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點滴盡是上師恩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各位大德、各位師兄,大家好。我是第六組董曉蕾,法名慧新卓瑪,先生是第三組黃騰逸,先生的姊姊是第二組黃桂冠。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我讚揚感恩上師的機會,也與大家分享上師教導弟子、幫助眾生的經過,並懺悔自己所作的惡行惡業。

仁波切曾開示,不要以為皈依後不好的事不會發生,皈依後可能不好的事才會發生,因為開始要好了。業障現前,才能讓自己好好看清業果的可怕。感恩 仁波切加持,我於2001年7月15日皈依後許多惡果現前,同年8月21日先生第一次中風、眷屬不合到快要離婚、人生及事業所求不遂。因為我這生吃的、傷害過的眾生無數;1999年更因檢驗發現腹中胎兒為地中海貧血而引產。也因為這個因緣,感謝學姐現在是第五組的柯師兄提醒:要幫拿掉的孩子求超度,我才有求見並皈依 仁波切的機會,得以開始償還累世所欠的。

剛皈依時,就有朋友表示在學密宗的頗瓦法,她後來得了乳癌,最後痛到要求醫生幫她打嗎啡慢慢死去,離開人世時走得很辛苦。就像 仁波切常開示的,不是拿著法本唸就能修出來,沒有具德上師教導絶對一事無成。

學佛除了需要上師的帶領,弟子對上師的信心也很重要。2003年時我的外公往生前,仁波切不僅親自到加護病房加持外公,加持完還清楚告訴我們,外公對海外姊姊及兒子的牽掛。並特別開示外公殺業重,但因為曾放過七個人,才能在往生前求得 仁波切幫助。我將 仁波切的開示轉告意識清楚但因插管而無法言語的外公,看得出他很認真聽,但當我提到因為他放過七個人而得到 仁波切加持時,他突然像個孩子似的嚎啕大哭,雖然他無法言語,但我看得出這事在外公心中的分量。

外公是民國39年從海南島撤退的國軍,戰爭中死傷無數,再加上他愛吃肉,在我小時候也帶著我吃青蛙,懺悔我們都犯了很重的殺業,在此代替外公向傷害的所有眾生懺悔。至於放過七個人之事,想必是他從未對人提及的大祕密,說出來可能會被軍法處分的。所以當他在加護病房中聽到因這七個人而得 仁波切幫助時,心中激動自然難以言喻,才會放聲大哭。仁波切如此示現大悲力清楚開示外公所有因緣,並在外公往生後以施身法超度外公。這樣的大能力、大恩我視而不見,竟然被自已的愚痴蒙蔽,在施身法法會後請示 仁波切:「外公有沒有來?」仁波切呵責:「若有來你看得到嗎?」我想:「對啊,我真的看不到。」但自己還沒有察覺對上師起疑心這個大惡。直到當週法會,仁波切在法座上點出我對上師起疑心,並將我趕出法會。當天法會在大同區公所舉辦,門外空蕩蕩沒人,我才開始冷靜檢討自己。因為那陣子不能參加法會,每到法會期間就在門外聽 仁波切賜予的法帶,我才發現原來 仁波切以前都開示過,但自己都當聽故事,才沒辦法將 仁波切的教導用在生活中改變自己、幫助親人。在這19年跟隨上師學佛的過程,越來越能體會對上師的信心是金剛乘弟子的最基本條件,在此懺悔對上師起疑心,永不再犯,非常感恩 仁波切在當時賜予的當頭棒喝。

能有不斷監督我們修行的上師,是成佛之道不可缺的。從小母親就說我自私,我小時候最不喜歡聽她這樣講,因為我自覺沒有。然而,皈依之後 仁波切馬上就發現我的惡習。2004年2月 仁波切帶弟子們由尼泊爾參加蓮花舍利塔開光大典後返臺在曼谷機場時,因為當時我正要準備考試,就想一個人躲貴賓室唸書,想說上師搭乘的航空公司貴賓休息室不是這間。沒想到我才剛拿好飲料點心坐好時,仁波切就帶著一行人進了這間休息室。當下我自慚形穢,心機算盡還是被逮到了,很想找個地洞鑽進去,趕忙起身向上師問訊後逃跑。回到搭乘的航空公司貴賓休息室門口一看,原來門口掛了張條子,這間休息室打掃中,所有貴賓轉到我去的那間。上師身旁真的護法無數,讓我們無所遁形,大家真的要記取我的教訓,不要浪費時間心動機關,直心就是道場。

那次回臺後的法會,感恩 仁波切還針對我這個惡習開示:「將自己的緣和眾生的緣分得很開的人,是學不到金剛乘的。像有弟子一個人躲在機場貴賓室,不肯和師兄弟在一起,這樣的人是學不到金剛乘的。」

