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助病危的母親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及諸佛菩薩!各位師兄、大德,我是第一組林詠玫,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並賜予弟子機會和大家分享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過程,以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照顧我及家人,並且兩度奇蹟似地救護母親,至今母親已經多活至少十多年了。

第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母親病危,當時母親罹患猛爆性肝炎,肝指數高達1萬多,醫院不斷發出病危通知,我根本沒辦法接受無常的發生,完全慌了手腳,每天晚上躲在被窩裡哭泣,到處尋求幫助,只要有人說哪裡可以給予幫助,便往哪裡跑。後來我聽大學同學說可以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馬上與姊姊一同求見。我永遠記得第一次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向上師報告母親病危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開示人生無常的道理,於是我便嚎啕大哭,心想:「母親沒有救了嗎?為何說這些?」仁欽多吉仁波切耐心地開示完後便給了母親一顆珍貴的甘露丸,當下我根本不知道這是如此的殊勝難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三強調它的珍貴,要我答應一定要讓母親服下才給我,我當下答應了。

但是到了醫院,護士以會堵住呼吸為由勸阻,我因信心不足而聽從護士的建議,忘記自己曾經承諾上師,就這樣讓母親錯過了殊勝的甘露丸。當晚母親便接到通知,可以進行換肝手術,在當時是非常大的手術,需要十多位醫師輪班進行24小時手術。手術後我害怕地向上師報告我的愚蠢行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我不孝,並告訴我這甘露丸會讓母親恢復快一點。母親當時昏迷且全身已經置換過三次血漿,頭上還開了個洞監測腦壓,開刀時昏迷指數僅僅高於死人,在這麼嚴重的狀態下進行換肝手術非常危險,都是因為我的不孝讓母親多受苦,我懺悔。

沒有醫生知道母親會不會醒來,我與家人自以為是地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們能做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反問我們能做什麼?我心中非常慚愧,連醫生也沒辦法,只能看著母親猶如發黑木乃伊般地躺著,接著上師告訴我們今天能夠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我們唸了佛經,才讓我們有因緣福報能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母親幫助,並告訴我,要持續不斷地代表母親參加施身法法會,只有子女可以代表母親,幫母親累積福報。接著我告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很痛苦,覺得自己很不孝,還來不及孝順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開示我,真正的孝順就是學佛,我當下其實非常震驚,完全沒想到是這個答案,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做。

後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我們去醫院加持昏迷中的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這樣無所求地利益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母親許久,說看到母親身上有許多魚,身旁有兩個嬰靈,並且說有過世的男性長輩來看母親,我心想去年剛過世的外公原來還在受苦,經詢問長輩後才得知原來母親婚前就曾經拿過兩次小孩;上師開示真正的孝順就是要好好學佛,我鼓起勇氣向上師詢問,如果要學佛,有沒有比較初級的老師可以跟著學習,上師開示:有這麼好的老師在眼前,你還要去哪裡找?後來回想起這段,真的很懺悔自己善根不足,有這樣具德的上師在眼前,還不懂得好好把握。

持續不斷地參加施身法法會後,母親的狀況漸漸改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母親一個月後,有天外婆打電話告訴我們,她夢見觀世音菩薩在母親身上加持,沒多久母親便漸漸開始有了意識,醫生護士們都覺得這是奇蹟,因為在這段期間,連醫生都不抱持任何希望。

在重症加護病房待了3個月後,母親終於轉到普通病房,經過半年的復健,母親逐漸恢復,頭腦非常清楚,可以行走,當時因為腦部有挖洞測腦壓,母親醒來一眼脫窗,斜視很嚴重,就在斜視手術前一週,父親開車帶著母親,突然在高速公路上追撞前面的車,兩人只是受到驚嚇,平安無事,花了二、三十萬元修理車子,受到驚嚇的母親,眼睛的斜視奇蹟似地恢復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母親重報輕受,免受手術之苦。十多年後,在醫院巧遇當時在加護病房照顧母親的護士,她興奮地告訴我們,護士們都說母親的康復是奇蹟,我馬上告訴她們這是因為有佛菩薩般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與加持。

