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先苦後甘得極樂淨土

頂禮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的頗瓦法幫助外婆超度至淨土。

一、第一次求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緣起為了勞苦的父親而求見

我自15歲離家北上,半工半讀完成高中學歷,其實是想逃避這個充滿恐懼不安、沒有母愛的家庭,將燙手的山芋(精神病的媽媽)留給爸爸一人照顧。2004年時爸爸也80幾歲了,因憂心他一人在嘉義獨居,身體狀況不佳,經由小學同學介紹到寶吉祥第一次求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爸爸的身體狀況。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父親是心臟疾病,且累世曾經破壞過鳥巢,影響這輩子家庭不和諧、全家人因緣淺薄、聚少離多。當時自己將開示的話放在心裡仔細思考,回顧我的家庭關係確實如此。自問為什麼我會生在這個家庭?為什麼我小時候就是喜歡去別人家裡玩,不喜歡回家?回家就是聽爸爸破口大罵我們這像什麼家!父親有許多怨恨與不滿的抱怨怎麼會娶到我母親!因母親的精神疾病讓上一代家庭人仰馬翻(外公外婆四處求醫問神多年,當時的傳統年代都覺得是可恥的疾病),而我們家庭沸沸揚揚的度日,在這個家庭長大是我姊妹倆的自卑,是我們羨慕別人家庭溫暖的起點!

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曾見過父親,就知道他的慢性病及我們家庭不和睦的狀況,家中成員4人各自分散南北獨立生活,連過年也不得相聚,縱然相聚也不得安寧。

母親的病最少整整40年了,爸爸是榮民,1949年隨抗戰部隊經歷槍林彈雨活命到台灣。國中時爸爸曾經敘述與媽媽結婚是一個台灣媒人介紹的,生了我之後媽媽身體虛弱精神病發作,爸爸才知道他被媒人騙了,而後那個媒人中風了。爸爸生我時已經5O歲,又聽從外婆的話,再生一個也許是男孩,死後有人捧斗,結果多生個妹妹。

爸爸從小教我們姊妹倆一定要定時給母親藥,不可以惹母親生氣,否則會拿刀子殺了我們…。聽長輩們說媽媽是被不良少年下符咒。在我未皈依前,曾經翻閱阿彌陀佛經記載:精神病患的前因是累世曾經殺過人。

媽媽有個大姐很怕媽媽發病,從不敢跟媽媽談話。聽小阿姨描述外婆生4個女兒當中,媽媽是最時髦、最聰明,學習手藝一看就會,燙頭髮是她的專長。我國中以前,她會騎著腳踏車載著理髮器材沿路喊叫理髮賺取生活費。

我出生後爸爸請教很多精神科醫生,都說沒有根治的方法,並且每年都有發病的循環期約2-3次,精神科醫生只有住院治療急性病房半年、3個月轉慢性病房,開藥控制、電擊、關保護室,嚴重發病時,曾經使用蠻力破壞掀開護理站的地板、與警衛打架全身瘀血。有一次回嘉義去精神病房探視母親,同寢室室友是一位教授的女兒,手上拿著沾滿血的衛生棉求我說,「拜託您!救救我,我流好多血,您幫我止血好嗎?」多年來我眼見精神病房猶如人間地獄,病人一關就是好幾年,永無天日。每次去醫院探視母親總是心疼又無助,而母親卻是逆來順受、勇於承受,在這樣惡劣環境的病房進出過了將近10年,不知道世間有誰可以救這樣的病人…。

小學同學聽了這些事蹟,又再度陪伴我請示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原本我認為母親的病如大船沈入海底無可救藥了,只是抱著問問的心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祥的開示,母親累世做了很多惡業,歷代家族從事殺業,傷害許多眾生。當下被無明蒙蔽的我,不知罪業深重,沒有繼續請示該怎麼做。但是,似乎這一切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蕯都已經安排好了。

