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頌偉大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那一年1998的秋天,
來自東方明珠的大修行人
無怨無悔的付出,
幫助一位加護病房的老先生
安撫一群無助的家屬
告訴他們什麼是人生該走的路

老先生放下了
來自東方明珠的大修行人
用自己的生命
幫老先生修頗瓦法
不求任何回報
只為自己的願力
「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

老先生的女兒們成了大修行人的弟子
跟隨大修行人如法的修行
但老先生的大女兒貢高我慢的心
讓伊離開道場

2004年的春天了,
伊生病了
大修行人仍然為伊加持
伊不再為癌症疼痛所苦

伊往生了
得到大修行人的施身法
伊像嬰兒般的臉頰安詳
突出的眼睛平坦了
來自東方明珠的大修行人
依然用自己的生命幫眾生
仍不求任何回報
只為自己的願力
「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

2006年的秋天,
老先生的大兒子往生了
在斷氣前得到大修行人的甘露丸
他得到大修行人的施身法
他的妻子成為大修行人的弟子

大修行人不斷的幫助這個家族
幫助那個家族
幫助無數的家族
向外延伸.....
國內.......
國外.......

來自東方明珠的大修行人
依然用自己的生命幫眾生
仍不求任何回報
只為自己的願力
「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

偉大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慈悲的力量
驚天地泣鬼神
感動六道眾生
得到諸佛菩薩護法的讚歎
 

但我們回報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是什麼?

1998的9月父親在家摔跤,住進醫院,卻在醫院感冒引起肺炎住進加護病房。父親之前已患胃癌有年餘,因為父親的主治醫師謝師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經由謝師兄的介紹竟可以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臨加護病房加持,也安撫我們這群無助的家屬的心。

王蓉美的父親(左一)與孫子合影。

父親情況好轉,我們兄弟姊妹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的開示:父親這一生非常辛苦,可以休息了,千萬不要叫父親加油,叫父親跟菩薩去淨土修行。父親很快轉入普通病房,沒有任何癌症病患的痛苦也不用打止痛針,亦無骨瘦如柴。父親往生前寫紙條告訴我們,他農曆九月十二日(國曆十月三十一日)要走了。到了那天父親血壓飆高140以上,兩眼往上翻,我們幫父親穿戴整齊,到下午父親又忽然好轉,看護很有經驗說那天不會走,到隔天父親又開始血壓飆高140以上,兩眼往上翻,到下午四時五十五分醫生宣告父親往生,我打電話到寶吉祥佛法中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剛下法座,卻不顧剛舉行法會後的疲累,馬上接著幫父親修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特地到醫院看父親的大體,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父親什麼都放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力,讓我們感恩又讚歎。

我跟大姊、大嫂都先後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弟子,有機會在寶吉祥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確嚴格的教法,大姊放不下身段愛面子離開了道場,直到2004年發現了膽管癌才回頭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救命,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大姊持續參加法會一次都不能缺席,但大姊因受不了疼痛去住院治療。

媽媽早逝,大姊是我的第二個媽,做得一手好料理。大姊愛做炸青蛙,她重病住院時,四肢瘦弱,腹水造成肚子腫脹,因開刀肚子上有一條長長的疤,就像青蛙一般。大姊在往生前,因為連續十天沒大便,臉上全是黑氣,每二個小時不到就打止痛針,任憑西醫、中醫,二兒子功倫去媽祖廟求的符咒,大哥用自以為是神通的功力,也無法讓大姊排便,大姊自知時日不多,與姊夫話別,當日大姊半夜要三兒子功儒打電話給我,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大姊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的答應了,法會隔天便親自到醫院加持大姊。大姊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壽,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每人都會死,給大姊學佛的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離開醫院後,大姊立刻排便連續三次,三天如此,臉上黑氣消了,可以起來走路,不用每二個小時不到就打止痛針。大姊以為她好了,說出院後要作大禮拜懺悔。但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說,大姊的內臟都壞了,無法痊癒。

大姊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到往生前不用靠止痛針止痛,走的時候很安詳。原來因甲狀腺凸出的眼睛平了,臉像嬰兒般的白淨。大姊往生後,她同事順良到內湖家致意,晚上回家夢見大姊身邊站著一位白頭髮的老先生,大姊告訴順良「叫大家不要難過,我很好,我跟我父親在一起」。父親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是立刻往生淨土的大法,所以父親跟大姊在淨土好好修行,我們都好開心。

但大哥走不出傷痛,大姊走不到一年就發現胃癌,大哥用自以為是學神通的佛法治療,他沒有接受任何西醫治療,在生命的最後才承認拜錯上師學錯佛,在醫院安寧病房過世。大哥在斷氣前吃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並得到施身法超度,不落三惡道之苦。同樣是胃癌,爸爸沒有疼痛,沒有骨瘦如柴,不用打嗎啡止痛;大哥卻痛到死,骨瘦如柴,要打嗎啡止痛;父親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超度,大哥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施身法超度。

父親、大姊與大哥皆患有癌症,卻因為對佛菩薩與上師的信心不同,升起的福報不同,三位至親所經歷的病苦與結果有如天壤之別。現在大嫂亦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弟子。

2008是老爸逝世十週年、大姊四週年、大哥二週年、我也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十年了。這十年無論是娘家、夫家都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極大的恩惠。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我們每天晚上睡覺前想「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無論什麼逆境,也不應該動搖我們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心。我由衷的希望所有家人能排除萬難參法加會,先生因為不肯戒菸、不肯吃素、不肯昄依,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趕出來不准他參加平常的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我們福報用得很快,更要好好珍惜累積福報的機會,不為自己要為眾生。結果真的福報用得很快,先生生病了,而且公公的墓前面塌陷,要花大錢修復。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最大的孝順就是學佛,兒子王詠霖也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說不是因為我,而是因為見到一位實修實證的大修行人受到感動而皈依。

王蓉美(左一)、大嫂與兒子均已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學佛。

一位如法的金剛上師不顧自己生命,消耗大量元氣,冒著修完頗瓦法會吐血的可能幫助眾生,我們回報的是什麼?世間的事事物物都會過去,七情六慾喜好都是短暫的感覺。我們有位金剛上師,一位會說話的佛菩薩,沒道場留不住這世間寶,沒有會說話的佛菩薩,有道場亦無用,唯有緊緊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才是人生真正的志業。

皈依弟子 第六組 王蓉美 恭撰
2009年2月14日
修校 2017年2月8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2 月 0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