修法會以及施身法法會。每次參加完回去後她都很興高采烈的跟我分享上師開示的內容,以及如何解決她長期以來心中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疑惑。

她在參加法會一陣子後,學佛的觀念整個轉變過來,她不再認為要發願來世再來當比丘,她依照上師所教的佛法,要發願往生阿彌陀佛淨土。甚至在她往生前一個月的某個週六下午,自己跑去寶吉祥佛法中心求上師幫她修頗瓦法,而上師當時只笑笑的說,頗瓦法要自己修。

做為子女的我知道,要讓母親從根本的觀念上轉變是非常困難的,她是一個非常固執的人,以往只有人家聽她說話的分,要不是有上師的慈悲攝受力,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就在2006年母親節過後的一週,弟弟通知我,母親的心臟病突然發作,停止了呼吸心跳。當時的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親人往生,尤其是自己最親的母親,心中慌亂不已、不知如何是好。而當時的我只有懇切的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助我的母親,我也打電話到寶吉祥報告母親往生的事情,希望能求到上師的加持。

當我趕回家後,發現弟弟跌坐在母親的身邊,兩眼無神,口中雜亂的唸著咒語,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慌張的完全不知所措。弟弟出家十幾年的修為在最親的母親往生時一點也派不上用場;相對於六神無主的他,反而我鎮定許多,因為我心裡清楚的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我最大的依靠。

這時候傳來訊息,上師已經幫母親修完頗瓦法,要我確認母親頭頂梵穴的溫度。當下我將手放在母親的梵穴上,發現梵穴的溫度比我額頭的溫度還要高,母親那時已經往生至少6個小時以上,全身上下都是冰冷的,只有梵穴微微發燙,我知道這就是頗瓦法成就的徵兆。

我要弟弟也來摸母親的梵穴,那時他臉上出現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以前出家,到印度去學習佛法,在經典曾讀到過頗瓦法的殊勝,也聽說過很多頗瓦法的傳說,但是從來沒有見證過真正的頗瓦法。而就在母親往生的時候,他親自見證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就跟他在經典中讀到的是一樣的。他發現他花了一生中最精華的10年在學習佛法、研讀經論上面,但在最親的母親往生時,他所學習的佛法、所學習的經論卻完全派不上用場,完全不知道如何幫助母親解脫死亡的痛苦。

反而是他懵懵懂懂的哥哥所皈依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這個大能力可以修如此殊勝的頗瓦法,幫助母親到阿彌陀佛淨土。他才真正的了解到什麼才是實修實證的成就。後來也因為這個因緣,他放棄了回到印度學習佛法,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上師幫母親修完頗瓦法後開示,當上師修法將母親神識勾召到上師面前時,母親的遺願:一是她銀行存款約有一百到二百萬之間,要全數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二是她書房大概有二百本的佛書,小孩不知如何處理,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處理;三是衣物全部捐出去;四是請她廣論班的學員及好友一同來見證頗瓦法的殊勝。

當下我覺得就像是母親平常的想法跟口氣在跟我說話,讓我最感動的是她往生時仍不忘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且用她的遺體來讚揚上師的功德,讓曾經跟她一起研讀《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學員見證只有密法才做得到的殊勝超度大法,希望他們有機會可以親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得到真正的解脫。

而當我知道母親往生時見到上師的第一個念頭是將她退休金存款一百多萬全數供養上師時,我心中真的讚歎上師的大功德,因為上師在修頗瓦法的時候,對亡者的念頭全部都清清楚楚的知道。因為母親在往生前跟家人聚餐時就提到,她退休後銀行存款還有一百多萬,想要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當時她還只是信眾,上師又不收信眾的供養,問我怎麼辦?我只笑著跟她說,等她皈依以後就可以供養了。誰知無常說來就來,母親等不到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往生了。所以當她神識在上師面前說要將銀行的存款全數供養上師時,我就知道這是母親的心願,馬上去領了錢,代替母親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我在這裡也要向上師懺悔,因為妹妹的不信,所以她曾試圖將母親供養的錢要回去,而我這個做哥哥的也沒有好好的跟她說明頗瓦法的難得殊勝以及上師超度眾生的功德,也沒有阻止她,讓她頂撞了上師,我在這裡要跟上師發露懺悔。

