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遠隔千里,不曾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已得幫助

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我有福報與大家分享。我來自大陸浙江溫州,於2015年7月26日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與大家分享為何要從大陸來到臺灣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為何要跟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說起來真的非常殊勝,在我還沒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第三組有位師兄與我是多年的至交,會跟我分享一些事蹟,也會分享相識師兄一家的事蹟。我會看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網站,也會有一些問題請教師兄,但卻沒有很深的概念。當時我到臺灣來不是自由行,也因為跟團不能在下午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只是聽分享、看網站。直到去年有一天,凌晨時我突然夢到一道光閃過,有一位非常慈祥的長者來摸我的頭,跟我講:「妳只管大膽地去。」

我醒了後,打電話給師兄,當時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名都沒記住,雖然有看網站,但我不懂。我告訴好友師兄:「我夢到你的上師。」師兄當時就哭了,問我夢中是什麼狀況。我說有一位長者非常慈祥地摸我的頭,讓我只管往前走。為什麼讓我大膽往前走,因為那時我的眼睛長了一個東西,一直拖著不敢去動手術。醫生告訴我打麻醉的時候會有很大的針,要將眼皮翻過來戳進去打麻醉,我不敢,覺得很怕,所以就一直拖。我的醫生朋友告訴我可以拖,在表面看起來還不是很腫大時,可以接受的情況下就拖,但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病變,病毒是長期存在的。

那天我夢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醒來時眼睛就腫得很大。到了醫院,醫生說我必須動手術。師兄說:「去吧!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加持你。」那天到手術室時,我真的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摸我的頭,給我加持。別人的手術費時40分鐘到1個小時,但是我的朋友在外面等我時,看我出來覺得很奇怪,怎麼打完麻醉就出來,因為整個手術只花了不到20分鐘。朋友們問我:「你做了嗎?」我那時也傻傻地,不確定自己的手術是否有成功,因為在過程中沒有任何疼痛。醫生要我坐在那裡,因為手術後要觀察有沒有出血或各種情況,於是我坐在外面等了半個小時,後來醫生過來把我的紗布拆開,就在那裡討論說這個人很奇怪,一點血都沒有。醫生把我的眼皮翻起來看,因為開刀後會有疤痕,但她說:「這個人好奇怪,又不出血,又沒有疤痕。」就叫我回去,也不用開藥或服藥、擦眼藥膏。

我的朋友都覺得很奇怪,因為來的時候眼睛腫得像桂圓,現在都好了,而且本來以為手術要40分鐘,還想下樓買點東西吃,還沒下樓我就出來,而且都好了。後來我慢慢地看網站,聽師兄講,才知道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加持我。我從未到過臺灣求見過上師,更談不上供養,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我隔那麼遠的距離,居然能夠加持我、幫我,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很殊勝。相隔這麼遠,都還沒有求見,就已經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楊玲瑜進行了眼睛腫物的切除手術。

那個時候我一直在想,能不能來見到心目中最尊敬的長者與上師,怎奈家鄉沒有自由行,我一直來不了。我報名好幾次法會,包括尼泊爾、日本,每一次都因為不是弟子就不能參加。每一次很開心聽到問要不要報名,都去報名,後來好友師兄都很遺憾地告訴我不能去,因為我還不是弟子。我自己一定要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然後成為弟子,每次都這麼說,也告訴師兄今年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與師兄成為金剛同修,師兄都會說:「會的啦!會的啦!」

突然很奇怪的一件事情發生了,因為我的家鄉不是省會也不是直轄市,居然開通自由行了,可以自由來了。我就開始辦手續,因為有兩道手續,一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放行的手續,一邊是臺灣接受的手續,稱為入臺證。我拿到證件與到達臺灣之間差距不到24小時,真的很開心。好友師兄因為怕我第一次來不懂,兩個人約好搭最近的飛機連夜飛來臺灣,好友師兄從上海飛,我則從溫州飛。

我不斷分享,到了臺灣見到其他師兄也分享,每講一次都會很感動、會哭、會很感恩上師。我一直在想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有福報,這麼幸運,然後突然想到一個細節。去年某一天,我看到好友師兄在房間中安置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我不懂儀軌,連三頂禮都不懂,只是看到就很開心地跑過去,對著法照鞠躬。我想自己只是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鞠躬,仁欽多吉仁波切隔著那麼遠,真的是千山萬水,卻仍然給我加持與幫助。

雖然是很小的手術,但是那種感覺與感受,我覺得自己所表達的言語都是蒼白的,無法完全道盡。很多事情在科學上無法解釋,我只是聽其他師兄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蹟,但是真的是怎麼樣,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是據實實修的大修行者,但是我講不出這種感受。

4位大陸的皈依弟子合影,由右而左依序為:楊玲瑜、鄭蓓蓓、鄭曦、周小緯。

我在家鄉有3位師兄,每個星期都會聚會,也都會分享網站上看到的行程日誌、度眾事蹟,就是很殊勝、很開心地分享。昨天飛到臺北時,一位組長師兄告訴我第一組有組聚,剛開始我聽不懂什麼是組聚,後來說是組裡的師兄聚在一起分享,就一起過去聽分享。

我在家鄉的情況,可能在臺北的師兄不能感受到。有位師兄因為生意的關係會到大陸來,會幫我們請一些普洱茶與供香,我看著包裹都會開心好幾天,都會覺得自己很幸運。現在我那邊開通自由行,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手續每次都很順利,沒有被拒過,還能如期參加一些大的法會,我真的很感恩,每次都是想著要再回臺灣。

