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大無畏的勇者——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諸佛菩薩、阿奇佛母!各位大德及各位師兄大家好!我是第六組徐淯萱,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機會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與救度全家人的事蹟。

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16年了,也許有些師兄會認為我很有福報,能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16年,但是,我覺得並不是我有福報,而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知道每個眾生、每個弟子的苦。是我需要佛法,所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趕我走、沒有捨棄我,讓我能繼續留在道場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聞佛法、累積福報,讓我在這世能有機會離苦得樂,斷輪迴的苦。

自皈依以來,我們家包括我在內只有4個人,就欠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4條命。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跟我說,若我沒有跟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我這條命早就沒有了。

剛皈依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授四加行的大禮拜,我才做了5天就住院5天,原因是有一顆蛀牙造成半邊臉蜂窩性組織炎。出院後我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說:很好。我第一次求見時額頭發黑,這種現象就是癌症的現象,有可能是肝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我相信做大禮拜是很好的,所以肝癌的病毒藉由這次的蜂窩性組織炎發了出來,這只是花報而已。那次的病讓我還了一大筆,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機會禮佛做大禮拜,我可能早就死了,因為我跟弟弟是雙胞胎,而他在36歲那年因舌癌過世。我相信這是有關連性的,雙胞胎的基因本來就比較接近,若不是一直都跟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學佛及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福報的庇蔭,我是活不到現在的。

我們欠的第2條命是我的弟弟,弟弟是舌癌往生的。弟弟發病時,我曾帶弟弟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淡淡地對弟弟說:「你是肉吃太多了,你若想要減輕病苦,就只要做兩件事。第一吃素,第二每週法會都到,我保證你的病苦會減輕。」其實這是很簡單的兩件事,但一般人都會想:醫師說我只要開刀就會好,而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我吃素跟學佛,我要相信醫師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呢?於是弟弟開始猶豫了,慈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說:「你考慮清楚再過來見我。但如果你選擇開刀,開了可能馬上又長出來,只要開3次,就很難再幫你。」其實我心裡很清楚,要救弟弟的命就這麼簡單,聽話就好,但是弟弟選擇相信醫師。結果真的如同上師所預言的,我弟弟開了3次刀,而且每次開刀完不久癌細胞便又長出來。第1次是切除舌頭上潰爛的癌細胞,之後不到1個月又長出來,接著電療2個月;第2次是將整個舌頭切除,換上人工舌頭並氣切,不能說話,但第4天人工舌頭便壞死,手術失敗;第3次是因人工舌頭失敗再進手術室通血管,所以當開到第3次時,弟弟已被折磨到不成人形了。

弟弟生病後都是由我照顧,然而無論我多堅強,也沒有辦法看到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進出手術室,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樣子。那時我很難過,因為我沒有智慧、沒有能力說服弟弟相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助他,任憑他不斷地傷害自己,而我卻無能為力。

第3次手術後,弟弟整個頭因水腫變得很大,看到他在恢復室裡的樣子,我痛苦萬分,覺得自己再也沒有辦法承受這種壓力,不能讓他再這樣傷害自己,於是我求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弟弟,當場就被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聲呵責,並說:你就是不相信你弟弟會死,就是因為你也不相信我,所以你弟弟才會變成這樣。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到醫院加持弟弟。事後弟弟透過寫字告訴我: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時,當下他完全不痛,而且身體感到輕盈,他看到一大片綠色的草地,感覺很舒服。這是他生病以來,第一次感到身體是舒服的。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讓弟弟在最後那段時間接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度。加持完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你弟弟這輩子是沒有因緣到阿彌陀佛那邊去了,他的業很重,能投胎到人道已經不錯了,因為你弟弟沒有懺悔心,所以死前會很痛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說:弟弟是不是有拿掉一個孩子?是男生,他就站在病床旁邊。我回想了一下,表示有。我記得以前曾經聽弟媳說:「懷孕了,但不想生下這個孩子。」雖然當時我極力反對,希望弟媳能將孩子生下來,最終弟媳還是將孩子拿掉。那孩子一直跟在弟弟身邊,所以連這個未出世的孩子都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厲害,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來加持弟弟,所以這孩子也來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

