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臍繞頸的女兒

透過醫院同事王師兄多次的邀約,我終於提起勇氣於2008年6月至寶吉祥求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我想透過在家自讀經書學佛自利的想法有深入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與時下顯教所謂的學佛方式大不相同,讓我深深省思了一陣子。後來有幸能參加2008年與2009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並於2010年1月30日皈依上師。

民國2008年7月分,我懷著7個多月身孕,帶朋友至寶吉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為何事而來?我微笑回答:「沒有。」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拿了一本經書幫我加持,並且持咒了許久,當下愚昧的我只感到十分驚喜,但為何能得到如此殊勝的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並沒有開示。直到同年10月底於醫院自然產時,接生的醫師告知,孩子是在臍繞頸兩圈的狀況下,很平安出生的。當時我相當驚訝,在十幾次的產檢中,醫師都沒有檢查出任何異狀,然而尊貴的上師早已知道這次懷孕有狀況而賜予加持。感恩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何德何能得此殊勝加持福報。倘若當時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小女兒恐怕已不在我的身邊。實在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根據信眾的因緣,賜予加持。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我的女兒,但由於自己的因緣福報不具足,後來也沒有再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到2009年11月中旬某個星期六中午,大兒子在家中地板上把玩綠豆,突然之間無預警地尖叫、哭喊,頓時我大聲喝斥想制止他無理取鬧的情緒,卻無法達到任何效果。孩子越哭越嚴重,甚至吐了一地,我才覺得事態不對,想嘗試讓孩子冷靜下來。詢問兒子後,才知他是受到兩位無形眾生的驚嚇,看著他歇斯底里地哭喊,當下我只能緊緊將他環抱在懷裡,慌亂與無助的情緒,讓我失控地怒罵那些無形眾生,何以要如此欺負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小孩。在我忿怒的吼罵後,孩子才平靜了下來。

我帶著兒子到處打探能解決問題的人,但他一直哭鬧,即使回到家,無論我到哪裡,他時時刻刻都緊跟在身旁。看著孩子那害怕恐懼的模樣,我這個為人母的,只要能解決問題,哪怕只有一丁點的希望,無論是宮廟抑或是有名的老師,都讓我有衝動想去嘗試。不論是著急地打電話,網路一次又一次地搜尋,一心只期盼能找到解決的方法。但電話那頭的答案不是說問事一次就得花費三萬塊台幣,還不見得能解決,就是祖靈侵擾無法幫忙處理。看著孩子惶恐與無助的眼神,我心急了、手腳也慌了,像無頭蒼蠅沒有頭緒,真的好無助、好想哭……。茫茫人海,竟沒有一處能保證解決的!

楊姵羚(右一)與大兒子、二女兒合照。

夜深人靜時,不知從何而來的靈感,打從內心深處發出一句無聲的吶喊:「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救我!」隔天中午時,許久不見的王師兄專程到醫院腸胃科來找我,問我近況是否無恙?此時,我感動得熱淚盈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見了我的呼喊,讓王師兄帶領我與孩子科成於星期六至寶吉祥道場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切地詢問住家地址,入定不久後,便告知我們近來新購買並覆蓋在臥室床上之毛毯,以及家中有一個玩偶,是問題的根源,要我們下星期六再帶到道場處理,同時也賜予兒子科成一個金剛結護身。隔週六我帶著科成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交代的物品,前往道場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確實是毛毯與玩偶的因素,而非外面法師所說的祖靈干擾,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後,科成臉上恢復了往日的笑容,再也不害怕回家了。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那些眾生,也讓我對佛法有正確的觀念。

2010年3月16日清晨,半夢半醒間清楚地夢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道場的法座上,而我則站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雙手合十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頻頻點頭。夢醒後我只記得在夢中十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至於詳細的開示內容卻完全不記得。當天晚上7、8點左右,我在廚房忙著,大兒子與小女兒在客廳裡,突然為了搶奪原子筆畫畫而爭吵,我想制止,但趕到現場後已來不及。眼看著小女兒將手中搶來的原子筆,重重地朝大兒子左眼刺去,驚覺事態不妙,只見大兒子摀著左眼,眼淚狂洩而下。惶恐的我只能一邊安撫著兒子,一邊緩慢地將兒子科成的手輕輕自左眼挪開,天啊!被原子筆插到的傷口相當靠近左眼,刺傷的深度也非常深,眼看著鮮紅的血慢慢自傷口流出,這時才體悟到,何以早上會在夢中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尊貴慈悲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讓大兒子能幸運的躲過這次的劫難,不至於失去珍貴的左眼。這時趕緊拿出寶吉祥中藥膏塗抹,傷口直至現在都很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您!弟子真的無以回報您的恩德!

2010年3月23日,弟弟打電話來跟我求救,說他吃不下,無法上大號,也時常感到呼吸困難,看診後很多醫師說他是恐慌症。我安慰他別想太多,並跟他分享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助我兩個小孩的經過,希望他能來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當晚他依然感到呼吸困難,睡意朦朧中,夢見自己身處在一間木造的房子裡,對面坐著一位身穿紅黃色衣服、沒有頭髮、戴著眼鏡的修行者。弟弟看見修行者將眼鏡拿下來擦拭並戴上後,微笑著幫他加持。夢中,透過修行者的加持,弟弟覺得有一股氣流在體內流竄著,頓時困滯的呼吸順暢了,且氣流所到之處都讓他有無比的舒暢感。加持完畢後,弟弟趕緊向修行者頂禮並說:「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隔天夢醒,弟弟感到十分不可思議,趕緊打電話告知我,當下我非常開心,並請弟弟上網搜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片。不料弟弟所找到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年前的照片,弟弟說穿著的服飾很像,但不確定是否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4月2日,弟弟仍舊感到不舒服,我邀約他4月3日星期六前往道場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直至見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後,弟弟斬釘截鐵告訴我,夢中所見到的修行者,真的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弟弟身體的狀況已幾近痊癒,感恩上師慈悲,即使是沒有皈依的弟弟,都如此地費心幫助,弟子叩首感念上師的大恩大德。

楊姵羚與孩子們皆已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回首往昔,原本茫茫然活於世上的我,如今有幸皈依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宛若重生,至此我的人生才開始有了光明的未來。弟子誓願將上師所教導的佛法如實應用在生活裡,改正自己的陋習。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皈依弟子 第五組 楊姵羚 恭撰
2010年5月
修校 2017年4月19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4 月 1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