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感恩上師超度我男朋友的經過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諸佛菩薩、阿奇佛母!我是第五組白宥炘,於2014年7月20日皈依,有幸能在這裡分享我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緣和上師幫助我與男友的經過。2011年,因為一瓶中藥膏的關係,我結識了一位師兄,這位師兄非常誠懇地介紹中藥膏的用途及珍貴之處。中藥膏是精選上等天然藥材所製成,對治療皮膚的各種疾病特別有效,於是我便買了一瓶。我從事服飾業批發,常常要搬東西、打包貨品,一不小心就會閃到腰,痛則一個星期不會好。有了這瓶中藥膏,讓我舒坦很多,而且當天就有療效。此外,我睡覺時常常小腿會抖動,自己都不自覺,是經由別人口中才知道。小的時候,我告訴媽媽這種情況,媽媽說那是我在拉筋、長高,可是直到現在我已經成年了,小腿還會這樣。有一天,我在小腿塗上中藥膏,結果,小腿抖動的毛病竟然好了,我現在是中藥膏的愛用者及受益者。

當時師兄不僅介紹中藥膏,還經常讚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與救拔眾生的事蹟,我每次聆聽,都讚歎不已,更覺得不可思議,有如神話般的力量,這是真的嗎?總是令我好奇,在這期間我也多次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更瞭解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眾生的願力是真實不虛、一點都不馬虎,參加法會的人非常多,超過2萬人,現場隆重莊嚴,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眾生。令我記憶深刻的還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又很辛勞地站在電動車上揮灑吸滿甘露水的吉祥草加持在場所有眾生,我深感全天下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這樣不要命地幫眾生,讓我非常欽佩與讚歎。

我的男友平常都有在運動,身體強健,某天突然覺得胸口隱隱作痛,之後又多次發作,於是到臺北知名的大型醫院檢查,一週後醫生告知是血管阻塞,需要裝支架,醫生說是小手術,無需害怕,便擇日進行手術。手術進行到一半,因家族遺傳,血管太細,沒辦法裝支架。但是,男友身體的不適卻與日俱增,於是在我的勸說下,男友接受醫生的建議,從自體大腿的內側切一段血管接到心臟。我認為以男友的體格,日後作復健是沒問題的,而且永無後患。

手術當天早上,男友準備就緒,還叫我別擔心,很快就會出手術房。但是,手術漫長已逾中午,當醫生一走出手術房,從醫生臉上僵硬的表情,我知道手術失敗了。由於男友患有糖尿病,因傷口不易癒合所引發的敗血症,躺在病床上動也不動,且血流不止,只靠著葉克膜維持心跳。這時我突然想到那位師兄,於是便打電話告訴師兄詳細經過,沒多久師兄便送來甘露水和《快樂與痛苦》一書。我讓男友服下甘露水,並指著書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男友看,同時在耳邊一再叮嚀:這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幫助你,你要跟好。於是,我看到昏迷中的男友流下眼淚。由於仰賴葉克膜呼吸,造成許多器官衰竭,男友終究還是走了。

第二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師兄建議我可以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男友。於是我趕快前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跪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我的眼淚便潸然而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有什麼事?我回答:男朋友往生了,希望能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男朋友是做什麼行業?我回答:是中央餐廚。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殺業重,便很慈悲地讓我參加施身法法會。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男友,並賜予施身法超度。我在睡夢中清楚看見男友緊緊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加護病房離開,並且是笑著離開,沒有痛苦。火化後,男友的骨灰呈現很漂亮的粉白色,以男友長期服用治療糖尿病的藥物,幾乎是不可能有這種情形。男友因為醫生口中的一個小手術失敗往生,而他的家人卻都很平靜,我知道,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生前做什麼行業,往生時就是什麼模樣。男友生前曾經做過日本料理,經常殺鰻魚,開膛剖肚,就像他在手術台上的樣子。我深感人生無常,這是過去所做的惡,現在果報現前;也由於男友的因緣,讓我有機會能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不知道自己會墮落到哪裡去,又怎麼能夠有機會聽聞佛法呢?

師兄告訴我,參加施身法法會滿一年半就要求皈依,否則不能參加每星期日的法會。當時我沒想很多,只覺得可以不用來了,還滿心歡喜地只想過好日子,卻沒想到眾生的苦,一再地替自己找藉口,以沒準備好等理由搪塞。我當時心想每天工作,好不容易等到星期日可以休息看電視,為什麼還要去道場呢?但是,我拗不過師兄的勸說,於是勉強答應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求見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你有什麼事啊?我求參加週日共修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為什麼要參加法會?其實理由很簡單,但不知怎地,我一句話也講不出來,只是愣在那裡。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快點回答。但我還是講不出來,一時心急差點哭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讓我想清楚再來求。

由於我的心態不對,信心不具備,沒能真正了解眾生的苦,也沒有懺悔心,更別說有慈悲心和菩提心,這三種心不具備,而沒有出離心,就不能解脫輪迴。於是我翻開《快樂與痛苦》一書,仔細看著書中每一字、每一句,瞭解到過去所作皆是罪、皆是業,如果不能把握當下,好好學佛,還有什麼比這更痛苦的呢?我終於明白了,我要跟著如法的上師,好好學佛,來利益更多的眾生。

於是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想這次一定要好好回答。這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有什麼事啊?我說想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啊,去登記。什麼也沒讓我多說,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看出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智慧就像掃描機一樣,檢視弟子的行為,讓弟子們的錯誤無所遁形,做事更加謹慎,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外,我要感恩上師隨時隨地守護著眾生,像這次屏東超度事件,仁欽多吉仁波切因而身體違和,懺悔做弟子的我卻未能盡到一點力量,什麼也無法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反觀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照顧得無微不至,而弟子們卻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勞累到體形消瘦,大家要反省,做個聽話的弟子,跟著如法的上師好好去做。

我懺悔過去曾吃過許多眾生如:牛、羊、豬、雞、鴨、鵝、海鮮;懺悔過去曾傷害過很多眾生,如:螞蟻、蚊子、蟑螂、老鼠、昆蟲;懺悔過去曾犯下偷盜行為。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法脈永流傳。

皈依弟子 第五組 白宥炘 恭撰
2015年3月22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7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