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重生

敬禮大慈大悲大智大慧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如果沒有明燈的引導,這一切不知道還要走多久、不知道還要錯多少、不知道還要苦多久。

這一切都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救度,讓心可以不用迷惘了、不用恐懼了、不用漂流了。

2004年底,人生走到了最低潮,正值黃金之年的我,卻拿到了人生的四張紅牌。經濟亮起了紅燈、健康亮起了紅燈、工作亮起了紅燈、家庭亮起了紅燈,這一切跟我原先對人生的想像,起了莫大的衝突。原以為踏出社會之後,只要努力的工作,就會得到建築在金錢現實主義下的夢想終其一生。剛開始的時候,確實好像嚐了點甜頭。我在科技業的職場上打拼,第一份工作就是園區上市百大數千人的公司,也在這家公司裡創造了最短時間當上了最年輕的主管紀錄。短短的幾年內,有不錯的收入。眼前以為這一切都是真的,不料短短的數年而已,無常來了,一夕之間都垮了台。

職場裡,對自己的主管和同仁想法不認同,所以離開了當時的崗位。經濟上,所有的錢因為投資損失都沒了,同時也背負著鉅額的負債。巨大的身心壓力讓我的身體出了問題,肝指數破百,每天頭痛欲裂,疲憊不堪,腹絞痛跟腹瀉,每天3到4次,體力透支,不堪負荷,甚至一起床,馬上就拉肚子。再來家庭間,由於辜負了家人的期望而導致不諒解,壓力之大,人生已不知怎麼走下去了。就在當時這段黑暗的人生裡,心是冷淡的、心是封閉的、心是寂寞的、心不再感到觸動,也不知道可以為什麼事而愉快,過著動物般的生活。然而這一切也不是永恆,佛菩薩,總是無時無刻在你身邊,也是會在你最需要的一刻,適時的出現,解救你的痛苦。就在此時,一場因為工作所需平常的面談裡,出現了一位貴人,也是我現在的妻子,帶領我見到了大慈悲修行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解救了我的痛苦,照亮了我的人生路,也讓我在這人生的重大轉折裡,黑暗的密室中,有了明燈的引領,走向正道。

因為得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人生從此改變。在一次次的佛法開示與慈悲加持下,讓我了解到「人生走錯路了」。後來才知道,從小到大,從學生到職場,學了一身的貪婪、自大、狂妄、驕傲、暴躁、狠毒、無知、嫉妒、對人的不信任,也就是五毒,貪、嗔、痴、慢、疑,都在身上生根了。一切都是有因果的。在這三年中,持續不斷的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法會後,現在的我,頭不痛了,也不天天腹絞痛、腹瀉了,工作是保住了,家庭也穩定了,心境也得到了澈底的改變,感動了、溫暖了、豐富了、知足了、心裡深處相信著: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有現在的我。摯誠的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在這波濤洶湧的輪迴大海中有了依靠,不再漂流了。深信這一切沒有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來的「道」路是無法走下去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及家人的幫助,實在是很多很多,即使我們家只有我皈依,我的父母、妹妹也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蔭下,生活上的點滴都受到照顧,實在訴說不完,也難以表達我微不足道的感恩之心。

賴煜勳(後排中)與家人合影。

傷害眾生所賺來的錢是留不住的,這句話對我們家來說,是再貼切不過了。我們家經營了超過十年的殺業,包括早餐、自助餐等餐飲業。曾經每個人都有收入,但是錢莫名其妙就是會破財、會不見,就是突然會有額外的支出。真的,錢從來都沒有留住過,卻留住了不堪的身體、病痛的身體。因為這樣,在2004年曾經請示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了「因果」,是因為祖先的殺業加上從來沒有做布施供養。一語道破了癥結處。祖父早已在多年前往生了,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居然可以知道祖父生前的工作,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降伏了頑劣的我,也感動了我,當場淚如雨下。心中著實生起了依靠,就像是小時候無賴的、真摯的巴著父母的感覺。後來經父親確認祖父的工作,是鄉下跟林務有關的小主管,在他經手後,就會開採砂石砍伐樹木,因此傷害了很多的眾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的施身法,超度了這些眾生。殊勝的施身法是藏傳佛教八大成就法之一,是很珍貴稀有難得的。記得在一次的施身法法會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開示,今天來了很多因為開採砂石而被傷害的眾生,心中真是感恩。後來要結束賴以為生的殺業,也是幾經困難。也因此再一次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有一次晚上,在睡夢中夢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早餐店的中央加持,之後就順利的結束十幾年的殺業。再一次證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大能力,實在讓人讚歎不已。我們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但是我們從來都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真是高不可測,深不可量,不可思議!

因為母親對子女的養育而傷害了眾生,造成的惡業,感到懺悔。2004年,我到台北寶吉祥祈求開示的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告知隔年農曆三月我的母親有一個關卡要過,並且開示:「不要再殺生了、殺雞了」「還有母親常常去廟裡拜拜,求平安。」當時母親並不在場,而是在新竹。的確母親因為我工作繁忙,擔心我的身體,就常常燉煮香菇雞湯或人蔘雞湯給我吃,進而傷害了很多眾生。母親也經常去王公廟或觀音亭求平安拜拜。一一驗證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後來,感恩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蔭照顧下,母親安然的度過那一關,因此母親親自上台北,第一次拜見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跪拜頂禮並且感恩。

