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諸佛菩薩。

2005年我第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母親已身患老年痴呆症三年多, 常感力不從心與不捨。沒有任何佛教基礎的我在謝主任及徐師兄的引薦下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始吃素及學佛的因緣。

母親往生時,我還未皈依,讓母親吃了很多苦,至今我都非常自責難過未及時讓母親免於急救的痛苦。幸運的是,母親往生後一週,在餐廳巧遇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我還未告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一訊息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先知道母親應已往生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慈悲的應允要在下週施身法法會中為母親超度,內心真是感動莫名,仁欽多吉仁波切隨緣度眾的慈悲願力,我真是何德何能可以得到大修行者的幫助,於是下定決心要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實學習佛法!

接著,父親也病倒了。業力隨時皆在考驗著我們。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父親臥病期間,多次慈悲加持,讓有疑似肺腫瘤的父親,直到往生都沒有太大的病痛。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可以及時的孝與順,讓不懂事的我有多一點的時間彌補以往的忽視與不孝。

感謝魏師兄的當頭棒喝,要我扛也要扛著帶父親去寶吉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不信佛法的父親可以有因緣作供養及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這個因緣讓我銘記永生,更是為日後往生的父親可以有因緣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

姚詠儀父母生前的合影。

因為家中無人學佛,福報因緣難具足,也無法央求家人一起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父親百年後可以往生淨土,心中焦慮可想而知,常常祈求阿奇護法的幫助,後來妹妹竟願意與我一起去寶吉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可以求「阿奇護法」,以至為父親往生後求「頗瓦法」, 我才敢於每天修「阿奇護法」時,都替父親懺悔,也為自己過往所忽略的孝道懺悔,次次都在淚流滿面中修完。

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全身不能動的父親病中可以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我一直要求父親一定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相,因為一開始父親是完全不能接受身體那麼健康的他,會病得如此嚴重,他的內心是非常害怕也不願接受死亡。我只能盡力的幫助他、順著他,以及說服他接受果報。甚至,他竟願意聽「懺悔」的法帶。終於,父親說我學佛之後,變了很多很多。更高興的是,我跟妹妹因父親對待病中母親的怨懟與父親的隔閡消失了。

父親曾說夢見母親已在天上等他,很高興言下他已對「死亡」不再害怕。父親往生前兩天,因血尿送到醫院,半夜我要離去時,父親望著我的眼神與以往入院時驚恐無助的模樣已全然不同,似乎告訴著我:放心吧!他不再害怕了!

第二天到醫院時,父親已然昏睡,並曾告訴一直照顧他的看護,不要叫他,他要睡覺。當時我沒想到父親已接近死亡,卻只想去寶吉祥頂禮,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赴尼泊爾閉關,我雖害怕卻很平靜的與女兒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祈求,希望能減輕父親的病症。若父親陽壽已屆,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接引,讓父親不會墮入三惡道,直至淨土。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

當晚回到醫院,望著昏睡中的父親,不停的觀想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一夜未眠,卻不會覺得疲累。第二天中午,當我欲從醫院離開去道場時,心想父親應該快走了,交代妹妹務必從高雄趕回來,並要她照著平時就教她要在父親耳邊提醒著父親要注意的事去做。當我在父親耳邊告訴他我要去道場時,要他不要害怕,他突然全身抖動,像抽筋一樣,我真不忍也不捨,當下觀想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一下子父親就平靜下來了。

父親在中午 1 點走了!我人在道場,魏師兄提醒我留在道場為父親持誦「六字大明咒」。因我要求家人務必等我法會結束趕赴醫院方可移送父親大體至殯儀館,希望能為父親多爭取時間,讓兒女能多為父親持咒。 一到醫院,妹妹即告知父親面色極好,身體柔軟,為父親換衣非常容易,我看了父親的嘴巴只有微開,面色祥和,如同妹妹所說「很好看」。

因著家人的催促,還是只能在下午 6 點半左右送父親大體至殯儀館,在父親大體進入冰櫃時,我下意識的趕緊摸著父親的額頭至梵穴,赫然發現父親的梵穴到後腦皆是異常溫熱的,我當下驚呼,妹妹再摸著也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以至於當瑞相接著出現時,我們真的是相當相當驚訝的。跟母親走時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接著的後事,異常的順利,巧合得不可思議,並很快的在一周內順利完成。我總覺得似乎得到很多無形的幫助。大體火化後,在父親的頭蓋骨上,看到了一個工整的小圓洞。當場,我激動的快哭了!平時聽師兄們所敘述的事蹟,也正是佛經裡所記載得頗瓦法超度至淨土的瑞相,如今皆一一示現在我眼前。何德何能,我們可以得到如此殊勝的修法超度。

匆忙中拿出相機拍照,雖然先前相機電池壞了,結果洗出來的照片卻異常清楚!

圖中紅圈內小圓孔,即為亡者得度之瑞相。

家人中唯一有藏傳佛法知識的堂嫂,一看到火化後頭蓋骨的照片,驚訝的覺得不可思議。雖然,仁欽多吉仁波切遠在千里外閉關,但慈悲的願力卻遍滿虛空,一樣能將亡者超度。

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們機會和時間累積福報因緣,並數度加持父親,讓他從不認識佛法到接受因果、放下執著,能親自供養累積福報,臨終前亦能接受因果而不再懼怕。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如何能做得到呢?

姚詠儀與女兒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雙親離苦得樂。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的教導與幫助,讓我們無論生活中或面對生死大事時,都能有所依循及倚靠。「人身難得,上師難遇,佛法難聞」,弟子何其有幸,此生能遇名師,定當好好盡本分努力學習佛法,以報答上師的大恩!

皈依弟子 第八組姚詠儀 恭撰
    2009年1月7日
修校2017年3月24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3 月 25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