開始參加法會後,我才真正的了解什麼是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深入淺出,佛法原來可以運用在生活裡,不再高不可攀。小時候家裡雖然經濟狀況不錯,但祖先務農殺業重,家人經常爭吵不斷,自己身體不好,脊椎側彎總是自怨自哀,生活無虞但總是不快樂。小時候父親曾經參加過基督教長老教會,我常常跟父親去禮拜,唱詩歌,高三時參加團契,因為父親與母親感情出現狀況時常出國,加上課業壓力過大,我開始有失眠傾向,也曾去看精神科吃藥,吃了一顆藥就馬上昏睡,醒來頭腦一片空白,便不敢再吃藥。當時也有教會的教友陪我呼喊主的名字,都沒辦法解決我心裡的苦。但是我自從開始參加法會,聽聞上師開示,漸漸了解一切都是因果,了解一切都是自己種的因、得的果,要懺悔、要努力修改自己的行為,代表眾生參加法會,自此再也沒有那些莫名的憂愁,也感恩有中醫診所如此好的藥讓我冬天不再有抽筋的問題,身體漸漸好轉。

皈依後,父母親因為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母親而來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頭便說:你女兒皈依我不會出家,她如果不乖,就來告訴我。我當下非常感恩,同時非常懺悔自己沒有做好,都不知道父母親擔心的事情,也感恩上師讓父母放心,讓我有學佛的因緣。剛開始學佛時,我很認真,決心好好懺悔,跟緊上師,才能在今生解脫生死,脫離輪迴苦海的日子;但之後開始過好日子,便開始懶了,行為開始改變,沒有依教奉行,物質欲望深重,根本不像學佛的人,只是表面上忙碌於法會。大學畢業後,賺了錢便開始追求自己的欲望,揮霍無度,自以為是、驕傲,凡事自作主張、不尊重父母親,種種惡習致使父親寫信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達希望我可以多陪伴家人出國等,父親的意思就是要陪家人而非參加法會,這就是我深感懺悔的地方,因自己沒有好好學佛、修改自己的行為,沒讓家人感受到佛法的殊勝,沒有時時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只顧追求自己的欲望,致使學佛產生障礙,於是上師要我和父親好好溝通,自此便不能參加法會。這些年,我深深感受到不能參加法會、不能聽聞佛法的苦,因而讓我有反省自我的機會,感恩上師的殊勝教法。

這段時日雖然不能參加法會,但上師從未放棄我並時時照顧我與家人。母親自從第一次病危換肝後,因為長期服用抗排斥藥,身體的抵抗力比較弱,一個小感冒發燒了,就必須馬上送回醫院急診住院。2011年1月底,母親第二次病危是因為感冒咳嗽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症,這是死亡率高於50%的急症,住院不到一週開始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戴了氧氣罩也沒辦法改善,血氧掉到60後,整個肺部變白,醫生緊急通知我們,並幫母親插管送入加護病房。我每天拿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母親看,要母親一定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名和樣子,並和家人商量,想代替母親做大供養,家人同意後,我在母親耳朵旁說,要把母親最珍貴的手鐲供養上師。

全家人一起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稟告母親病危了,除代替母親懺悔並供養母親戴在身上的手鐲,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減輕母親的痛苦。上師問了母親的名字入定後說,母親胸前呼吸怎麼了?有一隻腳怎麼那麼腫。我向上師報告,因為母親喘不過來已經裝了葉克膜,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很嚴重,要截肢喔?」裝了葉克膜後,母親雖然維持了生命,但是卻產生許多併發症,因為打抗凝血劑、整個口腔出血,全身黃疸水腫,也要洗腎,右腳更可能要截肢,任憑我們用紅外線燈怎麼照怎麼按摩,右腳掌一按完就回復成黑紫色,幸好有中醫診所的中藥膏可以使用,讓母親腳掌不至於惡化。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像看到母親就在旁邊一樣地說著母親的樣子,接著便持咒加持了母親很久很久很久。

加持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母親的身上有很多河裡撈起來的生物,後來才聽母親說他們小時候常在鄉下溪邊撈蛤蜊,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說病毒已經進到脊椎,母親的壽緣已盡,於是我便開口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希望能代替母親在法會中懺悔及作大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接著我馬上求希望母親能夠離苦、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馬上答應,要我們一家人討論好再說,於是一家人在旁邊,大家都同意如果母親壽緣已盡,希望能夠減少痛苦,不忍心看母親那麼苦。再上去求見時,便稟告一家人都同意讓母親離苦,求頗瓦法超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求阿奇護法幫忙。

奇蹟就這樣發生了,隔天母親的肺部改善了、痰變少了,右腳掌竟然由紫黑色轉紅了,不用照紅外線燈也不用按摩,家人看到也覺得不可思議,我們感恩上師讓母親免去了截肢之苦。10天後母親也順利拔掉葉克膜了,但因肺部受傷嚴重沒辦法自主呼吸,還是插著管。於是我和姊姊們又再次去求見上師,姊姊開口先感恩上師並求上師加持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什麼名字,接著說:痰已經少很多了,發燒也穩定下來,已經進步很快了,這麼貪心,子女去拜大禮拜!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我便和姊姊及姊夫在道場拜大禮拜,拜了一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去前面,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們說辛不辛苦?並告訴我們母親帶我們就是這麼辛苦,只有子女可以代替父母累積福報。讓我們作大禮拜,第一讓母親和佛菩薩結一個很深的緣,第二也讓母親以後可以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接著便持咒加持母親。隔天母親開始不發燒,尿量多也正常,還要求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意識清楚。