母親是個未皈依的信眾,只是學習過幾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就知道供養的重要性。她非常清楚,她人生的最後一段時光,要不是有緣遇到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是不可能有機會可以往生阿彌陀佛淨土的。那時她每週六就在寶吉祥等待上師接見信眾;每週她最高興的事情就是來參加週日的共修法會;她最喜歡坐在第一排,正對著上師,她說每次就像是見到真正的菩薩在對她說法一般。

她對上師的恭敬心比皈依弟子還要具足,也因為她的恭敬心、對上師絕對的信心,讓她在往生時可以得到上師的頗瓦法超度,而她見到上師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供養上師。我相信這要不是對上師有絕對的信心是沒辦法做到的。也因為我母親往生時的供養心,上師曾開示,母親在淨土的果位是中品,成佛的時間可以縮短許多。

這就是供養的功德,尤其是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功德及果報是不可思議的。一個未皈依的信眾,升起恭敬的供養心,就可以得到如此殊勝的果報,而我們身為上師的皈依弟子,只要有恭敬的供養心,得到的果報是不是更加殊勝呢?

各位師兄,當上師許予我們善事,讓我們可以護持建佛寺的機會,大家有沒有升起歡喜雀躍的心馬上去做?認為這是非常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護持未來全臺灣最大的金剛乘道場?尤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是實證實修的漢人金剛上師,這座佛寺是不是也象徵著上師清淨的法脈未來會在漢地弘揚,尤其是在臺灣這塊土地上,這真的是生生世世清淨的佛法事業,這是非常難得的因緣,我們居然還有很多師兄沒有把握到。

感恩上師讓我們不能護持建佛寺的師兄還有供養上師這個法門可以累積福報;各位師兄,我們真的要好好把握可以供養上師的機會,盡力的供養上師,有機會就要去做,不要等無常一來,像我母親一樣,失去了在世的時候供養的機會。

我另外還要舉兩個例子來跟各位分享,母親以前在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時候,每年都要跟團去印度聽仁波切說法。他們住的地方非常簡陋,住在帳蓬裡。沒有衛生間,上洗手間及洗澡都很不方便。有一次母親甚至還遇到印度人搶錢,非常的危險,對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家來說是非常危險辛苦的事情。

他們的團體哪像祥樂一樣,每一次上師帶弟子去西藏或是印度,都會將弟子的安全照顧得好好的。讓老人家、行動不便的師兄、還有小朋友都住得安心,吃得放心,可以安心的朝聖。師兄卻還在嫌祥樂的團費高,如果你們曾經經歷過那種簡陋又不安全的朝聖團,你們可能會覺得團費收得太便宜了。

另一個例子是我弟弟曾經在集團貿易部工作,我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弟弟出家還俗後,給他一份工作,讓完全沒有謀生能力的他可以溫飽。弟弟曾經跟我分享,所有日本貿易部進口的食品,上師都親自試吃,然後決定哪些食品要上架,哪些食品不能上架。上師是大修行者,嗅覺、味覺等的感觸都已經非凡夫,是大菩薩等級的,由上師親自試吃過的食品,大家還會覺得寶吉祥日本食品太貴嗎?別說是上師是大修行者,你們看看外面賣的食品,有哪一些是他們集團總裁親自試吃過的?根本找不到,這樣大家還不珍惜?

上師曾經開示過,沒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所有事情的背後都是一群人付出的心血,尤其是上師集團所有的事業,包括日本食品、祥樂旅遊、寶蔬餐廳等等,都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血在裡面,以上師的大修行功德,為了讓眾生可以吃得安心、旅遊放心,所花的心血,完全不是世間的事情可以比擬的。我們何德何能可以讓一位修到離戲瑜伽的大菩薩幫我們花心思安排這些事情?這是我們花再多錢都買不到的啊!我們真的要珍惜啊!

我們都是得來的太容易了,沒有比較過外面的情況,所以我們就認為這是理所當然。如果我們曾經歷過要千里跋涉、住在簡陋的帳篷裡,才能聽聞具德上師的開示,我們就會珍惜目前每週的法會,坐在有冷氣空調的地方,每週都可以親近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聞殊勝的佛法開示。或許真的是得來的太容易了,就忘卻了這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

此生得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比佛經上說的盲龜值木還要難得千百萬倍。大家真的要好好珍惜這個此生難得的因緣,努力的發心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最後我要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勝妙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上師清淨的法脈永流傳。
謝謝大家。

皈依弟子 第七組 林恭平 恭撰
2016年6月5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6 月 0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