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說,鬼眾比弟子們還要識貨,由這件事來看真的是如此,亡者知道只有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幫助他離苦得樂。當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弟弟是否有2、3筆對方已付錢的生意,但還沒有交貨,並交代趕快通知公司出貨給對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弟弟工作上的事都先做好安排。

弟弟身體稍好後,我帶弟弟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寫了一封懺悔的信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弟弟參加殊勝的施身法法會,讓弟弟快速累積福報不墮惡道,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施身法法會前把我叫去,開示了一段話說:等一下我會把你弟弟抬到壇城前面躺著,用他的身體供養諸佛菩薩及六道眾生,讓他能快速累積福報、不墮惡道,另外你弟弟參加完施身法法會後,很快就會走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年邁的父母無法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特別囑咐我好好地照顧兩位老人家。在臺灣有很多山頭,很多有名的名師,當他們的弟子有事、有難時,可以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地照顧弟子嗎?可以在弟子們最痛苦無助時伸出雙手幫助嗎?我很肯定地認為,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做得到。

我弟弟在參加完施身法法會後就不再痛了,再也不想做任何手術。由此可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施身法是多麼殊勝,當冤親債主被超拔走後,就不會再傷害身體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醫院加持弟弟時,我曾跟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到弟弟想回家。施身法法會後,在8月8日母親生日那天,弟弟表示想回家看看父母,原本我想跟醫師請假,結果醫師卻要弟弟直接出院回家,於是弟弟順利回家看父母。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滿弟弟的願,8月7日那天弟弟回家跟父親說了很多話,彷彿在交代後事一般,但一切看來都很好。

8月8日那天是星期日,當我參加完法會後,母親打電話告訴我弟弟走了。這一切就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預言的一模一樣,如果弟弟願意相信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吃素、參加法會,就不用經歷這麼多手術的折磨,也相信癌症一旦動了手術就會迅速擴散,隱藏在體內的器官可能很難界定,但是我弟弟的癌細胞就長在舌頭上,可以很明顯看到,就連做個切片,舌頭上的潰爛部位就立刻變大,這就是癌細胞擴散的最佳證明。我親眼看到動手術絕對不是最好的結果,在道場也有很多的師兄聽話,吃素並參加法會,最重要的是相信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的甚至癌細胞都不見了,痊癒的大有人在,大家要相信,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依歸。

第3條命是我的父親,父親得的是肺癌,當時已84歲,經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後,到往生前都沒有吃過一顆抗癌藥,既不痛也不喘。法醫來家裡驗大體、開立死亡證明時,也覺得不可思議,父親根本不像癌症的病人。父親往生後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得生淨土,臉色光亮、面容祥和,8小時後梵穴溫熱,種種不可思議的瑞相,再再顯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位無與倫比的修行者。能讓癌症的病人沒有痛苦地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讓眷屬不用承受那麼大的精神壓力及失去至親的苦,這些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做得到。

第4條命是我的母親,母親在今年1月3日往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加持,讓不信佛、也不願吃素的母親離苦得樂。我母親生前是一位不信佛法、一定要吃肉的人,因此常告訴我:你去參加法會就好,不要叫我去,你吃素就好,不要叫我吃。所以我常常看著母親吃著傷害自己身體的食物時,心裡很難過,也常因這個原因起口角,但仍無法阻止母親繼續傷害自己。

我母親身體很不好,舉凡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氣喘、肺纖維化等她都有。糖尿病控制得很差,也常感冒,只要一感冒一定會肺發炎,就要住院;只要一打抗生素,血糖就飆高,所以一年進出醫院至少2至3次,每次出院後就需要很長的時間復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護,讓母親每次都能平安度過。去年11月底的一個週日,我回臺北,母親表示身體不太舒服,當時母親不想去醫院檢查,想再觀察一兩天。當天晚上我就夢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一個很大的禮堂,站在很高的地方,只要師兄進去,都會跟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我一進禮堂也向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接著馬上轉換另一個場景,師兄跪在大馬路上,雖然沒有看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卻知道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方向,於是我跟一位師兄在大馬路上朝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方向頂禮,接著就醒來了。

