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得到救助的呂英豪

呂英豪,於多年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已經有提醒他,肝臟方面要小心不能輕視,要他吃素,戒煙、戒酒,不要再與眾生結惡緣。可是他並沒有把 金剛上師的話放在心上。繼續的吃葷、抽煙、喝酒、熬夜,過著聲色犬馬的生活。於今年97年3月第一次進醫院,因肺積水,檢查出心臟的血管有三段剝落、阻塞,做了支架及氣球。

他原以為他逃過一劫,之前他朋友告知他,今年有一個大劫數,有血光之災。經過心臟的手術,應該是可以過關了。可是到了5月初,他自己以為膽結石又復發了,疼痛、便血,不是很在意。不痛了也輕忽了。到了5月19日早上4點多,接到了醫院護士來電,呂英豪心臟病又復發了,要趕快下豐原。第二通電話又來了,不趕快會見不到最後一面,第三通電話又來了,是呂英豪自己打的,用只剩下一絲絲的力氣,叫著老婆趕快來,快來不及了。人真的好無助,坐在車上只能懇切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加持呂英豪。

因斷層掃瞄出來,是腫瘤破裂造成大量出血,無法止血,轉診至台中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在加護病房,醫師檢驗出來證實是肝癌第三期末,且右大葉整個都是塞滿了腫瘤,在血管裡也有發現腫瘤,有可能已經擴散,且無法治療。醫生要家屬有心理準備,因血管栓塞還是滲透出來。

那時他在加護病房連動都不能動,只能動眼瞼,兒子有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呂英豪看,也只能在耳邊跟他說,你一定要觀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你的頭頂加持你,也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你、救你。你一定要堅持下去。我們會排除萬難把你帶回台北。

回台北,仁愛院區的醫生也很不樂觀,也是要我們有心理準備,不會拖過一個月。初期在仁愛院區狀況沒有變好也沒變壞,整個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也鬆懈下來。沒多久病情又起變化了,癌細胞又確定轉移到骨頭,腫瘤也侵蝕脊椎、壓迫到脊椎神經,苦不堪言。接著動了脊椎手術、電療,可是狀況並無好轉。更是癱瘓在床上,真的感謝多位師兄苦口婆心的,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及說服他,終於答應要吃素、及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忙。

第一次去逸仙路珠寶店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知道錯在哪裡嗎?他回答不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慈悲的,還是給他機會,要他聽懺悔法帶20遍,再到珠寶店求。第二次再去逸仙路,當他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他竟是痛哭流涕、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慈悲的、耐心的等他,要他說出他要求的事,要參加法會。

在還沒參加法會前,這段期間在醫院他根本沒辦法坐,連小坐30秒都不可能,可是在法會中,他竟可以一坐3~4小時,甚至5小時。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力量加持,使他可以無痛苦、無障礙的聽聞佛法。後來有次他自己表示,只要是去珠寶店或參加法會,不管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不在現場,他都可以感受到尊貴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非常的強。他就會更舒服些,不會痛。

在11月16日有舉行皈依,師兄有來關切,問他是否要上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也參加皈依,再度成為尊貴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那時他搖搖頭,不作任何表示。不知他的想法,我們就不再勉強他。當天回到醫院,立即表示他非常的想再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他怕被拒絕(他在2000年12月,已經皈依過,因不吃素、不戒煙、酒,選擇離開),也只能勸他不要想太多,我們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次不行、兩次不行、一直求一直求、求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為止。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假思索的就答應他,11月23日要幫他辦皈依,要他好好的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象徵性的摸了他的供養,說收到了收到了,要他把這些錢拿去還給他的債主,因他欠人太多了還不清的。

在皈依之前,到了晚上都會很害怕,非常容易作惡夢,被嚇醒,夢裡哭泣及常常會沒辦法呼吸,幾乎都要坐著,不敢睡覺。皈依後,一切狀況就改善很多,有不安穩時,他會叫著自己的法號,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的頭頂加持。

11月30日參加完法會回到醫院,當天晚上在詠愛病房,接在身上儀器的指標,顯示身體狀況很不穩定,情緒也很躁動,整個心律不整、血氧不夠、呼吸急促。一直在旁邊安撫,如真的很不舒服,要他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頭頂加持,放寬心,一切都交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主。到了22點左右,慢慢的整個臉部、身體都放輕鬆,很快的就入睡。護士也來檢查,儀器的數據也都恢復正常,應該還可以維持的兩、三天。

被響起的電話聲給嚇醒了,很習慣的看了時鐘4點整,很快的搭車趕到醫院。輕輕地在他耳邊說,你有什麼不舒服的、會痛的?這時護士表示他已走了,兒子與我都不敢相信,因他臉色表情,比他平常睡覺時還安詳,嘴巴也沒有緊閉下垂,也沒有痛苦疼痛、緊張害怕的表情,雙眼嘴巴密合看似微笑。

醫生來了檢查大體,證實已死亡,開出死亡證明是4點5分。怎麼會這麼快,前後5分鐘,護士表示真的很快,儀器發出聲音,表示不規則的圖線,5分鐘後就持平,中間過程,沒有大量嘔吐穢物或吐血,也沒有脫便,癌症患者死亡前,要受的痛苦,他都沒有經歷中間過程的苦,也沒有感受他痛苦且非常的乾淨。後來有問過護士,他在詠愛病房時,是不是大量的使用嗎啡注射,才讓他沒有疼痛?護士表示他還沒使用到嗎啡,只是注射一般的止痛針,貼止痛片,有時連止痛藥都會偷偷丟掉不吃。這會兒強烈的震撼,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力量在加持他、保護他。

雖然他沒有得到殊勝的頗瓦法,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幫他修法持咒保護他的神識,以免讓他墮入三惡道,到處遊盪不安,讓他可以參加一樣殊勝的施身法幫他超度。他的身後事也是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處理的。幫忙找葬儀社,看日子火化,出錢出力,全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完事。

這段日子,我跟孩子都沒有感到悲傷,也沒有感受到失去至親的徬徨無助,這要非常的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關懷、幫忙及照顧,也要感謝師兄們幫助,深深的感受到,法界眷屬是難能可貴的。尊貴的、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未離棄眾生、弟子,只有眾生、弟子選擇放棄自己及逃避。

弟子  吳美慧 民國九十八年一月六日星期二

更新日期:2009 年 1 月 2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