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不定時的炸彈──腦血管瘤

美國時間2006年11月7日半夜12點半,寂靜的夜裡傳來野獸般的吼叫聲,我飛奔到房間,驚覺我太太趴在枕頭上,全身卻不停抽動。我趕緊將她翻過身子,只見她兩眼上吊、翻白眼,口吐白沫。我連忙叫著︰『淑玲、淑玲…你怎麼了?』無論我怎麼叫,她都沒有反應。驚慌失措的我打了911,將她送醫急救。

當我先生告訴我這些過程時,我是完全沒有印象的。到了醫院檢查後得知我的左腦的語言區長了一顆1.2公分,如氣泡的「腦血管瘤」,美國醫生建議我不要開刀,因無法根治。又因無藥可治,只好吃治「癲癇」的藥來控制「癲癇」不發作。

發病後,我每天躺在床上,精神萎靡,記憶力嚴重退化,語言能力嚴重受損,有時無法將完整的句子表達出來,甚至說不出話來。身體的不適、終日的昏沉,讓我每天只能無奈的等待死亡。

姊姊得知我的病情後,告訴我在台灣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為懷,具有大願力及大能力,一定可以幫助我,姊姊也告訴我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兒子生命的事,還有許多度眾的事蹟。那時我並太不相信,因為我覺得人總是會死,我覺得我不怕死。我只有交待先生好好的照顧2個年幼的孩子。

在一個因緣之下,我看到《八大人覺經》中提到人在世有十種難,「第八重難,能得大修行者加持。」「第十重難,能親眼見到佛菩薩」我相信了,真有佛在世!我看了姐姐告訴我的寶吉祥佛法中心網頁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片,當晚,躺在床上一直觀想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夢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治療我的病。夢醒後,原本因吃西藥而產生的一些副作用,全部都不見了,右手內的血管再也不會持續抽動了,也不會整日昏沉躺在床上了。

自我生病起,姐姐每星期都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3個星期以來,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他們不相信,不救。在我夢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的隔天,面對姐姐再次請求,仁欽多吉仁波切二話不說,馬上幫我隔海加持。12天後,冒著腦血管瘤可能因亂流而隨時爆破而成為植物人或是死掉的危險,坐了14小時的飛機回到台灣,沒想到,這段旅程竟毫無亂流,一路平順抵台。

2006年12月23日第一次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我們,讓我們回來這一趟真不容易,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弟跟我一樣,也是得腦瘤,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弟不吃素,本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救他的弟弟,可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幫。聽到這裡,我淚流滿面,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像見到佛菩薩一樣,心中的那種感動,真的無法形容。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我:「你什麼時候回美國?」我回答:「打算明年的3月18日回美國」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這樣來來去去,我救不了你。」當下,我先生立刻說:「我們可以不回去。」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要這麼快回答我,下星期二,再來見我。」就這樣,我們放棄在美國所有的一切,車子、房子及工作,回台定居,因為我知道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的未來才會一片光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眾生修持殊勝施身法

12月29日,參加了第一次的法會─施身法,回家後從我的私密處流出一大塊黑黑的、很黏、很濃稠的液體,我知道那絕對不是月經。一個月後,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了第一次供養。當晚回去,我的私密處,又流了一些像血塊的東西。

才皈依一個半月,我每天精神抖擻,語言能力流暢,腦筋比以前清楚,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2007年3月5日,做了腦部檢查,腦血管瘤不僅沒有再變大,周圍的一些血塊,都不見了。周遭的親友都可以明顯地感受到,我的健康及語言能力變得更好。這一切都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有機會知道佛法的殊勝及偉大。

從美國回來台灣,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二星期後,我就沒有再吃過西藥,也沒有再接受任何醫學治療。至今也沒有再發病過,而且生活作息和正常人沒什麼不同。

曾淑玲(右二)一家四口,感念上師的幫助。

自2007年1月28日皈依至今,因上師的慈悲,讓我們皈依弟子有很多機會跟隨上師到不同聖地參加殊勝的法會,累積福報。自知累世罪業深重,為了此生能快速累積自己學佛的福德資糧,只要有機會我都會儘量把握。我在今年2月份到印度參加大法會、4月到尼泊爾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閉關、8月到尼泊爾接關後,又隨上師到日本參加京都大文字祭、到拉達克參加豬年大法會、以及10月到尼泊爾參加佛寺開光典禮。這一年內,坐著飛機遠距離的來回好幾趟,甚至到海拔3500公尺高的印度拉達克參加豬年大法會。因為上師的加持,身體毫無不適,完全看不出來身上有一顆不定時的炸彈–腦血管瘤。

沒有上師,就沒有我;沒有上師,我將永遠生活在恐懼之中。感恩上師,上師對弟子的恩情,永遠都無法回報。

寶吉祥佛法中心弟子 曾淑玲

編輯後記 2008/12/12:

曾淑玲在2006年發病,診斷為腦血管瘤,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加持下,病情漸趨穩定,而後又分別於2007年9月和2008年7月,在馬偕紀念醫院新竹分院做後續追蹤檢查。以下是依據兩次病歷組報告的整理:

  1. 所做的檢查是:腦部核磁共振血管攝影,可以檢視腦血管的結構也可以看腦實質可能的病變。
  2. 2007年及2008年所做的檢查結果都是在大腦左側聶葉顯示為血管瘤,合併周邊壓迫痕跡以及出血痕跡(如照片中箭頭所示),大腦其他部分則無異常。
  3. 兩次檢查結果的明顯差異如下:

〈a〉病肇明顯變小由原來的1.3cmx1.4cm縮小為1.13cmx1.13cm
〈b〉2007年追蹤檢查顯示,病肇周邊有反覆出血的痕跡,而2008年看到的只是舊有的出血痕跡,沒有新出血的跡象,也就是說病情趨於穩定並且有改善,沒有再出血了。

說明:
(a) 血管瘤:不同於一般腫瘤,它不是實質的腫瘤,血管瘤只是血管變形,常見的是血管壁變薄、膨出如氣球般。腦血管瘤通常是先天就存在的,形成的原因不明,一般的檢查無法看到,故無法預知。但它卻像腦中的不定時炸彈,當碰到內在血壓增高或外在衝擊力過大,有可能變形部分血管爆裂出血,等它爆發出來造成腦溢血,也就是出血性中風,大半都很嚴重,甚至是致命的。

在治療方面:
醫生更有許多無法著力甚至束手無策的地方。曾淑玲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血管瘤位在腦實質中,離開腦殼有一段距離,若開刀要解決血管瘤的問題,一定會對左側大腦造成相當的傷害,其結果是,修復了血管瘤卻變成半身不遂,就像是中風一樣。除非做血管栓塞術,但它一樣有很高的風險。但如果不開刀,不定時的炸彈何時會爆裂誰也不知道,也可以說隨時有生命的危險。

(b) 檢查結果:
血管瘤縮小且無再出血的痕跡,只能用奇蹟來形容。

2007年核磁共振血管攝影 2008年核磁共振血管攝影
(1) 病肇 1.3cmx1.4cm
(2) 病肇周邊有反覆出血的痕跡
(1) 病肇 1.13cmx1.13cm
(2) 病肇除了舊血痕跡,沒有新出血的跡象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4 月 0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