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感恩上師讓弟子接受因果、面對無常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歷代傳承上師、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我是第四組方儷璇,法名慧貝卓瑪。先生是第三組郭軍宏,兒子是第三組的郭冠廷。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機會,在此與大家分享上師救助我們全家的經過,並懺悔往昔的惡行惡業。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是一位根器低下的弟子,但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不捨眾生,用盡一切方法救度所有難調難伏的眾生,使我們全家能夠皈依具德上師的座下學習佛法。

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緣起是在2012年9月,當時4歲的兒子因臉色蒼白體溫略高去醫院抽血,經醫院診斷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當時不信因果、不肯接受無常的我一直覺得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在我兒子身上?這不是只有在電視上才會出現的事嗎?我該怎麼辦?那幾天,每天都好希望一起床發現這只是一場夢。但這不是夢,這是我必須要面對的真實人生。

兒子確診後,醫院立刻安排開刀裝設人工血管,並於3天後的週一開始化療。在那兵荒馬亂的一週,親朋好友得知消息後,各式關心蜂擁而至,大家也很熱心的提供非醫療的管道,但是在我的心裡一直覺得只有在兩年前(2010年)時,也是我這輩子唯一參加過的法會,在法座上那位很莊嚴、很慈悲的仁波切才能幫我,所以週六即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我們福報不夠,那週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未接見信眾,需要等下星期再報名。於是乎,兩天後兒子開始化療了,堅決相信西醫派的我,從未想過別種治療方法,只是做母親的心總是希望孩子能百分之百的好,我想要再去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我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

莊嚴殊勝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現場

隔週我們仍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時的我們只是用欲望來求佛法的幫助,毫無恭敬心、懺悔心,心完全不對。一進道場,我的淚水就一直掉,覺得兒子生病都是我的錯,一心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助我們。當日很快就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跪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先生:「有什麼事啊?」先生報告了兒子病情後,說了一句很經典的臺詞:「我能做些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大大呵責先生,並要他一天做2000下大禮拜。在旁哭泣的我最後只聽到一句重點:「下次再來。」當下一個念頭就是:「還可以再來耶!」

當天晚上,我在半夢半醒中,夢見尊貴的金剛上師一直在持咒,同時旁邊有一個聲音一直讚歎上師是個大修行者。醒來之後,根器低下的我把這歸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也加深了我相信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助我們的念頭!

下個週六我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時的我們與前一週相較,自己覺得升起了恭敬心。一跪下來之後,我們報告了兒子的情況,並說明這週兒子化療後有感染。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開示我們:前一週的呵責是去除我們學佛的障礙,且說明做了化療就沒辦法了。並開示了三點:一、很多癌症不是死於疾病本身,而是死於感染。二、現在西醫用化療、開刀治療癌症都不太好,西方也慢慢採行自然療法來治療癌症了。三、就算生病,生活品質也是很重要的。

一位大修行者的智慧不是凡夫如我所能體會的,而這份體悟是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用兒子身體的折磨才讓愚痴的我慢慢懂得這一點。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似簡單的開示,事後都完完全全應驗。但是當下的我卻是愚痴到極點,心中不怎麼相信。仁欽多吉仁波切見我們不信,就指示唐師兄夫妻跟我們分享。在師兄的鼓勵下,我們後來再次上前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我們想求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不是為了滿足我們的欲望,並要我們看完10遍《快樂與痛苦》後再來。接著問了兒子的姓名與生肖,開始持咒為兒子加持。

加持完畢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先生的祖先是做什麼的?先生回答是務農。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兒子生病的原因,一是祖先務農傷害很多小蟲,二是我們在兒子小時候給他吃了很多魩仔魚;而孩子生病比較苦,還是自己生病比較苦?並說化療的藥傷了兒子的肺,問我們知不知道?醫生有沒有說?其實我們並不知道,醫生也沒有說,但是兒子的確一直咳嗽,肺部X光片也是一片陰影,有浸潤的情況。仁欽多吉仁波切像慈父一般叮囑先生要好好休息,已經很多天都睡不好了,要顧身體,因為要賺錢,治病會花很多錢的。先生此時已是淚流滿面。

兩週後我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能夠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很慈悲應允我們。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有機會聽聞佛法,開始學佛之路。參加法會後,週日的法會成了我和我先生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的珍貴開示讓我慢慢瞭解因果,接受無常,只是瞭解了卻又很執念的捨不得放手,一心期盼孩子能痊癒。

