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上師的悲願

大慈愛父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前我頂禮

2002年五月份,一連串的不順與打擊接踵而至,我最要好的朋友在美國車禍往生、工作屢屢不順、長居國外的先生亦突然意外身亡、女兒惡夢連連並莫名的和家人細故等,冥冥之中直覺過世的親友並未得到超度,心中有許多疑惑糾結,而無法開解。正處於人生極低潮的我,疑似罹患憂鬱症般,連續一星期不吃不睡,有幾次剛入睡後又像被什麼壓住胸口或是常在午夜時分聽到許多哭嚎聲而驚醒,因此我整天將自己關在房裏不出門。

就在如此惡劣生活品質下,我在一個佛學網站上留下祈求的字樣:何處有實修的高僧大德?而這樣的作為,就像是一顆粒子投入茫茫汪洋中(自己亦不敢奢求會有任何的回音),一個月後一通電話告訴我,到逸仙路珠寶店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法很厲害。第一次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尊者訓示我:不要計較,吃虧就是佔便宜,到處亂拜!整天想發財,這世上哪裡還有窮人?更神奇的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指出我曾到過一處神壇祭拜,而那裡是養小鬼的地方,並將神壇的擺設、廟祝模樣一一道出。仁欽多吉仁波切持金剛杵為我加持,囑咐我回家後將那人所給的符拿去外面燒掉,並贈與我一條金剛結繩,我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超度過世的親友們,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要我參加密法八大成就法之一的施身法,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的當晚,我便非常好入睡。參加施身法當時,我莫名的悲慟大哭直到法會結束,這樣的現象持續參加了一年,每次參加法會還是令人感動涕零。

事後回想那廟祝曾給我符咒,並囑咐我在公司燒。沒想到燒完後,公司的生意更差,接著同事出車禍,而我則是睡覺時常被鬼壓。

第一次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我便認定尊者就是我的金剛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相如同植入晶片般,24小時映於我腦海長達一年之久,將我當時的諸多痛苦隔離,在療傷止痛後我才有心思檢視自己的問題,跟隨尊者的腳步學習做人的道理與聽聞佛法。

2002年十一月,高齡86歲的外婆因尿毒症送至新光醫院時已經昏迷,醫生也無法救治她了。檢驗報告血紅素只有 3.8(正常人為11~16),重碳酸7.5(正常人22~26)尿中毒非常嚴重,BUN尿素氮103(正常人為8~20),Cr肌酸酐6.8(正常為0.5~1.3),且超音波顯示腎藏已萎縮至右(腎)7.01cm 、左(腎)8cm(正常人為9.5cm),此時眼見要失去從小相依為命的最親的人,不禁悲從中來,不知所措。

在茫然無助中,突然想起數個月前,曾經帶外婆去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口允諾將來外婆若往生將為她修阿彌陀佛法。於是我趕緊到珠寶店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會親自到醫院加持外婆,幾天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到醫院加持外婆時,原本臉色暗沉眉頭深鎖的外婆面容瞬間變得紅潤安詳,好像睡著一般,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外婆年輕時抓了很多魚,而且還用鹽醃起來,這些冤親債主一直至今都未曾被超度走,甚至外婆出家十年也無任何人能超度他們,即使是她的皈依師父也無法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若非外婆有出家的因緣,以這麼重的殺業,她本應會得癌症不僅僅是昏迷。可見超度法不是一般人能力之所及,非大修行者大成就者所不能為,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我,須代替外婆參加殊勝的超度法施身法。事後來我曾求證阿姨、媽媽,他們亦確認外婆捕魚一事亦得到證實。

當時我跪下代替外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他並不收取未皈依者的供養。我再次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外婆有供養佛菩薩的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答應我在施身法時供養,我也告訴外婆會將她的積蓄供養一位大修行者,她闔著眼說好。

參加完施身法法會第二天,珠寶店的師兄打電話給我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有什麼請求,我先說希望外婆沒有痛苦,接著才說希望她早點到阿彌陀佛淨土。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外婆修了兩次長壽佛,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修完法後,外婆馬上清醒,隔幾天我帶著外婆親自參加第二次長壽佛法會,法會結束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法座上,但是我們到下樓送外婆坐車回家時,外婆堅稱說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牽著她上車。仁欽多吉仁波切亦在法會開示說因為我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外婆的病能夠迅速好轉。我的確相信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同相信佛菩薩,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是乘願再來的活菩薩,書及此處不禁潸然淚下,感恩之情,無以言喻。

