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師恩浩瀚──以殊勝『頗瓦法』救度母親往生淨土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上師、阿奇護法以及諸佛菩薩。各位師兄、大德,大家好,我是第四組吳佳珍,法名慧川卓瑪,於2011年7月10日皈依,母親是第五組吳呂算,法名慧護卓瑪,兒子是第四組陳峟杉,法名公處定美,於2014年7月20日皈依。母親甫於2016年5月10日往生,自己並未做到如佛經上所說的以跟母親等重的黃金做供養,然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在母親心跳才停止,就在百忙中立刻為母親修持殊勝的頗瓦法超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大悲,並賜予我機會能在此分享上師如何救度母親,並代替母親懺悔所造殺業以及懺悔自己所犯過錯。

母親在2011年2月3日大年初一時被家人發現腦溢血,估計約延誤12小時送醫,當時昏迷指數4、出血量初估為200ml,醫師告知生命跡象正消逝中。送醫後,母親經歷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多管齊下之苦,如:頭部的血液引流管、維持呼吸的口部插管、鼻胃管、腹腔引流管、施打抗生素、營養針、抽血使用的針管及無數次的抽痰管等等,同時醫師也力勸讓母親氣切。當時幸得參加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的同事介紹,而有幸於2011年2月19日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見過後3日,母親就轉入普通病房,且免受氣切之苦,並於2011年4月24日步行出院。母親就醫的每一步進展,都是醫師與護理人員驚訝連連的奇蹟。

感謝母親所傷害過的眾生、感謝母親的這一場病,讓我們遇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上師這一救,不僅救了母親的身體,更救了我們的學佛慧命。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厭其煩的用盡各種方式敲醒、棒喝愚痴的我,並賜予珍貴的開示,每一個字我都牢記在心。

記得第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因為不捨母親受多管齊下之苦,只想著求讓母親減輕痛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應允為母親加持並開示:若壽緣好,就讓母親趕快好起來,若壽緣不好,也讓母親不要再苦了。而我竟在此時起了貪念,回了一句:「當然還是希望媽媽好起來。」立刻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我不加持了,仁波切可以救一次、救兩次,總有一次不能救;像你們這樣不顧因果,到時候就會謗佛,說佛菩薩不慈悲了。」並讓我和哥哥在旁做大禮拜為母親累積福報。接著開示︰「你們只想著要媽媽好起來,卻沒有想過媽媽吃過那麼多眾生的肉是要還的,媽媽現在就是用身體去還了,仁波切可以將媽媽所作的惡業暫時搬到一邊,但沒有辦法變不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我曾皈依顯教亦一清二楚,並開示︰「身為皈依弟子連無常都不懂嗎?還不深信因果、唸經有一搭沒一搭的。」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之後幾次去求見時,慈悲的讓我代替母親懺悔做大禮拜,並要我回去告訴兄弟姊妹:「媽媽現在救回來了,不是要讓她吃好、穿好、過好日子,而是要讓她有時間累積福報,在走的時候用。」(詳細內容請參閱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度眾事蹟第568篇

如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母親是用身體在還債,除了2007年因心、肺、腎多重器官衰竭插管急救後,先以在脖子上裝Hickman導管一週3次至醫院洗腎,後改以腹腔埋管,自行在家中進行每日多次於腹腔中注入藥水代謝體內毒素。這5年母親陸續經歷了兩次腹膜炎、眼中風、血壓先是過高、後又過低及因洗腎引起之血液、排水、排毒問題及心、肺、腸胃、皮膚不適等種種病苦。感恩上師的加持,母親總能一次次免於住院、開刀等種種醫療之苦,並到寶吉祥中醫調理及使用中藥膏改善許多不適症狀。

2014年12月我因參加法會團人在日本時,家人告知母親患了腹膜炎,醫師已先提供抗生素回家注入腹腔,並告知可能要開刀。回國後看到母親肚子像懷孕般鼓起,肚臍外翻,已經兩天吃喝皆吐。隔日2015年元旦下午,帶著母親到寶吉祥中醫診所就診後,去寶吉祥咖啡大直店竟有幸巧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一進大直店,上師即以眼睛不斷的加持母親,當晚母親竟然就能吃下一整碗飯。隔日回診,醫院護理人員非常緊張的說,你們要不要住院,這次腹膜炎確定是比較嚴重的格蘭式陰菌。母親馬上搖搖頭,我立刻回覆:媽媽已經吃得下,肚子也消了,肚臍也收回去了。護理人員於是再抽腹腔檢體,此時竟清澈無比,護理人員於是喃喃的說這樣好像就不用住院了。感恩上師不可思議的加持力,讓母親又少受了許多苦。

