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明燈

我於2002年經由女兒同學的媽媽麗惠介紹,參加由 直貢澈贊法王主法的葉衣佛母祛病大法會。當天除了領略萬人與法的殊勝外,並對 直貢澈贊法王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利益眾生而不辭勞苦的偉大無我感動不已。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藏傳佛教。第二次是2003年在教育大學舉辦的法會,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這次是雪齡打電話邀請我參加的,電話中她告訴我,她有一位很好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奇妙,我只聽到這句話,就向她強烈表明要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願。但當時因緣不具足,一直無法成行。幾個月後有一天晚上,我先生突然向我表示他的半邊身體包括頭臉手腳皆感酸麻。我聽了很憂心,不敢稍加耽擱,隔天即陪他到國泰醫院檢查,並照了片子。醫生開了藥讓我們帶回家,但他不認為那藥對他的病情有所幫助,所以不吃。過了一個禮拜回診看片子,醫生說很好沒事,但我們不放心,透過他老闆協助,找到一位在台大據說只看富人高官的名醫再做檢查。那天剛好雪齡打電話給我,說她要去寶吉祥供養,問我要不要也去,我說可是我人在醫院,可否再找時間,她問我怎麼了,我說我先生生病,她一聽比我還緊張,說那快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於是我就跟她到寶吉祥去恭候。當我第一眼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感受到他散發出高貴有修為的氣度,舉止不凡卻又平易近人,一點兒架子也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親切,問我有什麼事,我把先生的事講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他的名字和生肖就入定觀想,然後告訴我說,先生的腦部血管有東西塞住而即刻幫他修法加持,問我看醫生了沒,如仍有問題,可再回來請他幫忙。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主動關心我的身體並加持我,我感到一股很強的能量灌進我體內,直到離開寶吉祥,那感覺仍久久不散。其間我另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些人生課題,仁欽多吉仁波切只用幾句話開示,但對我有如當頭棒喝,十足震撼不已。後來回診看片子,醫生說是腦神經衰弱,我一聽直想發笑,心裡明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了大忙。於是由雪齡陪同,再去寶吉祥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道謝。其後經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首肯,持續不斷的參加施身法及共修法會,當年11月便皈依了。

我感覺就像在黑暗中遇著一盞明燈,徬徨的心有了依靠,不再迷失。曾經在夢中看見一位慈祥的長者引領眾人牽著腳踏車行進,其中一些人卻脫隊往地下隧道走去。我告訴自己要好好跟緊這位長者的腳步,千萬別跟丟了。還有一次是夢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笑容滿面的捧著一朵水晶蓮花遞給我,而我也歡喜的領受了。啊!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夢中的他其實是護法加持以堅定弟子學佛的心。我何其有幸,能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學習正法。希望有更多人有大福報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忙,進而解脫輪迴苦海。

賴昭蓉忝筆 2008.12.18

更新日期:2009 年 1 月 2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