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感恩無量恩德的嚴師慈父 仁欽多吉仁波切

我們是第五組的陳萍和第八組的諸慧蓮。我們的母親是第一組的諸玉貞。我們母女3人是今年(2010)7月18日新皈依的弟子。我們的母親已經在8月27日凌晨往生了。

上週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帶中開示了緣起性空,告訴我們世間的一切都是因緣所生,也都離不開因果法則。要我們了解世事無常、放下執著的重要性。告誡我們要相信因果、相信上師、相信佛,也相信自己有依教奉行的決心,要抱著必死的決心來學佛以了脫生死。兩周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在法座上震撼教育了我們「聽話」的重要性,當時還有位師兄分享了器漏、器污和器覆這三種器喻,是佛陀惕勵我們在聽聞佛法時應該避免的三種過失。

照顧母親直到母親亡故的這段期間,我就一再犯了這三種過失,完全沒有覺察到自己的自以為是。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用的是人生經驗法和貪執心來學習佛法。直到母親過世,希望落空了,痛苦升起來的時候,才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的那句話「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

母親是個擁有39年病史的糖尿病患,應有盡有的,經歷過所有糖尿病的併發症。早在10年前就已經截去了左腳,去年11月上旬,又不慎碰傷了右腳,引發了蜂窩性組織炎,感謝胡師兄當時引薦我們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狠狠的加持:要我們吃素、懺悔和學佛。

每週來道場參加共修法會和每月的施身法,母親的求醫過程也變得更為順利。幾經輾轉,醫院糖尿病醫療團隊的評估結果,也認為裝有心支架和每週洗腎的母親,生理狀況並不適合做截肢手術,完全不需要我們費力的堅持立場,院方自然而然的就採取了較為緩和的治療方式。兩周後,患部就得到改善,可以出院回家自行護理傷口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人身難得」。母親因為糖尿病的關係,僅有四分之一的聽力,又因為視網膜病變所以視力也很微弱,看不清楚距離外的物體。再加上一生未曾接觸過佛法,所以一開始並不是心甘情願來道場的,又自認自己一生從未做過壞事,只是拗不過我和姐姐,才勉為其難的跟著我們來參加法會。不了解佛法又聽不清楚,以致於產生了很多誤解。

常常要適時的為母親解說、更正她在法會中聽錯的部份,幫助她理解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內容中的精要,母親的心思和孩童一樣的單純,接受之後很快就放下了執著。沒多久,就開口要求:我們一起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吧!

久病的母親狀況一直不斷。6月29日清晨如廁時跌倒,動了大腿骨骨折手術;7月9日又動了洗腎瘻管的疏通手術。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皈依後有可能反而會讓很多事情提早發生。7月18日皈依後,真的就像是坐上了高鐵的特快車,所有事情的步調都加快了,狀況多得令人措手不及。

7月30日早上,母親原本病情穩定的右腳傷口突然惡化,腳掌紅腫發亮得可怕,蜂窩性組織炎又回來了!當下只想到得趕快請假,不要佔據名額。在電話中,姐姐說她依舊可以去參加施身法,而我必須趕快送發著高燒的母親去急診!

7月31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有沒有給妳媽媽擦中藥膏啊?」我壓根就忘了這件事啊!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說:「哎!我拜託妳啊!」之後我就積極的和謝師兄連繫,但是謝師兄服務的醫院當時連急診病房都沒有,為爭取控制傷口發炎的時機,只好暫時轉入其他醫院,希望借助上次的成功經驗,維持住傷口的消炎和持續一周三次的洗腎療程。

大量注射的消炎藥劑,和一肚子包含止痛藥以及其他林林總總的口服藥,雖然維持了母親部份的生活品質,卻也使得她一直沉睡、沒有胃口,一天只吃得下四茶匙的稀飯,並且還合併了膽管擴大和肝臟慢性發炎的問題。內科醫師雖然配合我們一切緩和醫療的要求:不截肢也不做任何手術。但是基於醫學倫理,還是堅持不讓我們在傷口上塗抹中藥膏。8月15日經由劉師兄的提醒,再次請教謝師兄母親轉診的可能性,在取得謝師兄的同意之後,8月18日簽下了自動離院聲明書後,終於順利轉入謝師兄服務的醫院。

很感謝謝師兄所給予的醫療協助,若沒經過謝師兄建議的療程,我不會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中藥膏很好用和謝師兄都是我早知道,卻一直忽略的。所以上師才會說:「哎!我拜託妳啊!」我就是那種犯了三種器喻過失,聽而不聞、聞而不思的愚痴弟子。要懺悔的是:我如果聽話、相信,不用自己的人生經驗法,早點使用中藥膏,母親也就不會受那麼多苦了。

依照謝師兄的方式處理傷口,再塗抹上中藥膏,才兩天,已經蔓延到腳踝的紫紅色暈就退縮到腳底的傷口邊緣了,也不需要再吃止痛藥了!8月7日母親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作大供養、求頗瓦法,還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媽媽:「有什麼事情啊?」不懂佛法又聽障的媽媽恭敬的雙手奉上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媽媽:「還有什麼事啊?」因為不清楚佛法,母親就說:「請您為我做破身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後慈愛的笑了!當下加持了母親好久。

上師慈悲加持過後,當天晚上11點多,原本沉睡的母親,突然急急忙忙的要求我把床頭搖起來,頷首恭敬合掌的呈90度坐姿,靜默端坐在床上良久才癱軟的睡去。之後又發生過同樣的狀況,問起她才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看她了。而且已經來看過她兩、三次了!還說上師來看她,她怎麼可以躺著呢?