二、母親皈依與佛結緣

參加過斗六道場幾次法會後,師兄一再鼓勵我們皈依:「不要再輪迴了,皈依對你媽媽很好」,初次接觸佛法的我起了試試和不相信的懷疑心,母親這樣的病人也可以皈依嗎?2005年在一次斗六的皈依法會上,母親皈依了。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天很開心的告訴我,恭喜你媽媽可以皈依!我還很擔心母親住院不能吃素食,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輕鬆的開示:「不用擔心,醫院會有素食的便當!」當下我莫名的安了心!法會結束後,感謝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意與斗六弟子們在素食餐廳共進午餐,感謝師兄協助安排讓我與母親有機緣與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桌吃飯。未皈依、懵懂的我,進餐時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個問題:「像我母親那些未皈依的病友,死後會去哪裡?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去地獄啊!」懺悔當下我以不相信的眼神回應。仁欽多吉仁波切生氣的開口加持:「你不相信因果!」「因果」兩個字是我第一次聽到的名詞。午餐近尾聲時,跪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母親皈依證上取法名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展露笑容。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肯收重度精神病患的母親成為直貢噶舉的弟子,此刻再回想,有哪個宗教願意這麼慈悲收容?

2006年抱著擔心、愧疚的心境,離開15年的台北生活搬回嘉義,為了想照顧雙親,同時期也學習吃素。每次帶母親參加斗六的法會,師兄們觀察告知,母親原本因服藥副作用手抖、過胖走路不穩需攙扶,到精神狀況變穩定,我才漸漸體會到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慈悲力!同年,肯定自己可以茹素後(否則還吃葷的對上師不恭敬)也在斗六道場皈依了,並且積極帶著母親每週北上參加法會。就這樣持續了快一年,舟車勞累,參加完施身法後送母親回病房有時半夜2點多。我在一次睡夢中看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穿著法衣莊嚴的、慈祥的笑容。清醒後想再搬回台北就近參加法會。與爸爸商量後幫媽媽轉院到台北的醫院,並且向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後,慈悲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再度幫母親加持,此時內心充滿無限感激,從來沒有親友像這樣關注病重的母親!2007年3月母親的人生轉變了!

出院後母親離開了10幾年的人間地獄(醫院精神療養病房),入住松山區精神病患「康復之家」接受社區住宿復健。起初擔心月繳2萬多的照顧費我怎麼負擔得起?聽聞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帶開示:「學佛不用擔心無路可走,學佛不會讓人餓肚子,佛菩薩會安排讓人有能力、有錢去面對困苦生活,但不會讓人富有。」奇蹟出現:經台北市社會局托育補助款及健保局申請補助母親為身心障礙者後,康復之家每月僅收取零用金費用,減輕沈重經濟負擔。這要回歸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05年開始在台灣連續主辦「直貢噶舉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除了信眾捐助供養金以外,仁欽多吉仁波切再自掏腰包捐出數額鉅款給內政部社會司,做為公益慈善社會福利使用,母親間接受惠。試想台灣眾多寺廟、宗教,有哪一個基金會或社團法人機構會為台灣政府的社會福利做出這樣大的貢獻?只有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心心念念台灣的社會未來能順利穩定發展。

三、外婆得頗瓦法的因緣

再回台北的我,學歷是空大未畢業,又近35歲。若未皈依,可想像這樣條件下很難找到工作。對我來說又是一個驚訝,約一個月後幸運的,經親友介紹進入養老院與護理之家擔任社會工作員,工作至今已快5年了。工作中接觸的是老人與身心障礙者,我的外婆也在這家安養院住了數年。

