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重燃希望

哥哥從小學2、3年級就已經開始近視,深度更高達300多度,而到了專科的時後,近視就已經上千度了。大約在他專科2年級的時侯,發生了第一次視腦膜剝離,由於對這種病症的不清楚而延誤了就醫時間,醫生說開刀也無法挽救,從此右眼的視力僅剩0.1。就這樣過了約20年,這期間多是仰賴左眼的視力,而左眼的視力也越來越差。

在2008年底時,哥哥左眼突然眼前一直看到閃光,過了幾天視力就感到模糊,經檢查視網膜已破一個洞並因水灌入而開始剝離。緊急在醫院開眼部手術,記得那時全家都很不安與難過,我與大嫂及妹妹一直待在手術房門外,已超過了原預定手術時間都還没結束,也因哥哥福報因緣不夠,從發生事情到開刀才短短幾天,我雖然有建議他可以去請求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但那時全家陷入慌張,都只說來不及了,一定要先開刀,而我也無法在開刀前先給哥哥服用珍貴的甘露丸,待手術後才有機會給哥哥服用。在2009年過年前我與媽媽及妹妹求見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媽媽一直祈求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哥哥,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為何自己没親自來求,如果生病看醫生也需本人親自前往才有辦法看診啊!對佛法一點恭敬心都没有,不幫,再求也没用。」是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開示:有恭敬心才有福報,對上師、佛菩薩起恭敬心,才有福報,否則求什麼都没用。我想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解哥哥本人其實没意願過來,因為醫生交待需一直趴著不能走動,即使我們一直勸他過來他都不願意。術後視網膜雖然已貼回去,但是水一直無法自行排出,因此春節時我與媽媽及妹妹又陪著哥哥求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哥哥會如此全因前世殺業的果報,要哥哥從此茹素才能得到佛法的幫助。哥哥決定茹素後,得到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之後哥哥又去請求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能參加每個月的施身法,並在同年4月決定去榮總第2次開刀時,先去請求尊貴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這次開刀過程很順利,左眼視力也順利恢復到0.5。

有很多人開完眼部手術,視力也都無法恢復。哥哥非常感恩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讓他還能順利工作,養活妻小。以前哥哥雖然常常聴我述說上師如何幫助有苦有難的眾生,但都是聽聽,總覺得自己生活過得一切如意,又何必那麼辛苦的去聴聞佛法。直到無常來臨,打亂了原有的生活步調,一切都陷入絶望,感到未來是不可期待,還很難過的對我們說早知道就不要結婚、生子了。直到參加施身法聴聞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他跟我說能接受所發生這一切都是自己傷害眾生所造成,必須要還;他也跟我說如果没有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個月辛苦主法施身法法會,他是没希望的一個人,因為被他傷害的眾生惟有靠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度,才能彌平他們的怨也才能得渡。

媽媽有參加過5次由尊貴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困擾媽媽很多年,不時反覆發作的膀胱炎,在參加完第一次大超度法會後終於未再復發,媽媽相信這都是參加大法會的福報,才能解脫此病苦;媽媽的朋友因身體始終很不好,家人又在言語上表示她可能不會很長壽,令她感到很氣又很煩,在參加完超度大法會後跟媽媽表示心情已較平靜,痛苦也平息了,這都是因為參加大超度法會所得到的加持幫助。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及家人的幫助,令父母不再為哥哥整天煩惱傷心。每個星期日不辭辛苦、諄諄教誨開示佛法,賜予弟子法身慧命的恩情比天還高,無以言諭,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健康,常駐在世,弘揚佛法,令更多有情眾生都能解脫六道輪迴的痛苦。

第四組林靜婉恭撰  2010/9/21

更新日期:2010 年 10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