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都是為我們好

摘要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種種殊勝的方便法教化眾生,一切都是為我們好,對於像我這種忘恩負義的大惡人,也不嫌惡離棄。

本文

「在我人生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我會想什麼?」曾經在巴黎戴高樂國際機場,腦海閃過起這念頭。當時剛結束在巴黎的長期外派工作,而我卻很不情願被調回台灣原單位,因為我覺得我還有很多地方要去玩,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但是我卻必須離開完全沒有選擇。當坐在返回台灣的飛機,在跑道準備起飛的時候,我突然想起,當人生的道路上我也必須離開的時候,在我人生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我對這世界是否有留戀不捨的感受?我到底會想什麼?

不知從什麼開始,我對我的人生很困惑,直到遇見世間的珍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我於2002年6月為了我的父親的事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我的父親已經是肝癌末期。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我父親的病因,並慈悲的讓我參加施身法會。自此我的父親就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一直到他往生。這包括身體病痛減輕很多,甚至在後期癌症已經蔓延到許多器官時,他也沒有癌症末期患者那種痛,也因此從未施打過任何嗎啡來止痛,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加持。

第一次參加施身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簡要的佛法開示讓我很震撼。我感覺個人長期以來的困惑,可以在寶吉祥佛法中心這殊勝的道場找到答案。這感受就像突然看到遠處燈塔的光,那麼簡單又那麼明亮。

解決問題的方法有好多種,但是我常常選擇最直接且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法,很少考慮別人的立場,當然也常傷害很多人。參加幾次施身法會後,我決定開始茹素,但是我的個性搞砸這原本該是一件美好的事。開始茹素與之後的過程中,因為我展現出的自以為是的態度,我和我的太太開始起衝突。參加法會半年後,亦即 2003年初,我決定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因為我自以為是的態度,我又再度搞砸這原本該是殊勝珍貴的緣起。

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為了學佛和家裡的人吵架,所有的戒律都就破了。」不僅如此,皈依後我並沒有如實學習佛法,壞習慣也都沒改,沒讓別人看到學佛的好處,也因此我和我的太太之間的爭吵和衝突越來越嚴重。甚且,我和我太太的長輩,和很多的親朋好友等,認為我學佛學到把生活搞得一團糟。周遭的人不僅因我沒有對佛法起信心,有些甚至因我對佛法或尊貴的上師有不好的念頭,我真是罪孽深重。

我的父親於2004年底往生。自從學佛以來沒有實在修行,也就是沒有盡到子女該有的孝道替父親累積福報。雖然我的父親往生時,並沒有因緣福報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在接下來的施身法會幫我父親超度。當我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我往生的父親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讓我很震撼也很安心,因為我有生以來從來沒有深刻體會到那麼無我堅定的承諾。

我只是表面學佛,在關鍵時刻還是自私自利。自從我的父親往生之後,我的婚姻一直處在臨界點。2005年某一星期日有一非常重要的法會,所有皈依弟子都必須回到道場,然而我卻沒有到。不管我自己的婚姻再怎麼惡劣,我沒有到就是不對。在如此關鍵時刻完全不顧上師的教導,對諸佛菩薩和上師不具信心,又用自己自以為是的態度去想到自己的立場,也完全不念上師的恩德,我真是忘恩負義的大惡人。

那次法會後曾經連續幾次向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針對依教奉行的重要性給予非常深刻的開示。接下來我的皈依證和所有法本均被收回,也就是我不再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弟子。我馬上祈求讓我繼續參加法會,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你老婆答應了沒?我要你老婆親口告訴我。」

這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而我也曾以為我這一生再也沒機會依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我們當時的形同陌路狀況,我的太太一點也不會在乎我想什麼做什麼,更不用提到寶吉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弟子變成信眾,又不能參加法會,婚姻的狀況也在崩潰的邊緣,我覺得我的人生完了!我好不容易遇到世間尊貴的導師,但我卻沒有牢牢把握這難得的因緣。諸佛菩薩與上師從來沒有捨棄我,是我自己捨棄諸佛菩薩與上師的教導。對我太太的狀況,我也很自責把她搞成如此痛苦,我心裡祈求諸佛菩薩和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我解決她心裡的苦,但是我也不知怎麼做,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我所祈求參加法會的開示。

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隨隨便便叫一個人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我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為我太太好,雖然也明白她不會去,但是我還是每隔一段時間開口請她幫忙。但是每次只要一談到這事,我們就又起很大爭吵和衝突。感恩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的衝突都是在提醒我學佛的基本心態和觀念,特別是我太太情緒很激動地質疑我,為什麼我要學佛?為什麼我要去寶吉祥?為什麼我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突然發覺原來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問題才這麼多。

這期間告訴自己要忍耐不能離婚,否則不僅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沒做到,連祈求諸佛菩薩和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我解決她心裡的苦的機會也會沒有了。感恩諸佛菩薩和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最壞的事情始終沒有發生,雖然僅差一步,雖然我們只維持了表面的婚姻關係。但是1年過後,我們的關係奇蹟似地慢慢好轉。2006年9月,大概過了1年半後,我太太終於真的答應我回道場,雖然她還是不願意去珠寶店。

事情看起來狀況好像無解。我再次去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和一年半前完全一樣:「你老婆答應了沒?我要你老婆親口告訴我。」回家後我很苦惱不知怎麼辦,但是隔兩天我的太太卻主動跟我提起:「我昨晚夢見你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好慈祥,好和藹可親,仁波切還送我兩個禮物。」我順勢請求她幫我忙,想不到她也竟然同意。接下來的星期六,我們和我們的小女兒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面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我太太的同意,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給我太太殊勝的佛法開示。當我太太淚流滿面恭敬地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時,我心中不禁問我自己,依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再怎麼看似不可能的事都可以完成嗎?真的這麼簡單嗎?真的這麼簡單!而我太太回家後,彷彿把很多不好的東西排掉似的馬上拉肚子。

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破了皈依戒要重新開始是很難的。」我曾違背我在皈依時對眾生的承諾、對諸佛菩薩的承諾、和最重要的對上師的承諾,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重新以信眾的身分參加法會累積福報。在參加相隔一年半之久的第一次共修法會,且也得到我太太的同意後,我馬上去寶吉祥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重新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給予相同的開示:「你老婆答應了沒?我要你老婆親口告訴我。」雖然我的太太不願意再次到珠寶店,有了上一次的經歷,我深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我們一定可以做得到,關鍵是接下來我怎麼做,用什麼心態去做。經過半年之後,我的太太也終於主動提起願意隨同我親口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答應讓我重新皈依,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地再次給我的太太殊勝的開示。我終於在2007年4月,再一次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直貢噶舉派學習佛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都是為我們好。我是忘恩負義的大惡人,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嫌惡離棄,持續不斷地以不同的方便法,讓我知道我的過失和依教奉行的重要,也讓我對佛法和傳法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起更大的信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有的開示和教法都是為我們好,就連把我從皈依弟子變成信眾也都是為我和我的家人好。感謝師兄們在我是信眾的期間給我的幫助與鼓勵,祈願和所有的師兄弟們一起實在地依教奉行,如實學習佛法,以報答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上的恩德。

弟子 許阜裕 敬撰 2008年12月

更新日期:2009 年 1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