外婆的生命史有三個階段:外婆種田務農、養雞鴨鵝羊,1994年70多歲的外公傍晚耕完田騎腳踏車回家時因車禍身亡後,隔年獨居的外婆因跌斷大腿髖骨骨折,北上台大開刀後錯過黃金復健期,就進住於安養院長達15年,雙腳筋骨攣縮嚴重彎曲像拜拜的雞一樣受苦,進住於安養院長達15年,生、老、病這三個階段外婆苦了98個年頭。學佛後聽聞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一生只要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肯定有因緣得到幫助。我皈依後因吃素,舅舅曾經反對,怕我是女生吃素不夠營養,母親很胖吃素沒有關係。2008年6月開始自己瞞著舅舅,偷偷推著輪椅帶外婆搭捷運,到逸仙路珠寶店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第二次又因外婆呼吸喘再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外婆看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但因為老化說話的功能衰退,無法開口表達謝謝,我開口求得報名參加施身法。持續參加6、7次施身法,每一次參加完後返回養老院時約10點,影響看護灌牛奶換尿布、翻身拍背的工作流程,惹毛看護小姐,打電話向舅舅告狀,因此我在外婆耳邊懺悔:「阿嬤,為了避免舅舅們對佛法起反感,阿嬤對不起,我只能做到這樣了!」外婆2008年參加一次大法會,這次是由表姊妹們一起參與的。外婆剛入住養老院一直無法釋懷,常常說:「你們大家都跑光光,放我一個人在這裡!」直到她不會說話為止。印證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子37頌論典所言:長伴親友各自散,勤聚財物遺為跡。

去年12月份外婆因腎臟功能衰退、常口吐白沫、需用鼻導管、氧氣機協助呼吸,甚至陷入昏迷,進出醫院每況愈下,於是打電話給舅舅告知外婆可能病危。我們快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舅舅也手足慌亂,一口答應於12月12日星期六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舅舅說明外婆住安養院15年病苦多年,家屬已放棄急救,若壽緣已盡,請求「頗瓦法」超渡。仁欽多吉仁波切觀想後開示:「身上的管路拿掉就走啦!由家屬自己決定!」為了讓外婆彌留時有個安靜的地方不動大體,與舅舅請求醫師安排好病房,傳真病情摘要即可轉院,只要外婆的管路自然掉了就不再插管。當晚趕回醫院再探視外婆,非常心痛,眼看著外婆陷入昏迷一呼一吸,都是咯咯的聲音、全身水腫皮膚透明光亮,尤其雙手臂腫得讓人看了非常心疼,全身發抖雙眼緊閉。給了珍貴甘露丸的隔天,外婆睜開了眼睛,右手水腫消退3分之1、呼吸順暢、睡得很舒適,第3天給甘露丸及甘露水後雙手臂水腫退去,皮膚恢復原有皺褶,非常神奇的是外婆居然恢復清醒能睜開眼睛看著我說話。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這是非常不可能發生的事。

因舅舅無法承受世俗的壓力,婉拒醫師協助安排轉院的機會,舅舅希望等待12月22日唯一的男孫(我表弟),從美國波士頓回來能見外婆最後一面。我生氣的回應,人斷氣往生時身體會像烏龜被剝殼一樣痛,須停留8小時勿增加外婆的痛苦。為了不讓舅舅謗佛,只好停止再說下去。而表弟回國只探視外婆一次,開學前必須再回美國,這段期間一直用網路與表弟聯繫外婆使用甘露丸加持後的奇蹟。

我持續探視外婆,以棉花沾甘露水時,外婆用力的吸吮止渴,以中藥膏擦拭乾裂的臉頰時,一位看護正好看見就說這是紫雲膏,我回答這是純中藥的中藥膏,請你們不要擦掉。她明白這是好東西,也非常配合使用甘露水管灌給水。1月22日時外婆因能自解排尿,醫師主動移除了尿管,非常興奮的打電話告訴舅舅,舅舅啞口無言。接著1月24日下班時接到醫生的來電,告知外婆呼吸停止了,我先打電話到寶吉祥古董店告知師兄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頗瓦法,登記外婆的往生時間、姓名、生肖,等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電話。同時趕緊與母親趕到醫院給外婆一顆甘露丸在口中,不停的告訴外婆我們一起去道場參加了6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持的施身法,一定要緊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去淨土。我一邊持唸六字大明咒,一邊觀察母親沒有任何情緒失控。舅舅與舅媽趕來時護士急催移走大體,接著生前契約的人員來準備幫外婆洗澡,請我去樓下等待。

