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感恩並讚揚上師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諸佛菩薩以及阿奇佛母!各位大德以及師兄,我是第七組的胡權定,站在身邊的是我的弟弟第七組的胡修瑀,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機會,能夠在道場感恩上師救度父親並分享上師給予家人幫助的經過。

父親於2000年的5月因車禍顱內出血,多次進出手術室,術後已不再認得家人,並且長期臥床。5年後,也就是2005年的3月,父親再次因為頭部重創顱內出血,躺在病床上昏迷了3個月。在這段期間,身為子女的我們,感受到深刻的無力感與渺小,常常枯坐在加護病房外,沒有任何辦法能為受病痛折磨的父親減輕一絲的痛苦,最後父親被判腦死。從那一刻起,我們似乎只能看著父親的生命隨著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什麼都做不了。後來弟弟的朋友建議我們請出家師父來為父親辦皈依,並且介紹一位通靈者,弟弟也的確去見了那一位所謂通靈的老師。

然而,這位通靈者竟然告訴弟弟,父親的三魂七魄其實已經不在醫院了,弟弟問:「不在醫院,在哪裡?」「在地獄!」由於看不出這個通靈者有詐欺的意味,這個訊息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地震驚,以前,地獄對我們而言不過是寺廟裡的圖騰、善書裡的故事,此刻發生在自己的父親身上,讓我們完全無法想像與接受。之後,我們趕緊安排前往位在新竹的宮廟,見到師父後,他只說你父親現在就像是被判了死刑一樣,知道嗎?然後就一句話都不說了!

後來我又去了土城的一間神壇,降駕下來的是一位童子,他用小孩子的聲音,告訴我的第一句話是:「這個要下到地獄去,我沒辦法!」這句話一出來,我更是震驚!感謝蘇師兄,在這種全然無助的情況下,問我要不要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立即說好!然而,當週無緣求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隔週星期六的早上,父親因多重器官衰竭往生了。

當週在處理父親後事時,我腦中一直浮現一句話,就是當我要離開寶吉祥時,賴師兄特別叮嚀我:「之後,不管你父親在還是不在了,你記得,都一定要來見上師!」當時,我的直覺是:父親如果往生了,那還來做什麼?如今回想起來,我深深為自己的無知與愚昧感到慚愧!

由於這句話一直迴盪在腦中,於是隔週我再次前往寶吉祥,終於求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跪見上師,上師即說:你家中有人往生了?我回答:是父親往生了!尊貴的上師即詢問父親的姓名與生肖,要不了3秒鐘,上師隨即開示父親往生的時候有很多的罣礙。

上師首先問我:你們兄弟姊妹裡面,中間的那一個是不是女生?我回答:是的。你妹妹最近是不是跟你妹夫吵得凶?頓時我心裡很驚訝:「哇賽!連這個都知道,神了!」我回答:「是的,確實吵得厲害。」隨後,尊貴的上師說:「你父親認為你這個妹夫沒有不好,是你妹妹脾氣不好,要改。」上師並且特別叮嚀:「你回去要告訴妹妹,這是父親的遺言。」另外,上師問:「你們最小的是不是弟弟?」我說:「是。」上師說:「你父親掛念你這個弟弟脾氣不好,很衝,脾氣跟你父親一樣,擔心他書唸不完,要他把書好好唸完。另外,你父親是不是蓋了一棟房子?」我說:「是!」「你父親說這房子全權交給母親處理,並且要母親不要想太多,好好過日子。」

在尊貴的上師開示過程中,上師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讓我震撼不已,因為這些事都是我們家中不為人知的細節,當下我便對眼前這位上師生起巨大的信心。最後上師開示:「你父親之所以能夠找到我,是因為他這輩子修了一個忍字。」並叮嚀:「你明天把事情處理之後,後天來參加我的施身法法會。」上師厲害!隔天確實是父親的告別式,2天後,我即代替父親參加上師的施身法超度法會。

胡權定(左1)幼年時的闔家照

在這之前,我和太太每週參加別的藏傳佛教教派所舉辦的法會已經持續2年了,我們知道有施身法,也聽過頗瓦法,然而離我們都很遙遠,也知道能夠修這樣大法的高人,不是法王、就是在山洞裡修行的大成就者,尤其是超度法,特別殊勝!我萬萬沒想到,這樣的大成就者竟然就在我眼前,我何其有幸可以碰得到!

參加施身法法會後,當週我隨即參加共修法會,聽聞了上師的開示,深刻感受到上師教法的殊勝,與過往聽聞的佛法完全不同,當下內心生起了無比的信心與激動,原來佛法完全可以運用在一般人的生活裡,學佛從此變得踏實,不再是那麼遙遠的事了!回到家裡,我馬上跟太太說:「找到了!找到了!就是這位上師,往後,我們不用再尋尋覓覓了!」週六,我隨即與太太至寶吉祥向上師頂禮並感恩上師為父親修法,在求見之前兩人還商量要以什麼理由祈求上師讓太太參加法會?後來,我想就以健康不佳為由吧!

