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從一位偷盜的吸毒者到佛教徒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以及阿奇佛母!我是第三組的洪威廉,英文叫William Ott。今天我要分享我的過去、現在,以及最重要的是,我如何遇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我面對自己的因果業力的經過。

我生於1988年,在德國中部的厄爾士山脈。我成長在一個森林圍繞的村莊裡,我的家人與祖先都會飼養動物並殺來吃,像是兔子、羊、鵝,還有被傷害的眾生像是馬、豬、牛、鹿以及很多的魚。直到今天,我的父親還會飼養動物並殺來吃。

我很小的時候,已經在當地商店裡偷東西,也做了傷害眾生的事情,像是拔掉蜘蛛的腳,還有捕捉老鼠。在我有了第一台電腦跟類比數據機後,便開始許多偷盜的行為與網路犯罪,像是網路信用卡盜用、非法下載、駭客等行為,一直延續到網路更快的年代,偷盜的行為與網路犯罪變成是我每天都會做的事。

抽菸、喝酒對德國鄉下地區的青少年來說是很普遍的事情,更遺憾的是,現在,這些區域的孩子們甚至會嘗試更危險的毒品,像是甲基安非他命,也就是臺灣俗稱的安公子。我從12、13歲時便開始喝酒、抽菸,而且使用的頻率從每週變成每天。長大一點,又開始以實驗性質來嘗試不同的毒品,包括迷幻蘑菇、迷幻藥跟搖頭丸。

18歲時,我在美國念書便開始頻繁地使用大麻,因為在美國,取得大麻比取得酒精類飲料還要容易。從19歲開始,我每天都抽大麻,直到22歲遇到現在的太太為止。我在德國的大學遇到我太太。因我是個非常害羞的人,尤其是對女生,如果不是我朋友主動跟她說話、邀請她加入同一組,我可能永遠都不會跟她說話。這件事開啟了我往後可以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會。

青年時期的洪威廉。

當我們開始交往時,她開始告訴我有關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其他師兄們的故事。當時,我有很多的懷疑,因為過去我從來沒有聽過像這樣奇蹟般的故事。但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並想要親眼拜見這位長者。那時候,雖然她也勸我要吃素、少喝酒,但我還是有吃肉。

2011年初太太懷孕了,但是很不幸地在兩個月時流產。那時她透過寫電子郵件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尋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協助。她試著聯繫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醫生們都要她接受刮除手術,以避免未來懷孕時造成傷害。連續兩個醫生都要她接受手術,連我也這麼認為。但在她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另一個醫生告訴她不需要接受這樣的手術。又過了幾天,剩餘的胎盤與惡露便自然地排乾淨了。

那時我還不是信眾,而且還贊成太太接受手術,但是透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在沒有手術的狀況下太太度過了這個難關,這個手術本來會對她的身體造成更大傷害的。我們夫妻倆都很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星期六下午皆於道場對前來求見之信眾賜予各種法門上的幫助。

2012年夏天,為了更親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她的父母,太太決定要回臺灣。很多人都勸她留下來,但我告訴太太,她可以做她想做的事,我不會勉強留她在德國。

於是2012年8月太太回到臺灣,我也跟著來臺灣待了5個星期。在這段期間我第一次求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的我有時還在吃肉。我們抵達臺灣的第一個週六便到寶吉祥佛法中心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於大麻的問題,因為我覺得跟朋友抽大麻時,我會變得很會社交、很會講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我,不需要仰賴毒品,也可以跟人很好地溝通,如果我真的愛我太太的話,就應該要戒掉大麻。現在我知道了,我體驗到自己很自然地變得健談,甚至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從我嘴巴可以冒出這麼多話來。

我也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我停留臺灣的期間是否可以參加週日共修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了。在我們離開之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加持。那個時候,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現在我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一個無法想像的珍寶——一個可以學佛的機會。在這段期間,我也參加了「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以及每週日的共修法會。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聽聞佛法,並進一步停止吃肉,在看到肉時也覺得噁心。

在我離開臺灣前,太太與我再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是否有一個朋友有點壯壯的。的確,我有這麼一位朋友,在我遇見太太之前,我每個週末都會跟他聚會,一起抽大麻跟喝酒。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我,如果我可以度過朋友這一關,不受朋友的影響,我就可以戒掉大麻。從求見當下算起,過去的兩年中雖然我跟太太交往,但是心裡仍然想再抽大麻,這彷彿是一種精神上的依賴,而這一點我太太完全不知道。

最後我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中文名字,仁欽多吉仁波切承諾當我再次到臺灣時,會給我一個名字。2012年9月,我離開臺灣,帶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但還有很多疑惑,並且還不是真的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的加持有多珍貴。