2014年母親突然告知右眼暗暗黑黑的,且只能見到約10cm距離的東西,母親也說不清自何時發生的,經確診為眼中風,搶救的黃金時間只有8小時,而醫師說明母親除了眼中風治療黃金時間已過外,尚有白內障、黃斑部病變、眼壓高、畏光等等問題,想到母親爾後要過著單靠一眼的不便生活,心中便非常不捨。感恩上師的加持,就在此時,父親的中醫朋友來訪,並以針灸為母親治療,母親的視力自此竟可看清遠處路牌的大字,不至於從此陷於黑暗,生活尚可自理。

母親對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具足信心,雖然身體有這麼多不適的症狀,但在還債的過程中,卻從未聽過母親抱怨過任何一句話。母親因腦溢血後遺症,記憶力略有受損,經常會重複問相同問題,感恩上師的加持,母親對於星期六可至道場向上師頂禮以及星期日法會卻從不曾忘記。個性溫順的母親,常因父親一句話,改變原本所堅持的事情,但對於求皈依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學佛卻非常堅持。

2012年1月7日母親第一次求皈依,當時母親的天主教看護表示要一起求皈依,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應允。我因為白天上班且未與母親同住,如此便能有師兄全天照顧著媽媽的生活飲食。接著上師詢問母親為何要皈依?母親回答要學佛。上師又問為何要學佛?母親回答要皈依。上師再問為何要皈依?母親又回答要學佛。就這樣來回幾次後,上師要母親回去想清楚為何要皈依。

第二次再來求皈依時,母親仍未能答出為何要皈依,上師嘆了一口氣,開示要我帶媽媽來參加法會——一直來、一直來。我深刻體會要皈依這樣一位百千萬劫難遇的金剛上師,真的需要累積更多的福報因緣啊!第三次求皈依時,上師開示家裡還有一人不答應,並問了媽媽與誰同住、誰負責媽媽的飲食等等問題,要我回去講清楚,否則皈依後家人給母親的飲食等還是會出狀況。我回去向家人再次說明後,家人並不認為腦溢血後記憶力受損的母親自己會想要皈依。感恩上師的加持,母親竟陸續在我出國及回婆家不在場時,獨自的一再找父親談要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父親表示照顧母親是他的責任,母親竟反問那無常來的時候呢?並表達要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決心,在父親同意後,母親終於在2013年11月求得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母親結婚後專心持家,並無工作所得。母親皈依前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總是堅持要供養,不願離去。皈依後母親用每年子女們過年包的紅包及為母親請來的珠寶供養及護持道場,金額雖不大,但母親說要在活著時親自供養上師,不希望等到走後別人代替她供養。所以當上師興建佛寺的護持帳號公布時,我與母親對於此生來得及參與這樣殊勝的事都非常歡喜,隨即就去銀行將建佛寺的帳戶設為約定帳戶,方便隨時可以轉帳。母親也經常關心是否有幫她護持建佛寺帳戶,總是一再跟我道謝幫她護持建佛寺帳戶。

母親在2007年多重器官衰竭救回後,曾生氣的說︰你們都不知道救回來有多苦。並要我們下次不要再救她了。但母親在2011年腦溢血時,家人仍為母親選擇最積極的治療方式,殊不知母親早已接受無常。母親皈依後兩個月,有天突然看著天空的雲說︰「唉⋯⋯不知何時塵埃才會落定?」我問母親什麼意思?母親回答不知道何時才能去淨土。我告訴母親,上師經常開示無常隨時在旁邊,我們要把握時間,在世時趕快去跟上師求頗瓦法,才有機會去淨土啊。母親一聽,眼睛都亮了起來說好,弟弟妹妹也決定陪伴母親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頗瓦法。感恩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下我微薄的供養,並應允幫母親修殊勝的頗瓦法。去年(2015年)母親突然血壓降至70、僅能臥床,後經中醫調理與服用升壓藥1個月後,才慢慢回復正常。然而母親在此時再次表達讓她自然就好、不要送她去醫院、也不要急救。雖然我告知了父親與家人,但對於事情真正發生時是否能照母親的意願去做,我其實一點把握也沒有。大嫂建議讓母親寫下要對父親說的話,預留書信則交由我保管,另依照母親意願簽妥放棄急救同意書。

