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回家

這不是傳說,更不是神話,這是見證一位稀有難得殊勝證量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的真實故事。

2006年10月22日,母親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頗瓦法」,往生阿彌陀佛淨土,在運送大體前往太平間的路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畫面一幕幕不斷浮現,感恩的淚水竟也無法停止。

2006年3月,母親因腎臟發炎住院11天,爾後因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的事蹟及「施身法」的珍貴,進而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准予參加「施身法」法會。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妳來法會,會生病哦!妳敢不敢來?」母親猶豫了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說:「回家想一想,若是敢來,明天再打電話來報名。」

經過一夜的深思,母親決定參加週五的「施身法」。法會結束當晚,母親覺得身體不太舒服,好像快要生病,果然週日就因胰臟發炎而住院。當時檢驗報告顯示,脂肪酶高達1,800、澱粉酶幾近3,000(兩者正常指數為100以下),其異常狀況依醫學常理判斷,腹腔早應潰爛大半,而且必須進加護病房接受插管治療。然而,母親因為事先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以及參加過「施身法」,身體狀況竟像是一般病人,僅隱隱疼痛,得以只住在普通病房接受禁食治療,靜養了48天後出院。

出院後,母親去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得到允許參加週日的法會。直到7月,母親因事中斷了一次施身法及週日的法會,事後隔不到兩週,7月24日,母親又因腹部及下背部疼痛不止,而再度住進松山醫院。原以為母親仍是胰臟發炎或疑似結石,未料弟子在前往為法王祝壽的旅途前,經松山醫院醫師告知母親可能罹患惡性腫瘤,並建議轉往三總作核磁共振,進一步確認病症。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癌症大多因殺業而起。弟子在得知母親的病情後,除了錯愕之外,也感恩這一切都發生在皈依之後。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支持的力量,弟子才能免於慌亂及過度悲傷。然而當時唯一憂心的,便是家人對母親疾病治療的方式。所以弟子夫婦倆在印度時,每天觀想上師及祈求護法。

回到台灣後,未曾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在8月4日時對母親說:「如果是癌症,妳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聽醫生的話,接受化療或手術,可是我們周遭沒有人有過這方面的經驗;一條便是去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妳的兒子、媳婦及孫女不會害妳的。」就這樣,父親與母親決定聽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一切交給佛菩薩。

8月6日,檢驗報告出來,母親確實罹患末期胰臟癌,腫瘤已達5公分大。胰臟及膽囊是癌症中較難處理的,需要花16個小時動手術。經過一番搜尋打聽,周遭友人的親屬中,亦有罹患此病者,得知患病期間會有黃膽、腹瀉、腹積水等症狀,而且疼痛難熬,友人的先生曾經施打最高劑量的嗎啡後,仍無法止痛而去撞牆。

8月7日,全家人決定轉回松山醫院,並於隔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病情,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開示懺悔的重要外,還要母親聽20遍,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懺悔】的法帶,並說:「不要怕!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有佛菩薩在!」,那句話對我們來說,就像顆定心丸。

一般而言,胰臟癌疼痛的程度是十分劇烈且很難承受,然而母親的疼痛僅像胃痛。由於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及照顧,母親的生活才能一如往常,並能夠參加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要改才能轉」,然而無知的我們,不但沒有深刻的體會和真正的懺悔,曾幾度妄想、貪求母親的病能康復。就在母親聽完第4遍【懺悔】錄音帶時,夢見很多人身上長滿了蟲,母親描述她記不得夢中的細節,只記得「啵」、「啵」、「啵」的聲響不斷地出現。翌日,母親想起她每天吃的菜都是鄰居親手栽種,由於沒有噴灑農藥,菜葉佈滿了菜蟲,所以在洗菜時,總是一一將菜蟲捏死,就如同夢中出現「啵」、「啵」的聲音一般。

發病後,母親第二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道謝後,便說夜裡不能入睡。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地加持說:「你們這些人怎麼這麼貪心?得了這麼嚴重的病,已經比別人好那麼多了,還貪求一切都要好。你們傷害了這麼多的眾生,都不用還嗎?妳好比一個被債主追著跑的人,佛菩薩已經幫妳跟債主說好,不收妳的利息,現在妳連本金都不想還。有沒有想過,不能睡,也是一個給妳賺錢還債的機會呢?妳又不用上班,不能睡就不能睡!要明白,現在有醫院可住,有人照顧妳、對妳好,都是在用妳的福報,還不把握累積一點點福報的機會?」謹記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母親回到醫院繼續安養和持續參加法會。

9月初,母親的身體開始出現癌症末期的症狀。母親的黃膽日漸嚴重,再度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明先前的夢境並懺悔。那次父親也一同前往,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父親一併參加法會。9月中旬,由於腹水腫脹造成身體不適而請求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說:「你從來就不信我,也從來沒有真正的起懺悔心。從今天起,你不能有一天不聽【懺悔】的法帶。」

離開珠寶店,母親滿臉疑惑地問:「怎麼樣才算是懺悔?」過了幾天,母親想起妻子懷宇辰的時候,為了給妻子補胎氣,宰殺好幾隻活雞,並且敲碎雞全身的骨頭燉成雞精,這般的惡行真是殘忍至極。