如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住院的兒子一直在感染,且人工血管疑似過敏排斥,整個皮開肉綻裂出來。眼看原本活潑可愛溫和的兒子越來越虛弱、脾氣越來越暴躁,甚至在住院時不肯下床導致腳萎縮,做父母的我們除了難過外,根本束手無策。走投無路的我們只好厚著臉皮再度報名求見。2013年1月12日我們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報告兒子的情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你們就是不信!」並要田師兄夫妻跟我們分享。在師兄鼓勵下,我們跟醫院請假帶兒子到道場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一見到當時很虛弱的兒子,即使父母是如此不聽話,還是不捨眾生,就抱起兒子加持,當場我們除了感恩外也萬分羞愧。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兒子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整個狀況就明朗了,不是治療變得比較順利,而是學佛之路的障礙慢慢地消除。

後來這段期間我和先生求到皈依,並在2013年6月2日皈依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學習佛法。我們也克服了兒子吃素的障礙而幫兒子求到參加法會,才發現原來有障礙的根本是自己的心。這時兒子撐過了密集的治療期,進入以門診為主的維持期。兒子表面看似很好,但因化療藥物的副作用導致肝毒性,肝指數從正常的20,一路爬到300,食不下嚥,一餐進食都要花兩小時以上。詢問醫生,醫生也無法給個明確的答案。這期間其實也有一直考慮是否放棄化療,可是愚痴的我實在沒有勇氣下這個決心。每當一討論到這個問題,就覺得壓力好大不敢去面對。

醫師囑言:患者於民國101年9月入院診斷上述疾病,於民國102年7月停藥,後於門診追蹤檢查,無復發現象,仍需門診定期追蹤檢查。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弟子根器低下,沒有勇氣與智慧去接受因果,在2013年7月27日賜予我們全家幫助。因為我們想帶仍是信眾的兒子一起參加8月的日本法會,所以帶著兒子求見上師,但是不恭敬的態度讓上師呵責我們:心中只有兒子,沒有佛法、沒有上師,只有兒子最重要,上師不重要。並且不收我們的供養。當下真是腦袋一片空白,真想一直跪著。但是回家後,腦筋比較清楚了,就跟先生商量,不如放棄化療吧!

於是我們在一個星期內,各自跟自己的父母報告我們的決定,並跟主治醫生說明我們的決定,同時轉向中醫治療。在上師的加持下,這一切都比我們想像的順利。醫生當然很不諒解,說已經漸入佳境為何要放棄?而且在臨床上,放棄繼續治療3到6個月就會復發,屆時只剩下移植骨髓一途,而治癒率更低了。我們在住院期間,見過很多孩子被化療折磨的苦、移植骨髓的苦、孩子的苦與家人的苦,真的要身歷其境才能知道那種無助感,我們當然無意再讓兒子承受這些苦。

隔週8月3日,我們求見上師,向上師懺悔並報告我們的決定。上師非常詳細詢問兒子的狀況,賜予兒子珍貴的甘露丸,並慈悲地開示幾點:

一、生病當然是要看醫生,也要進行醫療;白血病不是癌症,其原因很複雜,但是基本上是血液中有不好的東西,而西醫的化療和骨髓移植都不是好方法。
二、肝指數高,接著就是肝硬化,然後就是肝癌。難道我們要孩子的青少年時期都躺在病床上嗎?
三、醫生說的3到6個月會復發,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知道當時我們信心不具足,所以開示:「到時候再看怎麼幫忙。」
四、壽命是前世修來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也不是佛菩薩給的,父母能給孩子的只有快樂。在醫院做化療的每個人都不快樂,兒子去醫院快樂嗎?況且醫生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好,但佛法卻可以保證生生世世。

感恩上師賜予我們如此珍貴的開示,並讓我們有所依靠。上師的大智慧早就告訴我們答案,而我們卻要花如此多的時間,用兒子的苦一直示現,我們才慢慢瞭解問題之所在。因果不虛,無常如影隨行。如果沒有上師的慈悲、不捨眾生,我們怎麼肯接受無常來臨,而只是一味想逃避因果。