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謝後,上師隨即問還有什麼事?我向上師報告:「太太一直都很瘦。」上師說:「瘦不是很好嗎?她這樣為你省下很多減肥瘦身的錢啊!」聽上師這樣講,我一時語塞,後來上師再問:「到底什麼事?」我於是向上師報告:「太太身體一直很不好。」上師要我太太將手伸出來,然後經過2秒鐘左右的時間,開示:「妳小的時候有一次在跟哥哥玩,被哥哥不小心從樓梯上推倒摔下來,撞到堅硬的東西,妳轉過來,在這裡。」上師用藤條指著太太的背後一處,說:「就像被人點了穴一樣,從此呢,心臟的氣血上不去,也下不來,只要風一吹就頭痛、容易感冒,月事一來,肚子就痛到不行,並且四肢冰冷,是不是這樣?」我跟太太隨即點頭如搗蒜。太太以前瘦得只有皮跟骨,只要風一吹,就會直嚷嚷說頭好痛、頭好痛!更誇張的是睡覺時她要全副武裝:頭要戴呢帽、身著大衣、穿長褲、手戴手套、腳踩襪套。我常納悶:一個人怎麼會虛成這樣?

隨後上師繼續開示:「不過,這是入世的說法,我另外給妳一個出世的說法,妳父母親曾經以動物作為買賣,如果有的話,那麼你們家裡的人心臟都不會好,妳來參加我的法會,累積了福報,有一天妳會遇到好的醫生,把妳的病治好!」原來,上師完全知道我們的心思,躲藏不了!

走出寶吉祥時,我心裡納悶岳父不是高中老師嗎?而岳母一直都沒工作。結果太太說,這位上師太厲害了,原來岳父曾經有1年的時間,圈養了豬、鴨與雞作為買賣,所以上師說的一點都沒錯,岳父、岳母做過心血管支架、大哥心臟二尖瓣膜脫垂。
太太除了參加法會,之後又進入集團工作,更是受到上師無微不至的照顧,她漸漸長肉了、壯了,也很少聽到她喊頭疼,睡覺時衣著也正常多了!原來,不僅為太太添福報的是上師;為太太治好病的好醫生也是上師!

參加共修法會約莫3、4週左右,上師開示到一半,話鋒一轉說:「有些人為了好照顧、方便,竟然把自己生病的父母親綁起來。」聽到這裡,我猛然一震,腰桿立刻坐直,因為父親往生前5年,住在家裡,為了避免他拔鼻胃管或脫掉衣物,我們延續醫護人員的做法,把父親的手綁在輪椅上,晚上休息時則綁在床緣。上師還開示:「那你試試,我也把你綁起來,不用久,一天就好,你若可以忍受,你就可以這樣對你的父母,還自以為孝順,離譜!」感恩上師,那一刻,我如坐針氈,體會到父親所受的苦,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也深刻地體會到,在這個是非顛倒、價值觀混淆的世代,再也找不到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慈悲無私指導弟子的上師了!

感恩上師為父親超度,由於父親的告別式是施身法法會前一天,因此父親大體入土在先,我未曾見過父親遺體的變化。經過了9年,母親叮嚀要依家族習慣為父親揀骨、納塔。因此找了一天清晨,我和弟弟至公墓為父親撿骨。當棺木打開,撿骨師將父親頭骨取出後,發現父親因為車禍撞擊而有一道很長且明顯的裂痕,一直由後腦勺經過梵穴到頭頂,當撿骨師將骨骸上沾染的泥土都刷乾淨後,在父親的頭骨上,赫然發現沿著裂痕的梵穴位置,有著對稱的兩個圓孔,圓滑透光、清晰明確,這就是上師救度父親往生淨土的明證。感恩佛菩薩這不可思議的安排,經過了9年後,仍然讓我們見證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與佛法的殊勝。上師為父親修法時,我還是個信眾,沒有供養,但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喜捨,沒有任何分別,就是把最好的都給眾生。而且我剛皈依時,什麼都麻煩上師,自私地消耗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的能量與健康。

胡權定的父親頭蓋骨出現工整的小圓孔,此為亡者得度的瑞相

2006年,養了12年的獒犬(名叫寶寶)突然不吃東西了,而且連續10天,連水都不喝,送去醫院打了針,還是不吃不喝,過了13天,太太心頭一急,當天傍晚就跑到寶吉祥求見上師。上師問什麼事?太太見到上師淚水不自主地落下說:「我們家的狗不吃東西10幾天了,而且看了醫生也沒好!」上師說:「給牠一顆甘露丸,讓牠早點走。」我們沒想到寶寶會來到這一刻,體會到自己總是用貪念來面對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唯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真正瞭解眾生的苦,希望眾生能夠離苦。