2005年,父親因背脊長骨刺,痛苦不堪、不良於行,自己找了很多方法治療,病痛依舊。於是我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父親。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我把父親的名字寫在施身法的名單內,代替父親參加施身法法會。後來參加過施身法法會後,有一天回家,我問父親的病痛狀況如何,他說不痛了。這讓他煩惱許久、甚至連上下樓梯都困難的問題,就這樣神奇的消失了。父親因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的照顧及對他的幫助,也親自到寶吉祥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由於父親覺得男兒膝下有黃金從來不對人下跪,要他跪下來是很困難的,但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大攝受,父親是跪著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

2008年,妹妹懷了第二胎。醫生判定疑似唐氏症寶寶,後來經過羊膜穿刺檢驗,確認是唐氏症寶寶。妹妹也因此因緣兩夫婦求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過很多這種例子,要妹妹不用擔心,只要妹妹吃素,就會幫助她。的確,後來妹妹也順利產下一個健康寶寶,毫無唐氏症的徵兆,讓她們喘了一口氣,因為她們清楚知道,要照顧一位唐氏症寶寶,從小到大總共要花多少時間、精神、金錢、體力。這一切都要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賴煜勳於2005年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西藏朝聖。

2005年,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西藏覲見大成就者 永噶仁波切。這一路,路途遙遠且一路海拔皆超過3000公尺。路途中,行經海拔5000公尺高度後,業重的我,爆發高山症跟暈車。頭痛、暈眩、全身冰冷、抽搐、缺氧、冒冷汗。只要一上車,車子一發動就抽搐,完全沒有辦法繼續接下來的行程。一度最嚴重到全身連心臟都要抽搐了。那種恐懼感就像是面臨死亡的感覺,非常驚恐。總共吸了四罐氧氣筒也無法解決、持續很久。直到一道彩虹劃過,一個念頭生起,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救我了,我豁出去了,全然交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算死也不管了。就在此時,一道熱光從我的額頭射入,頓時感到症狀轉輕至消失,抽搐、缺氧不再,後來經過了十幾分鐘,冰冷的身體,已由額頭開始溫熱傳到全身,最後手也暖起來了。當時的我,感動得眼淚早已潰堤,嚎啕哭了起來,更顧不得別人的眼光。就這樣順利的完成後來持續顛簸6、7小時的路程,到達了目的地。這是我第一次感受生死交關,而且也清楚的感受到在生死關頭沒有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佛法的幫助,是無法自己度過的。也才能體會感受到,就如同平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厭其煩殷殷切切的叮嚀、教誨我們說,生死無常是隨時在身邊的。如果沒有靠平時落實的訓練,將佛法用在生活上,在需要的時候,才會發現自己是經不起考驗而不堪一擊的散亂,繼續在輪迴過患大海中漂流,要解決這一切只有依止具德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透過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實修實證,才有結束的一天。

2006年,我的身體突然出了狀況,頭部發病,暈眩無法站立、無法正常走路。當時已皈依的我,接受了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完全由自己承擔負責。就在自家佛堂懺悔。沒看醫生、也沒治療。暈眩持續幾天,依然沒變。後來因為有機會到寶吉祥,向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別的事情。這一次並沒有要為暈眩之事求見上師。但似乎這一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了然於胸。上師看了我一眼,後來這一次的發病暈眩的症狀就這樣不藥而癒了。不料幾個月之後,又再發病了。這次更凶猛,除了暈眩、無法站立,連躺著都感覺天旋地轉且伴隨嘔吐。這一次秉持一樣的心態。這是我的因果、我的業,就算要死,我也接受。就還是在佛堂懺悔。這次症狀持續了兩天,剛好又到了星期六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的時間。我又去了寶吉祥,一樣沒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在門口外又看了我一眼,回家隔天後所有症狀全部消失。一次、兩次殊勝眼神的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慈悲、對我的幫助,真是讚歎感恩不已。大約超過半年之後,又發生了一次。輕微了很多,只是有一點暈眩,但不影響走路。接下來不用多說了,一樣的地點,只要一個眼神就夠了。此後到現在,已過了兩年,從來也沒再發生過了。深深的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幫助眾生,一個眼神、一個念頭就夠了。教派的大成就者 永噶仁波切也親口說過「六道中每一道的眾生,只要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誦一句六字大明咒就得度。」也體會到作為弟子的,親近上師是非常重要的。當然不是為了自己的病痛,而是為了緊緊跟著上師,持續恆久不斷努力的學佛,解脫生死,自他兩利。

2005年10月29日,結婚的當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們的一封信,給了我們婚姻生活無限的支持和力量。有了這封信縮短婚姻的磨合期,也順利的進入穩定知足的生活,可以持續不斷的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和參加法會。在結婚桌宴的當時,公開對著賓客恭誦著這封信,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我兩次命。當時剛皈依兩個多月,懵懂的我,殊不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救了我生生世世。上師總是在我最需要或犯錯的時候,直接切中了我心裡,最深處、最惡、最臭的惡習—自以為是、自大、驕慢、強勢、不知感恩等等的一切,賜予了我最適當、適時的加持,讓我可以一關關的走下去。自己深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點中的問題,是我自己一輩子都找不到、看不到的啊!

賴煜勳與母親、妻兒皆為皈依弟子。

弟子慚愧,至誠衷心的感恩上師,發願當以五戒、十善、《佛子行三十七頌》做為生活的準則,緊緊跟隨上師學習佛法,解脫生死、利益眾生。上師的恩德生生世世都報不完。上師曾經開示過「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這不就應了上師賜予弟子的法名嗎!弟子,公處定湧自當緊記在心。也祈求更多的眾生,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幫助,解脫於輪迴過患中。

弟子  慚愧  懺悔  賴煜勲  恭書
2009年3月6日
修校2017年4月14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4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