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人生無常,諸受是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離苦得樂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好,我是第二組張瑞珍,法名慧逸卓瑪。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在這裡向大家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我們家的大恩德。

2004年12月,我第一次拜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我,如果讓父母親擔心就是不孝,學佛是孝順父母最好的方法。這讓我生起了一定要緊緊跟隨著這位大仁波切學佛的想法,如此我才有機會孝順辛苦的父母親。

多年來,年邁的父母親就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護傘下,過著平安健康的日子。2006年時,有一次,我代替父母親供養,並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未來爸媽無常到臨時,能慈悲加持他們往生淨土,斷輪迴苦海,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了我一個方便法門,要我帶兩位老人家來親近上師。雖然爸爸只拜見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2次,參加過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1次,但是這個殊勝的因緣,大大地幫助了爸爸,有機會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庇佑、解脫輪迴痛苦,往生善道。

今年過年回家時,我看到爸爸精神不太好,消瘦很多,問了外傭才知道爸爸這幾天開始不太進食了,我心裡半喜半憂,喜的是爸爸終於可以斷葷食吃素了,憂的是爸爸若持續不進食,那該怎麼辦?爸爸連續一週不吃飯,只喝少許的營養素及茶水,家人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看著爸爸辛苦地、無助地躺臥在床上。我觀察爸爸的狀況,發現爸爸開始叫著,要我們將他扶起來坐高,持續了好幾天,接著一直要喝水,我把珍貴的甘露水加入茶水中給爸爸喝,整整過了10幾天,我祈求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阿奇佛母慈悲加持爸爸,並將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爸爸看,提醒爸爸不要害怕,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照顧他、保護他的。我並問爸爸,還記得去年除夕當天在臺北道場看到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嗎?爸爸點點頭,用客家話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帥。我說對,並要爸爸一定要記住帥帥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爸爸笑笑地點點頭。

過年時,我特地代替爸爸供養,希望把握每一次能見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好機會。2月10日(星期一),我跟公司請了長假,希望陪在爸爸身邊,因為我知道萬一爸爸需要幫助時,絕對不是醫生或家屬,而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給爸爸實質上的幫助,我們做子女的是完全幫不上一點忙,也完全代替不了爸爸的苦。

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人老與往生前的種種痛苦,都在爸爸身上顯現了。爸爸身體沉重,一直要坐高起來,一直想要喝水,感覺到很熱,即使天氣很冷,他還一直掀開被子等等的現象,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佛法。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讓我不害怕、不慌亂,陪伴著爸爸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下度過每一關。

2月11日(星期二)哥哥也回家,我跟哥哥一起到葬儀社,請教辦理後事的事宜。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力加持,讓我最擔心的問題一一都得到圓滿的結果,葬儀社的人完全配合我提出的要求,甚至還說得很理所當然,讓哥哥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例如:8小時不動大體、祭拜要用素食、不需要找助唸團而由家人自己唸、要用火化等等,用最莊嚴的佛教儀式來辦理爸爸的後事,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才能一切圓滿。

2月12日(星期三),爸爸變得更不安了,害怕沒人在身邊,我坐在爸爸身邊聽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懺悔法帶,希望能代替爸爸向諸佛菩薩以及所有被我們傷害的眾生懺悔,接著我行大禮拜,懺悔家族所做的一切惡業。此時正巧聽到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一段話:老、死有的是壽盡、財沒盡,當下我對著法照向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祈求,讓我有機會代替爸爸做供養。並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加持爸爸,如果爸爸壽命已盡,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爸爸離苦,往生淨土。這時已是晚上11點多了,爸爸突然安靜地睡著了,他已經10幾天都沒有好好睡了。那晚我也沒有聽到爸爸不安的呼叫聲了,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2月13日(星期四),大姐也回來了,那一整天爸爸只叫要喝水,一樣不吃東西,連營養素也不喝。下午爸爸要我們幫他換衣褲,整個下午,爸爸並沒有太多的呼叫,只是安靜地睡睡、醒醒,到了晚上11點多,爸爸用客家話喊著:魔鬼來了、魔鬼來了,接著喊:我不要去、我不要去。爸爸一直大喊,還罵很大聲,要趕走魔鬼,我在旁邊對著爸爸說:對,爸爸您不可以跟它去,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保護著您,會來帶您去佛菩薩那裡,您一定只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就這樣過了夜裡12點,慢慢地爸爸不再對抗了,我陪著爸爸到天亮,爸爸的呼叫聲減少了。