此時深深懺悔2009年的夏天,帶著父、母親和妹妹去台南古城遊玩回台北後,母親又病發,半夜遊走吵鬧,眼神異常,到珠寶店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加持:「你以為我是無敵鐵金剛嗎?」沒想到媽媽自己開口用台語說:很難過,經師兄翻譯後,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幫母親加持後,不收供養。當下如雷貫頂,持續覺察自己一個星期以來除了睡覺以外,上班與同事說話都是不自主全身顫抖,在一次周日的法會上接續與許多師兄上台發露懺悔,全身還是發抖。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法座後開示,才明白自己雖皈依卻沒有用心學佛,沒有深信、沒有堅定的信心,皈依後還懷疑有鬼上身讓母親發病。我真是對自己沒信心、也沒有十足深信上師的壞弟子。

因為平常不能供養,外婆斷氣後大體所受的苦,讓自己深刻懺悔不已。外婆的大體由生前契約人員接往板橋會館,舅舅的朋友趕來助唸阿彌陀佛後送入冰櫃保存。當天上我夢見外婆表情安詳的臉,我深信外婆一定會緊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受外魔接走。

隔天獨自到古董店拿識別證參加施身法,師兄詳細說明,得到「頗瓦法」是很大的因緣和福報,要很努力的開口求才有機會。並協助報名週六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記得施身法時要觀想外婆。當下再次打電話請求舅舅、表妹、妹妹、爸爸報名週六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結果週六剛好是外婆做頭七法會,舅舅、小阿姨很重視頭七法會,要求親友們一定要全數到齊參加,反悔不准讓表妹們來道場,最後拉鋸戰的結果准許母親、爸爸與我和妹妹一家4人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問什麼事?母親很急著又用台語說:媽媽死了。再問時間,我回答1月24日。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昨天施身法有沒有喊出外婆的名字?我回答有。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有沒有登記名字?我回答,師兄有告知,沒有請示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寫上往生者名字。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詢問外婆的生肖與名字後立刻入定後說,外婆有腎臟疾病、喉嚨有管子、右邊肩膀骨頭塌陷,這一切都說對了。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刻修持「頗瓦法」。當下的我全身發熱,有一股熱氣直沖腦部,臉頰通紅,不是因外婆死亡感傷而顫抖哭泣,是因為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己的能量及捨棄福報替未皈依的外婆超度。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不肖弟子的供養,再請88歲未皈依的父親雙手供養,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意給父親累積福報的機會接受供養。離開道場打電話告知舅舅外婆已經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頗瓦法」去淨土。在車上寫好字條趕回板橋會館後,傳遞給表姊妹們知道這個好消息。並且告知大家求得頗瓦法在頭蓋骨上會有圓孔,徵求舅舅同意後讓攝影組師兄協助拍攝照片記錄。

過完年2月16日外婆火化後,骨頭呈現非常漂亮的淡粉紅色,請親戚們看看相機照片在頭蓋骨上的圓孔(照片請參見《頗瓦法圓滿瑞相》)。張師兄說明圓孔是非常稀有難得的現象,是經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頗瓦法才會有的現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頗瓦法,讓享年98歲、一生勞苦、從未出國離開台灣享樂的外婆去了淨土。感謝當天到場公祭的13位師兄身穿紅背心,讓公祭會場的親友們初次聽見「頗瓦法」、看見寶吉祥佛法中心出席會場是人數最多的單位。這樣一連串的過程讓親友們不再拒絕我吃素、供養、每週來道場學佛。舅舅是房屋仲介的投資客,也會轉介對佛法有需求或入住安養機構的親友向我詢問。