兒子在寶吉祥中醫的悉心治療下,每次抽血的血液報告都正常,而半年後肝指數慢慢降回到正常指數,食慾也恢復了,每天可以喝兩瓶元氣豆漿,比起之前長高也長壯了。身體的異位性皮膚炎在寶吉祥中醫的調養下,也比較穩定。並恢復原本活潑的個性,可以上學、不需要戴口罩跟同學保持距離。之前化療藥物的毒素還殘存,每當我們求見感恩上師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慈悲地加持兒子並開示很多兒子身體上的問題,像是在食安風暴還沒發生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有開示:因為兒子的肝、腎都受傷了,不能吃外面的麵包,有太多添加劑,對身體不好,所以我們馬上去買麵包機自己做麵包。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開示過:兒子的骨頭會痛,中西醫都找不出原因,那是化療的毒素還殘存在骨頭中,要吃中藥慢慢排出。當下聽到終於解決了心中的疑惑,因為兒子三不五時都會喊骨頭好痛,而且疼痛位置會跑,問過醫生,醫生說是成長痛,但是又感覺不像。當天知道原因後去中醫診所就診便和黃醫師說明此狀況,黃醫師也有調整兒子的藥方加強排毒。現在兒子骨頭痛的頻率已經越來越少,疼痛感也降低很多。這一切的一切,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助,我們家怎麼可能過著跟一般健康人家庭一樣的生活?一定是口罩、酒精、溫度計不離手,一發燒就抱兒子去急診,每天緊張兮兮的過日子。

感謝生命中的無常,兒子的這場病讓我們能聽聞佛法,皈依在與佛無二無別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學習佛法,讓我重新思考與衡量生命的意義與價值。過去的我不信因果,只相信人定勝天,覺得生命中的挑戰只要靠著自己的意志力、恆心,絕對可以克服;不接受無常,覺得世間不幸的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可以置身事外;對紅塵充滿眷戀,根本沒思考過人生如白駒過隙、稍縱即逝,而輪迴之苦卻恆常存在,只想追求人世間的幸福。於是乎,求學時期認真追求學業,適婚年紀致力追求走入婚姻,結婚生子後努力呵護家庭。直到兒子生病後,才因為生命中的痛苦與無常猛然驚醒,但是卻又緊緊抓住欲望,執著不肯放手,想要用盡一切努力留住所愛。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不捨眾生,循循善誘才讓我的心轉變,懂得接受因果、懂得放下。

患有白血病的小朋友(中)快8歲了,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之後,生活終於正常。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苦,每週日都會開示珍貴的佛法、諄諄教誨,讓我們得以聽聞正法。每週日參加法會成為我們全家最期待的日子。法會結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像是繞梁之音,讓我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歷程、檢視自己的生活及身、口、意是否合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而學佛之後,自己的心不知不覺的慢慢改變,過去的想法、價值觀慢慢轉化,過去喜歡的事、在意的事變得不怎麼在乎。而以前完全想都沒想過的解脫輪迴之苦,已成為我此生最重要的目標。除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攝受力與加持外,是不可能讓生性固執又駑鈍的我有如此大的轉變。除此之外,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慈悲教導循序漸進的修行法門,讓我所言所行有所依據。每天以五戒十善、《佛子行三十七頌》來檢視自己的身、口、意,只是每次檢視都驚覺自己的起心動念、所言所行,貪、嗔、痴、慢、疑一樣也不少,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我們根本沒修十善法,是在修十惡法。今後當在自己的起心動念時,就要即時檢視、及時修正。而且當自己真正審視自己的內心後,才發覺要面對自己的過錯卻不找理由、不去逃避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更遑論自己毫不察覺的過錯。若不是有如嚴師慈父般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我一定鼓不起勇氣面對真實醜陋的自己。

最後,我懺悔小時候喜歡抓螞蟻玩弄捏死,看見蚊子非殺不可,用熱水燙死過蟑螂,吃過無數眾生的肉,犯下無數的殺業;我懺悔不孝順父母,常常讓母親煩惱生氣;我懺悔以前在學校工讀幫老師找資料時,利用工讀的時間找自己要的資料,犯下偷盜罪;我懺悔自私自利,對於身邊的人事物漠不關心,沒有同理心、慈悲心;我更懺悔因為自私、怕養育的麻煩,而同意醫生將染色體異常的胎兒引產,犯下不可原諒的殺業。

接觸佛法後,我才深刻體會自己所思所言所行幾乎都足以墮入三惡道,而不在六道輪迴沉浮更是如此困難的事。今生有幸皈依一位大修行者學習佛法,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我誓願在根本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之下依教奉行,修改自己的心和行為,並祈願在此生能解脫輪迴往生淨土。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興旺,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皈依弟子 第四組 方儷璇 恭撰
2016年2月28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4 月 2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