再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在6月5日來臺北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得皈依,誰都不知道何時有皈依法會。因為是暑假期間,至少要2個月才能排期,我6月中旬回去開始辦證件,7月20日時我跟一位在移民署的同學提到7月底要回臺灣,同學跟我說不可能排到的,7、8月是暑期,這麼忙,已經排到9月了,說我最快8月20日可以來。不知為什麼,我告訴同學不行,7月底一定要拿到,問同學有沒有辦法。她說有辦法,就是辦加急,一天200元人民幣。我說可以,無論多少錢,都要7月底以前拿到,當時不知為何跳出來一個數字,我就說要7月25日拿到。同學告訴我7月25日不可能的,8月25日還差不多。

我在7月初就訂了7月24日飛臺北的機票,訂了房間,但是告訴旅行社人員我還沒有入臺證,不一定能到,但是房間先訂,航班也已經訂了。旅行社人員說我沒有入臺證,訂房間與機票做什麼?我告訴她,自己就是要來。我打電話給移民署的同學,表示自己會在7月24日拖著行李去機場,如果同學拿到入臺證,就將電子版入臺證email給我,如果沒有,我就拖著行李再回去。同學告訴我不用去了,一般是拿不到的。我問同學加急最快要多久,同學說就算給錢最多加急10天,也就是2000元人民幣,約1萬元新臺幣,可能8月10日能拿到。

我那時行李都整理好了,結果7月23日同學發了一個檔給我,直說這是不可能的,為什麼今天會拿到入臺證。我也很懷疑,直到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入臺證上才相信。我本來不知道那天是皈依法會,後來知道那天是皈依法會,那種高興是沒辦法形容的。我之所以7月25日一定要來,是因為知道有西藏的朝聖團,我要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面求,我一定要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大慈大悲,都知道我每天對著壇城求,在我沒有拿到入臺證來臺灣之前,就通知我可以參加西藏的朝聖團,因為我還沒有正式皈依。當時我的心情是講不出來的,在家鄉的幾個師兄都抱在一起跳,都說很難得會求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有這樣的幸運,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西藏去參加殊勝的法會。

西藏的過程我不想贅述,因為看到網站上有很多師兄分享過,但是我想講一點。在大陸都知道,藏民族有一個傳統,就是此生能看一眼大修行者,7世都不會墮入三惡道。有到西藏的師兄都知道前往直貢梯寺當天看到很多藏民,大家一早6點坐車,到了直貢梯寺時,已經有藏民領著小孩子走路到達。我一直在想,藏民是幾點開始走的,因為坐車都坐了4個多小時,有些師兄到了還說很辛苦,我覺得大不敬,這樣有什麼辛苦?其他師兄我不敢講,但家鄉的師兄,我就會用土話跟他們講有什麼辛苦,只是坐車。而且有些師兄講,大家只是買張機票就可以跟著大修行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起,我還想自己哪有買機票,只是登記報名,機票都不是自己買的。藏民真的都是一路一叩一拜,一直拜到祖寺。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大慈大悲,其實藏民看到大修行者就很有福報,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還會加持、幫助,還接見信眾,讓我很感動。我在想這些也是很有福報的藏民,在大陸連漢人都會去西藏,如果見到大修行者,也是很有福報的事情。藏民更有甚者,因為他們是祖祖輩輩延傳下來的習俗,認為能夠見到就是今生的福報。大家還能跟著,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跟大家一起用餐,讓大家能夠親近上師。
大家想想,我在溫州,離這邊千山萬水,只是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一拜,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加持我、幫助我,這是醫學上無法解釋的。當時我在等的時候很緊張,因為同樣是長針眼,有些是大人、小孩,都是痛得講不出話來,快暈倒的樣子。我也很感謝好友師兄,因為好友師兄發短訊給我,告訴我不要怕,這是我的債,早還早好,要我一定要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與幫助。

我進手術室時,因為很痛一定會亂動,所以就像精神病院有張大的毯子將我包起來。護士一直告訴我不要動,但是會很痛,要我真的不要動,所以當時有人按著我,真的像是精神病院的情況。過程中我真的不曉得自己好了沒,因為一點疼痛都沒有,但是真的有一道光過來,然後摸我的頭就不痛。而且去複查時,醫生說我不用再來,也不用塗藥膏,因為眼睛翻開來已經找不到傷口,所以不用有任何注意事項,都很好。有很多事情解釋不出來,但我自己什麼都沒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這樣加持我。當時,我連頂禮都不懂,更談不上供養,真的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楊玲瑜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願力遍滿虛空,上師的加持無所不在。

我覺得自己心裡想的都會給,只要祈求。我總共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三次,第一次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叫我去登記,我心裡想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滿我的願。第二次是求去西藏,第三次是昨天,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辛苦,不但同意我求法名、法本、法帶,還賜予我工作上的開示。我心想自己如果早幾年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人生就能早點重新開始,但現在總算是求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有這樣的因緣福報能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真的很難得。這樣的上師更是難遇,大家在這末法時代,能夠跟著大修行者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一定要珍惜累世積累的因緣與福報,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次第學法,真正做到解脫生死、不再輪迴。

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幫助過我的師兄,讓我能分享自己的心得、感受與經過。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利益更多有情,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皈依弟子 第五組 楊玲瑜 恭撰
2015年9月27日
修校2017年4月23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4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