今年4月10日母親右手背突然有一片瘀青,之後血壓開始出現過低及不穩定情形,4月24日因發現母親腹瀉、精神又不好,擔心又是腹膜炎。送醫檢查後發現有敗血性休克須住院治療與觀察,住院16天中,主治與會診醫師由1位增加到7位,母親確診病症也不斷增加︰敗血性休克、腹膜炎、疑似心臟內膜炎及血栓引起末梢循環不佳所致的右手背瘀青。只是醫師發現母親右手臂已發展側枝循環增生小血管,否則將近20天的時間,手掌應早已壞死,我與母親都很清楚這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加持的結果。

醫師們則不斷提供各種積極性處置的「專業意見」,建議要動心臟的大手術,從胸骨切開,將黴菌清乾淨,並換掉瓣膜。儘管我極力向家人說明母親長期洗腎,血管很脆、抗凝血功能很差,進行這樣的手術太危險,但醫師一句不動手術存活率只有10%的話,讓家人備受煎熬,醫師甚至要插隊為母親開心臟大刀,只是血液中始終未培養出黴菌,無法證實瓣膜上是黴菌,而未做最後的決定。

我和母親心裡清楚,醫師們會做積極性處置的建議,皆是因為自身業力現前。也清楚我們在苦時,冤親債主比我們更苦啊!該還的總是要還的,我與母親總是希望選最不積極的處理方式,但卻不見得被家人所接受。4月30日帶著母親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母親家族過往所犯下諸多殺業︰外祖父母務農傷害許多眾生,並養有豬、雞、鴨、鵝,也曾在市場中賣魚,以眾生的肉賺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現在才懺悔,以為只要參加法會就好了嗎?不要把 仁波切當作無敵鐵金剛好嗎?」並叮囑母親飲食上注意的事情,最後並開示:「妳跟媽媽說,下次有事情的時候,想著 仁波切就好了;人總是要走的,不要再東搞西搞了。」回醫院後告訴家人上師的開示,並告知兄弟姊妹上師每個字都是在利益眾生,在這樣的時間點說了人總是要走的,已經很明白了,但家人當下還是不能接受,對於醫師專業意見仍抱著希望。

母親住院期間一再詢問我與弟弟何時帶她回家,但家人卻為母親簽下同意書於5月4日進行腹膜管移除及Hickman導管植入手術。手術後母親沒有停止過發燒,幾乎都臥床、無法排便,手部瘀青延伸至手指並逐漸變黑壞死。5月7日星期六求見上師,祈求能代替眾生、代替母親供養。當晚回到醫院,3位醫師竟告知手的部分不建議手術,一致認為不要去動它是最好的。週日法會後,母親腹部拔管縫合處開始出現瘀血、血腫情形並會疼痛。醫師告知母親抗凝血功能很差,所以縫合處的微血管破裂無法凝血,立刻停止使用抗凝血藥物,而我心裡明白心臟大手術是避掉了。

最後一個星期母親幾乎臥床閉眼休息,無法正常咀嚼,但總能喝下元氣豆漿。我問母親會不會害怕無常到來?母親搖搖頭,我再問:因為我們有上師在,對嗎?母親立刻點點頭。即使母親如此虛弱,在病房做早晚課時,總是會高舉雙手合掌,口中並會跟著念誦。播放網站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唱誦的《吉祥法界祈請文》與《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時,母親總是會張開眼睛,說是上師的聲音,我則不斷提醒母親想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能跟著上師走。

母親往生當天意識清楚,一早又問了一次什麼時候要帶她回家?父親回覆等他來醫院再做決定。我在母親耳邊問:「媽媽您知道時間差不多了嗎?」母親清楚回答知道。我告訴母親現在要把所有力氣專心想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點點頭。當天幾位醫師仍強烈建議因無法進食要插鼻胃管,並建議去加護病房洗腎比較安全。父親到院後做下決定讓母親插鼻胃管,醫師在準備的過程中,父親讀了母親去年的預留書信,信中說到要特別感謝爸爸讓她能求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一位上師可以依止,讓她在生病時沒有恐懼,讓她在面對離世時可以很平靜,因為往生時會有上師帶著她,不怕走錯路。也提到她不要急救、強心針等等,往生時幫她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頗瓦法,8個小時不要動她,並持誦六字大明咒,想要火化後海葬,幫她向上師求火化的日子。父親讀信後,跟母親說了些話,醫師再來裝鼻胃管時,尚未裝妥,母親心跳急速下降後便停止了。我在母親耳邊提醒要想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讓母親服下甘露丸後,立刻致電寶吉祥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頗瓦法超度母親。感恩上師開示家裡不是我做主,要爸爸來求。父親立刻說要幫母親求頗瓦法,並要我趕快去打電話回報。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百忙中立刻為母親修殊勝的頗瓦法超度。修法後,頭頂梵穴溫熱,四肢柔軟,原本張大的口自然合上,面容安詳像睡著般。護士擦拭母親大體時,很驚訝的說應會有腹水等排泄物流出,床單怎麼會是乾的?火化後母親頭蓋骨亦出現小圓孔。家人雖對母親離世感到不捨,但看到母親去阿彌陀佛淨土所出現的瑞相,都為母親感到歡喜。星期六兄弟姊妹一起到道場感恩上師為母親修殊勝頗瓦法超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頗瓦法沒有幾個人可以修得出來,也要有相當福報才有辦法得到頗瓦法。」其實我們都沒有做到佛經上所說以亡者等重黃金供養,是上師大慈大悲,總在眾生有苦有難的第一時間立刻幫助眾生離苦,並許予許多善事讓眾生有因緣累積福報。