從此母親開始漫長的呼吸訓練,母親因肺部受傷,有肺積水的狀況,就在例行性抽肺水時空氣突然跑進去,發生休克抽搐,醫生不知道母親的腦部有沒有因為缺氧而受損,會不會變成植物人,也可能就會因為不斷抽搐而往生,於是便和姊姊們來求見上師,祈求上師減輕母親的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接著問說母親有沒有黃金,姊姊說有。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教導我們把母親的黃金變賣,幫母親捐到內政部社會司,指定專款專用給沒有錢看病的人。感恩上師給予母親布施的機會,也懺悔自己沒做好,因為家人不深具信心,才會讓上師用這樣的法門幫母親累積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的事我完全照做,隔幾天母親漸漸恢復意識,可以寫字讓我們知道她肚子餓。

母親血氧一直高高低低,常常處於緊急狀態,做呼吸練習非常辛苦,戴著豬鼻子面罩灌純氧進去幫助呼吸,很痛苦的模樣,於是我和姊姊們又一起去求見上師,希望可以減輕母親的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母親的名字後加持許久,接著便對我們說,母親的心臟已經不好,表面上看起來好,其實是在硬撐,因為還想要照顧我們,觀察60天,如果血壓還是高高低低,就是剩下這60天,如果血壓穩定則未知,並問姊姊說,這樣你還想要她活著嗎?姊姊還是點了頭,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妳母親的腸胃已經毀壞,肝也漸漸不好,這樣活下來對她也是種苦,這樣了解嗎?接著說:妳母親有黃金嗎?姊姊說已經沒有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妳母親還有幾個金戒指、一些存款,不多,在她旁邊告訴她要幫她捐出去,讓她知道。

當下我和姊姊心想黃金都已經賣掉了,怎麼還有黃金?突然間我想起當時父親去保險箱拿黃金時曾隨口說有幾個小的就不用了,拿鍊子去賣就好。於是我問父親,但他堅持說沒有戒指了,也捨不得再捐款,覺得已經做夠了,就這樣錯過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殊勝法門。沒多久,母親的左腳大腿突然一直腫大,後來才知道因為打針打太多,造成腳的靜脈主血管出血,緊急動手術,放了三支自費血管支架,花了近二十萬,更讓母親受了手術的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為了要利益眾生,給眾生的法門都是為眾生好,就是要聽話照做。

另一個奇蹟就是母親在加護病房反覆插管近9個月,卻沒有氣切。母親一直處於危險狀態,血氧掉到60或者痰太多便要暫停呼吸練習,把管插回去,一般插管3天後醫生便會要求病人做氣切,以便照顧及抽痰,我的奶奶就是因為氣切後躺在呼吸照護病房,靠著呼吸器維持生命多活2年,卻宛如活在地獄,到後期雙腳雙手都萎縮發霉,非常痛苦地走了。所以一開始家人是非常贊成不要氣切,但是隨著母親抽出的痰都會有很多血絲,加護病房的住院醫生及護士持續不斷勸說,告訴氣切後的病人有多好、很舒服、抽痰方便,家人的心開始動搖了,直到母親經常用手寫字說她喉嚨好痛,父親有天便在醫院打電話告訴我,他要去告訴母親的主治醫生讓母親氣切,他也已經說服母親接受氣切,當下我問父親說:如果是你,你要切嗎?沒想到他竟然說他要切。

我很傷心,心裡一直祈求阿奇奶奶幫忙,不要讓母親多受苦,結果一到醫院,看到父親氣憤地說他再也不和主治醫師說話,因為母親的主治醫師竟然毫不猶豫地告訴父親,他絕對不會幫母親氣切。當下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事後我告訴一位醫生師兄這件事,她說那個醫生應該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麼說,氣切手術對醫生而言就像刀片劃一刀而已,兩三分鐘就結束,根本不會有醫生拒絕,不可能會發生,我知道這一切都是阿奇護法及上師的加持,讓母親能少受苦。

母親在做了2、3個月的呼吸治療後終於拔管,奇蹟似地恢復到可以戴氧氣罩呼吸,醫生師兄說一般人做這種治療兩天就撐不下去,還說去看母親時覺得她怎麼能將練習器戴得如此輕鬆,真是不可思議,而且灌入純氧很容易傷害頭腦,但是母親頭腦完全沒有受到損害。事後和她聊天時更說,在母親身上至少發生10個奇蹟,她常常看母親的狀態應該是差不多不行了,轉眼間怎麼又好轉了。