隔沒多久我接到姪子打電話來說我母親身體不舒服要去醫院,於是我立刻請假北上到醫院。檢查發現,母親血液裡有一種從心臟流出來的酵素,醫師判定是心肌梗塞,立刻就將母親送到加護病房。當我到加護病房時,看到母親根本不像是心肌梗塞的病人,好好地坐在病床上跟著我說話,我相信,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報庇蔭,母親怎麼可能會沒有任何不舒服呢?甚至有可能在睡夢中就走了。我想起之前所做的夢,何嘗不是一種加持呢?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隔天醫師為母親做導管,在做導管時請我進去看心血管堵塞的情形,有3條血管能流的血量的空間如針一般的細,若在急診時檢查的醫師沒有即時發現,可能再過幾天就全堵住了。隔天母親就裝了3根支架,一星期後順利出院,因每次出院我就一定會把母親接到家裡面住,一方面可以好好照顧她,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她吃素,每次生病大概一個月左右我母親就會恢復,並吵著要回臺北,但這次生病恢復的狀況並不是很好,有時會喘,腳也水腫,吃東西也愈來愈少。一個月後剛好是元旦假期,因為母親要求,我就帶著母親回臺北,那週剛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長壽佛的法會,因為母親身體不好,我就觀想母親一同來參加殊勝的長壽佛法會。

隔天母親就沒有辦法起床,也吃不下東西,所以我便帶母親回臺中休養,回去的那天,母親突然不能走路,但並沒有不舒服,我問母親要不要去醫院,母親說不用、再看看。但我心裡總是覺得母親的狀況不是很好,於是趕緊拿了不動明王火供法會的相本,因為裡面的第一頁有兩張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很大、很清楚。我母親年紀大了眼力不太好,而這兩張法照可以很清楚地讓母親看見。我跟母親說:這是我們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您要記得 仁波切的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您的,母親也點點頭表示好。說也奇怪,以前我若這樣跟母親說,母親一定不會相信,可是那天晚上母親看了很久,好似在跟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話,第二天早上我去母親的房間發現母親坐在地上,母親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坐在地上,於是我扶起母親休息。這時我看到母親渙散的眼神,直覺真的不對勁,於是打電話到古董店報名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是星期一,要等到星期六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很多天,當時我心裡很慌張,就趕緊到佛堂對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母親,讓母親不要受苦。

當天在母親房間外面,我聞到檀香的味道,但我並沒有點檀香,而且在我做大禮拜時我真的感覺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加持母親。當時我在做大禮拜時真的是痛哭流涕,除了感恩之外,真的再也沒有辦法用任何的言語表達出我心裡的感激,頓時覺得得到了很大的依靠,心裡再也不會覺得慌亂了,就如同在大海裡找到一棵浮木一般。

下午我的母親醒過來,我餵母親喝了點湯,並趁外面有太陽,帶母親出去走走。那天下午母親的精神很好,我推著輪椅在外面走了快一個小時,母親說累了要回家睡覺,這一睡直到晚上10點多,我再叫母親起床喝點湯。我又再次拿了相本出來,跟母親說:您一定要記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他會幫助您的,母親很吃力地點點頭說好。我也再次問母親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要去醫院嗎?母親回答說不用了,去醫院醫師也不過就叫我住院。我心想也好,不要再去折騰她老人家了,第2天(星期二)我母親就沒有醒來過,只是一直很用力地呼吸,我站在母親的床邊無能為力,心裡很難過也很焦急,就想起小時候家裡養雞,母親殺雞的情景,從雞的喉嚨割一刀放完血,讓雞奄奄一息。當時無知的我還在旁邊觀看,現在學佛後才知道因果的可怕而感到非常懺悔,想起母親這一生為氣喘病所苦,都是因為殺業,所以該還的還是要還的。

當天中午我將客廳的燈都關掉,坐在沙發上,突然感覺眼角有光,我轉身一看,放在沙發上端的不動明王火供的相本封面上的那一排金字竟然在發光,當時我沒開燈。看到那個場景我非常的歡喜及感恩,感恩金剛上師所給予我們的都是寶,連不動明王火供法會的相本都能安定我這顆急迫的心,也能讓一位沒有學佛、即將往生的母親能對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產生恭敬心,再再示現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只有以利益眾生的方向去考慮,完全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利益考量。

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眾生的苦,雖然在母親往生前沒有求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都在,我知道只要相信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了,一切都交給佛菩薩吧!