沉睡中還能警惕自己端坐,正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起了恭敬心啊!自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看過母親,母親就更堅信我之前告訴她過的。我說:「只要我們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生生世世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們會那麼嚴厲,是為了幫助我們這一世就能成佛,能夠了脫生死、不墮輪迴。若這一世度不了我們,生生世世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會回來度我們,直到我們全都得度了才會罷休!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是最慈悲的。」

病情沉重讓母親逐漸進入譫妄狀態,但是並不妨礙她在病中快速升起的恭敬心和供養心。二十多天的譫妄狀態裡不分晝夜的,她始終重複做著往口袋裡拿東西的動作,不斷的吵著要紅包袋,急急嚷著:快點!快點!快來不及了!再不準備好,就太失禮了!母親偶爾清醒時,就提醒她趕快對過去傷害過的眾生懺悔,她也會非常虔誠恭敬的合掌做懺悔。恭敬心、供養心、懺悔心,都是母親在極短暫又極為痛苦的病程中快速升起的。

上師曾告誡我們,要得到頗瓦法得看我們累積了多少福報。並且說福報累積得很慢、很難,卻消耗得很快,可以說彈指間就消失了!母親瀕臨往生時,我又退回了施身法的識別證。這個嚴重的錯誤,使得我成為母親求生淨土、得頗瓦法的最大障礙。

不眠不休疲累的照顧母親,加深了我的貪念執著,無法轉念,一心一意只想把事情做好,深怕發生任何閃失。母親在臨終前四天已經無法睡眠了,腳部的傷口雖然好轉,但是心肺功能降低,肺部積水、呼吸困難,使得她生命能量一直處在虛耗空轉的狀態。8月25日凌晨母親非常痛苦的說:「如果我走的時候,妳不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當下承諾母親:「即使妳到加護病房,我也會一直陪在妳身邊。」

8月25日中午母親送進了加護病房,原本就有躁鬱症的母親,再加上譫妄現象,使得她更加欠缺安全感,以往的求醫經驗裡,為安撫她惶恐的心理需求,醫生護士通常都會特准我留在加護病房裡陪伴她。母親信任我,也依賴我,使得她非常需要我的陪伴,一睜開眼,就要看到我。

8月26日星期四,妹妹對於我在此刻還要參加施身法法會十分不以為然,再想起師兄們說過,要一直提醒媽媽憶念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頭頂上為她加持,要牢牢記住我們的上師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的法名叫慧晶卓瑪,要持續的在母親耳邊播放法帶…我還有好多事沒做完啊!

所以就跟大姐說:「不如我們就分頭進行吧!妳去參加法會!我留下來放法帶。」心想這樣就兩全了!大姐後來從寶吉祥古董店打電話來,說賴師兄建議我要不要再想一想。心懷不滿的妹妹和需要我的母親,再加上三、四天沒闔過眼的疲累,令我喪失了耐性,我說:要怎麼樣才能周全?大姐說:賴師兄建議我和田師兄連絡。田師兄委婉的告訴我:愈是這樣的時刻,我們愈需要參加法會,參加法會,不僅能夠幫助母親,還能夠幫助母親累世的冤親債主,為母親增加福報。我說:「上師說過學佛也要圓滿世間的事,一再強調要我們孝順父母,我相信上師不會怪我。如果做錯了,我甘願受罰!」當時,我並不知道我所犯的錯,會連累到我最親愛的母親。

臨終前母親連續四晝夜的不能闔眼,使得她非常痛苦。感謝田師兄當時提醒我告訴母親:放下!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人在往生前業力會現前,而業力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的兒女。

上師曾在《佛子行三十七頌》的法帶中開示:因為眷屬的執著心,讓病人對自己的身體也產生了執著心,不能下定決心捨離。捨不得死,就會讓她越來越痛苦。遂附在母親耳邊告訴她:「媽媽!放下!一切都要放下了!留下只會受苦。不要再戀棧人世!專心憶念我們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助妳的。不要害怕!每個人都會走這條路,妳只是先走一步,以後我和大姐也會走跟妳一樣的道路。」母親聽完這段話,僅簡短的致謝和道別後,就闔上了雙眼,專心的走向歸途了。

拔掉了母親身上所有的管線,只留下氧氣罩,將母親移入了特等病房,一切都安頓好了,我才暫做休息。休息過後頭腦也清楚了,就和姐姐說:明天我還是想去參加施身法,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連絡?但是姐姐說:已經九點了!古董店早就下班了,只好明天一早再試試看了!