回到德國,我下定決心,在完成學業後要回臺灣居住,這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我太太的關係。在德國念書的這一年,對很多事情我很平靜而且沒有很憂慮。很多人勸我留在德國,再念個碩士、工作個兩年再到臺灣。即使我的家人這樣說,這些話對我而言像是左耳進、右耳出。因為我已經做出決定了。

但是在2012年11月,我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有一天下班後,我突然有一個很強烈的欲望想抽大麻,因此我到那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我遠離的朋友的公寓裡抽了一根大麻,過了一會兒我去了廁所。當我在廁所時,我突然看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我面前,還有我太太的臉,非常清楚。在那個當下,我對自己非常地失望,想著:天啊!我做了什麼事!為什麼我要將能學習、聽聞佛法的機會丟掉,只是為了一個愚蠢的毒品,而學佛是我一直以來在尋找能改變人生的機會!自從那次事件後,我再也不碰大麻了。

洪威廉(坐於窗戶前)與妻小,返回德國時與親友相聚。

2013年9月,我終於畢業且回到了臺灣。當我回到臺灣,我得到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名字,並也得到了可以繼續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的機會。現在我知道,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命名是很稀有的,因此我要好好珍惜這個名字。同樣難能可貴的是,能夠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的機會,我們不應該將此機會看成是每週末都會有的、很平常的活動。

每週日聽聞佛法,幫助我增加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並生起較深的恭敬心。一次法會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對於學佛我們不應該猶豫或等待。但是,我為什麼想學佛呢?

我從來沒有遇過一個人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每週六接見信眾,以毫無分別的耐心與慈悲心去幫助他們。看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些行為,我曾想,如果有更多的人都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就好了。在這個世界有很多的痛苦,而且這些苦難愈演愈烈。像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我們的,我們要有能力來幫助其他人,就應該先學佛,讓自己具備能幫自己解脫輪迴的能力。

2013年11月,我求得可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會,並在今年7月20日,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非常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我了解自己過去所做的錯。我們不應該因為窮困,而去偷盜;還有娛樂是浪費寶貴時間,且會阻礙學佛修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幫助我開始面對過去所做的因果,就是未來我必須要面對以前所做的惡行造成的惡果。像是偷盜,包含非法下載、網路信用卡盜用、駭客行為與其他金融犯罪,並協助其他人做上述的行為;還有殺害眾生:用空氣槍打蝸牛、拔掉蜘蛛的腳與捕捉老鼠;以及多年來使用各種毒品,傷害自己的身體;也曾在網路上提供色情影像,引起別人性方面的慾望。

因此我要更努力學習佛法,去償還冤親債主,也為下一代的子孫著想,使他們盡量不受我錯誤行為與惡業的影響。同時我也要對自己的念頭更謹慎,如果有念頭或行為是違背《佛子行三十七頌》其中一頌的,在心裡就會提醒自己。最後,我想說,如果我有自私或偷懶的念頭,一直告訴自己,沒有什麼事情比學佛更重要的了,並提醒自己無常與空性。

洪威廉與妻女皆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學佛。

最後,我想謝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太太以及我們尚未出生的孩子。我太太曾經是皈依弟子,但是破了戒。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賜予她機會去蒐集同組師兄的簽名與意見。她現在也可以來道場,之前她是不能上來道場的,直到今年4月,我們接到師兄電話通知,我太太可以上樓在門外參加法會。當下我們很想知道為什麼,因為我太太犯了很多錯。兩週後,我們發現她懷孕了,除了驚喜,我們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們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我太太也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允許她可以入場參加法會。我們非常感激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另外,我跟各位分享,最近我又開始作夢。過去很多年來,我不太作夢,但最近有兩個夢是非常真實的,當下我很害怕,甚至在睡夢中發出聲音,還讓我太太把我搖醒,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夢。其中一個夢是關於蜘蛛,我在施身法法會前夢到的。我想是因為小時候曾經傷害過蜘蛛,因此帶著一定要幫助牠們的決心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在法會過程中,我的腿開始痛,非常地痛,但我觀想這些蜘蛛在我面前,並告訴自己,我曾經對牠們做過的事情是更痛的,因此現在我必須要經歷這個過程,我告訴自己不准動。在這當下我專注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上,並觀想蜘蛛在我的前方,我沒有動。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法後,我腿的痛開始慢慢地舒緩了。我深信,如果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和牠們一樣,可能永遠都無法得到幫助。我和太太都非常謝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們的幫助。

皈依弟子 第三組 洪威廉 恭撰
2014年12月7日
修校2017年4月28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4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