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心到哪裡,因緣就到哪裡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上師、阿奇佛母、諸佛菩薩,各位師兄、各位大德,我是第六組的林玉凰,法名慧達卓瑪,於2015年皈依;母親林陳芳齡,於2017年皈依;小女兒闕欣樺、大女兒闕靖芸,分別在前年、去年皈依,也都在第六組。在此跟各位分享 仁波切幫助我和家人,及賜予我機會組成交響樂團的大恩德。

20歲時我隻身到維也納留學。從小不是音樂班的我,在考進音樂院之後,學習過程一路跌跌撞撞。那時候有一些因緣,開始禮佛、讀經,但都不能長時間持續。現在才知道,原來學佛一定要跟著一位具德的上師,否則很容易盲修瞎練、利用佛法。

回國後開始工作,也循著一般所認為的人生必經之路結婚、生子,但我想像中的幸福婚姻並沒有實現。有時候面對當時年紀還小的三個孩子,總會覺得人生好長、好難熬,很想趕快把這輩子過完就算了。「到底人生要追求什麼?成就什麼?」就是當時在漫漫長夜的我,心中最大的疑問。

2014年我們養的小狗走了,第一次來到道場,請求 仁波切應允我參加施身法法會。原本我只是希望小狗能得到 仁波切的超度,卻在第一次參加法會時就震懾於 仁波切的大威德力。仁波切的每一句開示,都讓我重複思量,年輕時的疑問終於有了解答,欣喜之情真的可用「朝聞道夕死可矣」來形容。回家路上,「解脫生死」四個字簡直就像嵌進腦袋裡,猶如餘音繞梁三日而不去,常常在捷運上就發感謝函給我的介紹人,感謝他讓我有因緣見到 仁波切,我已然確定我一定要求得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第一次領略到 仁波切的霹靂教法是在2016年,在我皈依五個月後,三個孩子想求參加法會。我帶著孩子們跪在 仁波切的面前,仁波切問:「什麼事啊?」女兒回答:「祈求 仁波切應允我們參加法會。」仁波切又問:「爸爸同意了嗎?」這時候我不知是哪來的膽子,急著插嘴,解釋說:「我跟他們爸爸已經分開十幾年了,是我一個人把小孩帶大,他對我們的事情,從不過問。」突然頭上傳來 仁波切的聲音「所以妳覺得妳很了不起是不是?沒有他,會有這三個孩子?妳自己心裡有嗔恨,還把嗔恨帶給三個孩子,我在法座上講了那麼久夫妻相處之道,聽到哪裡去了?妳皈依多久了?」我這才敢稍微抬起頭來,吞吞吐吐回答:「五⋯五⋯五個月。」本來以為 仁波切會繼續大力加持,突然間感覺我頭上,猶如暴風雨緩去,柔和的陽光露了出來。仁波切緊接著開示:「今天先不答應妳,回去想一想再說。」

那一天,2016年1月2日,仁波切的開示對我的影響極其巨大。在這之前,對於我與先生的關係,我常常自以為是的認為:「我已經是夠忍耐的了,至少都沒有在孩子面前講他的壞話。」但的確就像 仁波切開示的,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殊不知我只是把那股「怨氣」深埋心底,稍不注意就會流露出來。一段時間後,我更體會到 仁波切的用心良苦,因為當時我心裡有嗔恨的種子,每當孩子不聽話時,就很容易一股怨氣全宣洩出來罵孩子,然後三個孩子就會互相怪罪彼此埋怨,真的如同 仁波切所開示:「自己心裡有嗔恨,還把嗔恨帶給三個孩子。」

自從 仁波切指出了我內心的問題,我的壞脾氣整個大改觀,我提醒自己,對孩子要和顏悅色,家裡的氣氛也跟著改變。我也明瞭到這就是過去世所造的因,而這輩子所結的果,我要坦然受之歡喜受之。從此,我開始修復跟孩子爸爸的關係,寫信給他釋出善意,誠心跟他道歉。兩年之後,女兒們想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於是約爸爸出來吃飯,孩子爸爸居然沒有阻擋孩子學佛,同意她們皈依 仁波切。

深深的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智慧與大功德,為我跟孩子們早就安排好這一切,排除我們學佛的障礙,感恩 仁波切。

2018年底,媽媽因為細菌感染引發腎衰竭,住院七天後病情越來越嚴峻,我感覺到我的恐慌漸漸從心底升高,在那個緊急的時刻,愚痴的腦袋只想到「啊!媽媽現在好需要福報。」又想到護持佛寺會有很大的功德,於是跑到銀行匯了一筆款護持佛寺。而且心裡還有「護持越多功德越大」的貪功德、求保佑心態。第二天,我就接到通知,仁波切呵責我貪功德,不能再供養 仁波切了。