仁波切殊勝教導不是這樣就停下了,大家不要以為 仁波切很忙不記得1200個弟子的毛病,仁波切其實瞭如指掌,很有耐心找最適合的機會教導我們而已。在機場貴賓室事件兩年後的一次上師供養法會中,我因為擔任義工坐在第一排,發供品時將供品傳給隔壁,確認大家都有後,正準備打開手上那包時,突然隔壁少一包,我握住手上那份不肯給隔壁,伸手去走道籃子準備再拿一包給她。這個自私的動作被上師看到了,馬上呵責並叫我去後面坐、改換藍背心。仁波切開示:「以為這包東西到你手上就是你的嗎?這個弟子幾年前一個人躲在機場貴賓室中不肯和師兄弟一起,幾年後自私的習慣還是沒有改!」深深感恩 仁波切持續監督弟子,讓我們不會自我感覺良好,其實都沒有修。

常常對 仁波切的無所不知感到十分讚歎,記得在2011年法會時,仁波切曾呵責一位弟子護持道場50萬元,仁波切開示:設立協會,就是要避免有人利用道場洗錢。當時聽了很震撼,我任職於銀行20多年,近年也是因為 仁波切的加持,得以取得國際反洗錢師的執照,才對洗錢有初步了解。但 仁波切日理萬機,十年前就已經深諳防制洗錢的觀念,這些觀念在當時臺灣社會還不普遍,仁波切平時忙,哪有時間學那麼多?真是大智慧!

在這19年也深深體會:仁波切交代我們什麼事,絶對都是為我們好。在此分享一段小插曲,2006年某個早上接到師兄電話,仁波切交代我去銀行辦一筆交易,這項工作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做的,而且也不是在我服務的銀行辦理。我用愚昧的心向 仁波切請示,這筆交易手續費可否改由弟子出?仁波切當場呵責:「怎麼這麼不聽話呢?要供養平時有用心真正供養嗎?」我很慚愧,仁波切看出我的慳貪心,竟以為小鼻子、小眼睛的幾百元算供養?下午回報任務完成時,立刻供養感恩 仁波切點出我的問題及賜予珍貴教導。

隔天早上上班時下著雨,我騎車在車水馬龍中穿梭,被公車擦撞倒地,車頭全毀,手上戒子的戒座還有公車車身的落漆,可見得車禍當時我是貼著車身倒下的。但我身上毫髮未傷,後面車陣雖多卻沒一臺撞上我,還有人停下關心。我知道我的命是 仁波切救回來的,仁波切賜予我學佛修行改變的機會。我更深切體認到,仁波切交代的事聽話照做就對了。上師從來不需要我們任何人幫他做任何事,上師只是視眾生的因緣賜予機會。

感恩 仁波切賜予我們學佛的慧命。2011年10月4日先生黃騰逸中風,醫院檢查報告都還沒出來時,仁波切即在第一時間指明出血點,而且比醫院後來的檢查結果更清楚。因為醫院的MRI只能看到小腦全部是血,但 仁波切卻能清楚指出是左邊血管出血壓迫到右邊才導致昏迷,並指示立刻處理,才能讓他從昏迷指數3到今日正常生活。當時醫院都不看好、說他可能會終生坐輪椅,但 仁波切卻在一開始就清楚開示會幫助騰逸能拜佛、唸佛,而且十天離開加護病房。結果他真的是整整十天離開加護病房,仁波切真是神準!(參閱度眾事蹟第508篇)

仁波切照顧弟子們的故事,大家常常聽說,今天要分享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騰逸出事的第一天晚上,當時他還昏迷不醒,我就接到師兄打電話給我,說 仁波切關心我有沒有錢付醫藥費?我周圍至親好友是有一些,但都沒人主動問這件事。感恩 仁波切,那段時間不斷讓師兄來電關心,讓當時還在巨變中茫然不知如何應變的我,走出無窮盡低潮泥淖,重新和騰逸一起站起來,憑藉著就是上師的加持和溫心的支持。

仁波切比家人還了解我們,2018年騰逸從前一份工作退職。我們去供養 仁波切時,仁波切問騰逸:「你供養完沒錢,老婆不養你怎麼辦?」他回答會轉做業務員,仁波切才收下。接著我供養時,仁波切問我:「你是不是說過不養他?」我嚇傻了說:「仁波切您怎麼知道?」震驚不是沒道理的,因為我們兩個人這段對話,是在家裡壇城前談的,沒有第三個人聽到!上師幫助照顧弟子真是無所不在。我們也很慚愧,我們的生命和學佛的慧命都是 仁波切救的,後來一切也全是 仁波切賜予的,但我們卻沒做到對上師全然供養!