參加第二次長壽佛法會後外婆很快便出院了。從外婆生病住院到出院只有短短一星期的時間,也因為這個因緣我們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此生命不再空轉。

外婆一生病痛不斷,十幾年來我不停的台北、中壢、蘇澳來回跑,帶著外婆到處就醫。我女兒則是因青光眼經常頭痛到嘔吐,經痛問題亦讓我們常跑急診,我自己則是動輒腸胃炎上吐下瀉、脊椎因車禍嚴重歪曲常痛到無法入眠,我們三人忙著輪流看醫生,各大中、西醫名醫幾乎看遍了。

但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這些病痛很快的不藥而癒,也給我們更多時間安心的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外婆延了六年的壽,並在法會開示說:替眾生延長壽命,是因為人身學佛成就,比淨土的時間快。

每年我例行帶外婆到醫院驗血,醫生的建議是外婆應該洗腎。但是她完全沒有腎臟病人的水腫或無法排尿,以前她雙腳常水腫像饅頭般,連踩地都困難。她的血紅素只有5卻沒有頭昏不舒服的症狀。甚至原本疼痛不堪的膝關節退化變形也消腫不痛了,可以自己輕步行走小段距離。

外婆的精神及各方面都很好,只是皮膚因嚴重乾癬癢得很難過,剛開始也是到處看皮膚科,擦遍皮膚藥,情況卻更嚴重,甚至於會抓破皮流血化膿,後來使用寶吉祥中醫診所的中藥膏才使乾癬明顯改善不至於惡化。仁欽多吉仁波切亦曾開示,捕魚或喜啖海族類之果報在得皮膚病,殺業多病短壽,死後下地獄。聽聞此語著實令人戒慎殺生之過患。

2007年年底,外婆在佛寺跌倒後,我帶她回台北住以便照顧,從這時起外婆得以開始定時參加每一次的法會。這一年來,外婆也經常有意外狀況發生:雖然跌倒好幾次卻不曾骨折過;曾經頭痛到全身顫抖,醫院查不出病因,直到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才知道是中暑;諸如感冒嚴重咳嗽、不斷腹瀉、皮膚病癢到無法入睡……等等,經常勞煩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相對的我也多次被呵責對外婆照顧不周,並且叮嚀我要親自照顧外婆、親自幫她洗澡,不要讓她感冒,仁欽多吉仁波切疼愛老人家的心,如同自己的親人一般,遠勝於我對外婆的細心。

今年十一月,我出遠門時外婆因為感冒咳嗽拖到開始氣喘,當醫生說她心臟衰竭很嚴重時,我警覺到這般的病情非同小可,而不自主的悲慟大哭,醫生說讓外婆進加護病房尚有治療的機會,但是我見到外婆在醫院時是如此恐懼,反而更加重她的病情,在加護病房與家人隔離時雙手被綁大喊大叫,醫護人員告訴我如果不忍心見她如此,我必須回家面對她臨終前的一切痛苦,但我心想:在醫院治療也是苦,回家也是苦,我決定選擇讓她在家安寧照護,由至親家人陪伴著她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對我而言這是件很困難的抉擇,也令我非常無助,從未經歷過生死大事的我必須獨自面對親人臨終前未知的一切。這時間,突然有一股力量油然而生,我告訴自己:不要再仰賴任何醫療了,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她,我應該對上師有信心,一切交給佛菩薩。此時我心情變得非常平靜,上師的加持力很強,一直持續不斷。

從加護病房回家後外婆已經昏迷了,手腳發黑,隔天我帶她到珠寶店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叫我女兒對她說:不要害怕,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路一直照顧著妳,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相。語畢,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加持外婆,並給她吃甘露丸。

