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慈悲的化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諸佛菩薩、阿奇佛母,弟子是第五組的簡素鑾,法名慧對卓瑪,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我機會分享上師幫助我和家人的事蹟。

2006年由於同事師兄的引薦,我第一次參加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此後每年皆參加,但是並不知道法會的殊勝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力及加持力。

我從小身體就不好,感冒幾乎不曾完全好,吃藥幾乎跟吃飯一樣成為生活的一部分。2009年7月有一天早上起床,我左邊的臉突然垮下來沒有知覺不能動,嘴闔不起來,也不太能講話,經醫生診斷是顏面神經麻痺。顏面神經麻痺治療的黃金期約為發病後一至三星期,過了黃金期沒有治好,神經要修復好的機率很微小,而我看過很多醫生,經過中西醫的電療、針灸等療程過了一個多月左臉仍無知覺。當時我內心很慌,開始到廟裡求籤,及尋求道士收驚、乩童驅趕惡靈惡鬼等祭解方式,可是麻痺的左臉仍舊沒有知覺,一點也沒有好轉。

因為內心急躁不安,我開始有焦慮症,雖然我一再告訴自己要接受一切,但是內心卻無法停止焦慮。就在快要崩潰時,有一天我在家裡求觀世音菩薩安住我的心時,突然生起一個想法,應該去求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於是我先打電話報名並前往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我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什麼事?我回答:顏面神經麻痺,沒有知覺。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我伸出左手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右手放在離我左手10公分上方,當時有一股強烈的暖流從我的左手心流向麻痺的左臉。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我,顏面神經麻痺是因為前一陣子跟同事去吃海鮮中毒引起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信眾

當時愚痴的我,對尊貴的 上師沒有一點恭敬心,內心一直在想有嗎?我對海鮮過敏,平時吃得很少,是哪一次?走出大門時,我心裡還想著剛剛怎麼忘記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我、加持我,那我下星期還要再來。殊不知大修行者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是加持,回家後第二天晚上用熱毛巾熱敷時,我才驚覺已經好幾個月沒有知覺的左臉開始有知覺而且可以動。約過了一個月就好一大半。若不是親身經歷顏面神經麻痺,醫生說無藥可救,內心絕望,走投無路下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顏面神經好了、焦慮症也不見了,一向只相信科學,自以為是、狂妄自大的我,哪裡會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力及佛法的殊勝?感謝這個病,更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剛強難調伏的我的殊勝教法,開啟我學佛的因緣。

簡素鑾顏面神經麻痹診斷紀錄

雖自2010年求得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當信眾,但是由於先生信仰其他宗教,哥哥、姊姊是其他教派的,自以為避免家人吵架,不敢跟家人明說每週日一定要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常常藉口有約會或上課,而偷偷參加法會。由於求皈依須先生同意,每當跟先生表示自己想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先生總是說,想清楚再說等等推託之詞,於是我自己就猶豫了。2013年,仁欽多吉仁波切於大年初一及初二舉辦法會,一聽到這個訊息內心很歡喜而馬上報名。我回家跟先生說初一初二要參加法會,先生很生氣說:媽媽平時不跟我們住在一起,只有過年來住幾天,妳就故意不在家不煮飯給老人家吃,妳這個媳婦怎麼當?接下來數落了我一番,儘管我提出家庭聚會可以改初三或初四等等因應方式,先生仍舊很生氣說,如果我執意要如此,後果自行負責。

當時想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天開示,學佛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要像少女的頭髮被火燒到、急著撲滅一樣地積極,我就回答說:學佛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其他的事明天再說。當晚先生一夜輾轉難眠,第二天一早他告訴我,他作了一個夢,夢見佛菩薩的照片、法輪轉動的場景及我們初二回娘家。原本娘家很黑暗,媽媽及哥哥、姊姊臉色很差,後來我們回到家,我們的頭頂上有光,光很快照亮整個家,他覺得佛菩薩很不可思議,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一定對我的娘家有幫助。之後,我說要參加法會,他就不再反對。這次讓我體認到,只要對上師有信心,上師及諸佛菩薩會掃除一切學佛的障礙,我懺悔之前一直因為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信心、不知感恩,從未於家人面前讚揚上師的功德,沒有修改自己的行為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所以家人才會誤會如此清淨的道場,才有這麼多障礙。我在道場當3年的信眾後,才有福報因緣得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下來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我母親的經過。我的母親左腳靜脈曲張、血壓不穩,常常進出醫院,母親常常擔心害怕地說自己日子不多,快要死了。我原本想帶母親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母親總是不願意。有一天我夢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我娘家的空中,好像要幫母親供養佛菩薩。夢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修法時好像缺一樣東西,所以儀式沒有完成,隨即我便醒來,但不知如何是好。

當週有位師兄分享,因為珠寶而改變原本與多年未聯絡的母親及女兒之間冷淡的親子關係,當時我便決定要請一樣珠寶。隔天,我訂製了要給媽媽的珠寶,母親收到珠寶後一直戴在身上。2013年5月有一天母親血壓不穩、身體不適,到醫院掛急診,在急救過程中珠寶項鍊掉了,但是沒幾天母親平安出院,醫生表示血壓不穩很可能是左腳靜脈曲張造成的,可以開刀治療,但因為媽媽年紀大,要看身體狀況再決定可否開刀。

母親在6月3日參加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上師供養法時,母親離開會場去洗手間,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當時離開的信眾,並開示此時會去上廁所的信眾業障重。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之後,母親於參加法會後三天到醫院回診,醫生表示母親身體狀況良好適合開刀。當日開刀順利,開刀後母親多年的靜脈曲張導致血壓不穩、走路困難等毛病痊癒,不再困擾母親。如果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八十歲的母親不可能好好地活著而且可以自己打理生活。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幫助眾生所用的方便法門,我感到不可思議,同時也感恩上師給予我全方位的加持,讓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安心學佛。

我要懺悔自己小時候家裡務農,犁田翻土、噴灑農藥,傷害眾生;用蛋殼做陷阱誘蛇殺蛇;家裡養豬,賣給屠宰場賺錢,只為自己的利益傷害眾生,為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還吃過無數的眾生;高中時批評出家眾不事生產、頂撞師長;讀大學時考試作弊;打工時拿不該拿的佣金,晚上兼差賺外快,耽誤白天工作;用上班的時間作股票;拿公司的文具回家;用公司的影印機印私人的資料,惡口批評同事等等一切惡行惡言惡意,這一切我皆懺悔,接受一切果報並懺悔永不再犯。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我當弟子,教導世間最珍貴的佛法,開啟我的法身慧命。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誓願依教奉行、止惡行善、全力以赴,珍惜這殊勝的因緣,將上師開示的佛法牢牢記住並「依教奉行」,以報答上師恩、佛恩及父母恩。願眾生皆能得到佛菩薩教導,學習正法,止惡行善斷輪迴,往生淨土。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利益更多有情眾生、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

簡素鑾感恩上師慈悲教導

皈依弟子 第五組 簡素鑾 恭撰
2015年3月22日
修校2019年4月17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11 月 0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