仁波切在世界各地都能隨緣利益眾生。在匈牙利火供時降冰雹,法會後一對農家夫婦對 仁波切十分感恩讚歎,說他們長達三個星期的旱象,終於因修法降下甘霖而得以解除。他們說唯一可惜的是 仁波切沒有太多開示,所以當他們聽說午餐後還有法會,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仁波切在日本城崎溫泉寺口傳金剛經時,大家皆能感覺到有地動。日本信眾都十分恭敬,千年古剎大殿內迴盪著日本信眾大聲跟著念誦的聲音。法會圓滿後他們還忙著撿拾灑下的米花,說要帶回去餵魚。甚至還有信眾因為這個法會的因緣,特地開數小時車到京都道場參加法會數次。

還有,仁波切曾帶弟子80人遠赴青海,從西寧出發往玉樹的路上,五月突然天降瑞雪,解決了青海連年乾旱的問題。當 仁波切拜謁當時高齡115歲的老阿尼時,晴朗的天空降下細細雪花。感恩 仁波切,皈依這19年來,因為 仁波切修行得成就,我們才得見 仁波切曾在《妙臂菩薩所問經》中所開示的種種修行者得成就的瑞相:「或得空中降花。或時無雲降微細雨。或降妙香或感地動。」

感恩 仁波切賜予擔任週六義工的機會,仁波切對眾生的每句開示都能深入求見者的心中,常看到他們對 仁波切的開示頻頻點頭,看得出來 仁波切直接講出他們的困擾或至親的身體狀況細節,呼應他們心中所想或醫生用儀器檢查後才能看到的。我從側面看信眾時,也常會看到信眾眼角含淚,感受到 仁波切大悲心帶給他們的支持力量。仁波切有時會對信眾開示:「回去好好想想,我不會那麼快死,我會等你。」我常想:一般長輩等的是享兒孫福,但 仁波切等的卻是不斷救度眾生的各種機會,我們的上師真是大菩薩。2015年1月31日母親來感恩 仁波切,仁波切還加持母親,我後來才知道 仁波切那時剛從屏東修法回來,幫助一大群沒聽聞過佛法而橫死的眾生,因此身體極度不適,在這種情形下,那天還不顧自己,賜予無數眾生加持。上師以生命度眾的無盡恩德,無以為報,唯有依教奉行。

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們一家5口本來準備在大年初三參加祥樂旅行社雲南昆大麗團,但政府在除夕時停止所有大陸團發團。祥樂旅行社事後全額退費,父親知道後非常讚歎,他說朋友買機票退票都還有扣手續費,仁波切卻寧願自己賠錢也不讓客戶有一丁點損失,真正是佛心企業。另外寶吉祥裝修部為娘家所規劃的廚具,父母親說是他們這輩子用過最好的,施工期間承辦人員常來家中監工,每個環節都用心考量,他們非常感謝。寶吉祥事業體的各項服務,絶對是我們推薦給親朋好友的首選!

感恩 仁波切每年舉辦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救度眾生。我有一位同事十多年前在參加大法會前得知腹中胎兒沒心跳,本想帶腹中死胎參加完大法會後再拿掉。法會後到醫院準備引產,當再檢查時,醫生拿著報告看了很久,對她說:「抱歉,我看錯了,本來沒心跳的胎兒有了心跳。」同事非常感恩 仁波切,她堅信是 仁波切救了她腹中的胎兒。前幾年她擔心兒子考不上高中,很開心聽到有護持佛寺的機會,就用兒子的名義護持佛寺,結果兒子考上臺北第一志願。

仁波切慈悲度眾隨時體現在我們的生活左右,然而我們卻生在福中不知福,在此懺悔對上師不恭敬、心起惡念。在2007年時我看到 仁波切閉關圓滿,在泥地上向 法王大禮拜的畫面時,我竟心生:「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惡念!我完全沒有想到 仁波切為眾生閉關、甚至差點死在關房的大悲心。感恩 仁波切今年開示《寶積經》提到:「教你們恭敬上師,上師也是其中一個善根。如果你們沒有善根,用惡、不善的念頭去學佛法,還是沒有善根,只是跟佛法結個緣,未來世有機會再修行佛法。」我才突然驚覺自己可怕的惡念,斷了自己此生修行學佛的因緣都還一直不知道懺悔,直到上師開示,才鼓起勇氣向 仁波切懺悔。

所以若沒有上師時時關照、提醒我們,我們是絶對不可能修出來的。我也懺悔對父母不孝順,父親十年前就罹患癌症得 仁波切加持,但因為我未依教奉行、澈底修改自己,至今父母尚未完全茹素,在此代替父母向傷害的所有眾生懺悔。懺悔曾跟上師計較、自私自利、自以為是;懺悔從小到大曾傷害、吃過無數眾生;裝修屋子時曾清除螞蟻窩、大學登山時曾吃過猴子等野生動物、結婚時宴客數十桌、殺過無數昆蟲、未出世的嬰兒;懺悔口出惡言傷害別人、兩舌搬弄是非、亂發脾氣、曾拿過公司物品回家用。往昔所作諸惡業我皆懺悔,從此不再犯。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事業興盛、常住於世,興建佛寺讓直貢噶舉法脈及正法能在這一片土地上不斷延續。願生生世世以身、口、意供養上師及三寶,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謝謝各位大德及師兄們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六組 董曉蕾 恭撰
2020年8月16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0 年 9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