母親在9個月後轉出加護病房,但是常常喘不過來,讓我們看了很痛苦,擔心母親要一直接受醫療的折磨,如果戴著氧氣罩就沒辦法回家照護,姊姊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母親已經轉出加護病房10日但是很苦,求阿彌陀佛帶她走,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菩薩不會帶誰走,要離苦要有福報;接著姊姊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因為集團的茶及中藥讓她懷孕,因為姊姊之前做了兩次人工受孕一直沒有懷孕,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有付錢不用謝。

後來我在網路上查詢急性呼吸道窘迫症才發現,這個疾病不僅平均住院死亡率高達40%,存活下來的病患,僅有34%可以順利出院回家,其餘13%須轉至其他醫院繼續治療,12%轉送至復健中心療養,更有40%要安置到護理之家照護。我的母親是順利地出院,目前在家靜養狀況良好,頭腦意識清楚,我和家人都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護及減輕母親的痛苦,但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母親這次的病毒已經進入到脊椎,所以至今已經復健3年還是不能行走,也說她這樣活下來會很辛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大醫王,比醫生還要厲害。

我懺悔雖然可以在法會中代替母親懺悔作大禮拜,但是依舊沒辦法參加法會,這時我才清楚因為自己的愚痴,在失去參加法會後才知道不能聽聞佛法的苦,更知道要珍惜每次能聽聞佛法的機會。直到去(2014)年9月,因為大姊有些狀況,父親竟然主動開口讓我帶姊姊去求參加法會,雖然姊姊沒有求到,但是我卻可以感受到父親真心同意我參加法會,隨後父親也欣然同意讓我參加去年12月的日本法會團。於是我趕緊報名求見上師,求懺悔及參加法會,並報告不能參加法會很苦,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全組同意便可以參加日本法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機會,讓全組師兄來檢視我並告訴我問題在哪裡,也讓我檢視自己學佛的心態,同時堅定我學佛的心。

從日本法會回來後,我再去求見上師,懺悔自己為了追求欲望,沒有好好修改自己的行為,同時稟告上師,父親已經同意我參加法會,我向上師求懺悔及參加法會。上師說:我怎麼知道你父親同意了呢?我趕緊報告,父親有寫參加法會同意書,上師於是讓我拿給理事長看。隔週我再次求見上師,報告已經把父親所寫的同意書交給理事長看過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看著我說:把同意書交給協會,明天開始參加法會。當下我真的很感恩,也告訴自己要好好珍惜這一次學佛的機會,因為無常隨時都會發生。

我在此懺悔,已經皈依學佛,卻只知道一直求,自己不好好修,不斷地損耗上師的福報,拖累上師,愧對上師的教導,沒有依教奉行。若能確實以懺悔心、出離心好好學佛,學佛自然沒有障礙,很多因果因緣自然會轉,業障現前時也會重報輕受,就不用損耗上師的福德,並讓上師能夠去利益更多眾生。我懺悔自己愚痴、貪念深重、不深信因果無常,只知道依靠上師。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地藏經》說,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我懺悔自己一切惡行敗德之事,我懺悔自己從未深信因果,懺悔自己吃過、傷害過無數眾生,懺悔自己從小到大偷父母的錢來當零用錢花,還挪用公款犯了偷盜的罪,懺悔自己因為追求慾望犯了邪淫的罪,懺悔自己驕傲不認錯的心對眾生起嗔念,懺悔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自以為是、妄語、惡口,懺悔時常因為自己粗心大意而讓別人起煩惱心,懺悔自己常常遲到,犯了欠眾生時間的罪,懺悔自己不孝順、從小愛跟父母親頂嘴,任性、叛逆不聽父母的話,懺悔自己總是只看到別人的錯而從未檢討自己,懺悔自己沒有好好學佛、依教奉行、愧對上師;懺悔自己曾在法會中打瞌睡種下變成寵物的惡因。

我永遠記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真正的孝順是好好的學佛。今生能夠遇見如此的大修行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要把握此生緊緊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珍貴因緣,解脫生死,不再輪迴。同時,感恩母親的病讓我有機會學佛,感恩父親讓我知道自己的過錯,謝謝所有給我幫助及告訴我錯誤的師兄。人生無常、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很難想像沒有遇見上師的我會墮落到哪裡去,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圓滿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皈依弟子 第一組 林詠玫 恭撰
2015年3月1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7 月 0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