當天,我們擔心寶寶不吃甘露丸,於是很鄭重地告訴牠這是上師賜予的甘露丸,很珍貴!結果牠竟然一口就吞了,還配水服用,我才驚覺這隻狗像上師所說的一樣──懂行。2天後的早上,我要上班時,寶寶竟然擋在門口不讓我去上班,通常牠都會站起來讓開,那一天竟然動都不動。無可奈何之下,我和太太只好把牠拖離門口。早上10點左右,太太打電話告訴我寶寶走了。我趕回家,發現寶寶的眼睛是張開的,嘴巴不僅張開還齜牙咧嘴,而且已經僵硬,無法用手將牠嘴巴閉合。我撥電話請教師兄該怎麼處理?是不是一樣要為牠助唸?師兄說:「好吧,因為牠也是眾生嘛。」我和太太就一面觀想上師,一面為牠唸六字大明咒,約2個小時後,我們擦乾淚水,竟然發現牠嘴巴和眼睛都閉上了,全身柔軟,養牠12年來從沒見過牠這麼安詳過,而且似乎還在微笑。太太還問我:「牠是不是還沒往生,我們是不是搞錯了?」第2天,收狗屍體的人員發現寶寶全身柔軟,驚訝不已,說他做這行10幾年,從沒見過這樣的事。我和太太知道,這是因為得到慈悲上師加持的緣故。

2006年12月1日,我有幸跟隨上師到西藏謁見 永噶仁波切,卻在出發前一天,幫公司送文件給顧客,途中突然滂沱大雨,而且計程車司機就讓我在沒有騎樓的路邊下車,我因為站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而淋了雨。當時不以為意,只是沒想到,那一次的感冒、發燒遇上了高山反應,後果會這麼嚴重!

從成都飛到拉薩後,我就發現不對勁了!在機場準備拉車離開時,我推了一輛行李推車,並且將推車停放在我們要搭乘的那一輛遊覽車與旁邊的一輛小巴士之間,後來想不如將推車停在小巴士車頭前,方便上行李。結果推車才停下,就聽到這輛小巴士傳來一陣巨大的喇叭聲響,我一抬頭,是上師在車上猛按喇叭,並金剛怒目地用手指著我,我嚇得火速將推車拉回不影響小巴士的位置,趕緊上行李。被上師指正後,我發現自己許多的念頭夾雜擔心與複雜的情緒不斷湧現。但是,沒有多久,這些念頭就隨著高山反應所帶來的痛苦而平息了。

之後我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聲音沙啞、流鼻水、咳嗽、頭痛、胸悶、暈眩,每天幾乎無法入眠,好不容易睡了,到了清晨2點左右一定開始咳嗽,而且要用力咳到有血絲才甘願似的!

就這樣一直到了見 永噶仁波切的前一天傍晚,我發現身體竟僵硬到無法動彈,意識模糊,而且呼吸困難,痛苦萬分。我驚覺自己好像不行了,於是拚命地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怎麼都無法觀想出上師清楚的模樣。那一刻,我才思維到平常依賴上師,但其實對上師的信心根本不足。當下面對著上師無私的慈悲與諄諄教導,我心中感到非常慚愧,又想到自己這一生除了不斷讓父母親擔心、操煩外,什麼貢獻都沒有,內心充滿著自私與憎恨,同車的小姨子看我痛苦幫我刮痧,我卻仍然討厭她,我清楚了解到自己很惡,是個沒有善念又不懂得感恩的人。

頓時,有個念頭從我心裡冒出來:我要懺悔。當我心中冒出這句話時,神奇的事發生了──瞬間有兩道光,如子彈般快速地從我眉心射入,一束光是上師,另一束光則是阿奇佛母(曾有人問我怎麼知道是上師與護法?老實說我也不清楚,但我就是知道),當這2道光射入後,暖意從心中綻開,身體與四肢不再僵硬了,痛苦也減緩了許多。

我趕緊叫醒身旁的太太說:「我對不起上師,我走了以後,妳幫我把車賣掉,供養上師幫我求超度。我對不起媽媽,以後,希望她不要再那麼辛苦了,妳幫我好好孝順她。我對不起姊姊,她對我好,我還討厭她。謝謝妳無怨無悔地跟了我這麼久。」拉拉雜雜地說完、啜泣時,老婆問我:「你好了嗎?」我點點頭,老婆就又昏睡過去了,我才瞭解其實大家都很不舒服。就這樣又再經過10幾個小時的車程,在隔天的中午,終於見到 永噶仁波切了。而之後還能回到梯寺,爬上阿奇佛母的關房,走完整個行程,我知道,這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護法的救度與加持。

以上我所說的不過是尊貴的上師救度與幫助我們家人的一部分內容,同時我也懺悔自己至今仍然是個在六道中流轉輪迴的遊子,並祈求在座諸位此生都能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好學佛,往生淨土,不再輪迴。再次感恩上師、法王與諸佛菩薩,並祈願上師貴體勝妙康、長久住世、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派永流傳。

胡權定(左)與弟弟胡修瑀感恩上師慈悲教導

皈依弟子 第七組 胡權定 恭撰
2015年10月11日
修校2019年5月29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2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