母親往生前曾細數家族長輩多患有重症或短壽,並懺悔殺業深重。弟子代替母親懺悔外公除務農傷害很多眾生外,尚養有豬、雞、鴨、鵝,自己殺或賣給他人殺,也曾在市場賣魚用眾生的肉賺錢。弟子代替母親懺悔,兒時曾在溪邊撈魚、蝦、小螃蟹、蛤蜊及抓田野間各式昆蟲玩耍,也曾在海邊撿螺回家烹煮,結婚後也殺過或吃過雞、鴨、鵝、魚、螃蟹、龍蝦、蝦、青蛙、豬、牛、羊、牡蠣、蛤蜊、喜宴裡的鴿子、豬腦、鵪鶉、蒙古烤肉店的鹿肉、野雞城裡的兔肉、也曾在山邊水邊烤眾生的肉傷害無數的眾生。我代替母親懺悔,兒時父親曾在家中庭園挖釣魚池,讓釣魚池裡的眾生痛苦不堪。

母親5年前4月24日出院,今年4月24日住院,如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5年前所開示,母親所作的惡業只能暫時搬到一邊,讓母親有時間累積福報在走的時候用。這五年多來,感恩上師不斷加持,讓母親有機會皈依學佛、有時間累積福報,並減少了許多的病苦。母親此生若非遇見了上師,光是此生所犯下的殺業,不知要在輪迴苦海苦多久才能解脫。

接下來,我要懺悔對上師沒有恭敬心與供養心,才會沒有將上師的教導聽進去、做出來。我在感恩上師為母親修頗瓦法時,我只想著自己要將現金及所有值錢的東西供養上師,就捧著珠寶箱到道場,完全沒有細心去想如何供養、也沒有想到是否會給上師帶來困擾。上師卻仍將珠寶箱供在壇城綠度母前,並於隔日法會前教導弟子應如何做供養。法會後並要師兄再當面告訴弟子所供養每個物品的問題所在,感恩上師的細心教導。上師經常開示供養法門的重要,以為自己在供養,其實是完全錯了,供養時沒有想到上師,對上師一點供養心與恭敬心都沒有,其實就是完全沒有供養,感恩上師的慈悲教導,讓我不再繼續錯下去而有機會可以改過。

懺悔平日沒有用心找機會在父親面前讚揚上師的功德,以致於母親即使得到殊勝頗瓦法,父親仍未能生起信心,一心希望能用各種儀式、盡一切力量為母親辦理後事,甚至在母親往生後的兩天進行道教儀式。雖經持續溝通後改為佛教儀式,但最終仍未能在向上師求得的殊勝火化日子進行火化。我懺悔是因為沒有與家人及父親做好充分溝通的結果。幸得上師加持,母親的往生讓家人開始有些改變:哥哥對於前來捻香的親友分享著母親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開示了人總是要走的,不要東搞西搞了。並告訴大家,母親已經到阿彌陀佛淨土了,也跟父親說母親的瑞相是佛法才做得到的。並在公祭時,公開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母親的救度及母親得到殊勝頗瓦法超度之瑞相。

相信只要我們對上師具足信心,把握每個上師許予善事的機會,盡心供養,跟緊上師利益眾生的腳步,累積因緣福報,並對於上師字字句句都非常具體的珍貴開示,聽話落實去做,對治自己所起的煩惱與五毒,加速修改自己,確確實實止惡行善,定能於此生解脫生死,也才能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浩瀚恩德,而不白來此生!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貴體勝妙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並且感謝師兄們平日對母親與兒子的協助幫忙,感謝師兄早起遠道參加母親的公祭。謝謝各位師兄、大德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四組 吳佳珍 恭撰
2016年5月29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6 月 0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