那一刻,真可以用晴天霹靂來形容,我知道 仁波切開口加持都是恩德,但心裡還是忍不住傷心,但也因為這樣,我開始用力的自我反省。夜闌人靜獨處時,心中的賴皮角色總是先跑出來哭鬧:「啊!仁波切,為什麼不要我了?」然後另一個聲音就會出現:「仁波切不會放棄任何弟子,是妳自己背離自己的心,好好檢討妳自己吧!」

我開始回想、檢視皈依之後自己的起心動念,發現我並不是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時候,都把 仁波切擺在第一位,心心念念、時時刻刻憶念上師。也就是因為這樣的不恭敬,在最危急的時刻,我也沒有第一時間先來稟告上師、供養上師,而逕自去做我覺得有功德的事情。我實在是愧對上師,我忘記在無常來臨時,誰才是我們的依靠?唯有上師!也唯有上師,才能超拔弟子解脫輪迴之苦,上師一直把我們當成如珍如寶的弟子,而我在家裡發生大事時,不先來親近上師,自以為護持佛寺就有功德,就可以轉動業力累積福報。我離上師的悲心,是如此之遙遠。

如果我完全恭敬上師,在心裡百分之百的臣服與聽話,那我就會在第一時間報告上師,而不是剛愎自用、自以為是。我如果是真正的恭敬,就會先來請示上師,讓上師做最好的安排。就像學生做什麼事都會先問過老師,何況是要帶著我們解脫生死輪迴的金剛上師呢。沒有上師、沒有佛菩薩、沒有佛法,遑論佛寺?我如此本末倒置,實在是非常的愚痴。仁波切對 法王的恭敬,再再都是我的榜樣,為什麼我學不會呢?上師想到的,都是他的上師;而我想到的,都是我。只能說我真的是根器低下啊!

仁波切常說「聽話」二字,實在是有很深的涵義。並不是上師需要我們聽話,而是我們有太多的私欲和自我,只有在完全聽話,把上師擺第一位時,我們才能擺脫自我私欲的束縛,做到真正清淨、純然的供養。時隔一年多,我仍然感恩那次做錯事所得到的大加持。仁波切一下子就揪出我貪功德的心態,感恩 仁波切殊勝的教法,讓我能夠及時修改自己。

仁波切一方面指出我的貪心與不恭敬,但還是不忍眾生受苦,還是加持媽媽。然後一切有了神奇的變化:先是一連串的意外讓媽媽轉院,又剛好遇到一位腎科醫師願意收她,在七次洗腎之間,媽媽漸漸從昏迷中甦醒過來,然後出院了。不可思議的是83歲老人經過如此嚴重腎衰竭後,居然不用再洗腎,只需定期追蹤。後來媽媽報名求見感恩 仁波切,仁波切對媽媽開示:「佛菩薩讓妳活著,是要讓妳累積足夠的福報。」感恩 仁波切!

接下來,我要分享交響樂團成立的經過。兩年多前,我們幾個學音樂的弟子求見上師,希望若有機會,能夠以音樂來供養上師。雖然那時候實在想不出上師何時會用到我們這些搞音樂的弟子。

2019年1月,我突然接到通知,要我們組成一個交響樂團。那一夜我失眠了,因為我雖然是學音樂的,但平日只有受邀參與樂團演出,我們要組織一個交響樂團,完全是無從想像起。睡不著翻來覆去很久,突然轉念想到「我的上師,可以為 法王傾家蕩產,那我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想到這兒,彷彿得到了加持,一翻身就睡著了。

當我現在回頭去看,有很大的領悟:上師不會讓一個人去做他做不到的事。只是我們這群根器欠佳的弟子跟上師的思惟相差太多太遠,不能領略上師的用意。當上師許予弟子做事的機會,其實上師就已經在加持弟子了,只是弟子們總是被太多自我設限及害怕所蒙蔽。

如果不是這樣,以我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在組織交響樂團過程中如此的順遂,很多事情在一般情況下不可能做得到的,結果都迎刃而解了。舉例來說,籌備一場音樂會,大概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那還是在具備現成團員的情況下。但依著 仁波切的指示、安排,結果不到九個月,就完成了衛武營的音樂會。還有這場音樂會的參與者眾多,光是團員就45位,這些團員平常都有自己的演出及活動,更別提其中有不少知名的音樂家,要怎麼成功安排這45位團員都有空的檔期來排練,並南下高雄演出?這對我們幾個弟子團員們,至今都還是個謎,只能讚歎 仁波切的加持,這一切的難題最後竟然都巧妙解決。

在排練錄音前,我突然發現要運進排練場的鋼琴狀況變得很糟糕,但緊急時刻要去哪裡再找一架鋼琴,而且是好琴呢?當下我只好硬著頭皮,去跟世界排名第二的貝森朵芙鋼琴代理商商借新琴,沒想到老闆一口就答應,而且只要我們支付搬運費及調音費。那時候的感覺,就好像大獎從天上掉下來一樣。我只能心裡一再的想:這如果不是 仁波切的加持,事情怎麼能夠如此的順遂?