當晚12點睡覺,通常剛睡時都會睡得比較沉,可能要到2、3點才會醒過來,但那天我睡了一個多小時就醒來了,我去房間看了一下母親,覺得母親的呼吸已沒有那麼用力,再過半小時再去看時只覺得母親只有頭在動,我就趕緊去佛堂拿甘露丸,並向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母親可能要走了,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等我下樓後,我看到母親已沒有呼吸了,趕緊將甘露丸放到母親嘴裡,母親完全沒有受到任何的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及安排,不得不令人讚歎。

母親往生時就像是睡著一樣,沒有一絲絲痛苦樣子,也沒有屍斑。我依然拿著不動明王火供法會相本,第一頁裡面有一張法照很像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幫人加持時的法相,我看著那張法照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母親,並持誦六字大明咒,大約半小時後我心裡就產生了很大的歡喜心,心更安定地觀想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繼續持咒,5個小時後我試著摸母親的額頭,額頭很冰,再摸梵穴是溫的,心裡非常地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8個小時後,我的姊姊及姪子的太太和我一起幫母親換衣服,我讓她們摸母親的梵穴,還是溫的,她們都覺得不可思議,母親的身體也是溫的,我告訴她們這都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超度,母親才會有如此的瑞相。

星期六我去求見並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母親的瑞相,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把明天法會功德迴向給母親就可以了。母親火化後頭蓋骨上面有一個很明顯的洞,這表示母親已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拔到淨土了。連葬儀社的人都知道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厲害,火化完後他們都會先找到頭蓋骨上面的洞在哪裡,因為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超度法門才能有此瑞相。

在母親往生前一個月裡,我每隔幾天就會夢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現在回想起來,這都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否則以母親的業力及我這不成材的弟子,我母親是沒有福報可以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超度,也不會重報輕受、沒有痛苦地往生的。

我要懺悔,母親往生時正好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去南部超度20萬棵樹之後,當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的身體已經非常不舒服了,還要為了母親的事情雪上加霜,即使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違和,依舊每週六接見信眾及每週日持續修法,做弟子的竟然完全看不出來。由此可知,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定力是多麼地不可思議,而一位出家弟子也很讚歎地說,若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上的不舒服轉到我們身上,可能早就躺在床上無法動彈,奄奄一息了,怎麼可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修法及接見信眾、幫助信眾。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不要命地利益眾生,看在所有弟子的眼裡非常地不捨及心疼,尤其是上次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時,聽到上師那微弱的聲音,我當下痛哭流涕。我心裡非常害怕就這樣失去了上師,但也讓我心生很大的恭敬心,因為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可以為了利益眾生連命都不要,而且是真正地示現給所有的弟子及參加法會的大德看到,這才是真正的大無畏修行者。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慧誠師告訴大家,上師是無常的。我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十多年來,上師常說人生無常。我真的看到很多無常,甚至包括自己的親人離去,我都知道那是無常,但從來就沒有想過上師是無常。

當我聽到這句話時,非常的震撼,因為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我的心裡是永遠的強者,是那棵永遠不會倒的大樹,也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16年來我經歷了那麼多的生離死別,都是因為有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靠,才能勇敢地面對一切。經歷了這次的事情後,我覺得不能再如此地依賴上師,不能再這樣消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量,就如同上師的開示,觀世音菩薩都要自己唸自己的聖號,因為他要自己保佑自己。弟子們也一樣,自己要好好地如實修行,這樣當遇到任何事情,至少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而不只是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我們,讓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利益更多的眾生。

最後我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兩句話與師兄共勉:學佛困難是因為不信佛,如實修行就是依教奉行。所以相信上師跟聽上師的話其實是最簡單,但也是最困難的。最後祈求諸佛菩薩能繼續護持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常住於世。

皈依弟子 第六組 徐淯萱 恭撰
2015年3月29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7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