加持過後外婆清醒了,有幾次睜大眼睛炯炯有神,手腳黑青也退了。但是外婆所有器官開始衰竭,我心疼外婆身體的不適而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者指示:求護法!我開始每天努力的祈求 阿奇護法,因為外婆的痛苦使我產生最懇切的祈求之心,也使我想到眾生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顧有多麼苦,因此提醒了我,要以最懇切的心替眾生祈求。

接著一星期在醫院導尿沒給予任何治療,醫生說她血中酸度很高但血氧很低,並開始排血,有幾次心跳飆到170,外婆不時的呻吟聲,讓我們的心糾結在一起。問她是不是會痛,她卻說不會,最後一星期在家裡完全不知道她的心跳、血氧等狀況,完全依靠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外婆臥床時罹患褥瘡和痔瘡,幸好有效果極好的中藥膏,幫外婆免除了許多的疼痛。

每當我心疼外婆而難過時,便當下懺悔告誡自己:無論在何種處境下都應該懷抱著對上師感恩的心,我對外婆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們很大的加持,要一直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將法照放在她頭頂及臉旁。

這兩星期即使寒流來襲,但到了星期日帶外婆參加法會當天,氣溫是回暖陽光普照的。2008年12月11日晚上,外婆大量的排血塊,一天內排了十幾次大量的血塊,但是她的精神越來越好,沒有太大痛苦,因為我的鎮定,外婆一直以為她是在排便,ㄧ切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使我們毫無恐懼。

12月12日我告訴外婆今天會帶她參加施身法,她聽完後若有所思的閉上眼睛。參加完法會回家後,外婆的成人紙尿片滿是血和血塊,部份溢到褲子和衣服,當晚又排血好幾次,但外婆似乎熟睡般並無任何不適。

隔天清晨八點,外婆突然喊肚子很痛,持續約三個小時,我陪在旁邊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一個念頭起來,對著外婆說今天會將我最珍貴的翡翠代替她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情急著對她大聲喊: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痛苦不會永遠!痛苦會過去!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阿嬤不會痛!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嬤不會痛!一直喊了幾次,外婆便平靜下來安詳地走了。

外婆斷氣一個小時內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頗瓦法,外婆的梵穴是溫熱的,並持續十幾個鐘頭溫度並未稍減,全身關節比生前更加柔軟,這樣的現象也是持續了十幾個鐘頭。眼睛及嘴角笑瞇瞇的,臉色光亮紅潤,原本緊皺的眉頭全打開了而且亦呈現飽滿光亮的狀態,全身肌肉比生前還有彈性,鼻孔有深褐色液體流出,諸等瑞相。

外婆的大體在火化後,頭蓋骨有一個整齊的小圓洞,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這是修頗瓦法成功的瑞相,連葬儀社的老闆都說見過這麼多火化的骨頭,從沒見過頭蓋骨有圓洞。他非常震撼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的力量,並讚歎所有修行人中他只信服 仁欽多吉仁波切。外婆的骨頭大部份是很漂亮的粉紅色,家裡的親戚們見到都很訝異,也因此改變許多觀念,他們都相信外婆得到殊勝的頗瓦法往生淨土了。

佛菩薩護法都為我們將ㄧ切安排好了,所有後事很順利也很簡單,從外婆生病到出殯這期間,有許多師兄主動的幫助與陪伴,此時讓我深刻的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金剛師兄們如同法界眷屬,比自己家人還要親。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在暗中幫助我們是我們所無法察覺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捨棄名與利,念念利益眾生,為救度病苦無畏懼病氣,親自加持重症病患;無視於體力透支,在第一時間為亡者修超度法;大勇猛行護持直貢噶舉派,教化弟子解脫生死的正法,是世間稀有難得的大菩薩。

仁欽多吉仁波切深具耐心循循善誘無怨無悔教化我們,再多的言語也不足以表達弟子的感激及愧疚,弟子很慚愧沒有依教奉行,也沒有做到弟子應盡的義務。一切都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悲願,只有經歷過苦才能體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體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眾生都能解脫生死的大願力。

至親金剛尊,恩重甚父母,如希世珍寶,難尋亦難覓。

僅以最懇切的心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康泰,佛法事業興盛。

第一組  皈依弟子鄧淑卿合十 2008/12/17

更新日期:2009 年 1 月 2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