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不可思議的加持力-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我是第八組的劉志欣,在此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的經過。

我於去年(2011年)11月,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印度舉辦法會時,在台灣發生車禍。我在下班回家行經北二高的路途上,車子突然因後輪爆胎,接著失控打滑,由慢車道一路在四線道旋轉,最後才撞上快車道的中央護欄而逆向停下來。當停下來時,由於車頭是逆向在快車道上,因此看到所有的車子快速的朝我行駛過來時,我嚇到在車內不斷大喊:「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並不斷的在車內尋找早已不知飛去哪的手機,想要趕緊打電話給保險公司以及家人處理後續的問題,但始終找不到手機。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就在我不斷的大喊「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時,突然前方出現一輛警車,我趕緊攔下警車,請求警察借我手機,以方便與家人及保險公司聯絡,同時拖吊車也已莫名出現,並擋在我的前方,以防止車禍再次發生。警察告訴我,他已幫我連絡好,國道警察會盡速趕到,而他車上有人犯要押解因此不能久留。從發生車禍到排除事故,前後大約只花了15分鐘,就連連續下了一週的雨,也在我發生車禍的同時停了,讓我可以安心的下車處理後續事宜。且國道警察說因為我沒有與任何車相撞,因此不需要至警察局做冗長的筆錄,而可直接請拖吊業者自行將車子拖走。拖吊業者也都覺得不可思議,直說我運氣真好,因為在下午2、3點的高速公路上,車子這麼多,我竟然沒有撞上任何一輛車,也沒有被別的車子撞上。車子嚴重受損到4輪完全斷裂,車內安全氣囊也全部炸開,但我的人卻完全沒事,只有全身痠痛。而事故排除的時間更是快得驚人。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才免除了罪業深重的我非時而死。

當一切事情處理完後,我趕緊趕至師兄保母家接孩子,並與保母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的經過,同時保母卻也告訴我,平日孩子在保母家時並不會常常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但那天下午孩子卻特別頻繁的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並不斷的說:「謝謝爺爺!謝謝爺爺!」我聽完慚愧不已,我懺悔沒有好好學習佛法,對不起一切眾生;懺悔對上師沒有恭敬心,皈依8年,學佛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上師交代的功課也常常因為工作太累及帶孩子沒時間做,而替自己找盡藉口,時常偷懶沒做。正如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我們平時總以為自己在過好日子,不好好努力學習佛法、修改自己的行為、看好自己的心,常常將上師及佛菩薩放在天邊,當業力現前時才想到上師、想到佛菩薩,才了解佛法的殊勝與偉大,才知道自己對上師的恭敬心竟不如一個2歲的孩子。

我懺悔沒有慈悲心,在平日的生活裡總是拿佛法去檢視別人,發生事情時總是寬以待己,嚴以律人,從不考慮他人的想法,自私自利;我懺悔沒守好五戒十善,成天跟同事兩舌、道人是非、批評別人的不是、到處聽別人的八卦,並惡口謾罵公司的不是;我懺悔年輕時無肉不歡,餐餐大魚大肉,凡是水裡游的、路上爬的、到天上飛的,田雞、小鳥樣樣來,就連喝湯都愛喝大骨熬的湯,每次喝湯時還要把大骨裡的骨髓吸得滋滋作響。正因如此我在高中讀書時,就有脊椎側彎的問題,曾經有過在學校中午午休過後無法坐起身的經驗,也常常因腰痠而不能久站,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殺業而起。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我可以用身體的不適來免除下三惡道果,更可以時時警惕自己,人生本是苦多樂少,唯有跟緊上師的腳步、好好聽話、努力學佛、修改自己的行為,才有機會往生淨土,得到真正的大樂。

另外,還要分享我去年(2011年)9月與家人有幸一同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西藏。我一到拉薩機場,才剛上遊覽車便開始起高原反應,頭痛劇烈、想吐,也無法照顧孩子。一到飯店就躺在床上無法下床行走。當天晚上弟子們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餐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師兄有誰沒來用餐?而師兄回報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說,這麼大個還不舒服,心理作用吧!並交代旅行社請飯店送熱粥到沒有來用餐的師兄們房間內。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當先生帶著孩子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餐結束後回房時,我已可以下床行走及用餐,而先生也在此時開始起了高原反應,頭昏、嘔吐、發燒,所有的反應都陸續出現。之後的每天都要靠打點滴及吸氧氣來度過,而我卻已可以獨自抱著孩子與師兄們一起參加旅行社安排的行程,以及跟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同前往海拔4,000多公尺的直貢梯寺。在先生打點滴時,也聽到當地隨行的醫生直呼不可思議,他說從來沒遇過200多人的團體到了西藏卻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有高原反應,而需要吸氧氣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這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尤其團員們老的老、小的小,還有生病的師兄,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弟子們是不可能個個平安無事的。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可以皈依門下修習正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03年曾經至醫院加持我癌末即將往生的母親,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金剛杵放到母親的頭頂並開始持咒時,讓從沒接觸過佛法的我感到非常的震撼,因為母親早已昏迷沒有任何反應,但就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同時,母親整個人開始抽搐,讓我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加持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告訴父親,母親會在隔天中午往生,以及母親希望我們姊妹倆皈依的遺願。該死的我們還遲遲不肯皈依,以為學佛不是年輕人的事,殊不知若不是即將往生的母親的乞求,罪業深重的我們在此生哪來的福報可以見到如此的稀世珍寶,更別說皈依門下?

母親是何其有幸,能夠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頗瓦法。我清楚的記得母親在往生後嘴巴是張開的,身體是僵硬的,直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母親修完頗瓦法後,所有的瑞相便一一顯現,母親的身體變得柔軟、臉色紅潤,看起來像睡著一般,梵穴溫熱,大體火化完後,頭蓋骨還出現舍利花。這一切都是與佛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母親的加持,讓母親在此生可以往生淨土,離苦得樂。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要命的在利益一切眾生,而我們每個弟子的命及每個弟子的家庭也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的,因此我唯有加緊腳步,看好自己的心,將佛法落實在生活裡,努力修改自己的陋習,不要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負擔,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更多的心力可以去利益虛空一切苦難的眾生,如此才能報佛恩、報上師恩。

最後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勝妙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

弟子 劉志欣恭撰
2012年1月29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7 月 2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