母親自闔上眼就專心一意的急著往生,呼吸很急促也很困難,卻始終歪著頭專注傾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生死法帶,聽到第二片,時值凌晨2點46分,母親就往生了!即刻打電話到古董店,電話留言母親的生肖、組別和往生時刻以及我的姓名、組別。懺悔的是,慌亂間我忘了給母親服甘露丸,感謝田師兄,凌晨3點就及時送來了甘露丸,並且教導我如何為母親服下。

母親過世後,我始終保持著平靜的心情,帶領全家人為母親助唸六字大明咒。一心認為母親已經得到上師應允的頗瓦法了。但是平靜的心情,在助唸結束前的15分鐘內被攪亂了!

8月27日一早賴師兄來電說:「妳退回了施身法的識別證,就表示妳對上師沒有信心,佛力加持也就全退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很關心妳母親的狀況,妳母親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呀!現在就只能幫助妳母親不墮三惡道了!」她並且叮囑我:下午5點整,和姐姐要準時到道場做大禮拜,一直做到法會開始為止。這時葬儀社的服務人員已經在為媽媽更衣了,趕緊附在母親耳邊叮嚀她:「媽媽!今天晚上要到道場參加施身法啊!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助妳的,一定要記得來啊!」

晴天霹靂的教訓,使得我在隨車送母親到達第一殯儀館後,一下車就淚流不止。回家更衣時更是嚎啕大哭。心中有說不出的懺悔!那一刻,我才了解到依止上師有多麼重要!為什麼是四皈依而不是三皈依。原來我之前的平靜,都是上師所加持的。在我最害怕、最惶恐的時候,有上師做依靠,我的心才是安定的。

憶及慈愛如父的上師曾經因為有一皈依7年弟子的父親,因因緣不具備,得不到頗瓦法,在法座上哽咽落淚的情景,我相信,上師也一定心繫尚未得度的母親。我對不起上師!也對不起母親!到道場做大禮拜時,我仰望著上師的法照,心中滿是懺悔與感恩,懺悔自己沒改好,才會讓母親受了那麼多的苦,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願意再給我們機會,幫助母親修頗瓦法以解脫生死。當下發願,我對上師的信心再也不會被任何人、事、物所鬆動!餘生要緊緊的跟隨上師,抱著如救頭燃的心來學佛,相信因果、相信上師、相信 佛,也相信自己能夠依教奉行的了脫生死。

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之後舉行的施身法法會中慈悲開示,施身法中就有頗瓦法,當天來參加的眾生也都得度了!會後田師兄特地恭喜我,說媽媽已經得到頗瓦法了!媽媽現在不苦了!一顆緊繃的心瞬間得到鬆綁!當下就流下了感激的眼淚!有些師兄建議我去摸摸看母親的梵穴是否溫熱,但我已經得到教訓。了悟到真正的相信,是不需要任何驗證的。我堅信上師會為母親做最好的安排。

感恩上師的無量恩德。火化後,母親骨質疏鬆的頭蓋骨上不僅有個洞,全身的骨骸還呈現出橘、白和粉紫色,以及少許點狀的翠綠色。很感謝第一組的王師兄、第五組田師兄和莊師兄給予的協助,幫助我們找到母親頭蓋骨上非常微小但邊緣相當平滑的圓孔。感謝很多位師兄在我們無助慌亂的時候伸出援手,也很感謝眾多參加母親告別式的師兄。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何其有幸,母親在聽力、視力都有障礙,行動又不方便的情況下,還能夠趕在命終之前聽聞到佛法,得到大修行、大成就者的具德上師的幫助解脫生死。

上師常常以普賢菩薩的警眾偈來告誡我們:人生無常,不要放逸散亂的浪費時間,要以如救頭燃的心精進學佛。母親過世後,更覺人生有限。目前,我每天透過反覆聆聽上師的法帶來學習佛法,也參加了晚課修 阿奇護法。希望還能多請到一些上師開示的法帶,努力的聞思修以逐漸開啟智慧、斷惡、修善的改好自己。希望妹妹逐漸看到上師的善法,種下她日後也能聽聞佛法的因緣。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愛之深、責之切。諄諄教誨無非是期待我們能夠好好學佛,保送我們這一世都能成佛,我不敢說自己以後就不會再犯錯了,但是我會隨時隨地的警惕自己、反省自己的身、口、意。感恩上師慈悲救度母親,為母親修無比殊勝的頗瓦法。將一件足以餘生悔恨又木已成舟的憾事,成就得如此的圓滿。弟子無以為報,唯有實實在在做好皈依弟子的本份,好好的聽話、堅定的相信。以精進學佛的心來報答上師的無量恩德。

祈願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常駐在世,法輪常轉,利益更多的有情眾生!

寶吉祥皈依弟子  陳萍 恭撰 2010/09/17

更新日期:2010 年 10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