第二個感想是:「我們的心到哪裡,因緣就到哪裡。」仁波切交代的事情,弟子的心只要一直很堅定去做,就能通過考驗、轉動因緣。剛開始要組成交響樂團,其實沒有什麼概念,很多事情只能邊做邊學。為了要去申請場地需要一個團名,我們就臨時取了一個名字,但是心裡一直都希望能求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賜名。去年四月,趁著法國師兄也回臺的時間,我們一起求見上師,祈求上師能夠恩准賜名。仁波切當時開示:「我怎麼賜名呢?我也不知道你們樂團會不會持續下去?」

過了兩天,我們樂團開始排練了,5月2日如期錄音。幾天後,我突然接到電話:「仁波切已經想好名字了,妳先交一份樂團企劃書。」感恩 仁波切的加持,完全不懂怎麼書寫文案的我,在參加日本京都法會期間把企劃書完成,也順利求得 仁波切的賜名,也就是大家所知道的——「寶吉祥交響樂團」。

是的,有時候我們真的看不見未來的路,但是只要有心,跟著 仁波切的指示堅定往前走,走到A點,A的門就開了,走到B點,B點的雲就散了、露出陽光,感恩 仁波切。

第三個感想是:仁波切教導我們事後檢討的重要。9月29日衛武營音樂會開完,大家高高興興的返回臺北,甚至還意外有一天的颱風假。星期六我們求見,感恩上師一切加持。我心裡想稟告上師,在音樂會那天,有團員感覺到舞臺上有一股溫暖、祥和、很定的光,而我們是被這片光穩穩的給圍繞著。我也想稟告上師,團員們這次都有非常愉快的合作經驗,光是從他們的笑容就可得知,事後他們也都有很正向的回饋。

等我上去跪在 仁波切面前,感恩上師加持,仁波切非常嚴肅的看著我,開示:「你們會後檢討做了沒?」我的腦筋變成一片空白⋯⋯。我囁囁嚅嚅的說「我⋯們有碰面吃飯,討論一下,然後⋯⋯然後⋯⋯法國師兄就回去了。」然後我聽到 仁波切開示:「回去也可以用視訊啊。」我那充滿糨糊的腦袋突然靈光一現,聽到自己的聲音:「今天晚上就開視訊檢討。」仁波切這才點點頭。

上師對於我們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個念頭都瞭若指掌,做到的事情,他老人家難道會不知道嗎?千萬不要想去「討拍」。但是我們沒做到的事,最好有自知之明,因為上師會鞭策你直到完成。

我常常問自己,世間有哪一位上師,能夠在你害怕恐懼的時候,安住你的心?在你得意忘形的時候,一把把你拉回地面、打回原形?答案是沒有,除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 仁波切的教法,自此以後我也開始養成事後檢討的習慣,因為我知道上師的鞭策無所不在。

我最難忘的是有一次 仁波切對我們開示辦交響樂團的理念。仁波切是這樣開示的:「為什麼要辦交響樂團呢?原因就是要讓「寶吉祥」走出去,以各種不同的方法讓大家知道「寶吉祥」,那也許就有越來越多人來護持佛寺。「辦交響樂團」在社會大眾的想法一定是賠錢生意,現在誰來辦交響樂團呢?所以在大家想法裡算是很正面的事,既然是很正面的事就有可能打動一些人。」

我聽了眼淚都快迸出來。以 仁波切的大修行大威德力,仁波切要做什麼事都有龍天護法來幫助,仁波切也自自然然會吸引世界上第一流的人才來參與善事,他老人家真的不需要這麼辛苦度眾,尤其是教導我們這些福薄緣淺的弟子。當初我們想以音樂供養上師,但我們的力量是如此微小,論音樂才能充其量只能算是小小小咖,拿什麼來供養上師呢?感恩上師憐憫我們,滿弟子的願,讓我們還可以有機會做點事情。

我也要懺悔自己累世所犯的諸多惡業,五戒未守,五毒也無一不犯。年輕時捕了不知多少蝴蝶做標本,在房間裡養幼蟲,害了不知多少沒有羽化成功的蝴蝶;吃了不知多少眾生的肉;個性軟弱又以學藝術當藉口,以為自己很浪漫,犯了邪淫。驕傲固執,總覺得自己很厲害。貪別人對我好;嗔別人對我不好;未學佛前個性火爆急躁,不知傷害了多少人,尤其是我的媽媽。感恩 仁波切改變了我,我一定會一直努力懺悔與修改自己、斷惡行善,直至命終。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法體聖妙康、法輪恆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寶吉祥佛寺興建圓滿!感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六組 林玉凰 恭撰
2020年2月16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0 年 2 月 24 日

▲置頂