2月14日(星期五),我去幫爸爸買新衣,並跟爸爸說:希望爸爸穿得帥帥的,準備好等著帥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帶領,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送爸爸去佛菩薩淨土的。爸爸笑了,還叫我們去拿香皂來幫他洗臉。我再一次跟爸爸說:好!我們幫您洗香香、洗帥帥,要緊緊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哦!爸爸讓我們知道他真的要走了,我打電話通知了臺北的哥哥、姐姐,他們回到家已是晚上11點了,我們守在爸爸的身邊,看著爸爸慢慢地過著每一分每一秒,一直到了第二天2月15日(星期六)的清晨5點15分,爸爸嚥下了最後一口氣,他沒有恐懼、沒有痛苦,就像睡著了一般,安詳地辭世了。

全家至誠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我們打電話到古董店留話,並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超度爸爸。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家人吃下一顆天下無敵定心丸,因為我們知道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給爸爸最好的幫助與安排。我們持續在爸爸身邊持咒,直到中午12點多,我先行北上到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做大禮拜,並報名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的一句話:明天施身法法會「幫爸爸超度」,這是我多年來的願望,真心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

我深深懺悔自己不孝,沒能好好孝順父親,沒能幫爸爸累積更多的福報,還是讓爸爸受了些苦。藉此機會,我也代替一切眾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與救度,讓所有跟著爸爸的眾生都能一起得度了。想想若沒有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我們的家人一定是在苦難的六道輪迴中,不知何去何從,痛苦萬分。

2月23日是爸爸的告別式:當天天氣晴朗,天空上有朵朵的白雲,有鳥兒唱歌、蝴蝶飛舞、還有群群白鷺鷥在田園中。在告別儀式中,我特別請司儀讚揚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功德與大慈悲力,並介紹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著作的《快樂與痛苦》這本修行法門的書。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攝受力,有40多位親友將殊勝的《快樂與痛苦》帶回去恭讀,期望一切有緣眾生,都能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護佑。

爸爸火化後保留了完整的頭蓋骨,讓我們明顯地看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在頭蓋骨上有一個明顯的圓孔,小孔旁邊也還有一個圓孔,不管幾個孔,我深信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幫爸爸做了最好的安排,我也相信爸爸一定去淨土修行了。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佛母巧妙的安排,讓大姐吃素的女兒當天晚上夢到了爸爸,她告訴大家說:夢境中天氣很晴朗,清楚地看到天空朵朵白雲,外公站在白雲中間的白色蓮花上,笑得很開心。家人和親友們聽了都很感動。

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讓有緣的眾生都離苦了。沒有金剛上師的慈悲加持,我們不可能如此輕鬆圓滿地辦好父親的後事,一切的一切都是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再分享一段小插曲,家中的長輩們對於我們用素食祭拜,非常反對,甚至阿姨還要用擲筊來決定,我想爸爸已不在,不可能會有結果的,阿姨連續問了幾次都沒有結果,最後不得已聽我的建議改問可否拜素食,這時我心裡默默祈求阿奇佛母的幫助,神奇的一連兩個聖筊,終於讓阿姨妥協了,讓我們用素食來祭拜。

再次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給予我的加持。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圓滿興盛、常住於世、利益一切有情眾生!

第二組 張瑞珍 恭撰
2014年3月2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9 月 1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