母親生病這段期間,好多師兄告訴我們,要開口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頗瓦法」。但自己福報不夠,連開口的因緣都沒有。每當想起我們所傷害的眾生,就覺得祈求「頗瓦法」是自私的。有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的開示令人印象深刻。開示中,提及我們欠眾生的一切,要如何償還?聽完之後才明白求「頗瓦法」是為了母親累世冤親債主而求,而非只為母親一人,於是才有了開口的勇氣。

9月下旬到10月初,母親腹水的症狀讓身體感到很不舒服,但因持續參加法會,亦僅使用微量止痛劑,雖然每天在醫院受到腹瀉的痛苦,但只要進入道場就會平安無事。

10月3日,弟子鼓起勇氣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減輕母親的痛苦,並在母親往生的時候照顧母親。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弟子夫婦倆,回家各做500遍大禮拜,代替母親懺悔以累積福報。10月7日,弟子夫婦與兄長一同前往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心母親的症狀是否好了一點?確實,在那一週母親的疼痛已緩和許多。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對未皈依的兄長說:「既然你來了,就回去一起做大禮拜吧!」在母親往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清楚我們沒有能力做大供養,於是指示我們以做大禮拜的方式,來替母親累積些許的福報。

10月19日,母親陷入半昏迷狀態,無法開口說話。當時腹水漲似懷胎十月般,但在之前,母親每天都要求家人不斷地放懺悔的法帶給她聽,聽的過程中,偶爾也會見到母親眼中泛著淚光。弟子知道,母親的時日不多,剎時想起母親想報名皈依,便在21日詢問著母親,由我們代替她求皈依好嗎?母親努力發出一點聲音回應。那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開口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頗瓦法」。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說:「我現在不能答應你們,禮拜一打電話來,如果時間允許,就去醫院幫你母親皈依。」

要離開時,魏師兄關心地問,明天母親會參加法會嗎?我們並不知道已經昏迷的人,還可以來法會。魏師兄說,病成這樣,若還能來參加法會,對母親及冤親債主有很大的幫助。回醫院途中,心中希望家人不要阻礙,因為依當時母親的狀況,腹水腫脹使得體重近達100公斤,要搬動實屬不易,更何況要前往道場。但因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弟子與家人溝通後,十分順利地參加22日的法會。

法會當日,母親縱然因為癌症而身體十分虛弱及不舒服,但是仍然堅持要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主持的法會。母親在道場吸著氧氣,弟子每隔3至5分鐘就注意母親的狀況,幫忙照顧母親的素貞師兄輕拍我,示意母親的脈搏已經停止。後來母親往生時,我頓時嚇了一跳,因為母親的面容完全沒有變化,心中深覺得不可思議,母親怎會有這麼大的福報在此時參加法會旋即往生。又隔5分鐘,再次確認母親已斷氣。當下我們並未聲張,也未報告,然而,具大修行能力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就觀照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大悲幫母親辦皈依,然後修頗瓦法,修完法後,要我們檢查母親的梵穴是否溫熱柔軟,那溫熱柔軟的觸感令我印象深刻,而原本母親張開的雙眼和嘴巴,都已自然地闔上,面容熟睡般地安祥。人在往生後1至2個小時,身體便會僵硬。然而,母親斷氣已將近3個小時,但全身仍然十分地柔軟,即使臉部溫度已經冰冷,但她頭頂的梵穴仍是熱的、柔軟的!

這些象徵,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得到「頗瓦法」的瑞相。最不可思議的是,母親原本如懷胎十月的腹水竟然瞬間消失不見,在檢查母親的大體後,發現並無任何排泄現象,尿管也早已拔掉,而母親的肚子卻平坦無礙。

母親得「頗瓦法」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從未有人有如此的福報,並且未經一點痛苦就到達淨土。這都是母親後來升起的恭敬心、大懺悔心,以及弟子聽話做了大禮拜的因素。可是弟子心中不敢認為做了些什麼,只是感恩這一切都是佛菩薩慈悲的示現,讓我們能看到佛法的偉大,也感恩上師讓我們體會往生淨土的路是真實不假的。

特別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過,得「頗瓦法」的人火化後,頭蓋骨上會有一個洞,而母親頭骨不但有個洞,全身的骨骸,亦呈現粉彩、粉紫色,其中還有一部份是透明的翠綠。後來醫生看了照片,都說不可能,一個癌末而且已轉移全身的人,在火化後不大可能有如此漂亮的骨骸。

據當日師兄表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過程中,同步錄影的電視畫面曾數度中斷,連坐在窗旁的師兄,都強烈地感受到一股冷冷的氣從旁而過。再多的文字,也無法描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以及對我們的恩德。在母親生病住院期間,母親曾請示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何時可以回家?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笑地問:「你要回哪個家?」母親答:「回我的家啊!」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慈父般地告訴母親:「那不是妳的家,妳要回的是佛的家。」而今母親也已回到佛的家。在這末法時代,能跟隨如此俱德、弘揚正法的上師實屬不易。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刻刻提醒我們要好好地學佛,也希望每位眾生都能了解輪迴的苦,此生能解脫生死。

寶吉祥佛法中心弟子王大祥、羅相羚、王宇辰

更新日期:2010 年 11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