再向大家分享,我在安養院工作中遇見一位長者,是2代虔誠的其他宗教信徒,因癌末全身水腫時,醫師一直開藥、治療進出醫院頻繁,直到往生前仍陷入昏迷及無法退去全身嚴重的水腫。家屬、兒子及教友們極少探望,探望時幾乎認不出來,無法接受這位長者的病態樣貌與身前教友姊妹的形象落差太大,沒有人願意接去教堂參加禮拜,連親生兒子都因為無法接受,看了生病的家人會哭泣而不敢探視。這只是一家政府立案27床安養院的其中一個家庭的縮影,所以照顧病人、老人變成以金錢取代奉養。唯有大慈悲願力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願力能包容這麼多病重的弟子或信眾進入清淨的道場,准許每年進大法會會場共同參加大法會,況且還曾經在道場當場為往生者修持頗瓦法。依粗淺的社會現象來看,寶吉祥的弟子們如獲珍寶,我們一定要生生世世緊跟著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好的、認真用心學佛。

四、懺悔

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母親解脫人間地獄之苦,不再精神渙散,經過2年多前的加持後沒有再發病住院。2008年11月有幸參加祥樂尼泊爾團旅遊,回國參加完週日法會後,因騎機車載著母親回家途中,莫名的輪胎打滑而跌倒,幸好前後無來車。母親左手骨折,再度請醫師幫忙安排住院開刀,並配合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一次後2個月痊癒,醫院骨科醫師很驚訝地告訴我,依母親的年齡,能提早一個月拆石膏好起來,是不容易的事。回馬偕醫院看診膝蓋骨,精神科與骨科醫生不約而同地說:看斷層掃描X光片中頭顱內的溢血狀況,你母親已經是中風壞手壞腳,且膝蓋骨鈣化嚴重要開刀。當然,直到現在沒有開刀吃藥,母親好手好腳仍然能走能跑。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母親的冤親債主得到佛法的利益,減輕病苦。2年前告知高齡88歲的父親,皈依後的母親沒有再住院了、您與母親之間的恩怨已經化解了,照顧的責任已經不需再讓您擔憂了,父親如釋重負地長嘆了一口氣。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拯救了我們一家人和外婆3代,修復了一個家庭的怨與恨,漸漸的圓融相聚。

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我心的能安定,不再迷糊、慌亂無助、工作不再飄渺不定,神情不再恐懼。若沒有皈依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接觸氣切、極重度的病人,會讓健康的人心理難以調適,這份工作是做不長久的。皈依以來我只做對了一件事:某一天在路上看見餐廳前一隻在鐵籠裡的老鼠慌亂無助,趁四下無人我鼓起勇氣打開鐵籠請老鼠快走。

在此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學佛4年沒有用心將佛法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左耳進右耳出,終於露出馬腳,被罰不能供養。讓我漸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苦心、深刻懊悔不能供養,讓外婆往生時痛苦了7天,終於體認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的無助,不能供養讓自己反省。在感情上沒有選對好丈夫不善經營婚姻而離婚收場。懺悔自己常常對母親大小聲咆哮,懺悔在機構上班與護士們抱怨老闆的不是。為了不辜負 仁欽多吉仁波切苦口婆心的教誨,讓我生起勇敢學佛的心,我一定要聽話、好好把持自己的心,認真學習應用佛法於生活中。4年來蠻牛拖慢的腳步耗費太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體力。人生會死也會老,我不希望等老了沒有了體力、住進養老機構受盡身體的病苦折磨與依賴外勞照顧的無奈。未來我一定要澈底改過、聽話順從、生生世世跟隨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否則,若隨著全球化失智症疾病興起或自己業力現前,得了老人失智症,一定會破戒什麼都吃,最後像美國一位總統一樣,記憶力完全瓦解,不記得自己曾經是總統。現今機構的老人越來越多這樣「不知今生是何世」的症狀,眼見業力的可怕。此刻深切體認,生生世世跟隨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重要,趁年輕盡早學佛,肯定少走許多冤枉路。與師兄們共勉之。

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奶奶,如果沒有您,弟子們此生此世就不會遇見這麼偉大的修行者,不要命的一直救度苦難眾生!感謝奶奶!願奶奶安康吉祥!

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事業興盛,常住於世,利益六道有情眾生,解脫眾生輪迴之苦!

寶吉祥佛法中心斗六分會 弟子陳韋伶恭敬頂禮
2010.2.26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1 年 9 月 2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